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2019年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榆樹市政法委、「610」操控公、檢、法延續中共邪黨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政策,二零一九年仍在瘋狂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批捕、起訴、庭審、冤判等行為,致使榆樹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冤判13人,其中迫害致死一人。據不完全統計,有57人次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被綁架,被騷擾的35人次。

一、2019年榆樹13名法輪功學員被誣判、一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中共吉林省長春地區以「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掃黑除惡」為幌子,繼續執行江澤民的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政策。政法委、610、公檢法司人員不斷製造冤假錯案。二零一九年下半年,為了防止法輪功學員家屬找人托關係疏通,便於加重迫害,長春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等部門又搞了個對法輪功學員異地關押、起訴與審判,這種行為更彰顯出「610」的邪性與惡毒。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長春市榆樹市法院對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76歲的劉淑岩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勒索罰金不詳;50多歲的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勒索罰金五千元;69歲的張玉潔被冤判三年零兩個月,勒索罰金五千元;75歲的李慶霞,被冤判三年緩刑四年,勒索罰金不詳;85歲的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宋兆恆,76歲,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退休女教師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提審,當天被迫害致死。提審期間,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迫她轉化。法官揚言不轉化就判你九年。宋兆恆回到監室後,含冤離世。

宋兆恆、劉淑岩(76歲)兩人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在街上給人們講真相時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當天晚上六點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十五天後被榆樹市檢察院批捕。然後將所謂案卷移交到榆樹市法院。宋兆恆被迫害致死、劉淑岩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

李秀娟,50多歲,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被榆樹市國保大隊的十來個警察闖入家中強行綁架,他們謊稱自己是弓棚派出所的警察。當時,李秀娟的公公,88歲的老人,因為正在生病,剛剛出醫院回家,家裏還有親屬和李秀娟的丈夫。據街坊鄰居說,李秀娟被警察銬上手銬,拖出去很遠。李秀娟質問警察:「我沒有幹壞事,我是做好人,為甚麼這樣對我?!」警察還把家裏的親屬和李的丈夫安了個「妨礙公務罪」給帶走了,威脅嚇唬之後晚上放回。警察先後兩次來抄家,抄走私人物品,第二次拿著搜查證又從新翻了一遍。被關押在看守所迫害。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張玉潔,69歲,只因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慈悲的向民眾講清法輪功弟子遭迫害的真相,曾多次被綁架、騷擾、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勞教、勒索,遭受多種酷刑殘酷迫害。

張玉潔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在大街講真相被國保警察綁架,直接送看守所迫害。隨後張玉潔家中被翻,法輪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被掠走。後張玉潔被榆樹公安局構陷到檢察院。十月六日被榆樹市檢察院非法批捕。張玉潔老伴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整日以淚洗面。張玉潔被冤判三年零兩個月,勒索罰金五千元;

李慶霞,75歲,原國家公務員。一九九九年六月修煉法輪大法。僅一個多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在高壓之下,李慶俠被迫放棄修煉,二零零二年罹患癌症晚期,經多方化療醫治無效,已奄奄一息。二零零三年從新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掉光的頭髮長出又密又粗的黑髮,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下午三點左右,李慶霞在大街上講真相時,被華昌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並非法抄家,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血壓非常高,發高燒,腿疼走路非常困難。看守所見老人年事已高且處於危險狀態,不願接收。女兒持李慶霞曾患有「子宮癌症」的診斷書,並說:我媽出現生命危險一切後果由你們負責,要求警方放人。75歲的李慶霞,被冤判三年緩刑四年。

徐景超,85歲的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在給民眾真相資料時,被榆樹市黑林子派出所警察跟蹤、錄像並綁架,被非法刑拘,關押在看守所構陷迫害。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徐桂芝,65歲,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早晨六點,被榆樹市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徐桂芝被綁架、抄家,被非法拘留四天後,被轉到看守所非法關押。被構陷到檢察院。被榆樹市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郭玉珍,72歲,於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被德惠法院冤判三年,勒索罰金不詳。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午,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郭淑珍和李姓法輪功學員在街裏發真相台曆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送拘留所迫害構陷後又轉到看守所,被檢察院批捕起訴,後又轉到德惠市看守所異地關押。被德惠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榆樹市三名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遭德惠市法院冤判: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時許,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在掛「法輪大法好」條幅時,被正陽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丁麗傑、楊豔傑遭到非法抄家。劉鳳寶電動車被扣留。搶去真相資料。欲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後被轉到看守所加重迫害。

