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遼寧省錦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概述(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根據對明慧網報導的統計,從二零一九年一月到十二月,遼寧省錦州市法輪功學員中有兩人被迫害致死,十人被非法判刑,三十九人遭綁架,目前仍有七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十一人被非法拘留,多人被騷擾,二十一人被非法關押在各個監獄。由於中共迫害封鎖消息,有些迫害事實無法及時報導出來,這些統計只是迫害的一部份。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一)多次遭迫害 邵明罡含冤離世

'邵明罡遺照'
邵明罡遺照

錦州市法輪功學員邵明罡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遭綁架,被迫害導致血壓高達240,錦州市看守所拒收。不法警察利用權勢和非法手段,強行將邵明罡關入看守所,並要求法院迅速進行非法審判。三月十八日凌河區法院非法判邵明罡六年重刑,將他劫持到瀋陽東陵監獄。

在瀋陽東陵監獄二監區,邵明罡被迫害的身體每況愈下,血壓居高不下,每天昏睡,時而理智不清,大小便失禁,行走極其艱難。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邵明罡大口吐血,監獄不予救治,其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向監區提出抗議。一月五日晚邵明罡吐血後被送進東陵監獄醫院,到醫院後只測了血壓和心電圖,並沒採取任何治療措施,一月二十九日晚被押回監區,晚間上廁所時跌倒在地上。

二月二日邵明罡在車間又摔倒在地,被其他法輪功學員扶起。三日早晨出工時,地面沒有冰雪,邵明罡坐在輪椅上,犯人推輪椅時推翻,車和人均扣翻在地,萬幸的是手先接觸到地,未受到大的傷害。進車間後,又摔倒在地,大家把他攙扶起來。下午邵明罡又跌坐在廁所裏,問怎麼跌倒自己都不知道。

四月二十八日邵明罡監外執行手續費盡周折終於辦理完畢,五月二日回到家中。回家後通過修煉法輪功,邵明罡身體逐漸好轉,自己能夠短距離行走,頭腦清醒,語言表達接近正常,食量正常。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開始,瀋陽東陵監獄、錦州市政法委、司法局、街道等部門的人員多次到邵明罡家來騷擾、恐嚇,使他不斷受到強烈刺激,身體不斷惡化,最終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二歲。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邵明罡歷經魔難,生命幾次徘徊在生死邊緣。

(二)十四天 一個鮮活的生命被遼寧省女子監獄害死

'李豔秋遺照'
李豔秋遺照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豔秋被投入遼寧省女子監獄,分到了所謂的「矯治監區」,即第十二監區,被稱為「魔窟中的魔窟」。

這個監區主要是為「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而成立的。該監區多年來一直使用高壓洗腦和酷刑折磨的手段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犯人經常叫囂:「不轉化,就加刑十年,一個也別想出去!」

為了抵制強制「轉化」,李豔秋開始絕食抗議。之後她被轉到監獄醫院灌食,那時她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李豔秋與家人唯一的一次會見就在這個時候,當時她是靠著物體的支撐(類似輪椅)才能移步。家屬提出保外就醫,被獄方拒絕。

幾天後,獄警不顧李豔秋的身體狀況,將她關入「小號」(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狹小的屋子),加重迫害。很快就傳出了李豔秋被虐殺的噩耗,那一天是三月四日,李豔秋入獄的第十四天。

李豔秋生前是錦州市凌西賓館的退休職工,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她因堅守自己的信仰多次被非法拘留、勞教。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李豔秋再次遭綁架,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看守所強制灌食。太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李蕾積極拼湊構陷材料,將她非法起訴到法院。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身體極度虛弱的李豔秋被錦州市太和區法院在看守所秘密非法開庭,非法判刑五年。

二、嚴重迫害案例

(一)被瀋陽第一監獄封閉迫害 教師佟躍亮雙目近失明

佟躍亮,男,錦州北鎮市常興店鎮教師。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罰金二萬元。二零一八年六月初被劫持到遼西新入監犯監獄,後轉到瀋陽第一監獄十九監區(高戒備區)迫害。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家屬去看望佟躍亮,發現他是被人攙著走的,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雙目接近失明。

監區隊長張超對家屬說,去醫院檢查過,但不能治,就不給治了。(之前監區隊長張超向家屬要去五千元,理由是給佟躍亮治眼睛,至於佟躍亮眼睛看不見的原因,他卻不告知。)家屬提出保外就醫,帶佟躍亮出去治療,遭到拒絕。家屬指出不能這樣對待佟躍亮,張超囂張的說,願意找領導、願意告,隨便。

