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家人為我準備了後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四歲,是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剛學法兩個月,我的頑固的肩周炎就好了。

正在我學得高興的時候,中共江魔頭一夥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開始了,我的女兒、大兒子和媳婦都修煉大法,他們先後都被迫害了,由於我學法不深、害怕,加之家庭和社會方方面面的壓力,我害怕了,放棄了大法修煉。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由於心臟衰竭、雙腎結石、甲亢、高血壓等等多種疾病纏身,生活不能自理,被大兒子接到家中。我就每天和來我家中的幾個同齡老同修一起學法,兩天後我就停了所有的藥,身體一天一個樣,逐漸我就恢復了健康,生活能自理了,也能下五樓買菜了,但是,有時吃飯還是吐,但比以前強多了,次數也少多了。

二零一七年三月,由於警察在中共兩會期間騷擾大法弟子,我有點害怕了,女兒接我到她家住幾天,女兒和她婆婆不願意我煉功,我就沒煉。結果一到她家我吐得越來越嚴重了,吃甚麼都吐,天天吐,在她家掛了十多個吊瓶也不見效,女兒和女婿就害怕了,與二兒子商量要住醫院。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我就住進了市醫院。大夫說吐有多種原因,我的那幾種病都可引起吐,確診不了。先治療心臟,十多天後心臟有些好轉,吐仍不見效,又改治結石。兩個小時微創手術打結石下來,我的血壓只剩三十至四十毫米汞柱,完全靠升壓針維持,一直住在搶救室,每天都是幾千元錢的費用,兩個胳膊從上到下紮的全是青紫色,全身疼痛難忍,每個骨節都是劇痛,神志恍惚不清。

一天晚上,大兒媳陪護,我還是拼命不停的喊大兒媳:「快把我扶起來,我受不了!快把我扶起來……」大兒媳痛心而又難過的說:「你這個老太太,你不是要相信大夫嗎?你不是要到醫院治病嗎?到醫院就得聽大夫的,大夫不讓你起來,我們也不敢,大夫說你起來有生命危險,誰敢讓你起來?在家師父給你消業的時候,甚麼時候讓你遭這麼大的罪?現在你受不了,受不了不也得受啊!」

這時我一下想到了師父,就拼命的喊師父救我,可是我的嘴好像被甚麼東西封上似的,喊了四、五聲,我終於喊出來:「師父救我!李洪志大師救我!」連喊了幾聲,我喘氣就順暢了,疼痛也減輕了很多,天亮我就認人了,清醒了。

但清醒以後,我還是不悟,繼續在醫院治療,每天依舊是幾千元的藥費,可是卻越治越重。後來,喝水也吐,人瘦得皮包骨、嚇人,體內的糖、血都超低,全靠打糖和打血漿維持。

後來我又轉省醫大醫院,省醫大醫院拒絕治療,結果又轉回市醫院。二十多天後,市醫院的主治大夫找到我女兒說:回去吧,老太太現在全靠藥物維持,沒有意義了,她的器官都衰竭了,你們也盡力了。

孩子給我準備了後事,墳地、壽衣都準備好了,遠近的親人也都來看我了。

六月十八日上午八時,醫生拔掉了我身上所有的檢測儀器和升壓針,我被抬回大兒子家。大兒媳把新唐人電視打開了,過一會兒大兒子又打開師父的講法錄音,午飯時,孩子買花捲、韭菜盒子等食品在我身邊吃,他們知道我現在連水都喝不了就沒讓我吃,這時我突然感覺餓了,就叫大兒子給我拿個韭菜盒子,接過來一口一口的吃著,不一會就吃了一半,也沒吐,大兒子問我喝水嗎?我又喝了三口水,也沒吐,孩子們都非常驚訝,更非常高興。下午,大兒子就給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晚上我又吃了兩塊骨頭,喝了一些水,也沒吐。

從回來的第二天開始,我天天念大法好,兒子天天給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和明慧廣播,吃飯喝水一下子正常了,頓頓都能吃一盤肉,一直吃了四十天,人也胖了,從那以後甚麼冷的、熱點、軟的、硬的、粘的,和各類肉類,全部能吃,而且一點不吐。

我很快就能自己翻身了,下地了,回來不到一個月就能自己走路了。一個月我就能煉功了,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知道這是師父改變了我的身體,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永遠忘不了師父的救命之恩,我永遠感激師父的大恩大德!

我現在每天煉一遍功,學兩講《轉法輪》,身體越來越好,心裏也越來越踏實,師父就是活神仙,我永遠感謝師父!

兩個月後,我突然發現我只有少許白髮的頭髮嘩嘩往下掉,我的身前身後,床上床下都是頭髮,我大兒媳每天都得先把我的床、地先掃一遍才能拖地,每次都能掃很多頭髮,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頭髮掉了百分之七、八十,頭皮都見亮了。我跟大兒媳說:「我也得買個假發了。」大兒媳說:「修煉人還用買假髮?你好好修煉都能長出來」。我不高興的說:「我都七十三歲了,還能長頭髮?」大兒媳說:「大法是超常的,你就好好修煉一定能長出來。」我心裏不太相信,但也沒再說甚麼,每天都照常學法煉功。又過了半個月,大兒媳對我說:「媽,你整個頭皮都見黑了,長了一層小頭髮,你看到了嗎?」我也發現了,心裏也暗暗高興,看著自己一天天長長的頭髮,烏黑髮亮,鬢角只有少數的白髮,我再一次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

同年十一月份,我七十三歲生日,大兒媳給我辦了兩大桌子酒席,來了三十多人,親人紛紛來看我,個個都感到驚訝,說:不可思議,太超常了。開席時,點上生日蠟燭後,大兒子讓我說兩句,我當即就大聲說:「我感謝李洪志大師,我的命真是李洪志師父救的。」我的親人就都高興的鼓起掌,並喊:「好!」那天,我和大兒媳發了三十多本真相台曆,以前沒退出的近二十多親人全部都做了三退。

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感謝師父的加持!我一定堅修大法到底,堅定的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