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倆被非法關押二年 妯娌倆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李德全(五十七歲)、弟弟李德祥(五十二歲,殘疾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在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大法的十六年裏曾多次被騷擾、綁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遭受酷刑折磨。

李德全、李德祥哥倆二零一三年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馬上二年了。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屬於嚴重超期羈押,這已是相關部門在嚴重地執法犯法了。

最近妯娌倆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首惡江澤民,要求還法輪大法清白!立即釋放丈夫回家,賠償精神上和經濟上的雙重損失,「願所有善念尚存的人們分清正邪、明辨善惡,給自己一個光明的未來!」兩院已簽收。

李德全、李德祥哥倆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綁架、非法抄家後,雙雙被冤判入獄,李德全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三年整;弟弟李德祥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石嶺監獄迫害四年。在監獄期間,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他們遭受不讓睡覺、毒打、洗腦、做奴工等各種折磨,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一、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陳述控告江澤民的事實與理由

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五十五歲)在控告狀中講述丈夫修煉法輪功後的神奇變化時說:十六年前,因丈夫不務正業,我們家面臨著破裂的時候,是法輪大法救了我丈夫和我們這個家,使我又有了生活動勇氣,看到了希望。我們一家人沉浸在受益法輪大法的幸福之中,其樂融融的生活著。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在害怕和嫉妒中,濫用其作為該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權力,違背眾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的意願,推翻當時國務院總理的決定,在中國一手發動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造成數百萬人被非法勞教,數萬人被非法判刑,致殘、致瘋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無數法輪功學員在身心上受到極大摧殘,在經濟上遭受巨大損失。這場對好人的迫害給千千萬萬個幸福家庭帶來的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我們家就是千千萬萬個苦難家庭中的一個。

「是李老師救了我,法輪大法救了我這個家」

王秀英說:一九九八年前,我們家住在蛟河新農鄉村,以種地為生,當時我丈夫李德全是病魔纏身。他因喝大酒得了嚴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樣,再加上腿疼、腰痛,農村的活幹不了,出外打工幹不動,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消極無奈,整天打麻將、抽煙、喝酒,脾氣暴躁,我一說話,張嘴就罵,揚手就打。我帶著兒子幹著家裏的活、地裏的活,還受著丈夫的氣,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我提出與他離婚,這個家庭眼看要破裂了。

一九九八年我丈夫的弟弟李德祥又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一隻眼睛失明了,腿嚴重骨折,本來不富裕的農村家庭,真是雪上加霜,失去了生存的勇氣。年邁的母親、老實憨厚的我、幼小的孩子,姊妹五個一大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真感到人生的路沒有了。

弟弟李德祥出院那天,哥倆感歎為甚麼命這麼苦呢?去算算命吧,商量著就去了算命先生家,算命先生說你們哥倆也挺善良的,我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你們去請這本書看看吧。當時他倆雖然不知書裏寫的是甚麼,可還是按照算命先生說的,走了大半天找到了有書的人,把書請回了家。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的丈夫李德全飯也不顧吃就急著看書,他兩天看完了一遍《轉法輪》(法輪大法主要著作),他的心一下亮堂了,人生中自己百思不解的許多問題在《轉法輪》這本書中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為甚麼來到世上,為甚麼有苦有難、有是非等等,他說:「原來真是不知為啥活著,這回可找到了真正回家的路了。」

丈夫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就戒掉了煙酒、不打麻將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暴躁的脾氣改變了,家庭變得和睦了。通過「真、善、忍」高德大法修煉心性,他遇事先考慮別人,內心變得為人忠厚善良、滿臉笑容,能下地幹活了,知道疼愛妻子、關心孩子了,家庭有了溫暖。我從心眼裏高興,對生活充滿了希望。丈夫的改變非常大,特別是回到我娘家,原來遊手好閒,只會喝酒、打麻將的女婿這回是又打掃院子、又洗碗,到處找活幹。鄰居、親屬都感到神奇。我丈夫每當談起這些,他都流淚的說:「是李老師救了我,法輪大法救了我這個家。」

小叔李德祥修煉不久,身心發生很大變化,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哥倆都從農村來到市裏,擺地攤,做起了小買賣維持生計。哥倆時刻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做生意講誠信、重道德,做事表裏如一、守信用,真誠待人,贏得眾人的信賴和好評。老母親看到哥倆的變化,別提多高興了,整天滿臉笑容。因為他們的變化,使周圍許多人走進法輪大法中修煉。

好人遭迫害哥倆陷冤獄

因修煉法輪功戒掉了不良嗜好,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然而陽光的生活剛剛開始,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丈夫李德全、小叔李德祥,哥倆因堅定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哥倆同時被非法綁架,並非法抄家,從我家搶走大法書籍、一台刻錄機、好幾盒光盤、一台電視、安大鍋的工具、一部手機。哥倆雙雙被冤判入獄,李德全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三年整。弟弟李德祥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石嶺監獄迫害四年。

在被迫害期間,他倆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過種種折磨:不讓睡覺、遭毒打、洗腦、做奴工。

