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認清妒嫉心 修掉它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住在法國南部,從孩童開始我就很容易把自己封閉起來,每當面對別人時,我會有種自卑感。一天,有人和善的說我就像一隻一觸碰就關閉的貽貝。這種自卑感經常會表現出來,比如當感受到某人對我有傷害,或者常人工作不順利,或者大法項目沒做好,或者常人或同修和自己有分歧或不理解時。這種自卑感往往表現為內向,內心的痛苦,或者是因對他人的怨和不好的想法而感到無名的憂傷。

向內找 認清妒嫉心的本質

自從我修煉大法後,我盡可能向內找,當那些情感和執著暴露出來時,我就看看具體是甚麼。我認為這種內向是驕傲的另一種表現,是隱藏的那一面。從外表看,有人可能會說我很平靜,也很善良,其實我的內心並不平靜,經常被負面思想和怨所攪擾。我稱之為隱藏的面孔,因為這兩種極端都來自於同一個行為:心裏不平衡。

在讀了一遍又一遍的《轉法輪》後,我才明白低估或高估自我促使自己產生了妒嫉心。師父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

師尊說的爭鬥心指的是甚麼?我理解到:羨慕別人或看不起別人都是在帶著自卑(貶低自己)或驕傲(抬高自己)的心去與人比較的時候,我認為這是爭鬥心的一種表現,容易生出妒嫉心。

比如,如果我與其他同修一起講真相時,我會時不時看他們怎麼做,是不是和他們做的一樣好?照理說,這沒甚麼不好,應該是正面的去參照,因為我們需要互相借鑑,以便知道我們採用的方式是否合適。但是我卻總是負面的受到影響,因為如果我看到自己講真相的人數比其他同修少,我會有自卑感和妒嫉心。相反,如果比他們多,我會驕傲,甚至有點輕視別的同修。長久以來這種思維方式真的已經根深蒂固了,我並未意識到。這是因為我向內找,才把它挖出來的。

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那麼,這種傲慢或自卑的不平衡心理是怎麼產生的?自卑感使我不敢表達自我,對自己沒信心,對甚麼都沒有喜悅和熱情。為甚麼會好長時間都被這種心情攪擾?

妒嫉心能這樣長久左右我,我認為這是因為我的思想被那個所謂的「自我」佔據了。這個「自我」不是真實的我,不是我的主元神。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自我」根據幸福的和不幸的經歷形成了自己的觀念。時間久了,「自我」變的越來越重要了,它想得到別人的關注,別人的照顧,聽別人跟它說好話,羨慕它。它想要顯示自己,它知道去做很多可以使別人羨慕它的事。當它在顯示自己的時候有人嘲笑它或不在意它時,它會突然不知所措,它的想像世界坍塌了,然後它把自己封閉起來,自慚形穢。

「自我」很在意別人怎麼看它,所以表面的我就表現出靦腆和缺乏自信。「自我」充滿了各種恐懼,它不穩定,因為它沒有根,它產生於移動的土壤上,它不可能有對未來平靜而清晰的看法,它得過且過。我猜它在我這一生中利用我真正的自己吸取了很多的能量,但是我也只是猜測而已。

當然自從我開始修煉,所有與妒嫉心有關的方方面面都一點一點的被暴露出來,並越來越多地被去掉了。我的主元神重新主宰身體,我整個生命找回了來世的使命感。

安排好學法煉功時間 就是關心自己

師父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逐漸提高境界,對法的認識也越來越深。我開始關心他人,那個「自我」也減少了很多。現在我越來越關心別人。

那麼關心自己是為了甚麼呢?是為了創造更好條件去更好地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怎麼關心自己呢?比如說一天中,安排好時間:煉五套功法,學《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

現在我對這個由舊思維和舊觀念構成的內心世界有了更清晰的理解,這些幫助我重新找回了真正的自己。

對外孫好 避開情的傷害

我有一個快三歲的小外孫,每當和他在一起都很開心,孩子的純真、跟他一起發現世界的那種美好很令人感動。同時看到了我可以起正面作用也可以起負面作用,因為我傳給他的就是我自己的體現。

這些也導致我對外孫產生過分的情,我必須保持清醒,為了不產生新的執著,我要把握好自己。

有幾次我因看不到他,感到空落落的。前不久,我面臨一個選擇,是整個下午跟他在一起還是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我最後決定去參加活動,但是內心翻江倒海,特別是在禁足期間,見面的機會很有限。當我結束了活動開車回家時,情緒很低落。過一會兒我意識到自己正在滋養著一種執著心。我問自己:「他(我的小外孫)對我的離開也很傷心嗎?」我離開的時候他看上去很傷心。很顯然,我們分別的時候,我的想法和我的狀態都影響著他的內心世界。

所以能看淡情是我的責任,對我對他都有好處。看清了這一點,我覺的執著離我遠去,我的心情輕鬆了。

人類社會都浸泡在情中。作為修煉人,我必須站在更高境界看待這些,讓自己溶入法中,去掉對情的執著。

講真相 不執著固有形式

儘管這幾年真的有進步,我還是擔心沒能做好三件事。我都參與好幾個大法弟子的重要項目,為甚麼還會有沒做好的念頭呢?是幻覺還是事實呢?如今處於禁足期間,沒有到外面講真相的機會,也許這是我擔心的一個原因。我經常熱衷於去找人講法輪功及其被迫害的真相,我覺察到大部份人願意聽這些信息,並積極反饋,我幾乎都是心情輕鬆的返回,充滿大法加持的能量。

現在不能再去做了,但是有其它的方法,我學著用其它的方法講真相:社交媒體,電子郵件,信件,電話。目前我們有可能無法再去發傳單、到路上去講真相,所以需用其它方式,如果用的好,可以觸動更多的人。

客觀的說,我每天在電腦上花好幾個小時做證實大法的項目,我的心裏一直想著大法,也許我還執著於想快點看到效果,而這些項目的工作需要合作,需要耐心,謙虛,持之以恆,堅持不懈。我漸漸意識到用修煉人的心態做事的重要性,如果我想助師救度眾生,這一點就是最主要的。我理解師尊並不會具體去做甚麼,他只是在點化我如何歸正自己,特別是當我像常人一樣帶著求結果的心做事,或者帶著顯示自己的心做事的時候。

師父在新經文中說:「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業除菌者,是末後救度的使者,救人講真相中都會理智的做。」[2]

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法國網上法會交流稿)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30/185283.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