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件發生在我家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八十歲,一九九六年與老伴同時走進大法修煉。我倆修煉,我們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偉大。我講幾件發生在我家的神奇事,以謝師恩!

孫子的中共病毒症狀消失

我孫子今年二十多歲,身胖體壯。今年正月初一下午,他說晚上想吃涮羊肉,我就讓他去買調料。我家暖氣溫度達到30攝氏度,孫子在家只穿短褲背心,出去時他只加穿了件單衣單褲。當天晚上就咳嗽,開始我們也沒在意,以為他出去穿的太少感冒了。

咳了六、七天後,孫子開始發燒、憋氣,而且越咳越重。他的身體健壯,以前傷風感冒了抗幾天就過去了,這次卻越來越像中共病毒的症狀。家人開始害怕了,就帶他到醫院去檢查,透視、化驗,各種檢查費用花了600多元,武漢肺炎的化驗結果呈「陽性」。醫生就叫我們回家,還對我孫子說了一句:「你還得回來。」我們問為甚麼不給拿藥、不給治療?醫生說:沒藥,藥都給武漢了,回家等著吧,反正(孫子)還得回來。」家人到處去買藥也買不到,就給他喝板藍根,其實根本不管用。他一直咳嗽、發燒、憋氣。

五、六天後,小區居委會打電話問我們病人症狀有沒有發展?還說讓我們有甚麼情況趕快往上反映。顯然他們是得到醫院的通知追蹤來了。

又過了五、六天,居委會又打電話問病人怎麼樣?意思就是這人(孫子)還有沒有了?我告訴他們:我們去醫院,醫院不給治,不給藥,把我們攆回家。你們還這麼三天兩頭的騷擾,你們管甚麼了?以後再別打電話來了。

我靜下心來想:我是修煉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把孫子就交給師父了。我一邊告訴孫子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求師父救救孩子。太神奇了!孫子當天晚上就不再咳嗽了,燒退了,也不憋氣了。我們全家人都見證了這個奇蹟,無不感歎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

兒子、兒媳更加認同大法好了,兒媳還在手機上下載了《轉法輪》,有時間她就看。

腦血栓症狀一個星期消失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問世,師父發表了《再轉輪》後,我和老伴謹遵師父的教誨,天天出去以各種方式講真相勸三退救人。修大法後,我和老伴身體無病一身輕,天天步行走很遠的路也不累,一直堅持著。

二零一七年九月的一天,我在家裏突發腦血栓症狀:右半邊身子從頭到腳無力、麻木,手抬不起來,走起路來腳還向外一撇一撇的,邁不開步。我思想中首先的反應是:「這不是病,我不是腦血栓。我有師父管,煉功人沒有病。」老伴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胳膊抬不起來,我就用另一隻手往上拽。第二天我想:還能不能出去講真相呢?如果這樣出去,別人看見有沒有負面影響?會不會給大法抹黑?和老伴交流後我們都認為這不是病,一定能出去,救人要緊。我們又一起出去了。

我把右手插進衣服口袋裏慢慢走,不注意看,還真看不出我有甚麼異樣。老伴給人講真相,我就在旁邊發正念,根本沒想甚麼病不病的,別人怎麼看我,我根本不在意,再說我也沒看見有人注意我,我這不就是個正常人嘛!就這樣我們一天沒落照常出去救人,回家就學法、煉功、發正念。

這些日子兒女們也沒看出我有甚麼兩樣,參加小組學法,連同修們都不知道這件事。

到第九天時,我正發正念,忽然看見一道白光從我頭頂上沖出去,我是閉著修的,師父卻讓我看到了這一幕。我馬上意識到我好了,是師父給我把身上不好的東西拿下去了。發完正念我站起來,全身輕鬆,病業假相全部消失,身體一切正常。我知道師父再次幫我淨化了身體,我真的好了。我和老伴激動萬分……

過後我才把這件事告訴兒女,他們都感恩大法,感恩師父!

兒子、兒媳在大法中受益

我兒子、兒媳在外地上班。二零一七年,兒媳的單位有六萬元的住房公積金提不出來,據她說得買下一套房子,辦齊所有的手續才能提出來,她就回來在這邊買了套較便宜點的房子。她回來後我們就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明白真相後說要用自己的真實姓名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辦完三退後她就去單位辦理提款去了。到那兒後沒想到單位連證件都不看,直接給了她七萬元,說是按甚麼條款又給她加了一萬元。兒媳回來說這是她相信大法好,三退後給她帶來的好運。

二零一八年,兒子、兒媳在某市花一百多萬元買了臨街的兩間門市房,因為種種原因,他們現在不想要了,想去退房。因為退房的人多,須要排隊搖號辦理。他們搖的是14號。聽說當天不能辦理退款,他有急事又不能在那兒久等,兒子就去找主管說明情況。兒媳在外面等他,心裏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幫忙。過了一會兒只見兒子興沖沖的從裏面出來,說主管給了他一個3號,這樣他們當天就能辦完退款手續。兒子、兒媳更加相信是法輪大法讓他們受益了,也更加相信大法。

弟子雙手合十再次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與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