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插頭終於插上了──我的得法經歷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我五歲時由於家裏經濟困難,被父親送到廣東伯父家。伯父家就在南粵名剎南華寺的對面。我上幼兒園的那幾年就是在佛寺裏度過的。很小的時候伯父就給我講六祖慧能的修煉故事。修煉後還曾做過一個夢:我到一個寺廟門口,裏面出來一位僧人,對我說:「這裏是南華寺,施主五百年前曾在此修行。」然後就醒了。不知這算不算是冥冥中的一種佛緣?

上小學後,我經常一個人仰望星空,對宇宙的奧秘以及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這些人生終極問題凝神思考,當然,那是得不到答案的。上了中學後看到一本叫《奧秘》的雜誌,裏面描述的史前文明和外星人等超自然現象讓我為之著迷,啟發我更多對生命、對宇宙、對另外空間的思考。那時正值八十年代中期,全民氣功熱方興未艾,我也跟著練了幾種氣功,但都是表皮粗淺的練氣的東西,對修煉還是一片模糊。

上大學後,一位和我極為要好的高中同學經常和我交往,他極有慧根並崇信佛法,經常帶上我去雲遊寺廟,「尋仙訪道」,引導我看一些佛教的書籍,漸漸的對佛道修煉有了一些粗淺的認識,讓我更加堅信神佛的存在。

有一次,我和同學去我們當地一座有名的佛寺昭覺寺參拜,廟裏人流湧動,一座座殿宇前香煙繚繞,但我看著這些善男信女卻高興不起來,心裏一陣難過:對佛的信仰與虔誠不應該體現在對佛陀拋棄世間榮華富貴一心向道的內心崇敬和對自身執念的不斷淨化嗎?怎麼到處都變成佛、菩薩「有求必應」,保祐升官發財,得子升學啊?就這麼一想,就覺的聞到一陣撲鼻的異香,我心裏想一定是菩薩的讚許吧?但即使是一個有根基,有理想的年輕人,隨著大學一畢業,一參加工作,就隨著世風日下隨波逐流去了,架不住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的影響,滿腦子想的都是怎樣工作和賺錢,怎樣在社會上出人頭地,學會了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很快就變了個人似的,不那麼淳樸了,酒色財氣吃喝嫖賭樣樣都來,甚至還為經濟上的糾紛進了派出所,在社會上交了很多朋友,好的壞的都有,造了不少的業,還覺的自己很能適應社會的發展呢。

一九九六年中國新年,我從南方打工的城市回家過年,偶然在路邊欄杆上看見掛了個橫幅,橫幅上有「法輪佛法」幾個漂亮的金色大字,旁邊還有一群人在隨著悠揚的音樂煉功,動作舒緩。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大法弟子的洪法活動,我挺好奇的看著他們煉功。說來也巧,在師父的苦心安排下,第二天我去逛書店,不經意中剛好就看見書架上的《轉法輪》,我立即想起了頭一天看到的「法輪佛法」,立刻買下。

回到家就興沖沖的捧著《轉法輪》讀了起來。這一看真如醍醐灌頂,這本書太好了,多年來頭腦中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問題和宇宙奧秘在書中都找到了完美的解答,而且知道了甚麼是德與業、失與得的關係,讓我開始反思自己畢業後的所作所為。

緊接著我回到了南方打工的城市,騎著車到處去找煉功點,但可惜機緣不到,一直沒找到,慢慢的也就把這事放下了,與大法失之交臂。

一年後, 因為對自己當時的狀況失望與不滿,希望能有所改變,於是辭了職到北京的大學去進修英語,希望給自己充充電,能在英語學好後有機會到一個更好的外資企業工作。就在進京的火車上,我竟然遇到一位中年人主動向我洪法,我興奮的告訴他,我知道你說的法輪功,正想找煉功點呢。剛好他家就在北京,於是告訴了我北京大學煉功點的地址,並一再囑咐我抵京後一定要去找煉功點,我滿口答應下來。但慚愧的很,我那時滿腦子裏一心想的還是怎樣學好英語以後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就在我到校註冊後很快把自己的承諾忘到九霄雲外了。在京學習的一年中竟然一直沒去找過煉功點。師父為我苦心安排的第二次得法機會就這樣再一次和我擦肩而過了。

又過了一年,我的英語進修課程結束回到成都,如願以償找到了一個比較滿意的工作,心想這下好了,終於心想事成了,可以在追求功名的人生道路中好好拼搏一下了。至於苦兮兮的修煉,早已被我忘到九霄雲外。

