我們要救的是人 不是社會系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三年時間。初次聽說法輪功是在我工作了五年的上海。當時我聽說相比其它所謂的敏感話題,共產黨政權尤其害怕法輪功。我就想這個修煉方法應該特別強大。後來回到法國一兩年後,我就正式開始煉功了。

我想交流一下關於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的心得,以及我作為該書的一名翻譯、修煉者和老師的經歷。

我的同事大多數都偏極左,每當我們在食堂裏聊著當前的時事提及共產主義時,我知道如何根據我翻譯的內容找到正確的論點。他們會說:中國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或者,主張暴力的《共產黨宣言》已過時了,已經沒有人看了;資本主義也是一樣或者更糟等等。但事實上,與我花在這些文章上的時間相比,他們知道的太少了,而且我的論證比他們多得多。我引用我在文章裏找到的一些細節或例子,他們都無言以對。有個同事某天甚至直接問我,你是怎麼知道所有這些的?另外一些非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的老師,或者較少參與政治活動的老師,都可以證明我的觀點,而且他們也是講真相的對像,因為並非所有人都堅定的支持極左思想,他們並不認同,但他們寧願保持沉默避免被誤解。

除此之外,每次我看《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時,都會將重要的段落句子抄寫在另一個本上,並寫出我的感想和我想要去講真相的方向。

同事們都知道我對共產主義的立場,特別是在我和同修一起去法國西部譴責在南特建立孔子學院之後,特別是我邀請同事每週一次一起煉功,我講真相的時候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反對的人。有些同事認為我是修煉者,有的則把我看作反共人士,自由主義者或親美人士,加上我在法美交流項目的班級裏教書,就更讓他們覺的我的言論有些另類這很正常。目地性模糊一些,使我可以向前走而不會太顯眼。講真相也不是誰都能接受,有些同事似乎只是出於禮貌聽我說話,另一些人則非常感興趣。當他們遇到我時,還會單舉右手邊跟我打招呼,邊說「合十」。

我有一位中國同事剛來到法國,嫁給了一個法國人,當我告訴她有關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時,她開始有點緊張,不過下課後她還是來到我們老師的休息室跟我們一起煉了一次動功。她告訴其他人,她很高興認識法輪大法,因為在中國大法是被禁止的,這引起了許多同事的好奇,大家爭相問她問題。她可是受到同事高度好評的人。我的下一步計劃是先給她看《馬三家來信》DVD,之後再給她看《九評》。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裏的句子幫助我更清楚的看到這個世界的大謊言,幫助我向學生們展示了一些真實的東西。當然,我必須要注意,不要因為自己對政治感興趣就被情緒帶動。有一次,有關女權主義的話題的辯論就給我帶來了一些麻煩。無論如何講真相是必要的,不應該擔心學校這樣的環境,上下級的關係或其它條條框框,共產邪黨就是希望我們老師們保持沉默或對年輕人撒謊。大法的真相要強大得多,只要我們正念足,大法就會保護我們。

現在我更加明白了,我們的目標不是說服他們「加入我們」。但他們要自己選擇向善,表明對極權共產主義的態度。我用二零一八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一篇文章,講的是切爾諾貝利的事,譴責了共產黨的罪行,反響不錯。有一個保加利亞學生發表了關於共產主義在她的國家造成的破壞的演講,也得到了熱烈的掌聲;還有一些學生來班裏給我看了一些年輕共產黨人在他們高中前發的傳單,告訴我說,其實很多年輕人支持共產主義都是無意識的。

師父在新經文中告訴我們:「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1]。有時我會忘記這一點,總是被情緒帶動,這樣的時候講真相都不靈。現在,尤其是自看過新經文以後,我更加清楚了。我們浸泡在一個幾乎不可救要的世界,我絕不是來跟那些敗壞的東西作鬥爭的,我不能執著於西方社會,無論是法國還是美國,都不能執著。我要救的是人,而不是社會系統。而且如果我太看重消極的方面,就會感到沮喪,無能為力。我只是想讓人們認識到一定要回歸傳統,理智的看清中共的本質。

對於我班裏的年輕人,我能做的是播種美好的事物,而不是去過於直接的去打擊那些敗壞的:讓他們明白不要輕易去指責,尤其是在一個群體裏,不要讓憤怒控制了你,尤其當這種憤怒來自於對某個群體的歸屬感。我跟他們說,我覺的很怪的是學校並不教育學生色情的東西是有害的,我希望每個學生都能意識到這種不正常的現象。事實上,他們也許會自問這個制度有沒有問題。我甚至用他們愛護動物這一點來談及仁慈和尊重,本能,第六感等等話題。我覺的,必須利用人們容易接受的東西作為基礎去講真相。當我覺的他們認為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時,我就會進一步說明中共的本質,也有一些少數人,我會跟他們談法輪功。

當然了我也在教學上課。如果我不做好我的本職工作,一切都不會起作用。所以對我來說,花時間備課和修改作業,深入細節並幫助那些想進步的人,這也是我要講好真相的一部份。如果我對自己太鬆懈,我將很快就會失去講真相的效果。

我按照師父指引的方向走,只有精進修煉才能做到,特別是要不斷向內找,盡可能誠實審視自己,理性處事,找到那些最骯髒的東西,色慾,爭鬥,嫉妒,傲慢,不理智。如果我不重視這些,它們會讓我跌倒並會偏離我的使命。

有一天我睡覺的時候,聽到外面下起了大雨,我記的我把一個墊子落在吊床上,它應該被淋壞了。但事實上,我還把我每天都用來翻譯的筆記本電腦留在了那裏,結果,墊子確實被淋的不成樣子了,但奇蹟的是,電腦卻正常打開了,開機屏幕上的法輪看起來像以前一樣明亮。我把這個奇蹟看作是一種鼓勵,鼓勵我堅持翻譯和珍惜《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

謝謝恩師!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法國網上法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