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製造的「黑箱」黑到甚麼程度?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前不久,一則消息不脛而走:在看微信時「20不准」,不能非議「黨」的政策,不能「妄議中央」,不准瀏覽「反動網站」;不准擅自接受媒體,特別是境外媒體採訪等等,違者甚至將以刑事追究。

大陸社交媒體霎時陰雲密布。10月2日,美國明確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消息發布後,世界各大媒體都紛紛關注、議論「中共黨員被美國禁入境」,然而,中國大陸的微信群一片靜悄悄,基本上沒有人討論,因為只要討論就面臨著微信有被銷號的風險,所以人們選擇閉嘴免談。微信上有疫情「健康通行碼」、電子錢包、語音電話,人們唯恐失去這個賴以出行、支付的工具。

不許「兼聽則明」 只能「偏聽偏信」

微信成了黑箱,人們只能做中共允許的,而不能越雷池半步。

在「堵」微信的同時,中共強「推」軟件,公務員、國有企業員工和公立學校教師必須下載,因為這些崗位大多數是中共黨員,對於這九千萬人的群體,中共試圖把他們的大腦用「學習強國」填滿。有人發文抱怨,平日工作已快累死,單位還要求每天至少要累積30分,有的甚至規定50分(每日最高上限67分);而且上級每天都要檢查手機,沒有達到最低積分就會被通報檢討。

這一堵一推,堵起了一道牆,中國大陸本來就有一道互聯網防火牆,又叫網絡「柏林牆」,現在又用刑事拘禁來威脅在微信上說真話的人,等於在網絡「柏林牆」之下,又加了一道「牆中牆」;現在又強推「學習強國」,填鴨式洗腦,大陸民眾還有多少時間、空間去了解本該了解的東西呢?

在信息控制理論中,信息「黑箱化」有兩個條件,一是製造信息不對稱,信息單向灌輸,屏蔽其他通道,二是高頻率、重複灌輸。這也就是戈培爾那句名言,「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

中共製造「黑箱」由來已久

1959年7月23日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的講話,他講:「假如辦十件事,九件是壞的,都登在報上,一定滅亡。」按此精神,中國的報紙其實只有一個聲音,即毛澤東與中共中央的聲音,而中共中央的聲音其實也就是對毛澤東意圖的解讀而已,「報喜不報憂」,成為中共黨媒的常態。

彭德懷對於荒唐的「大躍進」上萬言書,說真話,被打倒、迫害致死;劉少奇揭穿三年自然災害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在文革中丟了性命。連中共的領袖群體都說不了真話,更何況敢於說真話的右派、敢言人士,被打倒的打倒,自殺的自殺,把中國大陸禁錮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大黑箱。

這個黑箱,能黑到甚麼程度?

有三個現象值得大家關注:

一,2005年美國《探索》(《Discovery》)節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人為造成的災難,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而是鮮為人知的1975年8月中國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

除了親歷者,很多國人對此一無所知。有人甚至懷疑,這是不是國外媒體的惡意杜撰?認為是「美帝的陰謀,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甚至很多當地人都不清楚。2010年,在駐馬店大壩潰口處,一個當地警察面對記者採訪時說:「『75.8』嗎?我們這代人沒有幾個知道的。」

當地縣誌關於「75.8」的記載寥寥數語,只有短短一小段文字的輕描淡寫。導致幾十萬人死亡的這麼大的一個災難發生在我們的國家裏,很多人卻始終對此一無所知。比天災更殘忍的是人禍,比人禍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中共對此的竭盡全力的掩蓋。

