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高層、智庫公開譴責邪惡中共(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報導)自2020年年初,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以來,美國政府高層政要、精英階層不斷公開發聲,譴責中共給美國和全世界自由國家帶來威脅;開始稱當前的瘟疫為「中共病毒」,並揭露中共號稱「代表14億中國人」的謊言,倡議將中共和中國人分開……

川普總統2020年9月22日在聯大發言,強烈譴責中共對疫情撒謊誤導世界,他說,「必須追責把這場瘟疫釋放到全球的國家:中國(中共)。」

司法部長巴爾:中共全球野心是21世紀對美國和全球的首要問題

'圖1: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圖1: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2020年7月16日發表演講時,發出警告,中共的全球野心是21世紀對美國和全世界最重要的問題。

他說,中國共產黨用鐵拳統治著世界的偉大文明之一。它試圖利用中國人民的巨大力量、生產力和聰明才智,推翻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讓獨裁安存於世。美國如何應對這一挑戰將具有歷史意義,並將決定美國及其自由民主盟友是否繼續塑造自己的命運,抑或中共及其獨裁支流是否會控制未來。

中共掠奪性經濟政策使其成為「專制兵工廠」

他解釋說,習近平公開地談到中國正在向中心舞台靠近,建設一個優於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用中國的解決方案取代美國夢。他表示,中共不再韜光養晦,而正在進行一場經濟閃電戰,奪取全球經濟制高點,並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主要技術超級大國。

「為了向競爭環境傾斜,中國共產黨政府完善了一系列掠奪性且經常是非法的策略、貨幣操縱、關稅、配額、國家主導的戰略投資和收購、盜竊和強制轉讓知識產權、國家補貼、傾銷、網絡攻擊和工業間諜活動。在美國聯邦政府的經濟間諜訴訟中,大約80%的指控案都旨在讓中共政府獲益,而在所有商業機密盜竊案中,大約60%都與中共有關。」

他說,中共的掠奪性經濟政策正在取得成功。「一百年來,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產國,讓我們能夠成為世界『民主兵工廠』。2010年,中國在製造業產出方面超過美國。中國現在是世界『專政兵工廠』。」

巴爾還表示,美國公司已經變得依賴中國市場,而整個美國現在也依賴中國提供的重要商品和服務。

中共將其意識形態推展到全世界

巴爾說,中國共產黨擁有絕對權力,不受民眾選舉、法治或獨立司法機構的控制。中共監視本國人民,給他們分配社會信用評分,僱佣一支政府審查大軍,折磨持不同政見者,迫害宗教和少數民族……「中共強迫意識形態一致性的運動並沒有止步於中國邊境。相反,中共尋求將其影響力擴展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國本土。」

「現在不是美國在改變中國,而是中國(中共)利用其經濟實力來改變美國。」

他抨擊硅谷的美國科技巨頭和好萊塢,為了短期利益而討好中共。巴爾說:「北京的終極企圖不是與美國進行貿易,它是要搶掠美國。作為一位美國商業領袖,討好北京可能會帶來短期回報。但最終它的目標是取代你。」

他引述美國公司董事會內部流傳的笑話:在中共看來,雙贏就是(中共)要贏兩次。「儘管美國人希望貿易和投資能使中國的政治制度自由化,但中共政權的基本特徵從未改變。」

他呼籲,重估中美關係,美國需全社會共同努力、抵抗中共帶來的這場威脅到子孫後代的挑戰。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中共正在挑戰國際原則

'圖2: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指出,解放軍不是為中國服務,而是效命於中共。他敦促其它印太地區國家與美國一同對抗中共。'
圖2: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指出,解放軍不是為中國服務,而是效命於中共。他敦促其它印太地區國家與美國一同對抗中共。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五角大樓已為中國做好準備」(The Pentagon Is Prepared for China)的文章。文中指出美國把中共視為戰略對手,美國必須加強其在印太地區的盟國和夥伴網絡,以應對中共的軍事和經濟威脅。

埃斯珀表示,解放軍服從的不是國家或《憲法》,而是中共。一個更加強大的解放軍,將助長中共推展其國際野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重塑國際秩序,破壞全球公認的國際規則。

他寫道:「我們已進入了全球競爭的新時代,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將與北京倡導的專制制度相互較量。」

埃斯珀在文章的最後呼籲重視自由、人權和法治的國家團結起來,抵禦中共對各國主權的侵略與脅迫。

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中共是新的邪惡帝國

'圖3:參議員克魯茲:中共是新的邪惡帝國。'
圖3:參議員克魯茲:中共是新的邪惡帝國。

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接受大紀元記者楊傑凱的採訪時表示,中國(中共)和中國(中共)政府是新的邪惡帝國,把各種各樣的手段集於一身。

「他們(中共)只會變得更壞。」他認為病毒大流行帶來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後果,就是導致了對美國與中國以及世界與中國(中共)關係的根本性重新評估。

他說,中國(中共)是下一個世紀美國面臨的最嚴重的地緣政治威脅。與中國(中共)的敵意、侵略、知識產權竊取、間諜活動和宣傳戰進行的戰鬥,這是一種「整體政府」(a whole of government)式的努力。

他表示,中共一直設法顛覆美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從政界到經濟,從知識產權到供應鏈,從好萊塢到學術界,再到像NBA這樣的職業體育比賽。

他提到,在整個冷戰期間,美國並沒有和蘇聯爆發戰爭。「相反,里根(總統)最能理解這一點,我們進行了系統的、全面的努力揭露真相(shine a light),利用真理的力量,利用經濟壓力,利用外交壓力,利用美國自由企業制度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來打敗他們,讓他們破產。」

「共產主義是一場災難,它行不通,所以我們需要在軍事方面與之抗衡,我們需要通過揭露真相來對抗它。這是我一直努力去做的事情,呼籲警惕來自中國(中共)的謊言和壓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