劉鳳寶, 被冤判三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不詳。

丁麗傑,被冤判四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不詳。

楊豔傑,被冤判二年緩刑兩年,勒索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樊雲鵬,50歲,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榆樹市華昌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闖進樊雲鵬家中,將樊雲鵬綁架,同時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第八天,四月三日,又轉到看守所迫害。四月六日,樊雲鵬被構陷到檢察院,被非法批捕。

樊雲鵬在一居民小區粘貼真相時,被小區攝像頭錄像。警察然後鎖定目標重點監控、跟蹤到家實施綁架、抄家,強搶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樊雲鵬被德惠市法院枉判兩年六個月。

王鳳娟、白麗君與樊雲鵬同時被非法庭審,但由於消息閉塞宣判結果不詳。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七),法輪功學員王鳳娟去一家蛋糕店,在店內被警察綁架。店老闆白麗君同時被綁架,被非法抄家。被送到拘留所五天後轉到看守所迫害,據綁架警察說已經跟蹤有一段時日了。

二、2019年榆樹警察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92人次

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十二月,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個派出所,在「610」操控下,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據悉,榆樹市公安局採取延續「計分考核制」,抓法輪功學員是「政治任務」,「論功行賞」以此鼓動不明真相的警察在無知中作惡,推動警察非法抓捕善良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這一年裏,據不完全統計就有57人次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被綁架,被騷擾的35人次。

所謂的「計分考核制」,就是非法抓捕一個法輪功學員記十分,抓兩個普通嫌疑犯記一分,那就等於抓二十個嫌疑犯才記十分;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如果到醫院檢查不合格,警察也得把他們送到拘留所,辦完手續,才能放人,要不然不能算「成績」。公安局利用這種「計分考核」刺激警察用惡性的辦法來迫害法輪功學員。警察連小孩都不放過。有的被重複綁架騷擾,例如:張清祥、韓曉珍、紀玉鳳、馬令熙等一年之內每人都被綁架騷擾三次。有的警察到處尋訪打聽法輪功學員家屬:「你家附近有沒有煉法輪功的」,還有很多是跨轄區綁架,有的不願意幹這種缺德事也得 「逢場作戲」來應酬,整個榆樹市被搞得雞犬不寧,百姓怨聲載道。

下面是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十二月份,警察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實例。

(一)一月二日,榆樹市五棵樹鎮互助村法輪功學員鐘建華,在家中,被五棵樹派出所警察綁架,說抓法輪功「有任務」。鐘建華被非法拘留五天,警察自覺得綁架無辜的鐘建華而理虧,於一月七日開車去拘留所,將鐘建華接送回家。

(二)一月七日晚七時許,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在掛「法輪大法好」條幅時,被正陽派出所員警跟蹤綁架。丁麗傑、楊豔傑遭到非法抄家。劉鳳寶電動車被扣留。搶去真相資料。欲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後被轉到看守所迫害。現已被非法判刑。

(三)一月二十六日,榆樹市國保大隊隊長趙文峰帶幾個警察跟蹤到法輪功學員柴秀華家,綁架柴秀華及其妹妹柴秀芝,並將柴秀華的外孫女和柴秀芝的外孫子一起綁架。並非法抄家,搶去兩家所有大法書和兩台電腦。警察還掐著柴秀芝未成年的外孫子脖子威脅說:你們到這是不是學法?給孩子造成極大的精神創傷。

(四)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多,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韓曉真家闖進三個警察,進屋就說「你家被舉報了」,將手裏的東西一晃,說「這是搜查證」。當時韓曉真不在家,家裏只有她患腦血栓的丈夫,年齡又大,也沒看清,問警察:你們是哪的?警察也不吱聲,就亂翻,啥也沒翻著,搶走了兩個花籃掛件。

(五)二月十一日(大年初七),法輪功學員王鳳娟去一家蛋糕店時被跟蹤,在店內被警察綁架。店老闆白麗君一起遭綁架,兩位學員都被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等私人物品。王鳳娟和白麗君被拘留五天後,轉到看守所迫害,已非法庭審後無消息。