但沒過多久,我的高中同學又找到了我,沒想到這次他竟是來向我洪傳法輪大法的!原來,就在我兩年前第一次讀了《轉法輪》後我就迫不及待的向他推薦了這個功法,但他那時正虔誠的信佛和練各種氣功呢,也就沒有特別在意。而現在,隨著法輪功在成都的逐步興起,在他姑姑等親友的引導下,他已經放下了一直練著的各種其它氣功,堅定的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了。他一直認為我是很有慧根的人,不修煉可惜了,所以一直還惦記著我呢,一心想要引導我走入修煉。

這回反倒是我猶豫起來,到底要不要修煉呢?我也知道大法好,但畢竟從頭至尾也只看過一遍《轉法輪》,甚至搬家途中把大法書都弄丟了,對大法已經只剩個最感性的認識了。現在要真讓我煉功,心裏還在打鼓,好不容易找了份好工作,又要讓我分心。當然,我當時最大的疑惑還是這法到底能不能讓人脫胎換骨,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

他看出了我的顧慮,於是他又給我拿來了《法輪大法在巴蜀》這本當地學員修煉體會的書讓我讀。這本書吸引了我。在書中我讀到了一個個生動的修煉故事,都是得法後怎樣身心受益,道德品質如何提高的真實案例,其中一位銀行放貸員得法後不再收受賄賂和紅包的修煉經歷讓我觸動極大,因為我從來就是在各種工作中見好處就拿,有便宜就佔,道德品質一再下滑,但內心痛苦而又無法自拔的那種人──原來這功法真的能從內心改變一個人,真的是高德大法啊!但即使這樣也只是心動,看他一大早就要起來煉功,這麼苦,還是遲遲不能下決心修煉。

讓我這個悟性太差的人最終走入了大法修煉是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

那天是聖誕節前夜,一個剛認識不久的朋友打電話來請我去吃飯,點了滿桌的菜,酒過三巡,朋友說還要去接另一個朋友,但又沒騎車,於是借了我的自行車去接人了。我在餐館裏左等右等,直到天黑了也沒等到這個剛認識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朋友」的再次出現,才知道上當了!自行車被騙了不說,還得替他買單,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垂頭喪氣的一路走回家,卻下意識的走到了那位勸我修大法的同學家。我把事情經過跟他複述了一遍,希望能夠得到他的安慰。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只是簡單安慰了我後就開始用很多大法的法理一步步開導我,讓我不再是一味的委屈、懊惱、怨恨,他說,碰到矛盾了,首先找找自己的原因。看到自己有求於人的心理才會上當受騙。這裏有利益心、私心,而且還存在著歷史上的因緣以及失與得、德與業的關係,這樣一來,使我受傷的心一點點平復下來。

當他告訴我這都是從大法的法理和修煉中得來的智慧時,我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了。是啊,其實這些都是《轉法輪》裏講的很清楚的法理,但當時沒修煉的我早把在書中看到過的這些法理忘得一乾二淨了。只要真正的修煉就可以如此深刻的改變一個人的世界觀並獲得高深的人生智慧嗎?此時彷彿有一個聲音在我心靈深處迴盪,我明白我這一次再不可錯過機緣了。我一字一頓的告訴同學:「從現在開始,我也要修煉了!」

我捧著同學遞給我的《轉法輪》,恭恭敬敬的跪下來,誠心發願今生要修大法,而且一修到底。

儘管已經夜深了,我提出來想學學動作與功法。於是他教我打坐。儘管很痛,我還是咬牙盤了個單盤,跟著示範打了手印,靜靜的學習打坐。

神奇的事發生了:就在我打完手印的幾乎同時,就感覺到好似有千萬個微小的東西在身體裏急速的旋轉,從腳趾尖開始一點點向上直到小腹、再到胸口、以至頭頂,越來越多,越來越快,越來越強,以至於整個身體都被包圍起來,開始發麻,呼吸都變的急促,我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體內反應搞懵了,我一開始儘量堅持,但由於當時悟性差,後來逐漸感到不安,於是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不要了,不要了!」念頭一出,就好像「唰」的一下,所有的旋轉的「小東西」從上到下順原路一下子就全消失了,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打出法輪給我淨化身體的,同時考驗我的悟性與忍耐力,恨自己為甚麼沒有再多堅持一會兒。

正如師父在講法中說的:「就像這個電插頭一樣,一插通電了。」[1] 就這樣,從那一天起,也就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平安夜裏,機緣終於成熟,愚鈍的我在經歷了兩次與大法的擦肩而過,讓師父操盡了心後,終於在第三次抓住了機會,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