在家裏我頂著壓力,領著孩子做小買賣過日子,還要去監獄看望丈夫。我的兒子正是當婚年齡,李德全不在家,我在親屬的幫助下,借錢張羅兒子婚事,結婚那天,本應是高興的大喜事,我卻一次又一次的流淚,李德全還在監獄裏遭受著折磨,兒子的婚禮缺少父親的祝福。

親人們天天盼,終於哥倆冤獄期滿都回家來了。可是吉林市「610」、昌邑區「610」、新華街道、派出所人員經常去家騷擾,使我們不能過安寧的日子。

哥倆再一次被綁架非法關看守所已兩年了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倆先後從監獄回來不到兩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哥倆又同時被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綁架,本應幸福的家,又一次陷入悲苦中,八十二歲的婆母得知哥倆又被迫害,精神受到了嚴重打擊,病情加重了。李德全五歲的小孫子,天天找爺爺。面對這一切,我真的感到在中國做好人真難啊!

二年前的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李德全在家中,突然闖進來六個不明身份的人(後得知昌邑分局國保大隊),其中一個人出示了工作證,甚麼都不說就開始四處翻找東西,四人用家中床單將我丈夫摁住並捆綁,其中一人用腳踩著他的臉頰,從我丈夫褲兜中找到車庫捲簾門的遙控器,沒有任何證據與手續的情況下,搶走了我家的大法書、手機、和我兒子結婚時的錄像碟。又到車庫將正在準備出床賣貨的小叔李德祥綁架到昌邑公安分局興華派出所。昌邑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一名警察(一米八左右,方臉,大約年齡為三十四五歲),搧我丈夫李德全左右臉各一耳光,並出言不遜。

國保和派出所警察非法審訊後將李德全非法關押到吉林市看守所。一個月後李德全被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妄圖冤判。我們的家人為他聘請了維權律師做無罪辯護,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區檢察院、法院,阻止律師介入,昌邑區法院辦案人單蓮紅不接待家屬、律師,不接律師手續,不讓閱卷。吉林市昌邑區政法委「610」人員和法院利用各種手段裏外欺騙,逼迫我們家屬和當事人辭退維權律師,並叫囂:不辭退律師就無限期關押。

李德全、李德祥哥倆目前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屬於嚴重超期羈押,這已是嚴重在執法犯法了。

二、李德祥的妻子李鳳賢陳述控告江澤民的事實與理由:

李德祥的妻子李鳳賢(五十二歲)在控告狀中說: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信奉真、善、忍、善良民眾的迫害下,給我和我們家庭造成了巨大痛苦和經濟損失。在兩次綁架我丈夫李德祥時,同時也兩次把我帶到派出所問我煉不煉,我說,「煉,我原來有好幾樣病煉功後都好了,我能不煉嗎?」後來把我放了。

我丈夫被迫害至今還在吉林市看守所,馬上就兩年了,家中沒有生活來源,只靠我賣點小吃維持生活,還要撫養孩子,每月還要給丈夫存錢,原本三人的幸福家庭,現由我一個農村婦女承擔,苦不堪言。這都是江澤民這個惡魔一手造成的。

無望中喜修法輪大法獲新生

我丈夫在一九九八年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一隻眼睛失明了,腿嚴重骨折,本來不富裕的農村家庭,又是雪上加霜,望著年邁的母親、老實善良的妻子、幼小的孩子,丈夫李德祥失去了生存的勇氣,一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

當時丈夫的哥哥李德全也是病魔纏身,他因喝大酒得了嚴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樣,再加上腿疼、腰痛,農村的活幹不了,出外打工幹不動,對自己失去了信心,生活上消極,整天打麻將、抽煙、喝酒,脾氣暴躁,妻子一說,張嘴就罵,揚手就打,妻子帶著兒子幹著家裏的、地裏的活,還受著丈夫的氣,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嫂子提出與哥哥離婚,這個家庭要破裂了,我丈夫還出了車禍。真的感到人生的路沒有了。

我丈夫出院那天,他們哥倆嘮著咱們的命為啥這麼苦呢?去算算命吧,商量著就去了算命先生家,算命先生說:你們哥倆也挺善良的,我看了《轉法輪》(法輪大法主要著作)這本書,挺好的,你們去請這本書看看吧。

我丈夫修煉不久,身心發生很大變化,身體康復的非常快,精神狀態特別好,沒有人煩惱,對生活充滿了信心,我們兩家都從農村來到了吉林市,擺地攤,做起了小買賣維持生活,婆母別提多高興了,因為哥倆的變化,使周圍許多的人都煉了法輪功。

遭冤獄四年

然而幸福的生活剛剛開始,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丈夫住院,失去眼睛,政府從來不過問,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政府反倒不允許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吉林市興華派出所警察在晚六點左右以查水錶為名騙開我家門,將我丈夫非法綁架,將他雙手反綁在一起,警察還打我的兒子,警察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師父法像、電腦、打印機等物品。將我們一家人劫持到派出所,晚十一點多才把我們娘倆放回家。後我丈夫被非法判刑關押在吉林省石嶺監獄迫害四年。

