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十九年的頑癬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在我剛上初中時,我的臉上長滿了白糊糊的癬。非常的頑固、非常的癢,撓厲害了就疼,撓的時候,白花花的癬片就像細碎的雪片和麵粉一樣從滿手的手指間往下落。每在這時,看見的人有的人嘲笑、有的覺的寒磣趕快扭過臉或立即走開。這使我非常苦惱,因為整個臉都長滿了癬,有人還給我起過混名。我不敢到人群裏去,沒事的時候很不願意出門,不願見人。冬天我把帽舌頭使勁往下壓,讓它遮著臉走路,夏天就沒辦法了。

為治這個癬,我沒少去醫院,大醫院、小醫院都去過,都無濟於事。尋找過治癬的名人、打聽過治癬的土方、驗方,到最後它依然紋絲沒動。

後來我無意中發現,有一種馬牌的護膚油,是用一層薄塑料紙包著的,上面印著小紅字、圓柱型的那種油,極便宜,抹在臉上油乎乎的,把癬片軟化了,臉看上去不那麼白了。

我喜出望外,就多買, 還攢了一些。我一年四季沒離開過它,我在長達十九年中,一直就是靠著它度日。

氣功大潮來了,聽說練氣功能治病,有很多人都在練各種各樣的氣功,我也想練功治治我這個病。於是鄉鄰、親朋等就向我推薦這個功、那個功,,反正各種各樣的功沒少練,折騰了八年,我這個病還是沒有一點變化。我又心灰意冷了,我覺的我沒希望了。

那年秋天,我在地裏拾棉花,一個鄰莊的同學路過,對我說:「給你一本書看看,他比別的氣功都靈。」我這個同學也愛練氣功,也練過很多氣功,也經常見面。我接過書一看,上面寫著三個大字《轉法輪》。可我對氣功早已失去了信心,礙於面子,我接過放在了裝棉花的包裏。

回家以後,我隨手翻開書念了一兩句,便放在了大立廚頂上了。有時想起來就看一下,念上幾句再放回去。就這樣過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有一次我又拿起《轉法輪》,這次念的比較多。這一多不要緊,可了不得了,我再也撒不開手了,不念都不行了!為甚麼?因我發現裏面的「真善忍」這三個字可真了不得!這極簡單、極少的三個字能統括天下所有的事,天下所有的事,不管大事小事甚麼事,都能用這三個字解決!以不變的、極少的、極精煉的三個字對待天下所有變化紛繁的事!以少對多、以不變對萬變!太好了!這正是我內心深處想尋找的、想要的、夢寐以求的那種理!這種理別的氣功裏都沒有、都沒見過,這種理還給我人生指出了一條往前走的道路和處理各種事的方法!這是我剛讀《轉法輪》時的一種直觀的認識。諸如神話小說、神話劇中的騰雲駕霧、各種變化等,也在《轉法輪》中得到了解答。

我就拼命的讀《轉法輪》。大約讀到半個月的時間,我發覺我臉上的癬出現了變化,癬片薄點了、軟點了。我非常歡喜,難道這功真管事?我就接著讀,讀了一個月的時候,臉上已經不是很白了,因為這時的癬片極薄極柔極細小,雖然還是滿臉都是。我滿心喜悅,我覺的這個功準能真正治好我這個病。從這開始,我正式停抹那個護膚油。我去找我那個同學,讓他給我找教那五套功法的書。同學又給我了一本《大圓滿法》。我就又讀《轉法輪》又自學自煉那五套功法。這樣,在我煉了將近三個月的時候,折磨了我十九年的、靠護膚油過日子的那個頑固的癬徹底的好了!臉上的皮膚完全正常了。

得法初期,我就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與大法的神奇力量,我會堅修大法到底的,並努力做好三件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