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煉法輪功 2019年被中共迫害的老人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九年,有61名六十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中離世,137名六十五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冤判,110人被非法庭審,707人被非法抓捕騷擾,有205名八十至九十歲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或騷擾。

四川省巴中市八十九歲法輪功學員張新偉被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金四千元;吉林省長春市八十五歲法輪功學員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三年,勒索罰金一萬元;八十五歲的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郭餘年被冤判六年,勒索罰金二千元,警察搶劫勒索五千至七千元。中共對老年法輪功學員實施滅絕人性的迫害,用一句話概括:中共的迫害喪盡天良!

2019年遭中共迫害的60歲以上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2019年遭中共迫害的60歲以上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目錄:
一、在中共監獄、看守所、派出所 屢遭迫害中失去生命的老年法輪功學員
二、老醫學專家、發明家、高級工程師、教師、退休幹部、九旬老人被非法判刑
三、退休政府副市長、老教授、高級工程師被綁架

一、在中共監獄、看守所、派出所 屢遭迫害中失去生命的老年法輪功學員

1、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孟紅被迫害離世

'孟紅'
孟紅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點,時年七十二歲的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孟紅,在黑龍江大學發放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時,被黑龍江大學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隨後哈爾濱市保健路派出所警察到家中非法抄家,後被轉送哈爾濱第二看守所。因年齡過大,被看守所拒收。不久,被南崗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由於年齡過大,被取保在家中。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九點,南崗區法院審判長文莉榮及南崗區分局警察突然非法闖入家中,將七十三歲的孟紅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孟紅在被非法關進監獄前身體很好,面色紅潤。歷經六年多非法關押、牢獄迫害,七十九歲高齡的她,非法關押期間,於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突然離世。孟紅的女兒向中共當局質問:「為甚麼迫害死我的母親?還我母親!」

2、四川瀘州工商局幹部梁文德女士被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四川瀘州市工商局幹部梁文德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在家門口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個月,於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在四川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四歲。

梁文德先後被中共非法囚禁十二年,第二次被非法判刑,還有兩年時間才能冤獄期滿,梁文德沒有熬到頭。中共利用監獄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毀滅性的身心摧殘,手段殘忍繁多,滅絕人性。

3、四川省攀枝花市廖健甫被雲南第一監獄故意虐殺於獄中

六十五歲的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健甫,與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宋南瑜(七十歲)、付文德(退休警察,七十歲,二零一四年二月開始學煉法輪功)和雲南省華坪縣法輪功學員周富明(六十多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在華坪縣境內懸掛圖片和粘貼「法輪大法好」標語,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關進華坪縣看守所。廖健甫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款三千元。二零一八年七月,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迫害,多次出現腦溢血症狀。家屬曾兩次探視,得知他血壓高到240,又出現了腦梗,生命垂危。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未收到任何反饋,監獄拒絕放人。

廖健甫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點在雲南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被迫害致死。

4、湖北省荊州市李大堯被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致死

'李大堯'
李大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報導,李大堯,男,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法輪功學員,於近日被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致死,享年六十七歲。

李大堯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被荊州市國保、610夥同監利縣國保、610、容城鎮派出所非法抄家,綁架關押,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後被監利縣檢察院非法起訴,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被非法開庭,後冤判四年。

李大堯身體健康,紅光滿面。自二零一七年九月在監利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將近一年內,被強迫吃降血壓的藥,身體瘦了四十斤左右,原來體重一百八十斤。

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李大堯被劫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中秋節前一天,家屬去監獄沒見到人,獄方說人已住院,全身癱瘓,躺在病床上起不來,不能說話。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監獄方面依然推說不夠條件。這樣,在湖北省監利縣看守所、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長期的非法關押、奴役勞工的迫害中,李大堯原本健康的身體每況愈下,最後奄奄一息,於近日含冤離世。

5、陳玉花在山東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山東省菏澤市法輪功學員陳玉花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位於濟南市的山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遺體於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在濟南被火化。

七十多歲的陳玉花老人是菏澤市牡丹區商業系統退休職工,在修煉之前,身體患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子宮癌、心臟病,並且婆媳關係多年不和;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不但好了,並且把婆婆接到了自己家裏,盡力伺候老人,老人見到親戚鄰居就誇兒媳婦好,法輪功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陳玉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受益的她為了向人們說明真相,說明自己受益的真實情況,曾八次被惡黨人員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包括這次),家中老人失去她的伺候,有病的丈夫也得不到她的照顧。

