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鐵路警察夫妻被迫害致死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1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青海省西寧市鐵路分局公安處警察賀萬吉,1951年6月13日生,大專文化程度,家住西寧市城東區濱河小區28號樓7單元102室,他與妻子趙香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賀萬吉曾多次被評為西寧鐵路公安處的先進工作者。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因為到北京上訪,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夫妻倆不斷遭受迫害。趙香忠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青海女子勞教所摧殘致死。賀萬吉二零零二年七月間參與青海省和甘肅省的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被綁架,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判刑十七年,被非法關押在海北州浩門監獄,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監獄突然通知家屬稱賀萬吉因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亡。賀萬吉母親和弟弟當時被迫害,父親悲憤離世。

'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
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賀萬吉有腦瘤等疾病;妻子趙香忠有腎炎、偏頭疼、關節炎等病,經常吃藥。而且家庭出現了危機,兒子的教育令身為警察的賀萬吉萬般頭痛,束手無策。一九九七年,賀萬吉一次出差的機會,有緣結識了法輪大法,回到家後,將這個神奇的功法教會了他的父親、母親、妻子、弟弟等人。修煉法輪功以後,賀萬吉、趙香忠的病竟然全好了,家裏放了幾年的藥(幾乎有一抽屜)全不需要了。趙香忠的母親煉功以後,幾十年長期吃藥的人,一下子全好了,並能把《轉法輪》一書通篇能讀下來。

從那時起,賀萬吉一家全家老小都在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做好事,一心向善。兒子也孝順了、懂事了,從此家庭和睦、順暢了。賀萬吉嚴格按照《轉法輪》中的法理修正自己的言行,在保衛鐵路運輸生產安全的工作崗位上,對工作認真負責、踏實肯幹、任勞任怨,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好評與讚揚,一九九九年也被評為西寧鐵路分局的先進工作者。

一、夫妻雙雙被勞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賀萬吉在工作單位是一位優秀工作者,卻被單位內部沒有通過相應的程序莫名其妙地停止了他的工作。

賀萬吉在向單位領導反映無門的情況下,二零零零年三月一家人去了北京上訪,為的是向國家說一句真話,也得到了中央信訪局駐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工作人員的接待。回到西寧後,雙雙被非法勞教一年。

一年的勞教結束後,理應恢復賀萬吉的工作,可是,單位卻沒有這樣做。賀萬吉夫妻離開了家,走出去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三個月後被湟中縣公安局非法抓捕。在湟中縣看守所內,惡警對賀萬吉、趙香忠進行了殘酷的打罵,將賀萬吉的腰、腿打得發紫,昏迷了一整天。

在看守所內遭受了惡警們的百般凌辱後,賀萬吉夫婦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往勞教所的時候,賀萬吉被打得腿行走很困難。

賀萬吉曾經投書明慧網說:「我於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被湟中縣公安局在被判勞教的辦案過程中,個別不法警察對我和我的愛人趙香忠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毒打。在當天的下午,湟中縣公安局田家寨派出所的警察,他們用手撕住我和我愛人趙香忠的胸前衣服和頭髮狠毒地用力往該派出所大門旁邊的牆上撞,當時我就被他們撞得不省人事。在十八日的當天晚上,我被刑事拘留在湟中縣公安局看守所時,又一次遭到看守所值班警察的毒打。他用拳頭毒打我的頭部和臉部還不罷休,又叫來好幾個在看守所羈押的人員對我進行了輪番的毒打。我被當場打得昏迷了過去,等我醒過來時,我躺在看守所值班室門前的地上,我被他們毒打得頭痛、頭暈、腰疼、腿痛難忍,就連打飯也是一瘸一拐的。」

「在我被拘留期間,我向看守人員多次提出為我檢查治療被打傷殘的要求,沒有人給我答覆解決檢查治療的問題。直到我被他們送往多巴勞教所,在入所前的體檢中,我的身體的腰部、腿部多處還存有被他們打後留下的傷痕,從此之後我的身體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傷殘,整天頭痛、頭暈、腰痛難忍,手腳麻木,已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我愛人趙香忠的左側乳房也被打得出現了腫塊。」

賀萬吉、趙香忠被非法勞教後,西寧市公安局的人員先後到他們家非法搜查將近十餘次。每次都是深夜來,將家裏翻得亂七八糟。在青海勞教所二大隊(男隊),賀萬吉曾經被關了七天的禁閉,強迫寫檢查,增加了三個月的嚴管。

二、妻子被迫害致死

妻子趙香忠曾被劫持到青海女子勞教所共四次。第一次,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第二次在講清真相時被抓,被非法勞教三年,受到殘酷迫害,呈現嚴重病象,不到三個月被假釋。