(六)二月十二日(大年初八)早晨法輪功學員黃玉茹在家中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因黃玉茹身體狀況,被送到拘留所辦完手續後當天回家。

(七)二月十三日(大年初九)城發鄉兩名法輪功學員穆桂榮、趙玉蘭在家中被城發鄉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欲搶走穆桂榮大法書和李洪志師父法像,被穆桂榮制止,被帶走,非法拘留五天。趙玉蘭被非法抄家,警察逼她「咬」三人,就放她回家,她配合了,被送到拘留所,辦完手續後,當天回家。

(八)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四),法輪功學員劉兆梅家被警察非法搜查,警察一無所獲,不了了之地溜走了。

(九)二月二十二日,榆樹市城郊派出所四個警察闖入新立鎮雙於村法輪功學員馬玲熙家中非法搜查,搶走裝有大法煉功音樂和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的音樂播放器一個,並以此為由將馬玲熙綁架至榆樹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十)三月一日,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高豔珍的老伴騎摩托帶她在街裏走,被派出所警察認出,被跟蹤綁架,到派出所讓她寫不煉功的保證,高豔珍出現病態抽搐,送榆樹醫院檢查身體不合格,才被放回家。

(十一)三月七日,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張風軍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十二)三月八日上午,榆樹市環城鄉四間村法輪功學員胡延章家中闖進五個警察(兩個著警裝、三個便衣),說是環城派出所的,胡延章當時不在家,警察問胡延章妻子,胡上哪兒去啦?其妻說:出去了。警察見胡延章不在家,才離去。

(十三)三月十日早八點,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房文生(65歲)、魏豔芹(67歲)家中闖進五個警察,開著兩輛車,進屋亂翻,搶走法輪功書二十本等。房文生正念抵制,綁架未遂。魏豔芹被綁架到公安局,之後劫持到拘留所,體檢血壓二百多,拘留所拒收,辦完手續後,當天回家。

(十四)三月十三日、十五日,榆樹市環城鄉派出所牛春平等三個警察,兩次闖進環城鄉福安村年逾古稀的法輪功學員張清祥夫婦家中,未出示任何證件,進行非法搜查,當時張清祥都不在家,警察問張妻,張清祥上哪去了?張妻一直說:不知道。警察在屋中搜查一無所獲後,上警車離去。

(十五)三月十三日,榆樹環城鄉派出所三個警察,驅車竄到環城鄉福安村年逾花甲的女法輪功學員李亞芬家中搜查,未出示任何證件,李亞芬問一胖警察說:你姓啥呀?那胖警察說:我姓孫。隨後警察在其屋中就這捏捏、那看看後,就上警車走了。事隔一日,即三月十五日,還是前次來的那三個警察進入李亞芬家中後,那個胖警察問李亞芬,你還認識我嗎?李說:你不是姓孫嗎?胖警察答說:是姓孫。警察在屋中又查看一遍,仍然一無所獲,三個警察就走了。

(十六)三月十三日,榆樹市環城鄉派出所三個警察闖進環城鄉福安村女法輪功學員於愛華家,未出示任何證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書一本,強行將於愛華綁架,非法拘留七天方被釋放回家。

(十七)三月十四日下午三點,榆樹市新立鎮法輪功學員楊福珍被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和新立鎮派出所七人綁架、抄家,後被非法拘留五天。

(十八)三月二十一日,榆樹市保壽鎮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闖進倪文麗家,進屋到處找東西,強搶法輪大法書幾本,又要搶師父的法像,被倪文麗搶回來了。然後將到倪文麗家找她做活的曹老太太一起綁架到派出所。又到曹老太太家把《轉法輪》書搶去。將兩人劫持到公安局和拘留所,曹老太太家人到醫院開診斷高血壓、心臟病的證明,倪文麗呈心臟病症狀,昏迷狀態。拘留所拒收,二人當天回家。

(十九)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下午,榆樹市華昌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闖進樊雲鵬家中,將樊雲鵬綁架,同時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於第八天的四月三日轉到看守所迫害。樊雲鵬在一居民小區粘貼真相時被小區攝像頭錄像。警察然後鎖定目標重點監控、跟蹤到家實施綁架、抄家,強搶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樊雲鵬現已被非法冤判。