6、四川瀘州市善良農婦丁國琴被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分水鎮善良農婦、法輪功學員丁國琴,給派出所送菜被警察綁架、構陷,非法判刑兩年半,劫持到了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手腳不能動彈,生命垂危,於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成都雙流監獄醫院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家人要求把遺體帶走,按當地的風俗土葬,監獄不許;家人要求拍一張遺照,監獄也不准許。家人只好捧著骨灰盒,把丁國琴帶回老家。

7、吉林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吉林榆樹市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大街上善意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四個多月,被非法庭審,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宋兆恆老太太,中學退休教師,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她因修煉了大法,身板硬朗,身體狀況很好。面對中共「自焚、自殺」等栽贓陷害法輪功,以及十九年的非人迫害,宋兆恆老人不辭辛苦地每天在大街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恆和同是七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岩在大街講真相時,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經過一番非法審訊,於晚上六點,兩位老人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迫害。

一月十四日,宋兆恆被非法提審,當天被迫害致死。提審期間,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迫她轉化。法官揚言不轉化就判你九年。宋兆恆回到監室後,含冤離世。

8、魏起山在秦皇島看守所迫害中去世 妻子被非法判刑不得見

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魏起山與妻子被綁架構陷一年多,遭非法判刑七年,妻子於淑榮被非法判刑四年,正在上訴。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六十歲的魏起山在秦皇島看守所在迫害中去世。九月份,律師見到魏起山還說身體特別好,讓家人不要惦記。

'魏起山'
魏起山

家屬看到魏起山的遺體,眼睛是半睜著的、臉色不像剛剛去世的樣子。魏起山的右胳膊耷拉著,家屬想把胳膊袖子挽上,看看胳膊是否受傷,因為整個衣服袖子上是濕的,衣袖根本就挽不上去,只好把袖子挽到一半,看到魏起山整個右胳膊到手都是紫色的。

十點多鐘,來了十幾個警察抬著裝遺體的屍棺,把魏起山送到殯儀館(這樣的事本來應該是由殯儀館的專職人員或者醫護人員來做),家屬不讓送。

第二天,魏起山的兩個兒子回來後找秦皇島看守所,希望能把他們的母親釋放回家,主持他爸爸的葬禮,可是看守所說不行,讓他們找檢察院。檢察院說案件已經不歸他們管,他們又找秦皇島中級法院,他們那裏接管魏起山、於淑榮的案子的法官張霜劍,根本就不見家人。

9、黑龍江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楊勝軍被警察綁架後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楊勝軍'
楊勝軍

六十一歲的黑龍江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楊勝軍,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在家裏與八十一歲的母親被警察入室綁架,楊母當晚被放回,楊勝軍則於八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從綁架到迫害致死,只有短短九天的時間!

楊勝軍的突然離世,給年邁的老母親和尚未成家的兒子造成巨大的痛苦和傷害。為了討還公道,家人聘請了律師伸冤維權。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楊勝軍案的代理律師和家屬、親友到佳木斯市行政覆議科的接待窗口遞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家屬希望所有相關部門查明事實真相,追究犯罪人員的刑事責任,懲治行惡者,還天理公道於人心。

10、山東招遠市郭振香被派出所迫害致死 警察逼退調查律師

山東招遠市城南區八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在城區一公交車站點發資料、講真相,遭夢芝派出所警察綁架。僅僅幾個小時,郭振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當家人接到消息,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

郭振香被招遠公安迫害致死後,她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帶兩位律師回招遠要查明情況。律師要走法律程序,遭到招遠公安威逼、恐嚇、極力阻撓不讓律師介入,恐嚇律師如果繼續介入此案就吊銷律師證。並二十四小時跟蹤、電話監控律師和郭振香家人,律師被逼無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律師退出後,招遠公安把郭振香家人叫到公安局,想以數量很少的錢私了。家人不同意,現郭振香遺體仍在殯儀館存放。

郭振香女士,今年八十二歲,家住招遠市城南區,自開始修煉大法,一直健康,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年來,郭振香一直向民眾講清真相,也多次被綁架、關押。

11、慘遭冤獄酷刑、退休金被剝奪 87歲工程師含冤離世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山東濟南市的天氣異常寒冷,八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含冤離世。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熬過了的冤獄酷刑折磨,卻因生活困頓、精神壓抑而辭世於家中。直至去世,這位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也沒得到應有的待遇。

'王洪章'
王洪章

王洪章老人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髮也由白變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集權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老人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勞教等嚴重迫害,在七十六歲高齡時還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遭受種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出獄後,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員的監控、騷擾。更慘無人道的是,濟鋼集團長期剝奪他的退休金。