其實佟躍亮轉到瀋陽第一監獄後,一直被封閉迫害,從來沒有曬過太陽,不久就出現雙眼視力下降。因為封閉迫害,家屬一直到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末,才見到佟躍亮,當時他的視力已經下降到看人模糊,家屬提出要及時治療,監獄方面卻說,不「轉化」就不給治療。

(二)法輪功學員徐桂賢在遼寧女子監獄殘酷折磨

遼寧省女子監獄從一九九九年以來,殘酷迫害過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這裏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迫害至今仍未停止,而且手段極其慘烈。錦州市凌河區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徐桂賢,二零一九年三月初遭凌河區法院誣判四年,四月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五監區六分隊,一直遭到殘酷折磨。

'遼寧女子監獄'
遼寧女子監獄

在副科長李澤的授意下,隊長高曉航指揮犯人瘋狂的迫害徐桂賢,每天她被罰站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眼睛一閉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開,而且不讓她上廁所,逼的她不敢吃飯。四月份東北的天氣仍然很冷,惡徒們把她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勞改服,將她拖到床頭監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雙腳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後往她身上澆冷水,衣服浸透,外面蓋上棉衣。連續六天,致老人昏迷,送醫搶救,醫生甚麼也沒問,只說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的。

獄警將徐桂賢從醫院拉回監獄後,讓老人躺在床單澆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勞改服,然後上面蓋床單,而且每天犯人掐、打、罵不斷。

徐桂賢被劫持入獄後,甚麼日用品都沒有。隊長高曉航當眾宣稱,任何人不准給徐桂賢一點東西,不論吃的還是用的。這樣沒有任何人敢幫助她。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後來徐桂賢白天要到車間幹活,不同意簽字就罵她,刁難她;晚上回來還沒等吃飯,就被帶到晾衣屋,只穿單衣服,打開窗戶讓她站著受凍,一直站到九點半。睡覺就在床板上睡,不讓蓋被,上廁所不讓用手紙,不讓洗澡刷牙。

(三)遼寧女子監獄用非人手段逼迫劉豔明寫「轉化書」

劉豔明,六十一歲,錦州市義縣劉龍台鎮人,二零一八年四月中旬被非法判四年,十月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的「矯治監區」,在那裏她遭受到嚴重的迫害:

1.羞辱:三名包夾犯人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兩名惡警說:「給她照相,發到網上,給她兒子看,說她得精神病了。」

2.不許去廁所:三名包夾犯人看著她,每天不停的辱罵,惡意的叫她忍受痛苦,不允許去廁所,結果導致她尿床。

3.灌藥:量過血壓後,以血壓高為由對她強行灌藥,她被捏住鼻子,用竹板(做活的工具)撬開牙,牙齒都被撬鬆動。

4.不許睡覺:白天一直在床上盤腿坐直,晚上躺在床上,派人輪班幾分鐘叫一次,不許她睡覺。

5.受凍:十月份的瀋陽,早晚天氣已經很冷,只許她穿一套特別薄的「監獄服」。

劉豔明遭受四十多天的痛苦折磨後,在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下,被強行在惡人事先寫好的所謂「轉化書」上簽名。當時還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也遭到類似的迫害。

(四)七十三歲徐秀雲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患心臟病

七十三歲的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徐秀雲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三監區,也就是老殘監區。入監一年多來,徐秀雲本來很健康的身體,現在被迫害導致心臟疾病。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行走十分困難,走幾步就得停下來,喘息,看上去很虛弱,據說現在需要靠吃救心丹維持。

徐秀雲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患有嚴重的類風濕,曾經好幾年躺在床上,不能自己行走,生活起居全靠老伴照應。一九九四年有幸修煉了法輪功後,嚴重的類風濕不治自癒。她不僅能自理,而且家務由她來操持,老伴由她來照料,外孫女上學的食宿、衣物換洗、課業輔導等全都由她來完成。

