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患的遺傳病不治而癒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親身體驗了大法使我自幼患有的遺傳病不治而癒,見證了身患重症的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後迅速恢復健康,更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引導著我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不斷的提升道德、淨化心靈。

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一部份真實經歷和感受寫出來,希望可以見證大法的美好殊勝。

自幼承受病痛折磨

我自幼患有家族遺傳病,每年都會犯一、兩次,發作時心慌、喘不上氣,感覺像要憋死一樣的極其難受,最後昏厥過去,不省人事。每次犯病都把家人嚇得要命。

一次我昏倒時頭部砸在一口醃菜罈子上,把罈子都砸碎了,頭破了,頭骨被砸的凹陷了一塊。至今用手一摸就能摸到很明顯的凹陷。

對這種遺傳病,醫生也說不出甚麼,我只能被動承受著先天帶來的痛苦,父母為此也是憂心忡忡。

上學時我又得了嚴重的頸椎病和胃病。經常上著課就犯起胃病,疼得趴在桌子上臉煞白,直冒冷汗。不知道吃了多少治療胃病和頸椎病的藥,都不管用。還有嚴重的慢性鼻炎、咽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折磨著我。

初次煉功 師父給我清理身體

一九九七年過年期間,我和父母住在親戚家一起過年。姨媽那時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聽她說大法是修煉真、善、忍的,教人向善,不爭名奪利,修煉人對誰都要好。五套功法易學易煉,不限時間地點,能強身健體。

當晚,姨媽讓我一起看了師父的教功錄像,前四套功法我只看著錄像跟隨做了一遍就學會了。跟姨媽學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時,第一次就雙盤近四十分鐘。

我因多年頸椎病造成肩膀痛、胳膊痛,做加持動作時,只幾分鐘就覺的肩膀、胳膊疼痛難忍,而且非常沉重,好似墜著一塊大石頭怎麼也抬不起來。我強忍著疼痛,堅持著盤坐的姿勢,咬牙用力想把垂下去的胳膊抬平。

這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突然我感覺到似乎一隻溫暖的大手將我的胳膊慢慢的托了起來,抬到了煉功標準的水平狀態!更為神奇的是,我的肩膀和胳膊一點都不痛了,也沒有了沉重的感覺,甚至都感覺不到胳膊的存在了,真是從未有過的輕鬆。我聽著煉功音樂,心裏靜靜的,腦子裏也是淨淨的甚麼雜念都沒有。我自己當時意識到之後都感到奇怪,怎麼腦子裏甚麼都不想了呢?因當時還沒有學法,對發生的這一切甚麼都不懂。

後來學法中我才明白,在第一次煉功時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已經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了,將我多年的頸椎病給拿掉了,自那以後頸椎病就消失了。而且第一次煉靜功就達到入靜的狀態也是師父在鼓勵我,因為人來在世上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修煉返本歸真!師父讓我感受到這大法的非同一般,點化我大法就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

第二天晚上,我在姨媽家床上打坐時,依舊是甚麼也想不起來,心裏靜靜的,但奇怪的是我竟然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就像在敲鼓,一聲聲的很有力。打坐到大約三十幾分鐘後,我突然感覺到心臟難受,心跳加快,憋氣,就順勢躺在床上,心想又犯病了,我以為馬上就會像以前每次犯病那樣昏厥不省人事,而這次難受了一會兒,就恢復了正常,並沒有昏厥過去,也沒有每次犯病後渾身癱軟無力的感覺。姨媽見狀問怎麼回事,我跟姨媽說自己剛剛好像犯病了,卻跟以往不同,並沒有昏過去。姨媽說是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呢,是好事,讓我不要緊張。

從此,自幼就折磨我的家族遺傳病再也沒犯過,就這樣痊癒了。感謝師父!

修煉讓全家重獲健康幸福

回家後,我和媽媽、哥哥一起開始學習《轉法輪》。媽媽每天清晨都會到家附近的公園裏參加集體煉功,我和哥哥一開始只是學法,沒有出去煉功。那幾個月,我親眼見證了媽媽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一身的病痛全部消失。

媽媽修煉前患有心臟病、高血壓、腦出血、腎炎、風濕性關節炎、胃病等多種疾病,我家櫃子裏、抽屜裏、甚至床下面都存放著媽媽的藥。爸爸也患有嚴重的胃潰瘍,胃最疼的時候只有吃一種日本藥才能不疼,那藥一盒七小片,兩百七十元一盒。我又自小患有遺傳病,那些年家裏每個月買藥的錢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而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低,家裏日子過得痛苦不堪。

媽媽學法後,每日堅持參加集體煉功,平時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實修心性。我發現媽媽的變化很大,再也不像以前總是愁容滿面,遇事愛鑽牛角尖了,心胸變的豁達了。

最神奇的還是媽媽身體上的變化。師父給媽媽消業淨化身體,媽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原來嘴唇發紫、面部暗黃無光、腿站著蹲不下、蹲下就起不來,用手指一按就是一個深坑。修煉幾個月後,媽媽疾病全消,滿面紅光,走路、上樓都好像有人推著一樣輕鬆,嘴唇也變紅潤了,心情也舒暢了,整個人精神煥發。媽媽修煉大法後就再也沒吃過一粒藥,家裏一大堆的藥全部扔掉了。