二零零二年中國新年期間,趙香忠第三次被惡警綁架到青海女子勞教所,在禁閉室裏關了十五天,又因病被放。

在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之前,惡警用六輛警車包圍賀萬吉的家,賀萬吉一家被綁架和非法關押,其中有寄放在賀萬吉家裏的兩個親戚的小孩──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女孩和一個兩歲的女嬰,也被關押達十幾個小時之久。

趙香忠第四次被綁架到青海女子勞教所。趙香忠將背會的《正念》等師父新經文帶到了勞教所,堅持信仰、抵制迫害,並教會了其他法輪功學員發正念。

趙香忠遭到嚴酷的迫害,被關押在禁閉室裏,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幾天後,趙香忠被放出來時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沒有知覺,胸部以上疼痛難忍,水米難進,骨瘦如柴,已基本癱瘓在床,生命垂危。

趙香忠在勞教所內被惡警們折磨得快要癱瘓時,才送回了家裏。趙香忠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離開了人世。

三、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七年、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十九時,青海省西寧市城東區和城北區兩處,八月十八日二十時甘肅省蘭州市紅古區,八月十九日二十時青海省民和縣,三地有線電視網絡成功地插播了法輪大法真相電視片《見證》、《歷史的審判》等內容。真相插播達半小時之久。

很多民眾通過電視片知道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對此,中共江澤民集團極度恐慌並瘋狂報復,限期破案,導致與此相關聯的法輪功學員有至少十五人被綁架。當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張榮娟、賀萬吉、李崇峰、段小燕、任樺、李文明、徐峰、孫照海、魏俊仁、張京梅、焦麗麗、王玉霞、劉百源、張小萍、張宏剛。賀萬吉被非法羈押在西寧市第一看守所。辦案單位把法輪功學員轉押到一棟樓房的七樓專門實施迫害,張榮娟被用磚頭墊到腿彎處殘酷折磨,最後連路都不能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賀萬吉、張榮娟、李崇峰、段小燕被青海省西寧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張榮娟二十年,賀萬吉十七年,李崇峰十五年,段小燕七年。在庭審大廳中,許多人看到張榮娟、賀萬吉、李崇峰、段小燕有不同程度的被致傷的痕跡,李崇峰的一條腿明顯受傷,走路一拐一拐的。西寧市中級法院《刑事判決書》(2003)寧刑初字第一號,以所謂「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賀萬吉十一年,又因所謂「破壞廣播電視設施罪」,判九年,共有期徒刑十七年。

四位法輪功學員隨即向青海省高級法院提出上訴。賀萬吉上訴指出:法輪功是國家體育總局給予高度評價的一種教人修心向善、以真善忍為根本的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一九九二年和九三年的北京氣功健康博覽會上得到了高度的評價,並在一九九三年的北京氣功健康博覽會上得到了該次博覽會的唯一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李洪志先生所著的《轉法輪》一書是由中央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的,是中國乃至世界億萬人民群眾最喜愛的書之一。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要求一個修煉的人首先要做一個好人,比雷鋒還要好的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在實際工作中確實也做到了這一點。

賀萬吉上訴說:我們法輪功學員面對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的誣蔑,處於政府某個人動用特別殘酷的「國家機器」迫害的境地,我們投訴無門。請問,一個法制健全的社會,都允許犯罪嫌疑人為自己辯護,也有律師在公正的氛圍中為其辯護的權利;而在我們這樣一個人民共和國,宣稱「人民當家作主」,為甚麼卻迫使幾千萬的做好人一心向善的民眾陷入有冤無處申、有苦無處訴的境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法輪功學員依據中國憲法賦予的權利採取和平的方式講法輪功真相,即便是採用電視插播形式,也是根據憲法和中國簽署的聯合國人權公約的精神,為尋求向公眾申訴和在公開公平透明的場合講理而採取的正義行動。電視插播的內容完全是事實,講的是真話。

賀萬吉上訴指出:破壞國家法律法規的實施、危害社會安全、侵犯公民合法權益的不是法輪功學員,而是那些違反憲法制定迫害法輪功政策的政府官員,是那些在辦案過程中不講法律、執法犯法、知法犯法、殘酷毒打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是那些置民族大義、社會良知於不顧,為了自己官位迫害好人的天良泯滅的不法官員,是那些包庇縱容不法警察違法亂紀的官僚和貪官污吏,他們才是破壞社會穩定、踐踏憲法、用謊言欺騙毒害群眾的千古罪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青海省高級法院非法判決維持冤判。賀萬吉先是被關押在東川監獄,後被轉至青海省門源縣浩門監獄。

二零零三年四月賀萬吉的親人去看他時,他還很健康。同年五月二十八日被監獄惡警不知用甚麼方法迫害致死後,送往青海西寧市的青海紅十字醫院,讓賀萬吉的兒子去領人,聲稱「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亡」。