三、錦州市各派出所警察騷擾法輪功學員

從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起,錦州市公安局下屬各派出所(有的是街道和社區協同)開始騷擾轄區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市區的康寧、龍江、錦鐵、北郊、太和、西郊、保安和石油派出所,以及黑山縣的黑山鎮公安分局和芳山鎮派出所、凌海建業鄉派出所等等。騷擾的方式多樣:有的是電話騷擾,有的直接到單位或家中詢問姓名、身份證號碼、煉功情況,是否受過所謂的處罰,讓簽字說不煉法輪功了,還保證說只要寫了保證書,就幫銷掉以前留下的案底等等。

四、2019年曝光的往年迫害

(一)錦州市劉翠梅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劉翠梅在周邊農村講法輪功真相時被綁架、抄家,後遭非法判刑兩年半。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劉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矯治監區」。

三月八日,犯人關翠和於秀梅強迫劉翠梅面壁手放兩側站了一天,手都控腫了。後來劉翠梅抵制迫害,把兩手放在一起。她們叫劉翠梅把手鬆開,劉拒絕,這時以石晶、於秀梅為首的幾個犯人拽劉翠梅的頭髮,把劉按倒在地,用腳踹她的頭、耳朵,當時她的耳朵被踹的說話時都得堵著,不然就聽不清自己說的話,烏拉烏拉的。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

大約三月八日晚九點到三月九日的中午十二點,劉翠梅被禁止上廁所長達十五個小時。為了抗議迫害,三月十日早晨劉翠梅只喝了點粥,中午沒有吃飯。獄警胡隊長找她談話,問為甚麼不吃飯?劉翠梅說她們打我,不讓我上廁所。見劉翠梅說話時用手堵著耳朵,胡隊長問到:你的耳朵怎麼了?劉翠梅說被她們打的。她叫劉翠梅回屋後,又拿著錄像說帶劉去看耳朵,劉說不去,她就走了。

幾天後,劉翠梅被用擔架抬到監獄醫院,幾個人按著想給她打針,因為她不配合,就只在臀部上打了一小針,然後又把她拖到住院部,銬在床上強行打針,連續不斷的打,最後她的胳膊腫的打不了針,就在腳上打。劉翠梅絕食抗議半個月左右,被強行插管灌食。

(二)我在錦州監獄「嚴管隊」遭受的酷刑折磨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起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在嚴管隊遭受酷刑迫害。

1.坐小凳

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坐在小凳上,不准晃動。小凳類似木樁,固定在地上,高約三十釐米,凳面直徑約十五釐米。坐幾天後,臀部便被磕掉皮,開始滲水、滲血,粘在褲子上,當每天坐凳結束後,都要忍痛把這塊褲子揭下來。

2.毒打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當時主管嚴管隊迫害的獄政科副科長楊金豐(人稱「楊處」),以我坐姿不標準、動彈為由,把我帶到其辦公室,因為辦公室沒有攝像頭,他勒令我蹲下,然後對準我的腦袋,開始手刨腳蹬,致使我眼冒金星,牙齒鬆動,並從此沒有復原。我年歲不太大,但兩側牙齒由於鬆動而掉了七顆,其中至少有一顆可能與「楊處」毆打有關。

3.「抱凳」

'錦州監獄酷刑示意圖:抱凳'
錦州監獄酷刑示意圖:抱凳

楊處打完我後,意猶未盡,大喝一聲「抱上!」「抱上」就是「抱凳」,是錦州監獄發明的上刑手段:方凳物體,高約六十釐米,固定在地面上,人坐在地上兩腿夾住方凳後,戴上腳鐐,以免雙腿脫離開凳子,兩臂由方凳兩側固定的鐵環中穿過,抱住凳子後,戴上手銬,以免雙臂脫離開凳子。簡單的說就是雙臂、雙腿一齊抱住凳子後,銬上。整天這麼抱著,只有吃飯和上廁所時間,能解開幾分鐘。

古時商紂王好用「炮烙」之刑,讓人抱住空心銅柱後鎖上,銅柱中間燒火,把人活活烙死。這個「抱凳」應該是受「炮烙」的啟發,研製而形成的「簡化版」,只是沒燒火、沒要命。其實很耗心血、傷自尊,非常折磨人。

我抱了兩天兩宿後,出現幻覺,在後半夜,我突然頭暈目眩、心跳加速、身冒虛汗,覺的自己抱張桌子倒立在空中,我急忙守住心智,才慢慢清醒過來。抱了四天三宿後,把我解下來,又坐在小凳上,共一個月,他們才停止這種迫害。