(二十)三月二十七日,張鳳榮在家被警察綁架,欲拘留十五天迫害。同時被抄家,並將私人物品掠走。

(二十一)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鐘左右,年近古稀的孫鳳華在家中,突然闖入七、八個警察,自稱是榆樹市國保大隊的,進屋非法抄家,強搶法輪功書籍五十餘本。孫鳳華被非法拘留十天,這次是榆樹市國保大隊和閔家派出所勾結實施的綁架。

(二十二)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左右,榆樹市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大約二十人,非法撬法輪功學員馬玉芹家的捲簾門,馬玉芹沒在家,丈夫被逼開門,這些警察進屋就翻箱倒櫃,屋裏翻得亂七八糟,搶走兩本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揚長而去。

(二十三) 四月二十九日晚上五點半,榆樹市國保夥同城發派出所五、六個警察,三輛車,其中一輛是警車。闖進法輪功學員劉兆梅家,進屋後,裏外屋前後院找劉兆梅,劉兆梅的老婆婆說沒在家,他們就要帶走劉兆梅的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又要帶走七十多歲的老公公,老公公因車禍耳聾、頭部有傷。老婆婆嚇得夠嗆。有人說算了,那麼大歲數。搶去法輪功師父法像、一本《轉法輪》著作、幾本《明慧週刊》。之後闖進法輪功學員李玉鳳家中,前後院、柴垛找李玉鳳,沒找到人溜走了。

(二十四)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點多鐘,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韓曉真家中闖進七個著裝警察,先來四人,後打電話又來三人,開兩輛警車,說是回訪煉法輪功的人,問韓曉真還煉不煉了,並非法搜查,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後搜到一本法輪功著作《轉法輪》和十幾個書籤。韓曉真不配合,被幾個警察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做筆錄,韓曉真堅決抵制。後倆警察把韓曉真送回家,韓曉真當時要回《轉法輪》書和書籤。

(二十五)六月十三日上午九點左右,榆樹國保大隊長趙文峰帶領齊力等共七人,來到五棵樹法輪功學員徐秀輝的女兒家,問徐秀輝在哪?要見本人,索要電話號碼,被徐秀輝女兒拒絕,女兒說她母親多年不在家,在外地,沒有聯繫。

(二十六)六月十七日上午,榆樹新立鄉法輪功學員馬令熙,被榆樹市國保大隊四個警察無端綁架到榆樹市拘留所迫害五天。

(二十七)六月十七日下午一點左右,向陽法輪功學員趙淑賢被於家派出所所長於濤及警察劉岩、陳思宇綁架到榆樹市拘留所迫害五天後放回。

(二十八)六月十八日早五時三十分許,榆樹市城發鄉派出所夥同榆樹市國保大隊多個警察,三輛警車同時出動,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李玉鳳、穆桂榮家中將兩名學員強行綁架。警察在李玉鳳家中亂翻,抄走手寫帶有「真、善、忍」字樣的字條,手機一部。穆桂榮被非法抄家,搶走兩本法輪功書。幾個警察將穆桂榮強行拖拽,頭部、面部腫大,腰部受傷。將穆桂榮抬進車裏。之後把二人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十九)六月二十日上午十點多,榆樹市黑林鎮派出所三個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於德霞家,亂翻一氣,搶走六本大法書、一個MP3和一部手機。當天下午七點多,又一次來到於德霞家,他們心虛,竟把開的車的牌號擋上了。他們威脅於德霞的丈夫,讓他領著去找於德霞,家人不配合,就威脅要抓家人,在家人正義制止下,才沒敢。走時還揚言非要抓住法輪功學員於德霞不可。

(三十)六月二十一日早晨五時許,榆樹市公安局警察大約十人左右,闖進環城鄉福安村老年法輪功學員張清祥、李文凱家中,未出示任何證件,非法抄家,張清祥被搶去三本大法書,張清祥、李文凱被綁架,警察說送去辦班。

(三十一)六月二十四日晚,榆樹市八號鎮大崗鄉新國村法輪功學員劉鳳實,女,六十多歲,周喜福,男 六十多歲,在家被八號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五天。

(三十二)七月十日,榆樹市青山鄉法輪功學員周其玲,上長春送小孫子,坐下午兩點十分的火車,被榆樹警察攔截,搜包,翻出大法書,並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十天。

