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龍口市原國保大隊警察王琪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王琪,原山東省煙台市龍口市國保大隊警察、「610」人員,二零一二年左右離開「610」,現在龍口公安局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偵察大隊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琪積極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賣力迫害龍口市法輪功學員,參與了對大量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抓捕、綁架,其本人也多次毒打法輪功學員。

在王琪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十餘年間,大量法輪功學員被其構陷送至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受殘酷迫害,給無數家庭造成巨大損失及無法彌補的痛苦。

王琪個人及家庭信息:
王琪,男,身份證號碼 :(明慧網已收錄)
出生日期:1972年11月1日生
原工作單位:山東省煙台市龍口市國保大隊
現工作單位:龍口公安局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偵察大隊
中國大陸的家庭住址:山東省煙台市龍口市東城區怡園南區
妻子:金玉
工作單位:龍口市稅務局第一分局
兒子:王苗宇(身份證號碼:明慧網已收錄),就讀於山東警校

以下是王琪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罪行:

1、參與迫害殷淑賢

龍口市東江鎮九里村法輪功學員殷淑賢,多次被龍口市「610」、東江派出所迫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送山東王村勞教所。二零零二年期滿回家後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被惡人舉報,二零零三年正月被龍口市「610」專案組非法抓捕,遭到惡人王琪、李樹強、王仁幹、鄒林等殘酷折磨,迫害的神志不清、精神恍惚,一個月後又被冤判關押到王村勞教所。

2、參與迫害李玉君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王琪、王應乾、鄒林等七人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李玉君家,搶走大法書及錄音帶、DVD機等。李玉君被判非法勞教三年。送勞教時檢查身體不合格,當地公安給了勞教所1000元錢,強行將李玉君投進勞教所。

3、參與迫害王洪玉

二零零二年底,龍口市法輪功學員王洪玉被王琪、鄒林、王應乾等人從親戚家抓走,他們將王洪玉抬到龍口市洗腦班門口,當時要放假過年,洗腦班頭子王成會拒收,其中一警察小聲嘀咕:有「油水」的敞開門要,這樣的(沒油水可榨)他不要了。他們只好將王洪玉送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前後,王洪玉在集市上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被北馬鎮派出所惡警便衣非法拘捕並抄家,而後被非法關押在龍口市張家溝看守所。在看守所內,王洪玉堅持講真相,拒不配合邪惡,遭到毒打,致使原已遭迫害留下殘疾的王洪玉身體狀況急下。王洪玉六十多歲的母親多次到張家溝看守所及公安局各部門,告之王洪玉已被迫害致腿有殘疾,身上鋼板未取,要帶她取出鋼板。可中共邪黨人員互相推諉。二零零七年一月,王洪玉老母親上告無門,身穿要求釋放女兒的外衣,在看守所門前喊冤,被龍口市國保王琪恐嚇,強行拖入警車送回當地派出所。惡人王琪直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才讓她們母女見上一面,而第二天,王洪玉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濟南監獄遭受殘酷迫害、九死一生。

4、參與迫害徐茂玉、姚淑珍夫婦

徐茂玉、姚淑珍夫婦因堅持信仰遭迫害,在外流離失所三年多,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六點多鐘,徐茂玉下班回家,在租住的樓道裏被王琪、閆加運等人強行抓走,五、六個惡人又非法闖入家中到處亂翻,連鍋底灰都倒出來,在甚麼也沒翻到的情況下,又強行將姚淑珍綁架。

5、迫害於希柳

於希柳是龍口市下丁家鎮下孟家村人,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王琪、孟之義等人跑到於希柳家非法抄家,並綁架於希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下午一點多,於希柳正在自家理髮店給顧客理髮,下丁家鎮派出所和龍口市公安局和「610」人員共五、六個人強行逼迫於希柳回家把門打開,要進行抄家。惡警王琪等人到處亂翻,翻出大法書、煉功磁帶,家中櫃子當時鎖著,他們打算撬開櫃子,被於希柳拒絕。他們找村委主任到地裏將於希柳的妻子陳淑紅(法輪功學員)叫回家中,惡警王琪急不可耐的叫趕緊打開櫃子,抄了幾本真相傳單,把好端端的家翻得亂七八糟。接著強行將於希柳抓到張家溝看守所。

