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家庭離散 赤峰市敖漢旗青年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赤峰市敖漢旗二十五歲的馬春波,二零一五年八月末向最高檢察院投遞了《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父母長期流離在外,爸爸多次被綁架、關押,被非法判刑九年,遭酷刑折磨。十六年的迫害致使馬春波的青少年處處充斥著恐懼,嘗盡了離別之苦。

馬春波說:「妹妹的童年比我更慘,從小就沒享受過父愛,從小就居無定所,四處流浪,無家可歸,嘗盡了離別之苦。」「 第二次會見父親的時候,是我和5歲的妹妹去看望父親,由於父親說了他們不讓說的話了,獄警當著我和妹妹的面又打了我父親一頓……妹妹被嚇得哇哇哭。」

以下是馬春波敘述一家人遭迫害事實:

一、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新生

一九九七年秋,我與父母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在未修煉之時經常得感冒,犯肺炎,後來發展到肺門結核,每天吃利福平,異胭肼等抗結核藥。各種藥每次要吃足足有一把,那種痛苦,是誰也無法體會的到的。

我是醫院裏的常客,基本上每個月都去幾次醫院,醫院裏的醫生和護士都認識我。每次犯病,必須馬上去醫院,否則會憋的不能喘氣。村裏有個鄉村醫生,更是我家的常客。我感冒比較頻繁且快,就連過年的除夕夜都輸液,醫生為了給我輸液,在我家過了兩個年。我的童年只有幾個詞來形容:打針、輸液、吃藥。

修煉後,我按照法輪大法要求去做,認真學法煉功,身體很快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從那以後,我再沒打過針、再沒吃過一片藥,甚麼病都沒得過。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甚麼是沒有病的感覺,那種感覺很輕鬆,覺得呼吸都和以前不一樣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新生,我發自內心感激師父!感激法輪大法!

我們全家都以「真、善、忍」為道德標準,每天都處在歡樂祥和的氣氛之中。以前我父親吸煙、喝酒。我父母經常打架,真是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給我的童年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修煉以後,父親不但不吸煙、喝酒了,而且父母不再吵架了,每天都過著其樂融融的生活。我們處處與人為善,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更沒有任何違法之處。

二、放假回家見不到爸爸媽媽,13歲的我嚎啕大哭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當權者江澤民濫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八,敖漢旗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搜查我家,搶走了信仰物品,法輪功書籍及其它資料。到現在我還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情景,那種害怕的心情。為躲避國安的綁架,我父親只能流離在外。那年我只有十三歲,那時在心裏惦記著爸爸的安危。

我開學了,由於父親流離失所,沒有人再送我上學。同學都是爸爸親自扛著行李送他們上學,只有我是自己一個人在後面跟著他們,自己扛著行李不說,還要拿著糧食。本來就瘦弱的身體,再加上路也不好走,我被他們遠遠的甩在了後面。我就像沒人要的孩子一樣,看到他們被父親呵護著,說笑著,我心裏頓時一陣酸,我也想要父親對我百般呵護,哪怕是父親在身邊鼓勵我一下也好,可是現實告訴我那一切都是幻想。這些作為一個男孩子來說,忍忍都會過去,這些魔難還都算不得甚麼,但是更讓我不能接受的事情是接下來發生的。

來到學校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上課沒有心思聽課,心裏總惦記著父親別讓警察抓去,總有甚麼事兒似的。終於熬過了一個星期,到了放假的時候,我背著書包回到家裏時,看到家裏的門已經上鎖,窗門緊閉。我以為爸爸媽媽被警察抓走了。我背著書包來到奶奶家時,奶奶的反應較異常,把所有的點心統統都拿出來讓我吃。我當時沒有心思吃東西,就問我的媽媽去了哪裏,奶奶頓了頓說了句:「你媽和你爸走了,不回來了。」

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當聽到這樣的話的時候,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我嚎啕大哭。我想要爸爸媽媽!我還是一個孩子!我從來都沒離開過爸爸媽媽呀!從此再也沒有替我遮風擋雨的人了,再也沒有人在背後安慰我,給我安全感了,我沒有了保護傘。這個時候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呀。

爺爺從櫃子裏拿出一封信,是爸爸留給我的,在信中叮囑我要聽奶奶的話,要好好學習,堅持學法。並給我留下了一本小本《洪吟》。此時沒有爸爸媽媽的聯繫方式,這是爸爸媽媽給我留下的唯一的信物。那個時候是我最絕望的時候,可我多想聽聽父母的聲音,哪怕是一句訓斥的話也好。我緊緊的握著這封信,我知道爸爸媽媽再也不回來了,我不知道以後的生活怎麼辦,此時是我最迷茫的時候,我竟一時不知何去何從。

