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侯守紅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河北來稿〕侯守紅,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公安局國保隊教導員,俗稱副隊長,沙河市侯莊人。自到國保隊以來直至今日,一直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非法審訊、勒索錢財或酷刑逼供,先後跟隨前隊長禹書平、王建軍和現隊長紀濤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在王建軍遭惡報命喪七里河之後,更是領隊直接參與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親屬、子女、資產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侯守紅
中文姓名拼音:houshouhong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64年 12月 1日
中國大陸身份證:(明慧網已收錄)
工作單位名稱:河北省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職務:教導員
家庭住址(省、市、縣):現住址:河北省沙河市襄南嘉園;原住址:沙河市公安局家屬院三號樓三單元四樓西戶
現在電話:15630930789 13780490645

妻子:王麗英,大概出生於1966年, 單位:中國工商銀行沙河市支行,現在電話:13931959779
兒子:侯紫航,身份證(明慧網已收錄)
女兒:侯紫雲

二、迫害事實簡述

1、跑到山東綁架好人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侯守紅帶著兩三個警察跑到山東冠縣,和冠縣國保隊長陳月芝,跨省將回冠縣和父母一起過年的張廣才綁架到沙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張廣才體重下降了20斤,低壓40,送到醫院搶救、灌食,被關了兩個月才放出來;這次事件中連累他的弟弟張廣保也被陳月芝綁架到冠縣看守所,致使兄弟二人在獄中度過了本該是舉家團圓的新年。張廣才的父親經過「文化大革命」那場浩劫,深知中共邪黨的殘暴本性,兩個兒子齊遭綁架,對老人造成很大傷害。自此,老人家的身體每況愈下。

2、跟隨王建軍搶劫錢財1.7萬元,綁架孕婦導致孩子出生後死亡

二零零九年,法輪功學員謝秀林為了給九十多歲的母親準備後事,把老家的房子賣掉了,所賣的兩萬三千元現金還沒來得及存入銀行,王建軍、侯守紅一夥就到她家裏非法搜查,搶走了所有現金。謝秀林多次到公安局討要,只要回了六千元錢,其餘的1.7萬至今未還。

二零零九年三月,謝秀林的二女兒王麗華當時已懷孕三、四個月了,被國保大隊警察王建軍、侯守紅等綁架到邢台洗腦班迫害,期間,猶大整天圍著她灌輸邪悟言論,逼迫她放棄信仰。平時喝的水呈黃色,屋內也有難聞氣味,王麗華也沒在意,事後懷疑他們往食物中下了藥物。

王麗華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出現感冒症狀,洗腦班惡徒通知沙河國保王建軍帶王麗華在醫院檢查後放回。孩子出生後,渾身長水泡,多方醫治無效死亡,醫生說:「看不出甚麼病因,體內有毒。」王麗華本人在生產期間差點死亡,花光了家裏的全部積蓄,才保住一條命。之後經常感冒發燒,出院後加強煉功,身體才恢復。

3、騷擾搶劫,無惡不作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沙河市國保大隊、十里亭鎮政府、派出所一行十多人在國保大隊副隊長侯守紅和十里亭鎮派出所所長張永倉帶領下,對十里亭鎮各村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搜查騷擾,並搶走大法書等物品。

二零零九年四月,沙河市前國保隊長惡警王建軍、侯守紅等人到謝秀林的大女兒王世軍家騷擾,王世軍不開門,惡警脅迫專門開鎖人員強行把門打開,搶走電腦,打印機,法輪功資料等個人物品價值兩萬元,並把王世軍綁架到邢台洗腦班,洗腦班惡徒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猶大日夜灌輸污衊法輪功言論。一個月後,國保、六一零惡徒們又把她劫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4、綁架同學妻子,勒索2000元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賈建超帶著四個人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江平家,進行非法搜查,連枕頭、被子都捏個遍,搶走了一本《轉法輪》,並以此為由騙她說,去公安局一趟,說一下情況就回來。李江平想自己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堂堂正正,沒有錯,就去了。誰知到那兒一看,賈建超好像早已準備好了似的,問了幾句話之後就拿著材料對她說,你看一下吧,你簽不簽字都無所謂,說要送她去監獄。李江平說自己做好人沒有錯,不去,就把住公安局的玻璃門不上車。賈建超把她拽到警車門前,用盡力氣猛的一推,李江平的頭、身體撞在車門上,賈建超氣急敗壞地說,你撞壞了車門,非得要你老公一萬元。當時李江平被撞的胸痛、頭暈,就這樣被強行帶到了沙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李江平的胸口整整痛了十五天。李江平的家屬跟大隊長王建軍和副隊長侯守紅都是同學,請客吃飯之後本來出來的手續已經辦好了,侯守紅又敲詐了李江平2000元,連他們的其他同學都說侯守紅太不夠意思了,手續辦好了又要了同學2000塊錢。