三月二十九日上午,惡警王琪同下丁家派出所一人拿照相機到於希柳的理髮店內到處拍照,企圖想找證據。

於希柳在看守所期間絕食抵制非法關押,惡人對他以灌食的方式進行迫害。後將他非法勞教兩年。於希柳的兒子當時才十五歲,正上初中。此事對孩子打擊巨大,以致出現精神恍惚狀態,又因在學校遭受嘲笑、歧視,他無奈輟學,到處遊蕩,家人擔心他的安全,長期生活在恐懼之中。

6、迫害唐祝龍、解雲蘭夫婦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六,龍口「610」惡人到家抓捕唐祝龍和解雲蘭夫婦。夫妻二人離家出走,在外面一個月後回家。回家後夫妻二人被要求每天去派出所報到,不准上班。六月份解雲蘭又被龐軍抓到當地「610」,一個月後放回。之後他們經常受到騷擾,夫妻二人於二零零一年十月底離家出走,在外地打工。二零零五年回家過黃曆新年,大年初一晚七點多公安王琪、於建軍等又非法闖入家中抓走二人,家中老母親被他們嚇得心臟病發作,他們毫無人性地不管老人死活,強行將二人帶走,關押在當地拘留所。一個月後唐祝龍被勞教兩年,解雲蘭被放回家。

7、迫害徐世柏

徐世柏,一九八七年畢業於山東師範大學中文系,先後在濟南二中、濱州市勝利油田十六中、五十中、龍口市船舶公司子弟學校任教十八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至七月二十二日左右,徐世柏被非法關押在龍口市張家溝看守所32天。惡警王琪、王應乾將徐世柏背銬,拳打腳踢,用皮鞋底打臉致腫脹,並指使刑事犯毒打他,徐世柏後背被打傷,每天還被逼強迫勞動18~20小時,肉體與精神受到了嚴重摧殘,被勒索300元。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十二日,徐世柏被非法關押在下丁家洗腦班52天。強迫洗腦,強迫轉化,被勒索1200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至七月十六日,徐世柏被惡警王琪、王應乾等十幾人非法關押在龍口市張家溝看守所30天,被抄走大法書籍多本和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四次戴鐐銬遭非法提審迫害,被王應乾、王琪綁在鐵椅上,不讓睡覺,夜裏餵蚊子,稍一眨眼就用電棍擊打頭部,被熬過3天3夜。左腿根部肌肉被王應乾用皮鞋跺裂,不能大小便,不能坐、蹲,臉被鄒林打腫打破,勒索500元。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8、迫害徐德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法輪功學員徐德寶被龍口公安局的王琪、於立輝等非法抄家、綁架,關押在張家溝看守所。非法審訊中,惡警把當時年近60歲的徐德寶綁在鐵椅子上,3天3夜不讓睡覺,把家人送的棉衣換成破的。徐德寶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非法押送到山東王村勞教所強行轉化。加上單位陪去的一個人的費用,一個月他共被勒索3000元。

後來,徐德寶又先後被非法關押到下丁家洗腦班十幾天、煙台芝罘區洗腦班2個月,然後又被劫持回下丁家洗腦班非法關押40多天,在洗腦班不「轉化」,惡警就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被吊銬。

9、迫害徐靜蘭

徐靜蘭原是龍口造紙廠工人。一九九七年二月修煉法輪大法,多種疾病全都消失,身心受益,無以言表。大法遭邪惡迫害後,徐靜蘭因堅持信仰,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被龍口市公安局的閻加運等一夥強行綁架、抄家,然後被非法關押在張家溝看守所28天。這期間和刑事犯關在一起。一月伙食費僅60元。因她堅持修煉,又被非法送到煙台芝罘區洗腦班迫害,不「轉化」就不讓睡覺,不讓坐,不讓上廁所,實施人格侮辱。被非法關押28天,勒索2000元。

