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想吃虧到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一九九八年八月我有幸得法。學法之前,我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污染的很嚴重,不信神佛、不信善惡有報,甚麼壞事都敢幹,打人、罵人、抽煙、喝酒的陋習很嚴重,甚至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成真理。但我從小就對氣功感興趣,也練過好幾種氣功。

剛看《轉法輪》這本書時,有些法理我接受不了,我對那個輔導員說:「這功我煉不了,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吃虧是好事,那不成傻子了嗎?」她笑笑說:「你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別管那些,你就看書吧!」我說:「那成。」但由於我的無神論思想根深蒂固,師尊慈悲讓我看了半年《轉法輪》竟然沒看到「佛、道、神」三個字,只看到了怎麼做個好人的法理,如果當時看到「佛、道、神」三個字,我可能就不修了。

有一天,姐姐去賣菜,不忙的時候她就看《轉法輪》,她旁邊的一個大姐也想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姐姐就把書借給了她。那位大姐看完後,告訴姐姐說:「這是本修佛的書。」當時姐姐還不信,對她說:「我家四個人學都沒看到書上說是修佛的,怎麼可能是修佛的?把書還我,不讓你看了。」

姐姐氣呼呼就回家了,到家後她就把這事和我們說了,大家就翻開《轉法輪》看,這才看到書中確實有「佛、道、神」這三個字。真是太神奇了!這樣我們才真正走入修煉的道路。

警察看不到床上的打印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一同修找到我說他那裏被監控了,有一台打印機要放到我家,問我可以嗎?我說可以。當天晚上,我就騎車把東西都搬到了我家。當時我對打印機和電腦一點也不懂,同修來我家做,我就幫忙打包。

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由於資料需求越來越大,有幾天同修在我家做資料做到很晚,結果被我公公發現了。公公舉報了我,沒幾天警察就到我家非法抄家。當時打印機就在床上放著,我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就在心裏求師父:「師父,那都是大法弟子用血汗錢買的機器,千萬不要讓他們看見。」然後我給警察講了修煉大法的美好。結果兩個警察在屋裏轉了兩圈,也沒看到床上的打印機,甚麼也沒拿就走了。

事後,我意識到了,給公公講真相沒有講到位,我又心平氣和的與公公講了大法的美好,還告訴他:「這一年來您對我的謾罵,還挑撥我與丈夫的關係,我都沒和您計較,就是因為我修了法輪大法才做到的。再說,如果我被警察帶走了,對您有甚麼好處呢?」公公聽後低下了頭。第二天我通知了同修,同修就把機器搬走了。

打歪的掛曆變正了

二零零三年我地資料點少,同修需求又多,實在供不過來,同修說:「你們開朵小花吧。」同修給了我一張賣電腦的同修的名片,讓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去買電腦和打印機,說那個同修還可以幫我把系統和要用的軟件安裝上。第二天我坐車去找賣電腦的同修,同修幫我弄好電腦和打印機,又教我怎麼使用,然後問我說:「學會了沒有?」我看同修那看電腦的人很多,怕耽誤他做生意就說:「會了。」其實我心裏根本沒底,還是一竅不通。回家後,我只記得怎麼打開電腦進入系統,其它的全忘了,急的哭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我就求師父,然後拿鼠標在桌面上亂點一通,結果不經意點開了一個文件夾,一看裏面就是我要打印的資料,我趕快用筆記下來怎麼找到資料的步驟,慢慢的就熟悉了。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一點點的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等技術。終於把資料做出來了。我們資料點當時有三個同修,剛開始做的少,只夠我們自己用。《九評》書出來以後,有兩個技術同修來幫我們,教會我們怎麼做《九評》,怎麼刻錄光盤,怎麼做掛曆、台曆。自那以後,我們才開始供應同修資料。

有一年打印明慧掛曆,因為需求量大,供應不過來,設備都在A同修家,A同修就說:「機器在我家,要不我晚上也打一些。」當時我和B同修就同意了。可那時需要的資料不是一天就能打完的。一天晚上,A同修把紙放到打印機上後就睡著了,也沒看打印的甚麼樣,醒後把紙填滿又睡著了。結果第二天早晨一看全打歪了。我和B同修看到後,一數得有十多本都打印歪了。這可怎麼辦啊?這可都是同修省吃儉用的錢買來的紙,我們怎麼能浪費呢?我們三個人一商量,決定發正念,然後把台曆放到師父法像面前求師父。第二天我們把那十幾本拿出來一看,居然全都變正了,我們高興的哭了。我們來到師父的法像面前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師父救了我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我準備第二天中午去買鐵鍬。早晨五點多,我做了一個夢把我嚇醒了。我夢到一個穿白衣服的男子,沒有頭,開著一輛雪白的車攔住我,讓我給他包肉餡餃子,後來車下又出來一個沒有頭的人,也穿一身白衣服,讓我和他走。驚醒後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沒在意,就去上班了。

到了九點,我心裏就開始煩躁的不行,怎麼也不想工作了,就想去買鐵鍬,於是我就回家準備去買鐵鍬。到家一推摩托車,被腳蹬子重重的磕到了腿上,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事,真不知道怎麼就被腳蹬子磕到了,腿疼的直不起來,但還想去買鐵鍬。在路上,我覺的摩托車特別慢,就把油門加到最大,可感覺還是和走路一樣慢,心想車是不是壞了?我先到修車的地方去修修車,結果騎著騎著,就看到一輛白色的車疾馳而來,把我撞的飛了起來。

在空中,我突然想起了師父說遇到危難可以求師父,我趕緊喊:「師父救我!」結果在我快要落地的時候,就感覺到腰間被一雙大手托住了,我的右臉先著的地,搓出了一個包,身體其它地方都完好無損。司機嚇的要帶我去醫院,我說沒事。遺憾的是,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沒有給對方講真相。我再回來時,那人也走了。

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一命,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