5、到洗腦班直接參與迫害好人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前後,沙河市侯峪村法輪功學員張新京和東馮村許秀蘭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到邢台洗腦班。沙河市國保大隊副隊長侯守紅在邢台洗腦班直接參與迫害。

6、毆打好人,迫害、勒索家屬錢財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夜間,國保大隊王建軍和侯守紅帶著七八個警察、兩輛車到法輪功學員劉建軍的住處,在門口拉閘斷了他家的用電,劉建軍出門查看原因,剛一開門一下子就衝進來七、八個人,把他打倒在地,劉建軍的妻子(不修煉法輪功)、孩子往外推警察,侯守紅拿起手電筒用力的往劉建軍腦袋上砸,劉建軍頓時頭破血流,到現在疤痕還在。他妻子見丈夫滿頭滿身是血,就質問警察為甚麼打人,惡警不由分說也將她綁架。劉建軍先是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後被劫持到迫害法輪功的邢台洗腦班,劉建軍的妻子雖然未修煉法輪功也被綁架到洗腦班,被強迫每天觀看污衊法輪功的謊言錄像片。惡警勒索三千元後將劉建軍的妻子釋放,而劉建軍仍然被關押。後來,劉建軍的妻子去洗腦班給他送衣服,人卻不在那裏了,經多方打聽才知道劉建軍已經被劫持到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7、隨意綁架,逼人罵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上午,邢台地區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子到沙河市匯通花園附近一個法輪功朋友老牛家裏做客,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王建軍、侯守紅以及沙河市「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張社民等十多個人,身穿便衣,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闖進民宅,對這位客人說:「跟我們到公安局走一趟。」男子吃驚的說:「我又沒有幹甚麼壞事,抓錯人了吧?」警察吼道:「有事沒事,到公安局再說!」一到公安局,就讓這位男子罵李洪志師父、踩李老師的畫像,這位男子義正詞嚴的說:「我雖然不煉法輪功,但也從來沒有罵過人,根本就不會罵人!」百般恐嚇,直到下午兩點多才放人。

8、一日之內,騷擾迫害多人,涉嫌殺人滅口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早晨,王信英正在自家門診上班,國保大隊侯守紅等惡警像賊一樣溜進王信英的診所,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要把王信英帶走。王信英據理力爭拒絕綁架,他們不容分說把王信英擁進警車,又把她的門診翻了個遍。公安局警察知道王信英以前得過冠心病,血壓很高,到看守所後就給王信英測血壓。王信英說「我是醫生,還用得著你們量?」他們怕出現危險而承擔責任,無奈之下只好送王信英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清晨,沙河市法輪功學員牙科醫生張廣才騎電動車從住處去市醫院護理患腦血栓父親,途中被以王建軍、侯守紅為首的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到看守所,張廣才問自己為甚麼被抓,他們只說「你在這想想吧。」始終也沒有說為甚麼被抓,侯守紅手裏拿著兩張紙,問都沒問張廣才,也沒讓張廣才看,直接和那幾人說:「給他寫上拒簽!」就把張廣才關進了號裏。張廣才的孩子到公安局尋找,在公安局大院見到了張廣才的電動車,可警察都不敢承認抓了人。張廣才的孩子就質問他們,沒抓張廣才為甚麼他的電動車在這裏?惡警無言答對才支支吾吾地承認抓了人。當被質問為甚麼不用傳換證,偷偷摸摸抓人,且抓人後不通知家人時,國保大隊副隊長侯守紅執法犯法地說:「張廣才修煉法輪功,我們抓他不需要通知他的家屬,且抓他時他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就是罪證。」侯守紅還跑到看守所拿著勞教書對張廣才說:「你被勞教了!」九月二十七日,張廣才的家人收到了沙河市公安局郵寄的勞教決定書,將張廣才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在此期間,廣才的父親在思念、擔心兒子的思想壓力下,不幸去世了,去世時,勞教所也沒讓廣才見父親最後一面,這給他心理上造成了終生的痛苦。沙河警察無故到他家搜查、騷擾,把他兒子的筆記本電腦拿走,至今也沒有歸還。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早晨,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王建軍、侯守紅及沙河市「六一零」主任張社民等十多個人,身著便衣,闖到華沙東邊家屬院叫任煥玲的一戶人家,沒有出示任何手續、就要劫持這家快六十歲的老太太。老太太顫顫巍巍的說:「我啥也沒幹呀!」可他們二話不說,就是抓人。到公安局後,曾患有高血壓病史的老太太經不起驚嚇,暈倒在地,這伙「人民警察」卻說:「裝甚麼蒜!」後來看老人長時間確實不醒,才送到醫院,輸上液後,老人卻開始心慌、頭昏頭脹,幸虧家屬及時趕到,拔掉了輸液管才好受些,原來輸錯了藥,再晚一步,就出人命了。