4.「熬鷹」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錦州監獄又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沒有轉化記錄的,都被帶到指定的教育科房間,晚上不讓回監舍睡覺,夜以繼日的被固定在鐵椅上,幾個警察輪班看守,開始「熬鷹」。「熬鷹」就是剝奪睡眠,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休息,不能自由活動,這個酷刑非常歹毒、殘忍,且不留外傷,以此讓受害人精神崩潰,脅迫「轉化」。看管我的幾個警察內心善良猶在,正義之心未泯,五天五宿後,對我不了了之。

(三)原錦州教養院獄警高陽凶殘折磨法輪功學員

高陽,男,一九五六年出生,原錦州市教養院獄警,現已退休。高陽在錦州教養院期間,曾殘暴的折磨、毆打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八月初,錦州法輪功學員李凱從教養院的新收大隊轉到第五大隊。當天下午五大隊教導員敖某把包括李凱在內新轉入的五個人叫到辦公室,問道:「誰是煉法輪功的?」李凱回答:「我是。」這時五大隊二小隊獄警高陽進來,聽到這話後,照李凱的胸口就打了一拳。看到此情景,敖某就對高陽說:「那就分你班吧。」高陽對李凱說:「你分到我班,就算落到後娘手裏了。」

到小隊報到完畢後,李凱到外面的台階上坐著,高陽拿了把椅子,坐在李凱對面,像瘋了一樣的對李凱破口大罵,並謾罵他的母親和姐姐。然後高陽拿出一根紅塔山煙,點著後對李凱說:「你是煉真善忍的,看你『忍』煉的怎樣?」說著拉過李凱的右手,把煙頭放在他的右手大拇指指甲上,煙頭要熄滅的時候,高陽又猛吸了兩口,再換一個手指燙,直到把李凱右手的五個手指都燙了,手指頭的肉都燙熟了,十指連心,那是鑽心的疼啊。兩天後,李凱的手指甲和肉都分開了,往外淌著黃水,一個月才恢復。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凱還被強迫勞動。

高陽還參與了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把項英的褲子脫下,拿竹條子抽打項英的大腿,逼著項英下跪;王貴令被他搧嘴巴,拳頭猛擊胸部,飛腳踢等;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石忠岩被他多次帶犯人毆打,一側鼓膜穿孔,牙齒被打落;他還曾暴打榮剛,把榮剛的鼓膜打穿孔等等。

五、善惡有報

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已有兩萬多人因參與迫害而遭惡報,而在錦州,多名積極參與迫害者也給自己選擇了一條不歸路,他們的結局也在告訴人們:人做了甚麼都要承擔後果,趕緊回頭,守住善良,才是光明大道。

(一)錦州市公安局警察張海泉遭惡報死亡

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隊惡警張海泉,男,三、四年前單位體檢時發現舌頭異常,和親友立刻到北京看病,掛的是第二天的號,結果當天晚上死在旅館裏,終年約五十八歲。

張海泉生前積極追隨江氏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在王立軍任錦州公安局長期間,張海泉夥同惡警王輝、陸昊、白寧、李嵋珊等人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首先利用特務手段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再操縱各分局、派出所拼湊材料進行勞教或遞交法院判刑。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鉅款放回家後,仍被繼續跟蹤。

(二)錦州市205醫院軍醫陳榮山遭惡報患肺癌

錦州市205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榮山已經退休數年,家住瀋陽市。據悉大約在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間,陳榮山夫婦均患上癌症,陳榮山患的是肺癌,已做切除手術;妻子患了乳腺癌,雙乳全部切除。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遼西商報》B4版刊登一篇報導,題目為《一名軍醫的高尚境界與追求》,使錦州解放軍205醫院「換腎王」陳榮山在大陸一舉成名,同時也震驚海內外。該報導稱,陳榮山「幾年來共完成腎移植手術高達568例,成功率達到100%,一年腎成活率高達98%左右……」

據調查,解放軍205醫院泌尿外科多年來一直在實施腎移植手術。內部可靠消息證實:在《遼西商報》報導陳榮山之時,該科大約一週左右時間就能為患者找到活體腎源。

二零零六年三月,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開始針對中國大陸各地多家醫院器官移植部門進行持續調查,獲取了大量的證據,證實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真實存在。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王立軍專案組的名義,對陳榮山進行電話調查,調查中,陳榮山承認移植供體來自在押的法輪功人員,並表示:「那都是經過法院的。」六月十三日,「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瀋陽軍區聯勤衛生部王佳副部長(原205醫院院長)的秘書身份對陳榮山進行電話調查。當調查員問陳榮山,無論哪一級上級部門來調查關於摘取法輪功煉習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時,一定不能透露任何機密,他是否能做到時。陳榮山明確回答:「能,能,能。」