12、山東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遭迫害含冤離世

山東威海市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監視、騷擾、綁架、非法關押,曾經被非法勞教,遭受著長期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高壓迫害,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含冤離世,年六十四歲。

離世前田世洪一直是文登壁掛廠廠長,工廠裏管理著一百多號工人。田世洪的工廠裏絕大多數是年輕人,他自己平時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教育工人,他這麼做,整個廠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工廠的經濟效益也越來越好,產品銷售到全國各地。

在公安警察幾次瘋狂抓捕中,面對警察公然迫害好人的國家犯罪行為,工人們都勇敢地站了出來保護自己的廠長,當時工人們爆發的激烈情緒與公安警察的暴力執法形成了對峙,場面蔚為壯觀。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東文登國保警察欲劫持廠長田世洪去洗腦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屬制止

二零一五年,田世洪用十六年來自己親身經歷的殘酷迫害向「兩高」(最高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控告書講述了這場長期的迫害對自己、對家人和廠裏的工人帶來的嚴重傷害,一字一行都是血與淚。

13、一家人遭中共殘忍迫害 大連市朱本富含冤離世

大連法輪功學員朱本富一家人二十年來遭中共邪黨人員慘烈的迫害。朱本富和妻子孫敬美同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朱本富在監獄被迫害的滿頭白髮,身上都長出來黑斑,出獄後,胸前還時常難受,伴隨咳嗽等症狀,並不斷地被騷擾等迫害,於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妻子孫敬美從監獄回家後不時噁心嘔吐,進食困難,已於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朱本富'
朱本富

朱本富在部隊工作十多年,緊張工作中得了多種疾病,十二指腸的球部潰瘍、心臟病、胃病、風濕痛,部隊和地方醫院,偏方多次醫治無好轉,部隊無法工作,轉業回地方單位。正好趕上法輪功弘傳,學了大法。修煉不長時間,各種疾病全好了,實踐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自從修煉大法以後,朱本富平時處處以「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單位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不佔不貪,平時樂於助人,從部隊到地方單位工作九年,七年被評為先進模範工作者,在部隊時,立過二次三等功,十多次嘉獎。他在家裏是個好丈夫,好父親。工友,親朋好友鄰里之間融洽,是個大家公認的好人。

14、被剝奪退休金十七年 河北八旬張全興含冤離世

河北張家口市涿鹿縣退休小學校長張全興,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二年被公安局政保惡警打掉牙,並非法拘留迫害,後又被涿鹿縣教育局扣發剝奪賴以生存的退休金十七年,累計50-60萬元。

張全興一家修煉法輪功,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關押和毒打,他的女兒張青花遭非法勞教,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張全興的兒子、妻子在中共迫害的恐怖氣氛下先後去世,留下自己獨身一人生活,沒吃沒喝,靠別人救濟維持生活。直至二零一九年五月含冤離世,年歲已經80歲的張全興老人仍未得到一分退休金。

15、北京法輪功學員侯俊文被非法判二年、含冤去世

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侯俊文,被非法判刑兩年,於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九日在北京含冤去世。他的離世給親朋好友帶來了巨大的悲痛。近一年來,家屬及親友都在無盡的追思中緬懷這位善良的老人。

侯俊文生前曾是一位認證領域的專家,參與了很多項目的認證工作。同時又是一位和善而又認真的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他堅持修煉,為大法受冤鳴不平,遭遇了多次迫害。

二零一七年底,侯俊文被北京朝陽區溫榆河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同時被勒索「罰金」四千元。因身體原因,被監外執行。

雖然遭遇迫害,侯俊文依舊保持平和的心態,向公檢法人員講述著真相。

二零一九年一月,侯俊文被朝陽區小關司法所相關人員惡語相加,被迫戴上電子手銬,心理上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此後不久,身體忽然不適,後來情況愈發嚴重,直至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16、累遭冤獄迫害八年半 綿陽市王懷富含冤離世

綿陽市王懷富,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因為堅持正信法輪大法,被中共非法關押八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嘉州監獄、廣元監獄被迫害累計七年半,受盡酷刑折磨。在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的非法關押中,他被嘉州監獄注射大量不明藥物,奄奄一息回到家。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王懷富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王懷富(於二零一六年)'
王懷富(於二零一六年)

王懷富老人,綿陽市遊仙區魏城鎮糧站退休職工,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按照李洪志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他的道德水準提高了,身體得到淨化,多種疾病不治而癒了,家庭也和睦了。無論在哪裏,善良、正直的王懷富老人自始至終保持著法輪功學員的風範。