10、迫害李秋梅

法輪功學員李秋梅,修煉前是個癌症患者,37歲那年在青島腫瘤醫院做了手術,術後大量化療藥及各種偏方無濟於事,精神上及身體上到了崩潰的邊緣。自從一九九九年三月份修煉了法輪大法,一切病狀不翼而飛,體驗到了法中講的作為一個人真正沒有病的滋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李秋梅被人誣告,遭王琪及下丁家鎮派出所梁健等五、六個人非法抄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送王村勞教所。因多次受迫害身體出現異常不好的狀態,勞教所不收,辦了所外執行。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丁家鎮派出所惡警在「610」王琪的指揮下,非法闖入李秋梅家中抄家、搶劫,當時李秋梅不在家,惡警將家裏每個角落都翻到,非法強拆了她收看新唐人的大鍋,搶走筆記本電腦和大法書及一些真相資料。又到李秋梅的新房子去翻。將李秋梅的兒子綁架到派出所,強迫他在非法搜查出的物品清單上簽字後放回。惡警們沒抓到人不甘心,便在李秋梅家附近蹲坑,第二天早五點多鐘,李秋梅剛回到家中,就被綁架關押。

11、迫害丁學山、孫翠芳夫婦

一天,孫翠芳剛回家,就被惡人王琪、鄒林、王應乾抓到看守所,一同被抓的還有孫翠芳的丈夫丁學山、法輪功學員李秋梅。在看守所提審時,也不知道惡人們給她用的是甚麼刑,進去時好好的,出來時是被架出來的,立即被獄醫搶救。惡警知道孫翠芳送勞教所肯定不能收,就把她的丈夫丁學山非法判了3年勞教,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一個月。丁學山查體時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勞教所不收,惡人們把丁學山拉回來給他吃降壓藥,打吊瓶,企圖等血壓一降下來再送勞教所。結果越治越壞,最後不得不把丁學山放回家,他身上的240元錢被搶走。

12、迫害隋淑英

隋淑英原是龍口造紙廠生產管理人員。因患有胃竇炎、胃粘膜脫垂、高血脂性頭疼、便秘、關節炎、肩周炎、眩暈症、嚴重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不得不在一九九二年(時年45歲)就辦理病退。整天與針藥打交道。去醫院成了家常便飯。每年都得花四到五千元的醫療費。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有時真想一死了之。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惡警王琪一夥又去隋淑英家抄家、抓人。因無人開門,便打電話給她女婿,聲稱給兩天時間把人送到公安局,否則不客氣。她和家人不配合惡警,不了了之。

13、迫害於芝蘭

於芝蘭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標準做人,不久,先前的一身疾病,奇蹟般的不翼而飛。當時她近六十歲,身上背著五個多月的孫子,天天在葡萄地裏幹活。兒媳出海,早上她把孫子接來,晚上又把孫子送給兒媳。完工後,就學法煉功。身體健壯,家庭和睦。四鄰屋舍都稱讚於芝蘭修煉法輪大法後判若兩人,脾氣變好了,不說髒話了,思想變好了,由一個藥罐子變成一個身體健康的好人。並說:法輪功真好!太神奇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上午九點多,惡警李樹強、王軍、王琪、鄒林、於立輝等,像土匪一樣闖進於芝蘭家葡萄園,把於芝蘭和小孫子一起綁架到鄉派出所,於芝蘭的老伴及家人去要人,被惡警打了。此時,村治保胡守先帶惡警到於芝蘭家,砸開門鎖,撬開箱子,搶走現金四千元,其它的東西不算。於芝蘭和惡警講理,惡警反而打傷了她的右眼。並強行把她非法刑事拘留,把一個年近六十的老年婦女吊在窗櫺上,讓她坐鐵凳子,夜裏讓蚊子咬她,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後被非法勞教三年。

14、迫害李志軍

二零零七年一月中旬,龍口市七甲鎮李家溝村法輪功學員李志軍,推著摩托車在路上行走,被邪惡之徒王琪等人追著上前盤問並非法搜身抓捕,將其關押在張家溝看守所,用偽善及謊言欺騙李志軍說只要說了就沒事了。李志軍聽信了他們的謊言,大約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龍口市公安伙同七甲鎮派出所將李志軍家及其二老家非法抄家。

