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長邵昆海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向陽區西林派出所,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主動配合所謂的上級,殘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使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無一倖免的被騷擾、綁架、非法勞教和判刑,讓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同時承受著巨大的苦難,經濟勒索、精神壓力、致使法輪功學員家無寧日。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多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邵昆海現被舉報。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個人信息

姓名:邵昆海(SHao Kun Hai)
工作單位:佳木斯市向陽區西林派出所,
職務:副所長 警號(待查)
出生地址:佳木斯市
出生日期 1972年8月
家庭住址:佳木斯市慶雲社區、向陽區中房37號樓、三單元六樓一號,
本人手機:13836661819,:
妻子:胡佳輝 工作單位(待查)
兒子:佳木斯市第一中學學生
母親:尹中清(原來社區主任,明真相),現已退休,宅電話:0454─8246908

二、部份犯罪事實

案例1、綁架王淑英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晚八點左右,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王淑英於家中被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長邵昆海、片警田新民和兩個特警綁架。

其中兩個特警爬上王淑英家陽台一側的走台上敲窗戶;而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長邵昆海和片警田新民同時在樓道裏敲門。入室後,將王淑英綁架並非法抄家。抄走電腦、一套大法書籍和一些真相資料。警察沒有向家屬出示任何相關手續。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四月二十日,由行政拘留轉為刑事拘留劫持到佳木斯市到看守所,檢查身體時心律175次/分,看守所劉醫生拒收。為了達到把王淑英送進去,邵昆海到外面買藥,回來時很生氣地掐住王淑英的兩腮迫使其吞藥,致使她腮部青紫,幾乎窒息。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晚七點左右,王淑英正在家中吃飯,佳木斯西林派出所副所長邵昆海、片警田為民闖入王淑英家中,在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開始抄家並綁架王淑英。

邵昆海叫嚷:「有甚麼東西趕快往出拿,別等我們翻!」當他們翻出床頭櫃裏的法輪大法書籍時,又叫來樓下等待命令的兩名不法警察,搶走了櫃裏的法輪功真相光盤,背兜裏準備辦事用的戶口、身份證及相片等物品,並將王淑英劫持到西林派出所。

當晚,西林派出所警察興師動眾,對王淑英進行非法審問。王淑英質問他們:你們為甚麼抓人?我沒犯法。副所長邵昆海拿出一張向陽公安分局長鄒強批示的紙,說甚麼鄒強責令西林派出所處理的所謂舉報信:「有人舉報你涉嫌參加法輪功活動……」

期間,邵昆海象徵性的問了幾句,然後自己就在那編造所謂詢問「筆錄」然後讓王淑英簽字,王淑英拒絕他的無理要求,邵昆海氣急敗壞地叫囂:「不怕你不簽,等我給你湊好了材料判你三年。」

王淑英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前,讓家屬簽字,家人不簽,又讓家人拿一千元所謂「檢查費」,家人不拿。邵昆海咆哮,讓王淑英的家人滾。

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王淑英因營救「建三江」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控告江澤民,去黑龍江省人大及省檢察院遞交法輪功學員自身被迫害的自訴光盤,被綁架,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冤獄期滿回家,但仍受到轄區警察的監控。回家後的四個月裏,王淑英曾兩次去西林派出所要求激活身份證,都因不配合填寫「重點人員信息表」,被西林派出所拒絕,身份證至今仍無法使用。王淑英第二次去派出所時,副所長邵昆海手指著王淑英,很生氣地說:你在監獄三年都待傻了,配合(填寫信息)不就完了嗎?!