(三)迫害法輪功 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局長王奇志遭惡報

據大陸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消息,錦州市凌河區原副區長、凌河公安分局局長王奇志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將移送至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王奇志落馬錶面上是因為貪腐,實際上是他在任職公安局長的兩年多時間裏,積極跟隨中共,指揮迫害轄區內法輪功學員,終遭惡報。

王奇志,男,漢族,一九六九年二月生,遼寧錦州人,二零一七年四月至二零一九年八月任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局長。他上任初期,就指揮凌河區各派出所紛紛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在接下來的兩年多時間內,凌河區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綁架、關押,甚至被誣判入獄。

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法輪功學員徐秀雲和魯秀英被錦州車站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轉交給凌河區正大派出所,正大派出所所長苗志宏將二人送到錦州市看守所。之後凌河區公安分局和正大派出所拼湊材料構陷徐秀雲,徐被誣判四年,現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凌河區鐵新派出所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徐桂賢的家中,將她綁架關押。二零一九年三月初,錦州市凌河區法院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枉判徐桂賢四年,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九年四月中旬,法輪功學員周玉禎在發真相資料時,遭不明真相的賣菜商販惡意舉報,凌河區錦鐵派出所出警,跨轄區綁架,並將她轉交到古塔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後周玉禎被非法判刑四年。

六、因迫害法輪功被舉報案例

二零一九年五月,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的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同時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表示人權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懲罰之列。這表明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具體拒簽行動。目前法輪功學員已將兩批惡人名單遞交美國國務院。

(一)李嵋珊: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隊頭目

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隊頭目李嵋珊,自二零一一年上任以來,採用跟蹤、監控等特務手段綁架法輪功學員二百多人次,綁架過程中,他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每次綁架後,他就嚇唬家人說:「某某的問題相當嚴重,得判幾年。」同時暗示家人可以花錢「擺平」。結果恐慌的家人為了讓親人回家,就趕緊掏錢打點,要多少給多少。對於家裏沒掏錢的學員,李嵋珊就「撕票」了,「人質」很快就被構陷交給檢察院、法院判刑。

八年中,李嵋珊處處插手,勒索的金額不斷飆升,從最初的一萬元到後來的五萬元,甚至十萬元以上,最多達到了十五萬元。據不完全統計,這些年來李嵋珊等勒索搶劫法輪功學員錢財高達二百八十餘萬元。李嵋珊生怕這些事情敗露,嚇唬法輪功學員不准曝光,否則他還「撕票」。法輪功學員徐慧萍上網曝光了被李嵋珊和白寧(原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隊頭目,現已離職)勒索鉅款的內幕,結果被他們二人四處追捕,最後被非法判刑,被勒索的十二萬元至今未還。

(二)陸昊:現工作在重慶市公安局原緝毒支隊,原為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隊副支隊長

陸昊之所以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是想升官,二是藉機搶劫法輪功學員的錢財。

1.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原錦州公安局長王立軍親自部署大面積迫害法輪功學員,古塔、凌河、太和三個區的警察在同一時間綁架了近三十名學員,非法抄家,搶劫大量物品和現金十幾萬元。

陸昊在太和區公安分局刑警隊,親自指揮對法輪功學員劉鳳梅、曲成業、黃成進行刑訊逼供,黃成被迫坐鐵椅子,連續遭電擊十多個小時,造成雙手骨折,左腳大筋裸露。

對劉鳳梅、崔亞寧等法輪功女學員,陸昊則欺騙謾罵、侮辱人格,完全喪失了良知和人性。在陸昊的指使下,這次被抓的學員大多都遭到誣判,黃成、曲成業和劉鳳梅最終被監獄迫害致死。

2.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陸昊配合原錦州市政法委書記楊玖英的所謂「春雷行動」,綁架宋亞萍、王麗閣等十七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多人被送進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迫害。

3.二零一六年一月,陸昊直接策劃實施了對錦州市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之後對這些學員進行敲詐勒索或送勞動教養。陸昊在行惡時大喊:「我就是陸昊,你們網上有我的名。」