在二十一年大法修煉中,王懷富老人堅持正信,向民眾講真相、揭穿謊言,被中共綁架九次,八次被非法關押,合計八年半冤獄和勞教迫害,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以及注射不明藥物迫害。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最後一次刑滿釋放時,原本健康、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的王懷富老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回到家已是奄奄一息。

17、李翠華被迫害離世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李翠華被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趙立極夥同光明警務大隊李廣文等人綁架。後被這些不法人員構陷,枉判李翠華十一年重刑,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二零一四年十月份從監獄傳出李翠華被迫害成重度昏迷,之後監獄以「保外就醫」形式推給了家人。自此李翠華生活一直不能自理,在經歷近五年的病痛折磨後於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

'李翠華離世前照片'
李翠華離世前照片

李翠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她身患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獲得健康,無病一身輕,家庭和睦。自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迫害後,李翠華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遭到中共不法人員抄家、罰款、綁架,不定時來家騷擾,威脅家人。李翠華被迫流離失所多年,丈夫因承受不住迫害的壓力與李翠華離了婚。善良的李翠華在聽到已離婚的丈夫出了車禍,便不顧自身安危去照顧他,直到他身體完全康復,還經常為其做些愛吃的飯菜送過去,無怨無悔。

二零零五年新年之際,有家難回的李翠華在《給朝陽父老鄉親們及政府工作人員的信》中寫到道: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沒有做有違國家法律的事,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難道做好人還有罪嗎?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不對嗎?用善念對待一切這不好嗎?現在他們、所謂為政府辦事的人,已逼得我們妻離子散,有家不能歸。這純粹是迫害。說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犯罪,究竟是誰在犯罪,不是他們在迫害好人在犯罪嗎!?

就這樣只想做個好人的人與其美滿的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18、飽經迫害 內蒙古五家中學校長楊桂芝含冤離世

'楊桂芝'
楊桂芝

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法輪功學員楊桂芝,飽經邪黨的迫害,多次歷經牢獄之災,於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年六十一歲。楊桂芝的離世,給家人留下了無盡的痛苦悲傷。

楊桂芝原是赤峰市元寶山區五家中學校長,她為人正直、善良,是德才兼備的好教師,因為修煉法輪功,她顯得年輕。

二零零五年春夏之交,楊桂芝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元寶山區看守所,後被降級撤職,離開原校,被調到元寶山區民族中學當門衛。在內蒙古女子監獄她被迫害得險些喪命,當時她骨瘦如柴。

當時為了營救楊桂芝,楊桂芝的家人已經花掉了二十多萬,家裏債台高築。全家四口人,只有楊桂芝的當高中英語教師的大女兒有工資,其他人都沒有工作。而獄方還惡毒地用楊桂芝大女兒的工作作擔保抵押,以防楊桂芝逃脫監獄的控制。

在邪黨二十年的迫害中,楊桂芝的家人,一直生活在恐怖與災難中,從二零零五年起,楊桂芝的家人為把楊桂芝從監牢裏營救回來,幾乎是傾家蕩產。

楊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持到位於呼和浩特的內蒙古女子監獄關押。回家後,她仍然被當地警察、「六一零」、社區騷擾、威脅,因此身體健康狀態直線下降。原本年輕健康的楊桂芝,最終被迫害致死。

19、濟南鋼鐵集團女職工張偉生前遭受的藥物等迫害

濟南鋼鐵集團公司法輪功學員張偉女士被非法勞教、判刑,遭藥物迫害,二零一一年出獄後身體狀況一直不好,神志不清、全身浮腫、視力下降、發音困難,身上不斷出現黑色腫塊,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發現帶傷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張偉終身未婚,獨居多年,在家中去世多日,才被人發現。

'張偉(張瑋)'
張偉(張瑋)

張偉(張瑋)女士,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鋼廠退休職工,家住濟鋼新村西五樓一單元三零四室。年輕時在單位裏做文書。張偉女士善良、熱情、正直、踏實,一九九四年在四十三歲時喜得大法。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正是她多年來苦苦探尋的人生真諦,她全身心的投入修煉,心念純淨、真摯。

但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中共邪黨開足馬力大肆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這樣一位與世無爭的女子都被濟鋼及公安惡人視為眼中釘,張偉多次被濟鋼集團及鮑山公安分局惡人監控、綁架、抄家、被非法勞教及判刑。尤其被山東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不但被殘忍毒打,還遭毒針迫害,身心造成嚴重創傷,回家後多年神志不正常。