李志軍的弟弟為了哥哥能早日回家,不知給了王琪多少錢財,在王琪的構陷下,李志軍當年七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其妻子也知道是受了惡人王琪的欺騙,但出於對惡人的恐懼也不敢說出真相,只能和孩子默默的忍受這無名的痛苦。

15、迫害郭維東、郭愛東兄弟及家人

郭維東、欒可芬夫婦,家住龍口開發區,二人都做個體生意。郭維東和家人一塊做鋁合金加工,欒可芬賣服裝,都是一九九九年前修煉法輪大法,是實實在在的好人。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晚,惡警王琪帶一幫警察翻牆跳入郭愛東(郭維東的弟弟)家中,綁架了郭愛東夫婦二人。第二天,惡警王琪又回來準備綁架郭維東、欒可芬夫婦,正好當時他們二人沒在家。以後惡警經常到他們家騷擾,逼迫他們流離失所,生意受到很大損失。這次被綁架,欒可芬的母親被驚嚇,住進了醫院,對全家人打擊很大。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晚八時左右,龍口市公安國保大隊以王琪為首的三十多名警察偷偷包圍了法輪功學員郭維東、欒可芬夫婦的住處。二人從樓上下來正準備開欒可芬妹妹的自家轎車去拉水。惡警們一擁而上,野蠻綁架了他們夫婦二人。當場非法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並且還強行開走了欒可芬妹妹的自家車,二人被非法關押在張家溝拘留所。

16、迫害姜麗梅

姜麗梅是龍口市醫院的一名護士長,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十點,姜麗梅正在上班,王琪帶人突然闖進醫院把她綁架到城關分局,當時她還穿著工作服、拖鞋。姜麗梅要求上廁所都不被允許,期間他們對她進行審訊,姜麗梅拒絕簽字。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姜麗梅被劫持到張家溝看守所的十監室非法關押。

七月二十九日,王琪、李軍和一名女警王偉(音),強制給姜麗梅戴上手銬、腳鐐,拉到下丁家「610」基地,自此不准她睡覺。他們將姜麗梅的雙手分別銬在鐵床的兩頭,呈一字形分開。姜麗梅一直在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希望他們明真相、少作惡、好有未來。中午李軍對著姜麗梅的右臉狠狠的打了三個耳光,王琪也兇狠的用刊物猛擊她左臉,打的她頭暈腦脹,面部脹痛。他們強制姜麗梅站一會兒,坐一會兒,李軍不時地打她的頭和臉,就怕她睡著了,可他們三人輪流睡覺,輪流看著姜麗梅。

七月三十日半夜一點左右,王琪讓姜麗梅站起來,將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上(上下鋪的床)。姜麗梅站了約十分鐘,感到胸悶、憋氣,眼前發黑、頭暈耳鳴,王琪不得不把她放下來,躺在床上。他們有些害怕,可李軍卻說是裝的,不停的打姜麗梅的臉、扒她的眼睛。王琪打電話叫來了一名男大夫,姜麗梅告訴這名男大夫說自己是市醫院的,因修煉法輪功被他們折磨造成的。那名男大夫推說沒有心電機便走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銬在床架上罰站
中共酷刑示意圖:銬在床架上罰站

姜麗梅要求將她送到人民醫院去,他們卻不敢,將她送到了北海醫院。路上李軍不准她閉眼,一直用手扒她的眼、打她的臉、扭她的上肢。到了醫院,一名女大夫給她做了心電圖,開了一瓶藥。在醫院走廊裏,他們強迫姜麗梅吃治療心臟病的藥,造成姜麗梅心慌、憋氣,全身大汗淋漓。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上午十點左右,王琪等三個警察在看守所提審了姜麗梅。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龍口市公安局擬對姜麗梅勞教一年六個月。八月二十日煙台市公安局來了三個人進行聆訊。八月二十一日晚九點,王琪、李軍等又將姜麗梅劫持到下丁家(「610」基地),每天派一男一女兩警察看管。

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晚,姜麗梅又被拉到張家溝拘留所,並出示了對她勞教一年六個月的決定書。姜麗梅堅決反對,未簽字。姜麗梅於九月十二日早被非法送王村勞教所繼續遭受非法關押迫害。