我家附近的鄰居們看到媽媽巨大的變化,都好奇的問怎麼變化這麼大?病是怎麼好的?媽媽就向她們講自己是修煉了法輪功才獲得身心健康,告訴她們大法教人向善,講的是「真、善、忍」。有的鄰居當時就說也要學法煉功。

爸爸那時查出來嚴重的肝腹水,看到媽媽修煉後的變化,爸爸也決定走進修煉。修煉後,爸爸不僅肝腹水消失了,就連幾十年的胃潰瘍也徹底痊癒。因為長年胃病,爸爸一米七四的身高,體重沒有超出過一百一十斤,修煉後體重長了近四十斤,原來發黃的臉變的白裏透紅,精氣神特別足。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和哥哥在媽媽的鼓勵下開始每天清晨到公園裏煉功,我發現煉功點的同修們雖然互相之間不認識,但都十分和藹可親,大家自願結成一個個小組,煉功結束後就在一起學法、交流。彼此之間坦誠相見,大家比學比修,看到同修暴露出的執著都會誠懇的提出來,大家一起從法理上認識,修去執著。那種環境真的是一片淨土!沒有私心、沒有爭名逐利、沒有社會上任何不好的東西。

學法後,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目地和意義,知道只有在大法中修煉才是正道。我每天都提醒著自己是大法弟子,言行要以「真、善、忍」為標準。那時我總是在心裏背著師父的一段講法:「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就這樣,我在修煉後,不但病好了,不知不覺變的心胸寬廣了,不在意利益的得失,對人和善,做事能為別人著想。在工作上盡職盡責,從不計較自己比別人幹的多,心態好所以也總是笑呵呵的,因此也得到單位同事和領導的好評。

我自己深知是大法讓我變的寬容、大度、不計得失,是師父教我待人要真誠、善良,這樣的人自然會得到別人的認可。我們一家四口每日沐浴在法光之中,身心得到淨化,獲得了從未有過的輕鬆愉悅,體會到了真正的幸福。

從一九九七年五月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共產邪黨發起迫害之前的兩年多的時間,是我從有記憶以來到目前為止感到最最幸福的兩年,終生難忘!

誠念大法好 癲癇病痊癒

二零零九年冬季的一天晚上九點多,我的同學、也是好友打來電話,哭著說她覺的天都要塌了,讓我幫幫她。

原來,前些天她的兒子突然癲癇發作,口吐白沫,渾身抽搐。隔了沒多少天又再次發作,而且更加嚴重了。醫生檢查後說是癲癇,症狀突出,發病太頻繁,屬於比較嚴重的,一輩子都得靠藥物控制,對孩子的未來也很不樂觀,還特別強調發燒很容易引起癲癇的發作。同學在網上找相關的資料,看到有專門討論兒童癲癇病的人群,是患兒家長,都說長期服用醫院給開的癲癇藥物對孩子的腦神經會造成損傷,時間長了,孩子會變的反應遲鈍,但又沒有任何能夠治癒癲癇的特效藥。

同學非常的絕望,因為孩子就是她的一切,她覺的天都塌了。情急之下她想到了我,我家的情況她是了解的,也明白共產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並已經做了三退。

我知道,這是讓我給她家人講真相,救他們啊。她的丈夫是刑警,以前反對她接觸大法,七歲的孩子在邪黨辦的學校裏從小被洗腦,不知被灌輸了多少壞東西。

我與她約好休息日到她家,我準備好同修製作的真相資料、真相護身符,帶上一本《轉法輪》去了她家。我跟孩子講了: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不能聽信共產邪黨的謊言,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身體好、學習好、有福報。孩子特別能夠接受,還跟著我學煉功動作,打坐時也是有模有樣的,很可愛。我囑咐同學一定要堅持跟孩子一起學法,煉功。臨走時勸她丈夫自己起個化名退出邪黨組織,他也很痛快的同意退出了,孩子更是特別願意退出少先隊。

之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又去了幾次同學家,教孩子和同學煉功動作。一次,同學給我打電話,高興的說,孩子身體一直都挺好的,沒再犯病。而且,孩子原本是個暴脾氣,一點就著,現在在學校裏與同學發生矛盾時懂得忍耐了,孩子回家跟她說是因為當時想起了大法「真、善、忍」才忍住的。我聽了也十分高興。

一次,同學給我打電話說孩子發燒了,她帶著孩子在醫院等著輸液,前面還有一百多個孩子排著隊,不知要等到甚麼時候,孩子燒的挺厲害的。我聽出她的不安,知道她是擔心發燒引起癲癇發作。我提醒她讓她和孩子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和師父。過了十多分鐘,同學又打來電話聲音十分激動興奮,她告訴我,她和孩子一起念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會兒,孩子出了一身的汗,高燒退了,體溫正常了,孩子也有精神了,也不用排隊等著輸液了,母子倆高高興興的正準備回家呢。

十年過去了,這個孩子再沒犯過癲癇,身體健健康康的,非常聰明。是大法把即將墜入痛苦深淵的一家人拯救出來,給予他們美好的一切。我相信大法的神聖與美好永遠扎根在他們的心裏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