回家後,張偉女士還被濟鋼安排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一輛白車就停在她樓道門口,不准別人去探望。正義的朋友衝破了阻礙去給張偉送飯,在門外怒斥揭露他們的惡行:簡直要置人於死地啊!他們才把監控撤了。

到了二零一九年的一月下旬,朋友們感覺不對頭啊,很久都沒有看到張偉外出了,去問鄰居,鄰居說好多天沒見她了,她家白天黑夜都亮著燈。當她家門被打開時,一幕慘相出現在人們面前,她身體蜷縮著,滾落在沙發旁的地上,早已去世多日……

像張偉女士這樣,一輩子與世無爭,善良本份的人,卻被惡黨迫害的在身心痛苦、孤獨無助中慘死,她的死將惡黨的騙人畫皮剝得一乾二淨。

20、遼寧省營口市談銀珍離世 遺書曝被迫害經歷

'談銀珍'
談銀珍

遼寧省營口市法輪功學員談銀珍女士,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在中共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她不斷遭受中共人員騷擾、綁架,於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警察欲構陷談銀珍,使得她被迫流離失所。一人在寒冷的冬天離開家門和親人,在歷經四年左右的時間裏,她出現腦血栓的症狀,無法生活,被迫回家。即使這樣,她家的電話、住所都被監控,本人不斷遭到騷擾。

後來,她又被家人送進了養老院,在那裏生活需要幫助。幾個月後,二零一八年,她又回到了新家,在家的這段時間裏,她基本就是植物人,吃喝拉撒都靠丈夫護理。但她所在新社區還有人對她進行騷擾,要她簽字,當她丈夫讓進來的人看到她時,想讓她簽字的人嚇得回頭就走。

談銀珍老人二零一三年自述遭受迫害的遺書(見明慧網「遼寧省營口市談銀珍離世 遺書曝被迫害經歷」),她說:「希望參與迫害的人員不要再踐踏自己的良知,立即停止作惡,並將功贖罪,為自己與家人留下生命的未來。」從談銀珍的被迫害經歷,人們不難看出,中共的警察知法犯法,往死裏整人,要毀滅好人,進而毀滅人類。

21、寧夏石嘴山市退休女教師穆志宏屢遭迫害 含冤離世

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退休教師穆志宏老人,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二十年來屢遭迫害,無數次被騷擾、入室抄家搶劫,被非法勞教、判刑,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各種折磨,身心受損,於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五歲。

穆志宏老人生前說:「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幾年中,大武口公安分局一科段科長、閆承偉、何洪林,在政委牛建寧的指使下,經常到我家裏抄家,抄走多少東西,搜了多少次都記不清了。」「儘管我遭受迫害是殘酷的,我還是希望參與迫害的警察能明白真相、遠離邪惡。寧夏女子監獄的警察,有些還是善良的。希望參與迫害者趕快了解真相、彌補過失、擁有未來!」

穆志宏女士,神華寧煤集團教育處退休教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有多種頑疾: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腸胃炎、腰椎間盤突出、過敏性鼻炎、婦科病、膽絞痛等等,因身體不好,體重不到八十斤,且經過各種治療也沒有效果。後來,心臟病嚴重到上不了班,提前五、六年辦理了退休手續。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後,不到半年時間各種病症全消失了,而且飯量大增,體重由八十斤增加到一百二十斤,皮膚也白了細嫩了。

穆志宏女士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積極為敬老院捐錢、為殘疾兒童捐錢物、為災區捐款。即使在被非法關押在寧夏女子勞教所期間,她也善心幫助他人。非法勞教期滿,穆志宏到財務室結賬時,一個她沒見過的警察說:(聽說)你幫了好多的人,她們能記住你是誰嗎?穆志宏說:不用記住我是誰,只記住我是煉法輪功的就行了!

