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迫害咱老百姓的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據中共黨媒報導,9月16日至18日,黨魁習近平到湖南考察,並親自對當地民眾開展紅色基因教育,他首站來到湖南省郴州市,在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考察時,習近平向在場的村民說,中國共產黨人自己有一條棉被「也可以分半條給老百姓」。建黨近百年「不忘初心,老百姓把共產黨看成是自家的黨,是老百姓的黨」。

黨媒對習近平的話大肆宣傳報導,唯恐天下不知。看到這條消息時,很多人感到實在是太好笑了,共產黨是「老百姓的黨」?前邊加上兩個字就貼切了:「迫害老百姓的黨」。約在半年前的湖南郴州,疫情還比較嚴重的時候,推特上有一個視頻流露出,當地的一群民眾晚上在一個出不去的小區內點著篝火,圍在一起高唱:「共產黨的天是最黑暗的天,共產黨的人個個不要臉!」怎麼這就變成「老百姓把共產黨看成是自家的黨」了?

「半條被」與「半夜雞叫」:同一套路的謊言

與「半夜雞叫」一樣,這個被拿來做文章的郴州紅色紀念館「半條被」的故事,同樣不值得推敲。

黨媒自稱1934年紅軍長征進到沙洲村的山裏時,百姓嚇得躲起來,村民徐解秀因孩子有病來不及跑,3個女民兵闖進她家,女兵帶了一條被子,這家很窮,沒有被子,晚上3個女兵和村民母子就合蓋一條被子。臨走前,女兵要把被子留下,村民推讓,女兵就把被子剪成兩半,半條留給村民。這就是「半條被」的故事。

這個版本的故事有不少「美妙」的巧合:孩子病了,碰巧父親不見了,母親留下來了,紅軍來了,碰巧不是男兵,是女兵,家裏窮得甚麼也沒有,碰巧還有一把剪刀,這剪刀還挺鋒利,不然怎麼能剪的了被子?被子夠大夠厚實,碰巧5個人身材都夠小,不然11月寒冬一條被子如何能合蓋5個人?一張床能睡5個人?難道都睡在地上嗎?故事還沒完,紅軍走了,國民黨來了,把被子搶走了。國民黨那時的裝備與財富,需要搶半條破被子嗎?這又是一個典型的中共騙取民心、煽動仇恨的假故事。和《半夜雞叫》如出一轍,哪家長工半夜跑地裏幹活?地主夜裏也不怕搞壞自己的身體,天天去雞籠邊裝雞叫?

網民們毫不客氣地打臉中共:「我不要你那半條被子,你自己留著吧,把強拆的房子還給我,好吧?」「貪了百姓那麼多的錢,半條被子就想了事?」「把被子給非洲人吧,把美元給咱國內百姓,行不?」

中共真的是像自稱的那樣是「老百姓的黨嗎?」遠的不說,看看近些年發生在湖南郴州百姓身上的實際情況吧,一群只為做好人的人,只為堅守「真善忍」信仰的人,卻遭到了中共無比殘酷的迫害。

'圖:周扒皮後人孟令騫揭秘「半夜雞叫」謊言'
圖:周扒皮後人孟令騫揭秘「半夜雞叫」謊言

強盜般的經濟掠奪

老百姓有句話: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李木朵,男,湖南郴州市蘇仙區工商銀行職工,從小就病痛纏身,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一身頑疾不藥而癒。善良的他多次為民眾做好事。一九九八年大洪災,李木朵捐款三千元,獲領導表彰。柿竹園附近山上常發山火,在那工作的李木朵奮不顧身參與滅火,多次受傷。二零零零年,李木朵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個月,家兩次被抄,三萬元現金和存摺被搶,公安人員對李木朵夫婦強行照相,偽造身份證,取走了存款。二零零一年,李木朵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後被中共強行買斷,家中一貧如洗。之後遭非法庭審、歷經生命危險。

范麗英,湖南郴州市北湖區機關幼兒園教師,按法輪功真、善、忍要求自己,用善心教育孩子,是位難得的好老師,卻遭非法關押迫害十次,被降級降薪,崗位由教師貶為保育員、清潔工,累計被罰扣現金十一多萬元。

丈夫被打死 財產被搶奪,女教師控告元凶反遭誣判

李菊梅,湖南郴州市嘉禾縣珠泉完小教師,現年63歲。她曾患骨癌,四處求醫無效,臥軌、投河自殺未成,第三次吞下大量的安眠藥中毒後被親屬送往醫院搶救過來。學法輪功三個月後,返回省城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身體各項指標正常!專家醫生對此產生了深厚的興趣,請李菊梅將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留給他。李菊梅的丈夫郭會生是嘉禾縣政府法制辦幹部,身體彪悍結實,性格樂觀豁達,辦事幹練有魄力。郭會生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廉潔奉公。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郭會生被非法抓捕、勞教一次;李菊梅因講真相六次被綁架,兩次非法勞教,合計經濟損失十幾萬。李菊梅在獄中還遭受了十多種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二零零零年三月,李菊梅被劫持到「轉化班」洗腦並遭罰款一千元。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九日,國保大隊王社清帶領一群警察深夜闖進李菊梅家,將她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天,逼家人繳納生活費四百元,罰款四千元。