9、騷擾老人,勒索錢財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侯守紅帶人流竄到南高村六十多歲的喬存善家和其兒子兒媳家,老喬當時不在家,之後十來天裏又連續幾次到老喬家企圖對老喬實施綁架。

二零一零年黃曆十月十四日傍晚五點多,河市國保大隊惡警侯守紅和新城派出所等六、七個人,到新城法輪功學員姚梁柱家騷擾,搶走了一些法輪功書籍、磁帶和資料等個人物品,並強行綁架了七十二歲的姚梁柱,將他關押到沙河市公安局大樓上。姚梁柱被非法關押了兩天一夜,期間不讓睡覺,被恐嚇、威逼,逼供資料的來源,最後惡警侯守紅等勒索了姚梁柱家人八千元後才放人。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沙河市國保大隊惡警王建軍、侯守紅多次到東九家法輪功學員宋巧榮和她的親人家騷擾,圖謀綁架宋巧榮,宋巧榮被迫流離失所,離家在外,有家不能回。

10、多次綁架、敲詐同事母親

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下午,沙河市法輪功學員王連珍在市區二十冶公園內給人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被不明白的人構陷,遭市國保大隊侯守紅一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並非法抄家,兩日後才被放回。其家人被敲詐了一定數量的錢財(其兒子說兩萬,兒媳說五千,不知道具體數目)。王連珍的老伴彭君廷因修煉法輪功也曾被勒索一萬元。

王連珍的兒子當時也在公安局上班,中國古人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意思是尊重自己的老人遍及到也尊重別人家的老人,可是侯守紅絲毫不顧及這些,光是參與綁架王連珍就有五、六次之多,最初的兩三次,每次都勒索1000元,請客還不算在內。甚至有一次王連珍的兒子找不到母親了就給侯守紅打電話,問是不是在他那裏,果然不出所料,王連珍又被綁架了。

二零一八年十月中旬,王連珍在大街上給復員軍人講真相時被構陷,又被侯守紅帶人綁架到公安局,王連珍責問侯守紅這些年勒索了她們家多少錢、吃了多少次請?侯守紅無言以對;王連珍又讓國保拿出法輪功違法的證據來,他們拿不出來。後來610來人之後把王連珍送回了家。

11、綁架好人,勒索錢財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十里亭鎮曹章村、六十四歲的任隨娥與老伴竇平均從地裏剛回到家,沙河市國保大隊長王建軍、侯守紅等十來個警察,突然從三輛警車上下來闖進家中,既不肯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搜查令,就要非法抄家。竇平均出去找鄉親們評理:「為甚麼法輪功學員的家,警察想進就進,想翻就翻?」王建軍等就將任隨娥綁架並拉走。然後趁所有家人不在場,翻箱倒櫃、甚至撬鎖拆沙發,像發瘋的強盜一樣把他家翻成了垃圾場:法輪大法書籍被搶走;電腦、打印機等被搬上警車。她家人去市公安局要人,最初國保警察都謊稱不知道抓人的事。後多方打聽才知道任隨娥被非法關押在邢台市洗腦班,受到邱有林等威脅恐嚇:說要把她埋了;強迫洗腦,老太太身體難受;強迫輸液卻出現更不好的病態;直至被迫害的頭暈、腹痛直不起腰,家屬多次要人,公安局勒索家屬1200元後才將人放回。