4.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在陸昊等人的直接策劃指揮下,錦州市公安局「六一零」人員統一行惡,非法入戶抄家綁架曲偉、曾亮等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之後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去勞教。

(三)李蕾: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國保大隊國保大隊副大隊長。

李蕾自擔任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以來,積極執行江氏集團的迫害政策,對錦州市太和區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抄家,肆無忌憚。尤其是他利用職務之便,使用萬能鑰匙,不穿警服、不出示搜查證件等,強行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抓人並瘋狂抄家;之後再誘惑、威脅,偽造證據,包括提供假證人,欺騙公訴機關;編造謊言,阻止證人出庭作證;恐嚇家屬、製造假證詞,愚弄法官等,將法輪功學員進一步構陷,直至最後被非法判刑,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極大的壓力和痛苦。

僅二零一六年五月至二零一九年六月間,以李蕾為首的國保大隊警察有預謀的非法抓捕了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二十四人,其中遭非法判刑十四人,一年以上刑期(含一年)十一人,最高刑期達七年,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被迫害致死;非法行政拘留五人;兩名法輪功學員及三名家屬在派出所被非法拘禁。另外綁架未遂(騷擾)至少兩人。

(四)張波: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長。

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時任凌海市公安局警察的張波,對進京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暴打,手段非常毒辣。他還自創一種酷刑叫「天下第一繩」,就是把法輪功學員兩個大拇指用細繩勒上,然後吊起來。凡遭受這種酷刑的學員,幾年後兩胳膊還疼痛、麻木不能緩解。

二零零九至二零一六年期間,張波任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指揮幾任國保大隊大隊長劉海旺、馬奔、張鐵男(已遭惡報死亡),對凌海市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抄家、酷刑折磨,肆無忌憚。

據不完全統計,僅七年的時間,凌海市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六十餘人,搶劫勒索錢財達數十萬元。其中送洗腦班六人,拘留二十餘人,非法勞教十六人,構陷判刑十餘人,迫害致瘋三人、致殘一人、致死一人,造成許多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

(五)石紅:錦州市女子看守所副所長。

石紅在任職期間,積極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下僅舉幾例:

1.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曲偉、王彥秋和周玉禎被綁架至錦州市女子看守所。三人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石紅等獄警的迫害,身體均出現病危狀態。

曲偉由於不配合看守所的所謂「規定」,不穿號服、不報號、不幹奴役活,因此被石紅等獄警用吊銬折磨,患上糖尿病,釋放時雙腳已經潰爛,血糖指數為18.7,一年後含冤離世。

2.法輪功學員陳桂英在被非法提審時,獄警把她固定在一個鐵椅子上。他們走後陳桂英掙脫出來。就因為這件事,石紅等叫來七、八個犯人,撲過來就打陳桂英,犯人刁麗麗打她的眼睛,打臉,打的最狠。

陳桂英不穿號服,在石紅的指使下,陳桂英被關了四天小號。期間十三、四個小時不讓小便,兩天不給水喝。第五天,石紅帶著牢頭給陳桂英打開了銬著的四肢,她艱難的起來,剛坐到床邊,石紅快速脫下鞋,掄起胳膊,狠狠的朝她臉打來。她的臉被打的麻木,都不知道疼了,只覺的天旋地轉。

3.法輪功學員楊玉輝被綁架至看守所後,遭到石紅等獄警和犯人強制轉化,不轉化就打,天天打,用繩子綁胳膊拽頭髮。律師去看守所會見時,胳膊上還有被打的青紫傷痕。律師找到所長,要求保障楊玉輝的人身權益,如果不停止這種行為將向檢察院提出控告。律師再次去會見時,楊玉輝反饋說,沒再被打。

近幾年,石紅伙還同副所長吳燕、所長陳睿蕊,利用走後門等卑鄙手段,多次將不符合收監條件的法輪功學員強行投入監獄。

(六)曹志宏,錦州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凌海分局局長

二零一六年遼寧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開始實施《關於服刑人員服刑期間扣發養老金》的規定,然而根據《憲法》、《勞動法》、《社會保險法》等法律的規定,服刑人員服刑期間應照常享受養老金待遇,社保局無權扣發服刑期間養老金,也無權要求返還已領取的服刑期間養老金。