22、遭七年半冤獄 黑龍江佳木斯市孫麗彬被迫害離世

'孫麗彬'
孫麗彬

「又難受了,上身一圈紮的很緊很緊,喘不上氣,一宿沒睡。」熬過來之後,孫麗彬女士常這樣訴說。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她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出現雙肺空洞結核,在中共持續騷擾、經濟截斷迫害中,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孫麗彬女士,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生前家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退休前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總廠的總機話務員。一九九八年春天,經同事介紹,孫麗彬女士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孫麗彬女士兩次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五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的時間,數次被騷擾、抄家,退休金被停漲,冤獄期間,退休金被停發,親人蒙受經濟損失和巨大的身心痛苦,上學的兒子一人艱難地生活,老父親過早離世。

二、老醫學專家、發明家、高級工程師、教師、退休幹部、九旬老人被非法判刑

1、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法院重判八十九歲老人張新偉三年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法院,非法對九位法輪功學員做出枉法判決,他們中有六位是古稀老人,其中八十九歲老人張新偉,男,被冤判有期徒刑三年,勒索罰款四千元;八十二歲老人張明朗,男,被冤判有期徒刑五年,勒索罰款一萬元。

當時,八十九歲高齡的法輪功學員張新偉,走上法庭,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故事,令很多旁聽人感動。八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明朗是檢察院退休職工,談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過去一身病,修煉後身體變好了,主動做好事,多次捐款扶貧,修煉法輪功既淨化了身體、又淨化了心靈的事實。有的旁聽者說:「除了手握國家權力的高官有本事可以破壞法律實施,這些平民老人,七、八十歲了,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可能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啊!」

據法院人員透露,這個案子是(四川)省政法委直接督辦的,所以拖了一年多才結案。巴州區檢察院幾次以證據不足把案子退回公安,但是省政法委一再施加壓力,要求巴中公安局千方百計搜集所謂證據,非要把這個案子做成鐵案不可,甚至威脅要對不聽話的檢察官和法官採取組織紀律措施。巴州區法院本想關押多少時間判多少時間,開庭後就下判決放人。可是省政法委直接指示巴中市政法委必須判三年以上,年齡再大也要判,而且要罰款,重罰。巴州區法院的「法官」,為了保住飯碗,昧著良心做出枉法冤判。正值元宵佳節,可是有多少善良的家庭卻在無辜遭受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這樣的悲劇卻是中共無中生有蓄意製造的。

2、河北醫學專家李延春、裴玉賢夫婦被非法判刑

'李延春'
李延春
'裴玉賢'
裴玉賢

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李延春與妻子裴玉賢,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被昌黎縣法院非法判李延春七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二萬元;裴玉賢四年,勒索罰金五千元。夫妻倆當庭表示上訴。

李延春,六十六歲,在四十餘年的醫學專業生涯中,有著豐富的醫院管理經驗,曾擔任過多家醫院管理工作,擔任院長。他曾發表過二十餘篇醫學科技論文,擔任本學科帶頭人。妻子裴玉賢,六十六歲,退休醫生,從醫四十餘年,人品樸實善良、為人正派、道德高尚、醫術精湛,是中國第一代影像師,她突破了最小腫瘤的早期診斷,在全國首屆影像科技成果會上,獲得獎勵。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頻發的心臟病間歇、低血壓病、腸絞痛等病都不翼而飛。她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向善,熱心幫助病人,遇事都為別人著想,深受廣大患者的好評和愛戴!病人感謝她,送錢、送物,她都婉言謝絕。

就是這樣對社會、對老百姓做出較大貢獻的兩位善良老人,只因他們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普世價值,被中共當局綁架構陷、非法判刑。

3、上海七十九歲的發明家曹紅如當庭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判刑一年

上海市長寧區現年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曹紅如,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因給鄰居幾本印有法輪功真相的台曆,而被長寧分局國保綁架,被迫害致病危,十二月二十五日取保候審回家,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在上海市奉賢區法院遭非法庭審,後被非法判刑一年。

?�年曹紅如在美國國會山莊留影'
1990年曹紅如在美國國會山莊留影

在法庭上,曹紅如老人從自己的經歷、修煉後身體發生的奇蹟、法輪功書籍完全合法、信仰自由等多方面進行了講述,並當庭請律師遞交了準備的所有資料、文件。法官們都靜靜地聽,最終還是非法枉判曹紅如一年,勒索罰金二千元。但考慮曹紅如的身體現狀,庭審後就讓曹紅如回家了。

曹紅如老人曾連續五年被評為上海市勞模,發明大王、革新能手、勞動模範等榮譽應有盡有。他歷年的技術革新成果,至今還在全國紡織機械廠廣泛應用。夜以繼日的工作,使曹紅如健康每況愈下,多種疾病纏身。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修煉法輪功後不僅困擾他十幾年的各種疾病消失了,更是因按法輪大法真、善、忍標準做人做事,他和他的家庭分別獲得上海市五好市民、區五好家庭等榮譽稱號。長寧區電視台來採訪過他,他的事在電視上播放。