17、迫害曲向華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下午,「610」人員王琪伙同下丁家派出所警察,闖入下丁家鎮孟家村曲向華家,將曲向華綁架。並將家裏的電腦,打印機等財物搶掠一空。八月底,曲向華被勞教一年半,非法關押於王村勞教所。勞教所和龍口市「610」狼狽為奸,折磨曲向華,逼迫她出賣其他同修。

18、迫害馬道賓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一天的早晨,王琪帶二十多個警察闖入龍口市開發區法輪功學員馬道賓家中,綁架了馬道賓,關押在龍口市張家溝拘留所一個月後,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後馬道賓被關押在王村勞教所遭受迫害。

馬道賓和家人開了一個小飯店,因為待人和氣,價格合理,處處按著「真、善、忍」做好人,所以生意紅火。被綁架後,飯店關閉,家裏的大人、老人和孩子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19、迫害王春玲

王春玲,女,家住龍口開發區。一九九九年前開始修煉大法,沒修煉前經常和丈夫打架,身體患有多種疾病。修煉後,不但身體好了,夫妻二人也非常和睦,二人以賣蔬菜水果為生。王春玲被綁架後,丈夫擔驚受怕,無心做生意,造成很大損失。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王琪等一幫惡警,綁架王春玲非法關押在張家溝拘留所,一個月後,王春玲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被劫持到王村勞教所,檢查身體發現有心臟病症狀,後回家。

20、迫害戰淑紅

戰淑紅,龍口市下丁家村人,因修煉法輪功遭受迫害導致離婚。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號去濟寧被綁架,後被送到兗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期間戰淑紅一直反迫害,不報姓名。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戰淑紅被龍口市「610」王琪等從濟寧帶回,非法關押在張家溝看守所。在此期間,經常遭提外審,邪黨人員先後在南山派出所、北馬派出所、蘆頭派出所等地下室折磨她。有一次五天五夜不讓睡覺,電棍電她。因不報姓名,在南山地下室受刑罰「烤全羊」(戴上手銬吊在空中,像烤羊似的,從腳底將繩子掏出,吊在一個木柱子上,遊蕩起來)折磨。這種刑罰惡警自說一般人都受不了。在南山地下室電刑逼供,嚇唬她,威脅她,讓她承認做過的事。迫害中多個部門都(據說有人民醫院)參與了。在「610」轉化基地裏,惡黨人員幾條電棍一起電她。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一次,王琪、王仁乾又將戰淑紅拉到下丁家鎮原來的洗腦班,對戰淑紅說:你放心,這次保證不用電棍了,好吃好喝的陪著你。因戰淑紅身體十分虛弱,他們還專從城裏人民醫院抽調的醫生每天換人跟著,有公安一人、「610」一人、電信一人、國保一人,還有一個女的,加上一個做飯的,六、七個人一班陪戰淑紅說話,看電視,就是不讓她睡覺,從星期一出來直到星期六,陪著的人中有的男青年談對像,有的女子孩子小,都不願意住外面,王琪也有點洩勁了,對戰淑紅說:你放心,有的是人,我們不行另請高明,已經這麼多人整著你,你甚麼不說也能判十年。

後來他們非法開庭冤判戰淑紅七年半。並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將戰淑紅髮往濟南監獄。

21、迫害袁玉芹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早上六點半左右,王琪、國保大隊長劉永來伙同龍口開發區公安分局的一幫警察(其中有個姓曹的),乘兩輛警車竄到龍口開發區北皂前村法輪功學員袁玉芹家。袁玉芹在面臨惡警的非法抓捕之時,被迫離家出走。

袁玉芹的老公公八十多歲,身體多病,耳朵聾,聽不見敲門聲,沒開門。惡警們叫不開門,就到袁玉芹丈夫的工作單位,強逼袁玉芹的丈夫回家開門,非法抄家,搶走他家的私有物品筆記本電腦兩台。