曹志宏主政的凌海社保分局不顧國家法律法規的規定,積極執行遼寧省的政策,甚至罔顧法院已經生效的判決結果(魏秀英案,見後),嚴重違背了依法行政的原則,已經涉嫌違法。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凌海金城法輪功學員魏秀英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四年魏秀英保外就醫回到家中。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凌海社保分局通知魏秀英將停發養老金,並要求返回其被非法判刑期間已領取的養老金近十三萬元,十二月末魏秀英養老金被正式被扣發。

曹志宏還惡人先告狀,以所謂返還「不當得利」為由法院提起對魏秀英的民事訴訟,魏秀英應訴並對凌海市社保分局違法扣發養老金的提起行政訴訟,此案歷經一審、二審,最後凌海市社保分局敗訴,法院要求社保局全額履行支付原告魏秀英養老金。

結案後凌海市社保分局不但不履行判決,還在二零一九年大年過後,派出四人到魏秀英家中,以書面通知的形式要求三十日內必須交回十多萬「所欠款項」(後又更正為六十日內)。

鑑於曹志宏的種種違法行為,魏秀英向凌海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但現在依然沒有任何結果。

七、正義之聲

江氏集團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以來,控制媒體製造謊言,通過兩高對法律進行錯誤解釋,通過公安內部文件進行謊言欺騙、威脅利誘,使公檢法人員執法違法的做法顯的冠冕堂皇。然而正義的律師不懼壓力,堂堂正正的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指出法輪功沒有違反中國現行的任何法律,是受憲法保護的,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不僅使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感到震驚,也使在場的人員明白了真相。

律師質問:如果不能當庭釋放聶晶 還有王法嗎?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聶晶下班途中,被便衣警察蓄意構陷,遭錦州市太和派出所及太和公安分局國保警察綁架、抄家,被劫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二月十三日,聶晶被太和區法院非法庭審。在辯護過程中律師一一指出了此案事實部份的違法之處。

1.立案程序違法。該案九月二十二日立案,而案情卻發生在九月二十四日,也就是說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警察預知將要發生的事情,先立案,後抓人,是嚴重的違法行為。

2.違法搜查,剝奪當事人的法定權利。此案發生後,警察搶了聶晶的鑰匙,入室把「證據」擺好後,再帶聶晶回家。沒有讓她當場清點和簽字,甚至當家屬想看看這些所謂的「證據」時,被太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李蕾攔住,他說:「你不用看,看也沒有用。」律師指出,偵查機關沒有給當事人當面點清、確認物品的法定權利,這嚴重違法。

3.當律師要求當庭播放抓捕現場的執法記錄儀、搜查現場的執法記錄儀和所謂的「物證」時,法官問公訴人有沒有記錄儀?公訴人竟稱這些證據都是違禁物品,不能拿到法庭,被律師嚴厲駁斥。律師指出,沒有證人出庭作證,也沒有執法記錄儀,偵查機關的所謂證據視為無效證據。

4.公訴人以聶晶被非法勞教過欲加之罪,律師嚴正指出,勞教制度本身是違法的,而且已經廢除。

家屬辯護人也從信仰合法、兩高司法解釋違法違憲,以及刑法第三百條不適合此案等多個角度作了有力的剖析,指出聶晶的行為完全符合現行法律。

最後,律師朗聲說道,我的當事人無罪,應該當庭釋放,如果不能當庭釋放,還有王法嗎?!整個法庭立刻鴉雀無聲……

在近兩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律師鏗鏘有力的辯護,以及家屬辯護人的有理有據的陳述,使得公訴人明顯沒有了底氣。整個法庭正氣上揚,參加旁聽者都聽明白了警察是如何違法的。而同在旁聽席上的太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幾個警察都耷拉了腦袋。

時光荏苒,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已超過二十年,然而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在巨大的壓力面前不但沒有倒下,堅守著自己的崇高信仰,而且在堅持不懈的講述著法輪功真相,撥去人們心中的迷霧,讓人們不再被中共邪黨的宣傳欺騙,見證著法輪功的美好。在海外法輪功已弘傳至眾多的國家和地區,為不同膚色、不同的族裔的民眾帶去福音和美好。

從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後引起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潮,至二零二零年一月已有三億五千萬億中國人選擇三退,中共解體在即;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以來,已有二十多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和家人把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郵寄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要求最高檢察院向最高法院對江澤民提出公訴,把這個首惡繩之以法,江澤民即將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

希望廣大民眾多多了解法輪功真相,真相會打開你的心結,真相會給予你抵制迫害、擺脫困境的勇氣和智慧;真相會使你擁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