賀萬吉的親人於五月二十八日去領人時,看到賀萬吉遺體被凍在太平間的冰櫃裏,鼻子流著血,右臂青一塊、紫一塊的,還有的地方像是被打了針。監獄的惡警為了掩蓋暴行,還宣稱要管家屬要「治療費」三萬元,賀萬吉的親屬堅決抵制:你們把好好的一個人都害死了,還向我們要錢,還有公理嗎?!你們應該賠錢。最終在賀萬吉親屬的一再要求下,心虛的監獄只支付了500元的安葬費。

四、母親和弟弟被迫害、父親悲憤離世

賀萬吉一家在這幾年裏就因修煉法輪功,講真話,做好人,被青海省610組織殘酷迫害,經常被惡警非法抄家、被無緣無故掠奪錢財。母親趙玉蘭和弟弟賀萬珠也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講真相而遭到非法關押等迫害。

母親趙玉蘭二零零一年因給被非法關押在青海男子勞教所的兒子賀萬吉送新經文,被非法關押在青海省湟中縣看守所四十天。

賀萬吉的弟弟賀萬珠, 二零零二年被西寧市610辦公室的段志華(處長)、魏××(處長)、汪清平(科長)到他家非法抄家,搶走六千多元人民幣。賀萬珠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關押在多巴鎮的青海勞教所。在勞教所內,賀萬珠在吃飯時,聞到湯裏一股異常的氣味,小心地嘗了一小口,馬上感到不對勁,意識到有毒!將湯倒掉,可是胸口已有些發悶,嘴發麻……

二零零三年迫害致死賀萬吉後,為了掩蓋罪行,阻止國內和國際上的調查,青海省公安廳廳長何再貴親自部署把賀萬吉在消防隊工作的兒子調離西寧,去偏遠的青海省海西州地區。隨後,何再貴又命令有關部門將賀萬吉的這個兒子強行「復員」失業。

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賀壽安在一系列的打擊下,於二零零四年黃曆正月初九帶著滿腔的悲憤離開了人世。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凌晨三點,湟中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的6名惡警(其中兩名姓張,一名姓趙)無緣無故衝入趙玉蘭老人的家,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趙玉蘭老人對他們說:「你們深更半夜的在幹甚麼?我們犯了甚麼錯,我們做個好人值得你們這麼緊張嗎?!你們為甚麼白天不來,你們白天來讓其他人也知道一下你們在幹甚麼!你們深更半夜的來是不是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幫惡警無言以對,蠻橫地給趙玉蘭老人戴上手銬後塞進了警車。他們對待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像對待年輕的窮凶極惡的暴徒那樣。強拉著手銬硬拽著趙玉蘭老人,她的雙手被手銬弄破,雙手全是血。在送往看守所的途中,趙玉蘭老人在車上給他們講道理。老人說:「我們到底犯了甚麼錯?我們做個好人,就遭到你們無辜的迫害,你們的良心何在!」他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到了看守所後,趙玉蘭老人看見被抓的還有他們一個村上的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第二天,一名惡警進來問趙玉蘭老人,還煉不煉法輪功。趙玉蘭老人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除非你們今天把我打死,否則我會一直修煉下去!」那名惡警惡狠狠的使勁踢了趙玉蘭老人一腳。

趙玉蘭老人與村裏的三名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內,被帶到附近的麥地裏去除草,被非法關押了15天,勒索每人150元錢後放了出來。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國最高法院宣稱所謂「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時年八十四歲的趙玉蘭老人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及其幫兇。趙玉蘭老人說:「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修煉法輪功也因為想得到身體的健康與昇華,然而卻遭遇了這麼多的迫害與折磨,我的經歷也只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弟子的冰山一角,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少家庭被破裂,有多少親人無法相聚。這些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我這個在大法中受益的農村老人,不但要為我自己,也要為我那些失去生命的親人站出來控告江澤民,為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弟子申訴冤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實名依法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罪惡。兩高不但沒有保護舉報人的合法權利,反而,採取違法的手段將舉報人的名單交給當地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610按兩高提供的名單抓人、騷擾,對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了非法的報復行為。海軍航空工程學院退休副教授周彝, 81歲,大校軍銜,因在明慧網登出訴江狀,被非法判刑兩年,罰款兩萬。遼寧省朝陽市多位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被雙塔區法院非法判刑,其中姜偉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李國俊十一年,尹秀芝七年,吳金萍六年,宋志富六年。雲南省建水縣法輪功學員鄧輝,被非法判刑六年,並勒索罰金六萬元。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法輪功學員馬俊萍,被非法判刑五年。

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