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我從小體弱多病,家族中有哮喘病、精神病史,我都患上了,有時行為讓人感到奇怪。一九九六年身體不能動彈,住進了醫院,醫生告訴家人說我不行了。回家後聽別人說,法輪功挺好的。一九九七年春天,我就走了進來,狀態有所好轉。

一九九八年夏天,思想業嚴重,有罵師父、罵大法的念頭,控制不了。當時非常緊張,還以為自己在罵,主意識不強,接著精神就不正常了。主意識不清不能修煉,我就停下來了。六月份就住進了精神病醫院治療,住了一個月就出院了。出院後我幾次想學法,思想業和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就是學不了。同修幾次想幫也幫不上,害怕我主意識不強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但我心裏一直知道大法是正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在單位裏答題上崗,其中有一個問題,「李洪志是個甚麼樣的人?」本來答題期間我腦子一直迷迷糊糊的,看到這題目一下子精神起來了,我一口氣就答上了:李洪志是一個偉大的人,是一個高尚的人,應該人人都尊敬的人。另一個題問:「法輪功對人有甚麼××?」我答:法輪功對人有百益而無一害。有一次,保衛科長說:「等你閨女上高中時就不讓她上了。」我回他說,那時我閨女會說:「我媽得了這麼個好功法。」

這些年來見了同修特別親,撿到了大法資料也很親,有一次在外面看見貼著「真、善、忍永恆」,周圍沒有人,我當時就跪下了,嘴裏念著「真善忍永恆」。我心裏怎麼也放不下大法,和單位的人打撲克心裏也想著大法。在這十九年裏,我真是天天盼、夜夜盼,望眼欲穿的盼大法。

師父沒放棄我,讓我再度接上了這份聖緣。二零一七年,我碰到一個同修,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我說昨天在夢中求救,結果我得救了,今天正好碰到你了。我非常高興,悟到是師父看我緣份到了,安排我得法了。

我又請回了大法書,覺著大法書是那麼親,不停的說著:謝謝師父,對不起師父。師父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我也精神起來了,也明白了間斷了的這十九年,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之前有兩次在痛苦中想要跳樓,一下子有個念頭打入腦中,說你要是死了更遭罪,把我嚇的也不敢跳了。

剛走回來時,有時思想業和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叫我思想簡直一刻不得閒,坐立不安,學不了法也煉不了功,各種不好的念頭都往腦子裏打。我害怕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給大法抹黑,就把書還給同修。回家覺著不對,又把書請回來。排斥不好的想法,就是信師信法,終於走過來了。

有一次肋骨劇痛,又喘又咳,喘不上氣來,感覺痛的受不了的時候,我喊出聲音來:「師父,您救救我!」馬上感到疼痛順著肋骨走、走、走,很快下去不痛了。每當身體有病業反應,我不擔心,想這是在還債,是好事呢,難受是好事,堅信師父,都是堅信師父闖過去了。

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我現在牢記師父的教導,多聽批評。平時家人說我不好,我也不反駁了。自從從新走回修煉,我一直有一種幸福感,生不起氣來,有時矛盾來勢洶洶,我也能理性對待,守住心性。一天早上,電壓力鍋嘀嘀響提示飯做好了,這聲音把正在睡覺的丈夫吵醒了。他忽然大發脾氣,使勁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推倒在地。我掉淚了,但沒有怨恨他,覺著自己確實沒有為他著想,自己沒做好,吵他睡覺了。

隨著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也壯了,有時感到身上到處有法輪在轉,人也精神起來了,能照顧我癱瘓的母親。我父親高興的對我母親說:你真有福,女兒都能照顧你了。是呀,曾經的我精神不正常,是全家的累贅,誰也想不到我能分擔養老。我用心照顧老人。以前做菜先考慮自己愛吃,現在我做父親愛吃的。在養老上,主動為其他兄弟姐妹考慮。二姐說我:(照顧老人、幹家務)比我們還有勁。

從新走回修煉後,師父幫我拿掉了大部份思想中不好的東西。我的思維正常了,做事不再走極端,人生態度積極樂觀,而且身體輕快。謝謝慈悲的師父!謝謝同修的幫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