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被綁架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我們是農村的一個學法小組,十幾年來,一直堅持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特別是二零一五年小組同修全部實名訴江後,都覺的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們也要盡力多救人。這樣,我們就走出去,到集市上、廟會上、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救人,這些年從不懈怠,努力兌現誓約。

現在隨著武漢疫情全面爆發,封村、封路,同修們被突如其來的變異形勢給驚懵了,冷靜下來,交流後,覺的大法弟子不能被形勢干擾,就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抓住時機,利用當前眾生閉門不出的形勢,把《祝您平安、真相、天地蒼生、週報》以及「疫情兇猛 自保有妙招」的粘貼內容,把周圍村莊發放一遍。

就在同修們抓緊時間,搶人、救人的關鍵時刻,我村和鄰村同修卻出現了連續被綁架的事件。面對這交通不暢,信息閉塞的惡劣環境,我們同修形成整體,信師信法,持續發正念,在慈悲師父的保護下,兩村被綁架的同修都平安回家了。又一次見證了師父的慈悲,正念的威力!

新年剛過,我和甲同修有事,去找鄰村同修乙。去了之後,只有同修乙的丈夫在家,他說乙同修出去了。正說話間,乙同修(借了手機)打來電話,說她們三個同修去一村(講真相)救人,被那村不明真相的人喊來很多人圍住後,又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去了。乙同修的丈夫馬上給那村主任打電話(是很熟的同學)打聽情況。一會兒,那主任回話說,乙同修她們三人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去了。我和甲同修一聽,即刻回家,通知我村同修後,整體發正念,先求師父加持乙同修三人的正念: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地方都信師信法,正念回家;然後直接針對市裏邪惡部門、邪惡人員發出強大正念: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三件事走的是最正的路,任何邪惡生命、邪惡因素、共產邪靈都不配干擾、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只講真相救人,然後回家,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我們持續發過十二點正念後才回家,下午有時間的同修繼續發正念。

乙同修三人也請師父加持正念,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體檢時身體出現假相,拘留所拒收。晚上我們同修持續發正念,到了八點,乙同修丈夫給我們送信,她們三人平安回家了。我們共同感謝師尊慈悲救度!

又過了幾天,我村同修晚上集體學完法,發過十點正念後,就分組帶著資料去鄰村發放(因白天不能出去)。其中一組四個同修,剛出我村,就被鎮政府晚上巡邏人員開的車給攔住了,其中甲同修走脫,另外三個同修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去了。

甲同修繞道趕到我家(因各村道口攔截),已是十一點多了。我們交流後,知道其他同修回家了,就沒去打擾。我們兩人先求師父救三個同修,然後坐下來就發正念。到了凌晨五點,一個被綁架的同修的老伴(同修)過來了,叮囑我把資料點的東西安置好,注意安全,就和甲同修各自回家了。

同修走後,我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沒做好,三個同修被綁架了,現在非常時期,我們無能為力,只有師父能救她們了。無論如何,大法弟子助師救人沒有錯,無論同修身在何處,都是在完成救人的使命,在我們的修煉路上只有提高,沒有迫害。然後我求師父和護法神給我家空間場下個罩,把所有大法資源保護起來,讓所有邪惡生命的記憶中都沒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念。然後定下心來,幫同修發正念,持續一上午。

到了天亮,其他同修知道出了狀況,都把家中的事情放下,和甲同修一起集體發正念。同修們求師父救三個被綁架的同修並加持她們的正念,然後發出強大正念:無論同修走到哪裏,就是去救那裏的有緣人,然後回家,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任何邪惡生命、敗類異物、共產邪靈都不配迫害。同修不回家,正念不停。

中午過後,被綁架的一老年同修過來了,我忙問那兩個同修的情況。原來三個同修被綁架到派出所後,連夜問了她們口供,派出所人員看老年同修歲數大了(七十六歲),當晚就讓她回家了,那兩個同修送去市公安局了。我們知道這一情況後,就針對市公安局和拘留所發正念:不許他們對大法犯罪,誰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解體他們背後指使操控他們行惡的不正確因素及共產邪靈,任何邪惡生命都不配阻擋同修正念回家的路。

那兩個被綁架的同修心存正念,信師信法,不為環境所動,走到哪就講到哪,還給鎮派出所一人做了三退。市公安人員和國保人員想迫害她們,她倆就求師父加持她們的正念,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結果去醫院體檢時,身體血壓太高,拘留所拒收,當地派出所人員無奈,只好把她們又拉回來。到了晚上七點,我們同修正在持續發正念,她倆就平安回家了。

我們全體同修合十,再次感謝師尊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