(三十三)八月二十日,榆樹市培英派出所警察徐大偉和另外兩個警察,非法闖入居住在老邊的法輪功學員齊英俠家,強行綁架到培英派出所,後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五天。

(三十四)八月二十七日早,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豔波去長春護理將要手術的女兒,在火車上先後有四個乘警騷擾,看車票、看身份證、翻包。據鄰座的人說,第二個乘警還給照了像。劉豔波問為啥翻我的包,怎麼不翻別人的包,乘警說是抽查,因沒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他們就都走了。

(三十五)九月四日兩點左右,榆樹市城郊派出所四、五個年輕警察,自稱是國保大隊的,闖進法輪功學員楊信家中,將楊信強行綁架,搶走三個小音箱,關進拘留所,七日放回家中。

(三十六)九月五日兩點左右,榆樹市城發鄉派出所兩名年輕警察,開一輛灰色車,拿著寫著名字和照片的紙到紀玉鳳、王玉香家中,找人沒找到。

(三十七)九月五日下午三點半左右,警察到劉兆梅家,四、五個年輕警察各個門口站人看著,逼迫劉兆梅說不煉了,才離開。

(三十八)九月七日晚六點,四、五個年輕警察從後院再次闖進紀玉鳳家中,紀玉鳳機智走脫。

(三十九)十月一日前一天,榆樹市鄉下派出所倆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歷春華家,進屋翻書,被歷春華的丈夫罵走。

(四十)十月十九日晚四點鐘左右,四名便衣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魏豔芹家中,問「還煉不煉了?」拿著搜查證在魏豔芹面前一晃,說有人舉報你。之後不由分說,滿屋亂翻,沒找到甚麼就走了。

(四十一)十月二十八日,榆樹市城郊派出所多個警察入室綁架田鳳華,劫持她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三天。

(四十二)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四點多,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韓曉真被榆樹市正陽派出所七個警察在家中綁架,被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三)十月下旬,正陽派出所三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徐雅軒家樓道裏。問徐雅軒在不在家,家人說不在家。他們要去家人的兩個電話號就走了。

(四十四)二零一九年中秋節過後「十一」之前的一天,家住榆樹市培英街的法輪功學員姜鐵仁,一天內被騷擾兩次:十點多一次、十二點多一次。騷擾者為兩個人,一高一矮,不知是哪個單位的。當時姜鐵仁的孩子在家,第一次孩子沒給開門,第二次孩子開門問:「啥事?」答:「沒啥事,就是看看。」孩子告訴來騷擾的人:爸爸去南方打工啦。

(四十五)十一月二日晚六點,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沈紅豔在家中被正陽派出所五、六個警察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六)十一月五日下午兩點左右,榆樹市培英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四、五個人)闖入肖乃晶家,進門說有人舉報她煉法輪功,拿出搜查證,到處亂翻,把肖乃晶的所有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煉功用的播放器全部抄走,並把肖乃晶劫持到培英派出所,讓她罵大法師父,肖乃晶拒絕。由於身體不適,他們開車帶肖乃晶到安濟醫院檢查身體,之後,又帶肖乃晶去公安局按手印、照像,都是強迫的,接著又拉肖乃晶去拘留所,準備非法拘留五天。由於肖乃晶身體狀況欠佳,拘留所拒收,警察不得以,給她家人打電話,把她接回家。

(四十七)十一月十四日晚上七點多,法輪功學員劉淑珍被警察騙開門,說是登記身份證號碼,家人開門後闖入四個警察,說是榆樹市正陽派出所的,沒有出示任何證件,進屋後這翻翻,那瞅瞅,在家人的房間拿走一本大法書,又把桌子下的幾本舊台曆及牆上的真相年畫拽下。劉淑珍被他們綁架到正陽派出所,後被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八)十一月十五日,榆樹市被培英派出所蹲坑綁架的王學東、李紅梅夫婦,王學東被非法拘留五天。李紅梅當晚放回家。

(四十九)十一月十八日上午,榆樹市育民法輪功學員張國英被育民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拘留所拘留五天。當時張國英正在院子裏掃雪,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情況下亂翻,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及大法書等。

(五十)十二月二日晚,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柴秀芝等四名法輪功學員去弓朋鎮高淑玲家時,被榆樹國保大隊定位跟蹤綁架,一同被綁架的還有孟憲芳、許建波、許宏凱。高淑玲被拘留五天,柴秀芝被拘留十二天,孟憲芳、許建波、許宏凱分別被刑事拘留十五天才被放回。

