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對突如其來的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也是大年初五,下午兩點多我和同修大姐在外講真相,現在世人都非常認可大法好,並且很多都聽過真相。我們講了大約一小時左右、有七、八名有緣人聽明真相後,開心的做了三退,也要了大法護身符與資料,都表示回家後好好看看。有的還說:你們真是太好了、太善良了,疫情險惡、還在想著別人。我微笑著對他們說: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希望你們無論遇到甚麼險情與困難都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真誠的祝福你們與家人都永遠幸福安康。有人雙手合十說:「謝謝!」

繼續前行,看著兩位大爺坐在路邊上,精神很好。我微笑著恭祝他們新年快樂!他們齊說:「謝謝!」我說:「你們精神這麼好,都多大年紀了?」一個說:「八十三歲了。」一個說:「八十八歲了。」這時我就開門見山的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一聽都樂了,開心的說:「我們都知道了,早退了。我們也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這麼多年你們不怕打壓,還在救人,你們的東西我們都愛看,看後甚麼都明白了。」

看著一張張善良的面孔,我想到自己的使命與責任,繼續前行,又遇上同修大姐,我們相互配合又講退幾人。這時迎面來了兩個人,一男一女。想到時間緊迫,救人急啊!哪怕是一走一過,都要把真相告訴他們。我對他們說:「今天天氣好,你們也出來走走啊?這疫情來的兇猛,也好幾天沒出門了吧?」女的說:「是啊!」我說:「能佔用你們一分鐘時間嗎?」他們不語也未停步,我說:看你們都很善良,我希望你們都平安幸福,請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你們永遠平安!女的說了聲:「謝謝!」男子說:是法輪功嗎?我說:是的。他又說:「你快走,再說我就報警了。」我說:我們告訴你們是為你們好,請不要做傻事。

這時我腦子閃了一念,這人既然不願聽真相,也不能讓他造業呀!那就換個地方去講吧。我想把電動車騎到另一個地方鎖好,同修大姐見我要走,有些著急。大姐有些胖,我車子又小,帶她也不方便,我說你繼續前行吧,我返回來接你。一路上又邊走邊講。當我們再次相遇時,警車來了,在我們面前晃了一下,往前開走了。其實當時的我完全可以離開現場,可是同修大姐說,她連坐公交都不會,到哪裏玩都需要家人帶,遠了還不識路。但是同修有一顆想修好自己,多救人的心,我不能為了自己的安全而在關鍵時刻離開她,不管不顧啊!這時警車轉回來了,停到我們身邊,四個警察向我們奔來,我知道考驗來了,心裏馬上求師父救我。並且默默的在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弟子們沒有做壞事,做的都是天底下最正的,我不怕,我一定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這時一名高個子警察指著我們說:你們都別走,請把你們包裏的東西拿出來。我很淡定的說:我們包裏裝甚麼東西與你無關,我們是合法公民,我們所帶的隨身物品都是我們的私人財產,憑甚麼聽你的。四個高大的警察就像一群土匪一樣把我和同修抬上警車,一路上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世界需要真善忍!願天下人都平安!」一下引來了很多圍觀,明白真相的民眾說:警察抓好人真是瞎折騰。有的拿著像機拍照,高個子警察說:不許拍。大家都知道他們自知理虧怕曝光。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我把心一放到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眾生都在等得救,我們一天也不能在這裏呆,無論我們身在何處,都要讓所到之處的萬事萬物及眾生聽到九字真言,望眾多的生命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當他們把我和大姐帶到派出所時,四個高大的警察為了把我這個體重不到九十斤的女子鎖在鐵椅子上,用盡所有力氣,個個累得汗流滿面。我背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我說我是真修弟子,是主佛的弟子,是助師正法的法徒,你這裏的甚麼東西對我都不管用,也鎖不住我,我有師父管,絕不承認你舊勢力那一套。話音剛落,手往椅子上一拍:啪!鐵鎖全開了!

他們又給鎖上,我身子一動,腳一提,啪啦一聲又開了,這樣反覆了多次,在場的所有警察都驚呆了。有一個警察說:她有功能,我說:大法弟子都有功能,因為我們有一個無所不能的師父!請你們善待大法徒,會得福報,參與迫害,會遭惡報的,三尺頭上有神靈!