從此,原本學習成績優異的我,上課真的再也沒有心思聽課,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我也成了沒人管的孩子了,放學也不知道去哪裏,因為爸爸媽媽不在家,那個家已經沒有家的感覺了,沒有家的安全感了。

後來我轉校來到了一所封閉學校上學,學習成績也上來了。平時我就寄宿在學校,週末去離學校不遠的老姨家,雖然老姨對我也很關心,但是那種寄人籬下的感覺始終讓我感覺不舒服,畢竟這不是我媽媽,我找不到媽媽的感覺。

三、爸爸被綁架 絕望中的我成績再次下降

二零零五年的中秋節前,父親偷偷的來到學校,給我送了幾斤月餅,當我聽到父親叫我的時候,我很是驚訝,然後是一陣欣喜。那時我真的很開心,從來沒有過的開心,因為我好久都沒有看到爸爸了,又是給我送來月餅,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在爸爸流離失所將近三年時,終被敖漢旗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當得知爸爸被非法判刑9年時,我覺得天都塌了,我整天哭,整天擔心著爸爸的情況,此時還擔心母親和妹妹的安危,因為妹妹現在還小,母親又不識字,外出都不認識路,她一個人怎麼能生活下去?我又沒有心思學習了,學習成績再次下降,致使我無緣上一類高中了。這殘酷的迫害也給我今後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後來聽說爸爸就關在離我不遠的看守所裏,每天都挨打,挨打時的慘叫聲能傳出很遠。於是我就偷偷的跑到看守所外面,站在看守所的牆下,聽有沒有人在喊,如果有人,那人肯定是我父親。我多想見一見此時的父親,一面也好啊。我天天在絕望中度過,沒有一點消息,沒有一點希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那天聽說父親被灌食,父親把灌食的管子咬斷了,需要抬到醫院取管,聽到這個消息後,我跑著去醫院,希望能見到父親一面。我跑遍所有的科室和搶救室,就連廁所都找了,最終還是沒有見到父親一絲身影。焦急和恐慌充滿了全身。就這樣,最終還是失望的回去了。

四、九年的艱難探監路

父親被送到赤峰監獄後,我和爺爺第一次去探望父親,在赤峰監獄的會見室裏,父親被兩個人緊緊看著,旁邊還有錄像的,那個架勢好像父親犯了多大的罪一樣。父親很瘦,當看到這一情景時,我心裏特別難受,我當時就忍不住哭了。在會見還沒完事的時候,父親說了幾句強硬話,那幾個人表現出很不高興的樣子,強行把通話那個電話掛掉,然後當著我的面,踹了父親一腳,打了父親一頓,當我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我多想去替父親承受,多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眼睜睜的看著親人被打,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然後父親被那兩個人攙扶著走了,我只能隔著窗戶看著父親被他們架走、折磨,而不能做一點點甚麼有用的事兒。

第二次會見父親的時候,是我和5歲的妹妹去看望父親,由於父親說了他們不讓說的話了,獄警當著我和妹妹的面又打了我父親一頓。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被打,看著父親那身影,我真的心疼極了。妹妹被嚇得哇哇哭。妹妹在回來的路上問我:「哥哥,那兩個人為甚麼打爸爸呀?」身為警察,當著孩子的面打父親。我認為人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人當著自己的面傷害你的親人,而且那個被打的人是你至親的父親。他們沒有顧及妹妹和我的感受,更沒有顧及到這件事兒對妹妹的影響,給我和妹妹的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可以說,我和妹妹的童年從沒快樂過,我的童年處處充斥著恐懼、離別。妹妹的童年比我更慘,從小就沒享受過父愛,從小就居無定所,四處流浪,無家可歸,嘗盡了離別之苦。

結語

江澤民一手導演的迫害,使我們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到現在有家不能團聚。給我和妹妹心靈上造成的創傷是無法彌補的,給我們經濟上造成的損失也是無法彌補的。可沒有法輪大法,就不會有我今天健康的身體。我們只想有一個好的身體,發自內心想做一個好人,僅因此在十六年裏我們飽受迫害之苦。由於迫害導致我沒有考上好的大學,沒有一個好的工作,我的整個前程毀在了這場迫害中,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等於失去了一切。

可我也深深知道我一家人所遭受的一切也僅僅是這場殘酷迫害的冰山一角,像我一家人的遭遇又何止是千千萬萬,因此眾多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無時無刻不都盼望著這場迫害早一天結束。把健康與自由的權利歸還給百姓,把快樂還給那些無辜的孩子們!讓法輪大法的法光普照中華大地,把道德,人性、良知、人與人的關愛還給這片土地的人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