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曹紅如老人被警察構陷到長寧區檢察院,四月二十日被檢察院構陷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開庭時,老人仍然頑強地來到法庭,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讓所有人見證他修煉的法輪大法對個人、對社會、對國家都有很大的益處。

曹紅如已經向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並表示會一直申訴下去。他希望通過他的親身經歷讓更多公檢法人員認清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認清到底是誰在違法,再給他們一次了解真相、重新選擇的機會。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被迫害後,曹紅如老人因堅持信仰,被逼送洗腦班、被關精神病院、被判坐牢等等,遭受了長期的殘酷迫害。詳見明慧網《上海77歲勞模曹紅如面臨非法審判》。

4、原寧夏勞動人事廳欒凝遭重判十年 罰款十萬

欒凝,男,今年六十歲,大學文化,原來在寧夏勞動人事廳工作,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前,是寧夏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義務教功)。

二零一七年二月,欒凝先生在銀川市解放街與民族街交叉路口西北側的郵電大樓郵寄真相勸善信後,遭郵局人員誣告。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上午,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非法對欒凝開庭,欒凝家人為其聘請了兩名律師做了無罪辯護,律師當庭指出: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均是人為製造的,相互不能印證,證據間自相矛盾。其中一名律師在辯護過程中被法官無理逐出法庭。

欒凝在法庭上講述了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遭迫害的經歷。欒凝平和的辯護發言,感動了參加旁聽的親友,他們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在寧夏政法委、610的操控下,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已在四月十六日下達判決書,冤判法輪功學員欒凝先生十年刑期,並勒索罰金十萬。

5、弟弟被迫害致死 黑龍江吳月霞老師七次被綁架 冤判一年

'吳月霞'
吳月霞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吳月霞,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中,曾六次被綁架,遭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再度被綁架,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被尖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吳月霞女士,一九五八年八月五日出生,繫雙鴨山市寶山區高中語文教師。

吳月霞老師,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開始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使她身心受益。修煉前,她常年頭痛、腿痛,尤其是頭痛病,無藥可醫,找專家服中藥,練了各種氣功,民間小道等均不見效,體質虛弱,生活疲憊,對未來失去信心。可是學法輪功十幾天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從此一身輕鬆,人也變得更善良、寬容和真誠。在家裏一改過去的斤斤計較,家務活幹多少也不累。

在單位裏任勞任怨,吳月霞承擔了高三班高考的重任,同時兼高一或高二的重點班的教學,相當於兩個人的工作量,不多要一分錢。對獎勵和榮譽更不主動爭取。所教高三班高考成績在全市名列前茅,她是一名受學生歡迎和愛戴的好教師。看到吳月霞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學校領導和很多老師也跟著煉起來。

二十年來,吳月霞屢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在二馬路,吳月霞和六十三歲的王玉萍老人一起貼不乾膠被雙鴨山立新派出所綁架,家被抄。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吳月霞、王玉萍被尖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6、曾遭五年冤獄 工程師劉嗣堂又被誣判三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濟南市看守所達七個月的法輪功學員劉嗣堂,收到濟南市天橋區法院非法判決書,他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罰款五千元。劉嗣堂已經提出上訴。

'劉嗣堂'
劉嗣堂

七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嗣堂,退休前原是濟南市鋼鐵總公司設備製造公司機動科科長兼技術工程師。

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劉嗣堂被濟南市歷下區輕騎路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抄家。這些警察像土匪強盜一樣把他家值錢的東西席捲一空,連劉家給兒子準備結婚的近九萬元現金都搶走了。歷下區法院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非法對劉嗣堂開庭,不准家屬出席旁聽,並於十二月十八日下達所謂「刑事判決書」,枉法裁判劉嗣堂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

三、退休政府副市長、老教授、高級工程師被綁架

1、原河南鞏義市副市長王香典兩遭劫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報導,河南省鞏義市法輪功學員王香典,曾任鞏義市副市長、鞏義市人大常務副主任職務。最近,因在街上給百姓說真話,講清法輪功真相,被惡人舉報,兩遭鞏義市紫荊路派出所警察劫持。

王香典,女,現年六十八歲,在她近三十年的政府工作中,親身經歷了人們道德下滑的現實。王香典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極大,切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純正、超常和偉大。

二零一九年二月,王香典給不明真相的警察講,自己從政近三十年,及在人大任職近二十年,且親自扳本閱卷,糾正過冤、錯案,自己懂法,決不會做違法的事。她告訴他們,法輪功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是造福人民、福益社會的不尋常的高德大法。她還說:到目前為止,中國沒有一部法律、法規規定法輪功違法,而《憲法》規定公民基本權利──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所以,修煉法輪功不違法!