高個警察說:鎖不了那就算了,這時他們又找來了細紮繩,把我兩隻手分別綁在了鐵椅上。我沒有怕,心裏很坦然,繼續背法,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這時高個子警察又來問:你叫甚麼名字?答:大法弟子。問:你是哪裏人?答:中國人。問:你住那裏?答:地球上。問:你這些資料是哪來的?答:是救人來的。問:你知道法輪功是×教,國家不讓煉嗎?答:你是公安警察,你知道公安部的十四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嗎?你知道江澤民為甚麼不出文件,只是口頭下令,你知道你們是在被他利用嗎?自古以來,邪不壓正。快醒醒吧!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徒,更不要毀了自己。我師父還告訴我們,現在世上所有的人,都是他的親人,還都是為法而來的,他都想救,都想度。我師父還告訴我們:「我經常講,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3]其實你我也無冤無仇,大家見面都是緣份,你可以把我帶的資料認真看看,用良心去分辨是非善惡,這也是我師父對你們的最大慈悲吧!請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啊!他一言不發聽完後轉身就走了。

一會兒,又換來一個警察,我想他們都是來聽真相來的,就在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給弟子智慧,我要救這些警察,並在心裏對自己說:無論他們是甚麼態度都不為所動。自己說話語言一定要非常平和,要體現大法弟子慈悲的胸懷,先聽他們講些甚麼,從他們的誤區中揭穿謊言。我說:你是公安警察請你先去了解公安部的十四種邪教裏有沒有法輪功,公民信甚麼教不是別人說了算,更不是政府說了算。共產黨講「假惡鬥」,法輪功講「真善忍」。你用良心回答我,「假惡鬥」好還是「真善忍」好。他一言不答靜靜的聽。第二、明白真相卻不告訴別人,這是最自私的人,因為我們知道法正人間時,不明真相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將來要被淘汰。我們也不能看到眾生被淘汰,也包括你們這些公、檢、法朋友。如果你們是因為不明真相而做了壞事留不下來,我們會後悔沒有盡到責任。今天我把這些都告訴你了,你可以去思考我說的話。擺放自己的位置,擁有美好的明天。第三、退黨不是反黨,是在順天意而行。中國不等於中共,我也是中國公民,我也愛我的國家,我不愛中共,因為它害死了八千萬善良民眾,老天爺要滅它!退出中共黨團隊是為了解除被捆綁之災,是大好事。他靜靜的聽著一言不發又走了。

又連續換了幾個警察,來一個講一個。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除了講真相,就是發正念、背法,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得度》。到了深夜十二點多鐘,我對看守我的警察說:我想上一次洗手間,他們覺的機會來了,給我們編造了莫須有的罪名,叫我簽字做交換條件。我說:我們沒有犯法,也沒有犯罪。是你們在執法犯法,我是絕不會簽的。簽了也等於是害了你們。他說:那你不簽我們就不讓你上洗手間。我說:既然你們這麼缺少人性化,這也是中國警察人性化的一大恥辱。那我也不客氣了,就地解決。請你出去、尊重我的人格,甚麼困難都擋不住我的正信。

到了第二天早上八點,高個警察給同修大姐買了一盒方便麵,問我吃不,我說:「不吃,謝謝!」當他把方便麵給大姐拿去時,我把他叫了過來,我掏出十元錢給他,我說:這錢你必須收下,幹你們這項也很不容易啊!熬夜掙點錢,家裏也有老有小的,這錢不能讓你出。警察笑了,他說:從這點上看,你們還真是好人啊!我說:這都是我們師父教的,師父講:「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1]。他又說:其實昨晚我也看了你們的資料,我也認可「真、善、忍」是好的,可是有人舉報,我們也得管啊!我說:請你們別管了,大法弟子都不會做壞事,都是好人。

午飯後,又換了四位警察送我們到拘留所,說是拘留五日,我們拒絕簽字,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我們回家,讓拘留所拒收。在車裏長達十個小時裏,我和同修配合發正念,背法,講真相,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大約過了四、五小時後,四個警察都求我們別背了,他們頭太疼了,受不了了。這時我們就默默發正念,一個女警說:真的太受不了了!工作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到今天這樣送人的。這拘留所是不是不收人啊!另一個說:上面老大說放人,是社區堅持要送的,女警又問:老大:這老大是省上管我們的老大吧!另一警察說:再等等吧!聽說今天他們有兩個會,等會議結束問問咋辦。

又過了幾個小時,他們的手機都說沒電了,拘留所也不讓他們進去,就坐車裏聽我們背法,整個空間場一片祥和,我們從小聲背、到大聲背、再到唱大法弟子的歌曲,他們都靜靜的聽,同修大姐聽著聽著開心的笑了,對我說:其實我們才是最幸福的呀!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對了,並用這種形式讓我們救這些警察,把壞事變成了好事。警察們從原來的兇相狂叫也變的和善了。

到了初六晚十一點多鐘時,拘留所所長和同事三人來了,又要我們簽字,我說:「所長:我們也沒有犯法,簽甚麼字呀!」他們又問大姐簽不簽,大姐也說:「不簽」。這時他們就到裏面去了。一會兒就又出來了,這時一個警察說:「送你們回家,簽個字吧!」

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於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晚十二點多鐘順利回家。高個警察對我說:「我送你回家吧!」我說:「謝謝你!不麻煩你們了,你們辛苦!請你們今後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參與迫害,也祝願你們所有的警察朋友們全家平安幸福。」他們都說:「謝謝!」

通過這件事情,我悟到了一個理:只要我們真正的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坎。謝謝師父!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