案例2:監控李恩菊、威脅家屬

法輪功學員李恩菊:因營救「建三江」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控告江澤民,去黑龍江省人大及省檢察院遞交法輪功學員自身被迫害的自訴光盤,被監控企圖綁架,致使她流離失所在外,有家難回,讓本人和家人都承受的巨大的痛苦和精神壓力,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抑鬱成疾,在思念親人中離世。

在李恩菊流離失所期間,邵昆海和片警梁佳峰頻繁騷擾監控,恐嚇、威脅家人,無時間段的去李恩菊家敲門查看,還到親屬家騷擾,攪的四鄰不安。女兒上班常看見有人跟蹤,還幾次讓李恩菊丈夫和女兒去西林派出所問話。丈夫不放心女兒單獨行走,怕被警察劫持,不得不天天接送女兒上下班。在邵昆海等人的逼迫下,她丈夫說:我是真不知道她在哪裏,你們非要抓人,那就把我抓起來吧。

李恩菊女兒說:「每次警察上門來,只要一砸門,或者打電話詢問,父親就臉色發白,手抖。」由於驚嚇,焦慮和對妻子的擔憂,造成李恩菊丈夫身體每況愈下,時常心慌氣短,還擔心女兒一個人在家,一旦警察闖進來女兒害怕,就想等妻子回來後再去醫院檢查身體。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他終於堅持不了,就住進了醫院,在醫院僅十天就心臟衰竭去世。

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李恩菊的丈夫撒手人寰,使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支離破碎。

案例3:綁架崔秀雲

崔秀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八點多,崔秀雲剛一出家門,就被向陽公安分局西林派出所警察邵昆海,丁大x(名字不確定)等人綁架到向陽刑偵科,推坐到鐵椅子上,兩手腳被扣在鐵椅子上,搶去崔秀雲兜裏五十元錢和鑰匙,然後去抄家。崔秀雲不配合,並告訴他們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不要參加迫害。之後連續5次將崔秀雲送拘留所或看守所,都因崔秀雲身體不好,血壓高被拒收。最後將崔秀雲送到佳木斯市骨科醫院監護室,每天多人把守監控,在住院期間,警察多次來醫院核實他們要的所謂信息資料,22天後被釋放回家。

案例4:迫害付淑玲

二零一一年春,法輪功學員付淑玲到了退休年齡,為了領取養老金去西林派出所辦理辦身份證, 戶籍員孫輝接過戶口在電腦一掃,說煉法輪功的不給辦。付淑玲的丈夫通過朋友認識副所長邵昆海,他說來辦吧。戶籍員孫輝在電腦上查底案說,說付淑玲是法輪功重點。邵昆海一聽,馬上翻臉變卦了:「問她煉不煉法輪功」,付淑玲說:「辦身份證是我的權利,我得吃飯,信仰自由」。邵說:「如果不是找認識人,我現在就把你送到『六一零』去」。

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付淑玲又一次來到西林派出所,善心地對戶籍員孫輝說:「阿姨拿身份證是去辦退休,需要吃飯,咱倆無冤無仇,法輪功理念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是合法公民」。孫說:「上邊有令,往上找吧!」付淑玲讓孫輝拿出不給煉法輪功辦身份證件的文件,孫說:「你們算哪棵蔥,有文件也會給你們看?」付淑玲又說:「法輪功是修佛法的,善待大法弟子,你會得福報的」。孫說:「我有黨、有爹、有媽,用不著你們管。」還逼付淑玲把戶口遷走。

後來付淑玲的丈夫去西林派出所把戶口遷到保衛派出所,孫輝在戶口表格裏複印上「法輪功重點」字樣。

案例5:迫害石振華

二零一六年法輪功學員石振華多次到西林派出所要求辦身份證,邵昆海百般刁難躲著不給辦,爭取了兩三年,最後讓親屬擔保,才給辦理。身份證取回來,外地親屬離世,石振華準備去參加葬禮,在購買火車票,告知己上了公安網,你的身份證買票不好使。

二零一六年,石振華出現嚴重病業,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妹妹把石振華接到家中照顧。六月二十一日邵昆海帶著攝像機去要給臥床不能動的石振華錄像,石振華把衣服蒙住臉,沒錄成。

'邵昆海'
邵昆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