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郭會生因勸藍山縣公安局局長席小剛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被國安保衛大隊教導員胡永輝帶領一群惡警綁架毒打,全身血淋淋的不省人事。惡警頭戴鋼盔、手拿電棒,在郭會生、李菊梅家中沒有任何人的情況下,連續兩次抄家,搶劫走了家裏的一切貴重物品。看見的人說搶走了足有六、七袋以上的物品。據郭會生的二哥說,他拿了幾十萬元用於建房及裝修用的錢,全部放在郭會生家。十月十二日五時,當年五十二歲的郭會生停止了心跳,兩個女兒永遠失去了慈愛的父親。家中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哭的死去活來。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李菊梅向最高檢察院遞交《刑事控告書》控告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四點左右,李菊梅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

「已經到了火葬場,燒掉算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縣石橋鎮石塘村年僅二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雷井雄,被長沙天心公安分局綁架。當天下午四點警察對他進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他打昏死過去,公安人員就將他送到火葬場。

將要火化時,一個女警發現雷井雄輕微地動了一下,就說:「他還沒有死,不能火化。」在場的幾個男警察說:「人都這樣子了,已經到了火葬場,燒掉算了。」女警說:「人還未死,不能燒。將來追查責任,誰負責?」雷井雄被送到長沙市中心醫院搶救,撿回了一條性命。

七旬老人雷安祥被秘密構陷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三點,湖南省郴州市七旬老人雷安祥遭郴州市北湖區法院非法庭審,沒有律師在場,雷安祥的自我辯護權也被侵犯。在一九八醫院內一間小房間裏,法官羅紅榮對雷安祥秘密庭審。為了構陷雷安祥,公訴人將雷安祥的妻子和女兒回答警察問題的記錄也作為雷安祥的「犯罪證據」。在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公訴人說要判雷安祥兩年以下的刑期,法官羅紅榮則說要判三年以上的刑期,這表明庭審只是為了定罪而走的一個形式而已,完全背離了法律的公正。

十一月十二日,郴州市北湖區法院非法判決雷安祥三年刑期,並非法處罰人民幣五千元。雷安祥不服冤判,提出上訴。

十二月九日,郴州市中級法院立案,但未公開審理,幾天之後,中級法院草率結案,於十二月十三日宣布維持原判。中級法院參與迫害的人員有審判長張波、審判員劉繼根、審判員袁勇、法官助理鄧泓帥、書記員歐陽瑜珊。

人在做,天在看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持續二十一年,近幾個月,中共政法委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清零行動」,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仍在執行著中共的迫害政策。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八月中國大陸二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58個城市的警察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和騷擾。

八月份至少有118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其中判刑41人,庭審76場,非法構陷到法院、檢察院87人。黑龍江省大慶市林甸縣一中優秀教師王鳳臣,遼寧省撫順市都興貴,河北省承德市邊群連,遼寧省葫蘆島市興城市張崇月,甘肅省武威市郭玉蓮,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姜全德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八月份中共法官、警察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234812元。其中,法庭非法罰金70000元,警察非法罰款164812元。10人被停發退休金、扣發被冤獄迫害期間的工資,不給辦理社保。

這難道就是中共口口聲聲的共產黨是「老百姓的黨嗎」?類似「半條被」的謊言還要掩蓋到甚麼時候?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就拿郴州來舉例。原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國保大隊惡警吳志強,每次抄家,必抄現金和金銀首飾。法輪功學員多次告誡他:善惡有報,別行惡!吳聲稱:「我甚麼都不怕,我不幹了還有我兒子幹!」「要放人,拿錢來!」就這樣,他把自己造下的深重罪孽遺禍給了自己的獨生子:兒子突然癱瘓,終日與輪椅相伴。吳志強敲詐勒索的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及參與迫害領取的各種「獎金」為了給兒子治病也全部耗光。

湖南郴州市蘇仙區前國保大隊長廖愛青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勸善,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橫蠻樣子,說不怕遭報。但是大難臨頭就傻眼了,臨死之前甚麼都明白了,有人勸他把搶劫法輪功學員的錢財都退還給他們,改過自新。他搖了搖頭,只說了一句話:「來不及了」。

據明慧網近期報導,僅北京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群遭惡報的情況,據不完全統計,共有527人遭惡報,其中有50人殃及到82個家人。長春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到惡報者至少有674人,其中,死亡人數為156人,遭惡報落馬為260人,病傷殘廢為179人,災禍17人,禍及家人的案例為62人次。上述惡報案例絕大多數的發生在610、公檢法系統與迫害法輪功的相關部門的人員中。

世界各國與國內民眾已經將中共與中國人民清晰地區分開了,這對中共來說是最為沉重的打擊,中共在窮途末路之際,一定會利用各種謊言和手段繼續洗腦民眾,為其陪葬,理智的人們,應該想想是到了與中共切割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