(五十一)十二月四日上午十時許,榆樹市環城派出所劉姓所長夥同牛姓警察(都著警裝),闖入環城鄉四間村張天鵬家中,沒出示任何證件。牛姓警察問張天鵬:「你認識我不?」張說:「有點兒面熟。」隨後警察就在屋中開始亂翻,連冰箱都不放過,劫去大法書籍《洪吟五》兩本,而後劉姓所長對張說:「你跟我們到村上去一趟。」張就隨警察上了警車,然而警車卻沒去村上,一直開進市公安局,張天鵬被非法拘留五天,

(五十二)十二月十日,吉林榆樹市城郊派出所四個警察,穿便衣,闖到新立鎮雙於村,將法輪功學員馬玲熙綁架至榆樹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掠走煉功用小喇叭一個。

(五十三)十二月上旬,法輪功學員黃玉茹被幾個派出所輪番到家中企圖綁架未遂。惡意的騷擾使黃亞茹有家不能回,家人承受很大壓力。

(五十四)十二月十八日,榆樹市正陽派出所七個警察,兩輛警車,一大早守在徐向陽家門外,等他一出門要上班時,將其控制進屋就亂翻,搜的非常仔細,搶走《轉法輪》一本,法輪功師父法像及其它物品全部搶走。之後,他們將徐向陽與妻子王紅梅綁架,王紅梅當天被放回。徐向陽送榆樹拘留所拘留五天後回家。

(五十五)十二月約七、八日,榆樹市國保大隊警察齊力、楊樹才等五、六個人,闖進董麗香、董麗榮家敲門、敲窗戶,就是不走。敲了兩個多小時後,董麗榮被帶到國保大隊訊問達兩小時,後放回家中。

(五十六)十二月十九日早上七點多,榆樹市培英派出所四、五個警察便衣闖入法輪功學員李秀娟家騷擾,被李秀娟正念堅決抵制、不配合,使惡人企圖帶走迫害沒有得逞。家人也識破邪惡陰謀,不配合惡人。

(五十七)十二月二十日,榆樹市泗河鎮派出所幾個警察闖進樊雲飛家,樊雲飛不在家,欲綁架未遂。

(五十八)十二月二十二日,吉林榆樹市泗河鎮法輪功學員周琪俊被綁架到派出所之後,送拘留所,辦完手續後,當天晚上回家。

(五十九)十二月二十三日,榆樹市泗河鎮派出所幾個警察闖進劉彩霞、呂明玉夫婦家中亂翻,一無所獲後才溜走。

(六十)榆樹市黑林鎮八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徐景超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在給民眾真相資料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跟蹤、錄像並綁架,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被榆樹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緩刑三年並罰金一萬元。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下旬又被綁架,據明慧網信息報導現仍被關押在看守所迫害。

正告榆樹公安局相關官員及警察,檢察院、法院相關人員所幹的這些知法犯法的蠢事,就是聽命於「610」,助紂為虐。你們也該為自己想想了,還跟著邪黨不計後果地蠻幹,豈不也是禍國殃民嗎?到頭來還不是得自己買單嗎!從古到今,迫害正信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特別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更是如此,周永康、李東生的下場如此,榆樹市趙國軍、常建、李建國、高廣野、李鳳林、柴玉峰、原法院院長張鳳軍和那些遭惡報的警察也都是如此。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都是貪污犯,從「老虎」到「蒼蠅」,這也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宣布,明慧網惡人榜已更新,迄今為止,共搜集了105,580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的名單,包括各級公檢法、「610」等等,包括他們的個人信息和惡行等也被記錄在案。

參與迫害者不僅僅將受到制裁,其實他們中為數眾多的人已厄運纏身。據明慧網《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19年,參與迫害而遭厄運者逾兩萬人,另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一文統計吉林榆樹市50名官員及警察遭厄運,正所謂善惡有報,天理昭昭!

中共已走向窮途末路,誰還跟著邪黨跑,一定會得到上天的嚴罰。目前,海內外正義之士已開始收集、定位參與迫害者的名單及信息。正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執法人員: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幹那種害人害己的傻事了,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