因此,二零一九年二月,王香典分別被非法關押六個小時和三個小時後,被家人接回。

自從中共迫害大法後,王香典一直生活在高壓中,她的家人也遭騷擾、恐嚇。

2、醫科大學副教授鼻咽癌痊癒 古稀之年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下午,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新二村法輪功學員劉朝珍、唐旭珍(瀘州醫學院退休副教授)、鄧世明、陳懷芳、黃遊華、黃世萱在劉朝珍家學法時瀘州市納溪區公安分局遭綁架。鄧世明與唐旭珍被非法關押在瀘州納溪看守所。唐旭珍、鄧世明於十一月五日回家。

唐旭珍女士是西南醫科大學病理細胞學副教授,技術高明,品德高尚,退休還被學校聘用。雖身為醫學副教授,但她卻一直體弱多病:患黴菌性胃炎、肝炎、膽囊炎、腎盂腎炎等,十多種疾病纏身。一九九六年,唐教授為眾多患者檢驗出癌細胞,也檢測出了自己的鼻咽癌。儘管她身處醫療技術領先的大醫院,可發達的現代高科技診療手段卻無法治癒她的絕症。就在這生死關頭,她幸遇法輪大法。學法煉功沒幾天,從大便內排出很多烏黑色血(約400至500ml),此後,鼻咽癌消失得無影無蹤。

作為醫科大學的專家,她從親身的體驗中她認識到,法輪大法高深莫測,威力無窮,祛病健身具有遠遠超出現代醫學科技的奇效。她不斷地學法修煉,不久,身上的多種頑疾也不翼而飛。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唐旭珍的道德水準也提高了,原本心胸狹窄的她變得寬宏大量了,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為了住的遠的病人得到檢驗結果,她常常加班幹活,不為名,不計報,工作卓有成效。她的檢驗結果精準。退休後單位又聘請她上班,單位的專家、權威、普通醫務人員、病人都很信任她。

不僅如此,修煉法輪功也使她的家人受益。她骨瘦如柴的丈夫變得白胖了,原有的肺結核、頑固的皮膚病、乙肝病毒等難以治癒的病,也在她通過修煉帶來的正的能量場中痊癒了。當年在患同樣病的人中,只有她丈夫一個人好了。

唐旭珍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所以,後來不管中共江澤民團伙怎麼打壓,她自身遭到多麼嚴重的迫害,她始終堅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傳播法輪大法的福音。

3、瀋陽技術精英於春生被警察非法抓捕

'於春生'
於春生

瀋陽法輪功學員於春生於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上午,在瀋陽北火車站出行時,被瀋陽北站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並於當天夜裏,被送至瀋陽鐵路公安處看守所關押。

六十一歲的於春生曾在瀋陽工業學院專科學校機械工程系擔任副教授和系主任,因修煉法輪功曾兩次遭受非法關押迫害,並被剝奪教學權利。

於春生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教書,在瀋陽第一工業學校(一九八九年併入瀋陽工業學院)機械工程專業任課帶學生。他淳樸善良,對待學生真誠、有耐心,像家長一樣體貼關心學生。他帶的學生現在分散在全國各地,其中許多人成為社會精英,包括企業老闆、外企高管、企業技術骨幹、政府職能部門技術骨幹、律師等等。

一九九六年,於春生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已經成為機械工程系的副教授和系主任。修煉後,於春生進一步提升自己的道德操守,教學和行政工作都做得十分出色。學校領導對他有很高的評價。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很快,因為於春生堅持信仰,拒絕放棄修煉,學校黨委撤銷了他系主任的職務。

二零零一年五月,於春生以機械系教師的身份返回學校上班,得到的卻是系領導轉達黨委書記不允許他上課的口頭決定。學校隨後強迫他離開教師崗位直到今日。這位優秀教師,從此失去了走上講台的機會。

4、兒子陷冤獄 高級工程師曾加庚再被綁架

'曾加庚'
曾加庚

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高級工程師曾加庚,因為信仰真善忍,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外出時,被廣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綁架,隨後被非法關押到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曾加庚,今年七十七歲,原廣州珠江輪胎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他工作勤勤懇懇,業務能力強,是單位的技術骨幹,他主持的項目曾獲廣東省科技獎,獎金十萬元。因他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被單位取消了獲獎資格。

曾加庚的兒子廣東技術師範學院教師曾浩,二零一七年八月,被廣州市海珠區公安分局綁架,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被廣州市海珠區法院冤判三年六個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