12、掌摑老人,喪心病狂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在公安局內,侯守紅將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太太劉琳一巴掌搧在地上,老太太馬上失去了知覺,好長時間才緩過勁兒來,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

13、明知是「胡鬧」,還帶領惡警私闖民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侯守紅帶領十幾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王信英家非法搜查,搜出很多法輪功書籍和一台筆記本電腦。王信英指責惡警私闖民宅、執法犯法,其中的一個惡警侯建國說是為了完成任務,走走過場。王信英的丈夫老聶和他們講道理,說家中的法輪功書籍是個人物品,修煉法輪功是公民的合法權益,任何人不得干涉。當詢問惡警們的姓名時,其中一惡警說:「我姓胡,叫胡錦濤,叫胡鬧。」 由此可見中共的警察就是個小丑,明知自己是胡鬧,為甚麼還幹這害人害己的事呢?

14、光天化日之下搶劫老人,強迫路人刪掉視頻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在沙河市貿易街與建設大街交叉口附近的建設銀行門口,光天化日之下,三名惡警一再強行拖拽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竇平均,當著其老伴把老人折騰的心臟病復發,躺在地上半個小時起不來,招來許多群眾圍觀並拍照。最後,市公安局國保隊王建軍、侯守紅等帶著一幫警察前來,一起將竇平均老人劫持,並當眾搶劫,搶走了其包袱裏所有的私人財物並扔到車上和他們剛剛從銀行取出來的7200元錢。

圍觀群眾越來越多,拍照的也越來越多;當場其老伴一直對鄉親們說:「鄉親們,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不偷不搶做好人,只為了身體健康,可公安局國保大隊卻一直無端迫害,多次到我們家中搶劫綁架;為強制我們放棄信仰,剛才又把我們從建設銀行剛取出來的7200元錢搶走了……」惡警還強迫一個圍觀者把照到的真實鏡頭立刻抹掉。

侯守紅等把竇平均的女兒叫到公安局,以搶到手的7200元錢做要挾,暫時允許竇平均回家休息,讓下週一再來。來後王建軍堅持:侯守紅等所搶的7200元錢不再還。家屬多次詢問原因:王建軍、侯守紅等國保人員,竟編造藉口統一說辭:「用那份錢(強搶的)給老倆口辦取保各需三千」。家屬覺得任隨娥從洗腦班出來時,身體被傷成那樣沒給補償不說,而且已經被侯守紅等勒索了1200元辦過取保,今天怎麼又要求辦取保?國保大隊侯守紅等竟撒謊說:「電腦壞了,當時的取保手續丟了,還得從新辦、必須再交3000元從辦取保手續。」家屬問:「如果改天你們的電腦又壞了?手續又丟了,再要求交錢再從辦取保怎麼辦?」王建軍竟然狂妄露骨的說:「反正那7000元就是不想給你們了。你們要不同意,我就暫時不給竇平均恢復工資,拖到下個月,俺們撈的更多。」

竇家人屢遭迫害早已家庭窮困,王建軍不聽勸善,只是答應讓家屬找侯守紅要1200元,堅持扣竇老師3000元保費,再扣任隨娥3000元保費,來抵消國保大隊當街強搶的7200元。「否則就拖著不給立刻辦。」而且狂妄的表示「誰有權誰說了算」。竇家人一再勸善,再三希望王建軍珍惜鄉情、珍惜將功補過的機會……王建軍卻當眾表示不信。

時過不久,王建軍陰差陽錯的把汽車開到了邢台市的七里河裏而死,最終失去了將功補過的機會,淒慘地拋下了家人老小,功、名、權、利瞬間成空;其後王建軍傷害前妻和一雙兒女娶到手的二婚妻子也改嫁他人給別人生孩子去了,這也是他不聽勸善鎮壓法輪功遭到的報應!