22. 迫害劉海燕

法輪功學員劉海燕,龍口礦務局技校職工,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市場給世人講法輪大法真相並發真相小冊子,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龍口公安分局當日值班的科長張本業派人綁架了劉海燕,非法關押在張家溝拘留所。劉海燕的老父親到處找女兒的下落,王琪聲稱他們沒有插手此事,不屬於他們管。龍口公安分局說已送看守所和他們沒關係了,老人找那個管劉海燕一事的警察孫景龍,去了五次,孫景龍都因做了虧心事不敢見老人。

23. 迫害林桂付

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晚上,龍口市七甲鎮西林家村法輪功學員林桂付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遭七甲鎮派出所綁架。國保大隊王琪帶人去林桂付家中抄家,發現一些大法書籍和一箱未用的打印紙。王琪說:有打印紙一定有打印機,揚言要把七甲鎮翻個底朝天也要翻出打印機來。林桂付說這是自己的事,不牽扯別人。惡警根本不聽,當天晚上強迫她在兩張紙上按了手印(她本人不識字,不知兩張紙上寫的是甚麼),後放回。

24. 迫害陳豔、曲建芹、劉長元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龍口市法輪功學員陳豔、曲建芹、劉長元被石良鎮派出所綁架,後上報給龍口市國保大隊。三人被非法關押在張家溝看守所二十多天,後均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四月初,陳豔家屬聘請的律師向國保大隊遞交了律師手續,要求會見陳豔。但國保遲遲不予答覆。後家屬又到國保大隊,要求允許律師會見陳豔,並遞交無罪釋放陳豔的申請書。

四月八日一早,兩位律師到公安局要求會見,在傳達室外等了很久才允許進入。國保王琪故意刁難律師,不准會見。

國保大隊公然執法犯法,推脫責任,兩律師及家屬極為憤怒,律師和家屬分別寫了「控告信」,控告國保大隊王志東、王琪等執法犯法的事實,分別郵寄了檢察院、政法委等部門。

來自家屬、律師及國內外的壓力,國保大隊極為恐慌。四月十一日晚,為轉移壓力,龍口市國保大隊偷偷摸摸將陳豔、曲建芹、劉長元非法勞教,並於十二日一早送往山東省淄博第二女子勞教所。

25. 迫害陳桂芝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陳桂芝在七甲鎮常倫莊張貼神韻光盤海報時被七甲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禁在七甲派出所。國保大隊郭富兌、王琪非法審訊陳桂芝,至晚六點左右,陳桂芝被轉移到龍口市張家溝拘留所非法關押。

26.迫害伊向陽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伊向陽在張家溝村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時,遭人惡告,被綁架到東萊派出所,八月二十五日又被綁架到龍口市看守所迫害。

伊向陽,龍口市新嘉街道柳家村農民。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伊向陽遭到多次綁架、關押、關洗腦班,被非法判刑,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一月,伊向陽被枉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山東省監獄。他不放棄信仰,遭山東省男子監獄精神及肉體的種種折磨: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抹風油精、灌辣椒水、指縫夾牙刷迫害等。二零零六年一月,監區獄警指使罪犯強迫伊向陽每天蹲十九個小時,連續蹲了二十幾天。二零零六年十月,監區長李偉等獄警指使罪犯,強制伊向陽每天二十四小時蹲著,並不斷的打罵,用針扎他的全身。經過近百小時的連續折磨,伊向陽除臉和手以外,全身上下皮膚都變成了烏黑色,左胳膊和大腿被打折。

27.迫害楊美娟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一早,龍口市各派出所在煙台「610」及龍口市國保大隊的指使下,統一行動,在全市範圍內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惡警非法入室搶劫,強行將電腦、電視、打印機等家用電器搬走,現金及銀行卡搜刮一空,將人劫持,導致幾個家庭妻離子散,直接經濟損失幾十萬元。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劉延翠、慕香順、陸莉克(人沒在家,惡警砸窗搶劫了東西)、姜用戰、楊美娟夫婦、姜訓亮、唐平夫婦、苗春榮、王選母女、唐祝龍、王明亮、黃彥夫婦、莊淑花、隋玉紅等。其中,楊美娟、姜用戰、隋玉紅、姜淑紅、王明亮被非法重判四至九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