二、1948年,發生在長春的「兵不血刃」,中共軍隊圍城數月。大陸軍旅作家張正隆寫作的《雪白血紅》一書中揭示,圍城導致平民死亡15萬人以上。

數年前,當台灣作家龍應台向周圍的人問起這件事,居然沒人知道。她獨自到了長春,「司機小王,一個三十多歲的長春人,像聽天方夜譚似的鼓起眼睛聽我說起圍城,禮貌而謹慎地問:『真有這回事嗎?』然後掩不住地驚訝,『我在這兒生、這兒長,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箱」裏面,老百姓又能看見甚麼呢?《雪白血紅》作者張正隆在找到當年參加「長春圍城」的老人時,老人說,你問的這些,我都是知道,但不能說,現在還不能說。老人強調,記了也不能寫。張正隆感歎,「望著老人,你會想到飛機失事後千方百計尋找的那個黑匣子。你找到了,卻打不開它。」

三、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飢荒,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依據各地縣誌、檔案揭示三年共計餓死三千餘萬人。

即便是這樣,在中國大陸的百度、知乎網站,這個話題依然爭議最多,置疑的聲音甚至調門更高。因為有些人從自己的感覺推斷,不少人說,「如果真的出現了餓死3000萬人,那麼家家應該都有死亡的,可我從來沒聽說過我家餓死人。」

楊繼繩在《墓碑》中寫道:「從1959年到1961年,通渭縣大量餓死人的事,除了高層以外,對外嚴密封鎖信息,直到幾十年以後的今天,外面的人還不知道這裏曾發生過如此慘烈的事情。」

有人說,「這畢竟是政府呀」,言外之意就是政府儘管有時候掩蓋,但不可能甚麼都是假的吧。然而法西斯宣傳部長戈培爾說:「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中共的謊言術集古今中外大全,戈培爾也望塵莫及。

在黑箱之外,都發生了甚麼

在大陸,人們紛紛為十一假期的出遊而忙碌,一片歲月靜好。

在大陸之外,已經是天翻地覆的變化。用海外華人的話講那就是「共產黨已臭大街了」,在美國法拉盛地區,是華人舉行集會的地方,當往往有海外華人的聲援抗議中共迫害人權,如解體中共對於法輪功迫害,釋放關押在集中營的新疆百姓時,中共大使館一定派人破壞、干擾,打著五星紅旗,放著小喇叭起哄。

然而,在美國陸續取締美國各地的孔子學院,宣布在美國中共媒體為代理人機構,以及對於中共新疆高官陳全國等4人,以及「港版國安法」推動者11人採取嚴厲的金融級別的制裁之後,法拉盛打五星紅旗的中共五毛幾乎絕跡了。

在美國移民局10月2日,正式宣布禁止共產黨員入境之外,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出推文說:「中國有許多優秀人才是共產黨員。美國的決定有助於讓更多人才留在中國國內,因為它粉碎了他們的幻想,這不是壞事。更重要的是,如今非中國共產黨黨員的民眾,對移民美國的興趣也大大降低了。」

有網民說,這可真是洩露了重大機密,那就是移民美國的幾乎都是共產黨員,非黨員沒有甚麼能力出國。

早在2012年,香港《動向》雜誌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數據指出,有9成中共中央委員的親屬移民海外。

最近,武漢要求黨員幹部公務員軍人上交護照,不交就註銷,其他省市也開始執行這樣的「邊控」政策。中共試圖把人們關在籠子裏為其賣命,充當人質。

然而,中共關得住人的身,關不住人的心。無論中共怎麼控制,但是世界正在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中共隱瞞疫情、推卸責任,令共產黨已成過街老鼠的事實,在中國大陸正在以各種方式或明或暗地傳遞著。這個時候不拋棄萬人唾棄、人見人嫌的共產黨,還等甚麼呢?

美國移民局稱,除非證明是主動退出中共,否則不交黨費被動退出不算數。總部在美國的「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於8月18日宣布,即日起該中心推出「在線辦理退黨證書」的服務,對於中國境內居民來說,要通過翻牆軟件才能看到退黨網站。

「退黨證書」不僅為國際社會所認可,更是證實一個人主動退出中共的有效證據。於現實,於未來,於過去,都是不容錯過的明智選擇。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21/187911.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