15、帶人入室搶劫私人物品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侯守紅帶領幾個惡警到沙河市鳳凰街的周香鳳家,非法搜走一些大法書籍等資料,竟然連煉功坐墊也不放過,一同搶走;還恐嚇周相鳳要進行迫害,周相鳳堅決不配合,堅決不讓惡警給帶走,惡警的迫害最後沒有得逞。

16、跑到高開區酷刑逼供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郝香堂被邢台市公安局、邢台市高開區公安分局、沙河城刑警中隊警察聯合綁架。在分局國保大隊辦公室,郝香堂的雙手雙腳被銬在鐵椅子上,兩個白天,兩個晚上,一點兒也不能動彈。沙河市國保大隊的教導員侯守紅和另外一個沙河市公安局的人,用樹枝抽他的腳心、用螺絲刀刺他的腳心。持續了一宿之後,高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教導員王煥芳和沙河城刑警中隊隊長郝慶波用電棍電擊郝香堂。其後郝香堂被非法關押到刑警大隊沙河城中隊二十四天,日夜被銬在鐵椅子上,被折磨得不能動彈、不能平臥。再後郝香堂被轉移到東汪派出所迫害十四天,期間又遭受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熬鷹」式的酷刑折磨。

從七月十四日到八月二十日,郝香堂被秘密輾轉關押在邢台市高開區公安分局兩天,河北省刑警大隊沙河城中隊二十三天,東汪派出所十三天,共計三十八天,遠遠超出「詢問24小時」的規定限制。惡警還到他租房內把電腦、打印機、刻錄塔、光盤、U盤等個人物品和現金全部劫走。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郝香堂先生被非法關押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由於郝香堂先生沒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情,其被國保大隊構陷的所謂「卷宗」都曾被邢台市橋東區檢察院和橋東區法院退回,可高開區分局依然拒不放人。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邢台市橋東區法院對郝香堂非法宣判五年徒刑。

17、綁架、抄家,勒索兩萬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四五點鐘,馬永驍和杜麗坤夫婦倆人在劉石崗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劉石崗派出所綁架,六點多,又將倆人送到沙河市公安局國保隊。國保前隊長王建軍遭惡報身亡之後,隊長已換成了紀濤,紀濤反覆追問資料的來源和他們的個人情況,晚上侯守紅等人去小馬父母家非法抄家,沒有搜到任何資料。半夜國保大隊勒索小馬父母一萬元後,凌晨四點將小馬放回家,並說要小馬父母再拿七千元才可放杜麗坤。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小馬父親再次去國保大隊要人,但是侯守紅卻改口說七千元不能,漲成了一萬,也勒索了一萬元錢才放人。 一共勒索了小夫婦整整兩萬元。

18、私闖民宅,勒索上萬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沙河市彭進京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開車去蟬房鄉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舉報,當天下午三四點鐘,被綁架到蟬房派出所,隨後被綁架到國保大隊。當晚,國保大隊隊長紀濤、副隊長侯守紅帶人到彭進京家非法抄家,搶走許多私人財物。12日晚九點多,將四人放回,但是車被扣留。十三日下午,國保大隊在勒索一萬塊錢後,才將車交回。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沙河市四名法輪功學員開車去向世人發放真相台曆,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帶到公安局國保大隊,當天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放回,但是轎車被扣留。國保大隊副隊長侯守紅想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

侯守紅的這些迫害事實,只是明慧網有所記載的,另外還有他參與了卻因為學員不認識他或不願意說而沒有記載的。

迫害法輪功是違法違憲的。勸告相關人員不要以「執行上邊的命令」為藉口搞迫害,就好比一個犯罪團伙,你執行頭兒的命令去殺人,落網時依然要承擔殺人的罪責。執行希特勒命令的德國納粹醫生、護士以及所有納粹黨徒、軍人,沒有任何一個人因「執行命令」的藉口而逃脫法律的制裁;文革中那些「執行上邊的命令」打砸搶、搞迫害的人,後來都被清算。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等等等等受到天懲鋃鐺入獄時,是否會因「執行上邊的命令」而減輕一點點罪責?以前與你們朝夕相處的王建軍,不是也沒有因「執行上邊的命令」而逃脫天懲卻最終落得個命喪七里河、妻子改嫁的結局嗎?

在此善勸其繼任者紀濤和侯守紅,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著想,抓緊機會,將功補過,善待法輪功學員才是上策!其實你不出警參與迫害不會扣你一分錢,如果出警迫害所造成的罪業給自己和家人造成的傷害或許幾生幾世也償還不清!

'侯守紅'
侯守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