丈夫在監獄期間,因為不放棄信仰,遭受種種折磨迫害。我在家裏領著孩子做小買賣過日子,還要去監獄看望丈夫。非常辛苦,那四年我都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終於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丈夫李德祥從冤獄中回來了,我們一家團圓了。可興華街道、派出所經常去家騷擾,攪的我們不能安穩過日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再次被綁架

就這提心吊膽的日子剛過了一年多,邪惡迫害又來了。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多,我丈夫在車庫裏面幹活,「做手抓餅生意」,無任何違法行為。突然闖進來四、五個不明身份的人(後得知是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警察),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甚麼都不說就開始四處翻找東西,並叫來興華派出所警察支援,搜走我店面後庫房裏物品,又非法抄家搶走了全部大法書、一台電腦、一部手機。以體檢費用為由搶走一千五百元錢。強行將我丈夫劫持到昌邑公安分局興華派出所。

我在當天晚上回家時,發現燈亮著,以為是丈夫德祥在家,高興的開門進屋,突然被幾個高大的漢子架起胳膊,家裏已經一片狼藉、亂七八糟的了,警察搶走了所有法輪大法書籍、煉功用的MP3等物品。我被強行帶到昌邑區興華派出所,並被惡警強行扣了個所謂的罪名──擾亂社會秩序,此時的我才知道,李德祥、李德全哥倆不知在甚麼時間、甚麼地點被綁架了,關在吉林市看守所裏。

吉林市昌邑區興華派出所的警察恐嚇我說:你要是煉法輪功就勞教你。我被一直關到第二天才放人回家。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倆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一個月後被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妄圖冤判。我們的家人為他們哥倆聘請了維權律師做無罪辯護。

據了解,李德祥眼睛左眼是義眼,小腿有粉碎性骨折,為殘疾人,卻受到昌邑公安分局和興華派出所粗暴抓捕。辯護律師經仔細研究、分析案情和現行法律,認為本案李德祥不構成犯罪,故要求當局立即釋放李德祥,並撤銷對於本案的立案偵查。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區檢察院、法院,阻止律師介入,昌邑區法院辦案人單蓮紅不接待家屬、律師,不接律師手續,不讓閱卷。吉林市昌邑區政法委「610」人員和法院逼迫我們家屬辭退維權律師,不辭退律師就無限期關押。目前他們哥倆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兩年了,按照《刑事訴訟法》條文規定屬於嚴重超期羈押。這是嚴重在執法犯法了。

家屬要人遭毆打

哥倆又遭迫害,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我們家屬去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要人。到了一樓門衛打電話聯繫,出來兩個不知姓名的男子,一個身穿便衣的氣勢洶洶地說:「你們是幹甚麼的?都登記,身份證號是多少?叫甚麼名字?」

李德全的大外甥女說:「我們來要人,我舅煉法輪功沒錯」。穿便衣的警察大聲說:「你在這裏講法輪功就抓你」。另一個可能是副局長的警察誹謗法輪功。家屬告訴他們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李東生都被抓起來了。

這時穿便衣的警察揪住李德全外甥女的脖領子往外拖,態度非常蠻橫,把人拽得上不來氣,兩次躺在地上抽了。同去的家屬都急了,上前制止。昌邑公安分局的大廳裏有三、四個警察毆打家屬。一個警察拿著手機錄像,穿便衣的警察說:「我已報告派出所了,一會就來把你們都抓起來」。家屬多次去要人,警察除了不讓見,就說案子報上去了,不歸他們管了。可家人到昌邑法院一查,根本就沒報上去。警察就是這樣推來推去的。而且警察竟敢在警察局大廳內毆打無辜的百姓,這就是中共吉林市警察行為的寫照。十六年來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根本就沒講過法律。

李德全、李德祥哥倆目前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屬於嚴重超期羈押,這已是嚴重在執法犯法了。

三、起訴江澤民 願善念尚存的人明辨善惡

我們妯娌倆之所以起訴江澤民,不是為我們自己,因為我們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中的普通一例;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元凶,起訴江澤民,是彰顯人間正義,是呼喚良知;停止對好人的迫害,還法輪大法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使他們家庭團圓;起訴江澤民,也是在給那些仍在聽信謊言和為江澤民集團賣命的人一次明善惡、救靈魂的機會。

願所有善良的人們用你們的良知、正直和正義感支持人們信仰自由和煉功自由的基本權利!願所有善念尚存的人們分清正邪、明辨善惡,給自己一個光明的未來!

強行帶到昌邑公安分局興華派出所。在派出所遭打嘴巴。哥倆遭非法審訊後被非法關押到吉林市看守所,妄圖冤判。家人為他們聘請了維權律師做無罪辯護,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區檢察院、法院,阻止律師介入,昌邑區法院辦案人單蓮紅不接待家屬、律師,不接律師手續,不讓閱卷。吉林市昌邑區政法委「610」人員和法院利用各種手段多次裏外欺騙,逼迫家屬和當事人辭退維權律師,不辭退律師就無限期關押。

李德全哥倆目前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屬於嚴重超期羈押,應立即放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