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都知道了甚麼是真正的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歲。修煉不到一個月時,我全身多種疾病就全部消失了,無病一身輕,從來沒有過的那種舒服無法形容。我不僅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更重要的是從法中明白了當人的真正目地。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1]明白法理後,我覺的自己太幸運了,得到了人真正應該得到的東西。從那時起,我就堅定了,這部法我是修定了。

那一天,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一直到現在,我每天學法、煉功和洪法從未間斷。隨著正法進程,講真相、救人。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電腦,上網、下載、打印,也開了一朵小花。不僅解決了自己發資料的問題,還能幫助其他同修,後來自己又配了一台激光打印機,可以打印經文和大法書籍。我個人的家庭資料點一直平穩的運行到今天。

我原本是一個比較強勢的女強人,家裏大事小情都由我出頭,家裏的經濟大權也由我掌控,一句話就是我很少吃虧,利益心很重。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我首先必須修去的就是利益之心、爭鬥之心。在大法中,我逐漸歸正自己,首先說話不那麼生硬了,當丈夫發火時我漸漸的能忍住了,與親屬間的關係也日漸溶洽,他們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遇事不但不爭,還處處為他們著想。利益之心也徹底放下,把家裏的存款全部交給了丈夫,這在修煉之前是不可能的。對老人去世後的遺產,我告訴丈夫,咱們一分不要。還把自己平房的十萬動遷款給了親家母,她激動的說,只有修大法的能做到,常人是做不到的。還有兩次替弟弟上貨,商家多找錢,全都一分不少的送了回去,他們說現在還有這樣的好人?我說我是修大法的。

我的改變使我的親朋好友由開始的反對和阻撓,到逐漸走入修煉的行列。第一個走進來的是親家和親家母。親家是搞裝修的,在用射釘槍時,鋼釘打到眼睛裏,當時急忙送到醫院,取出鋼釘。但經過一個月的治療後,視網膜開始脫落,主管大夫說快轉大醫院吧,要不那只好眼睛也可能保不住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立刻打車去了他家,我說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他們同意了,親家與親家母都開始學法煉功。當煉近一個月時,親家在煉第二套功法時,那只壞眼睛看見小法輪在旋轉,還不斷的變化顏色,多神奇啊!這就是他們得法的形式。

第二個得法的是大伯哥,他退休前是個廠長,平時他對邪黨最忠。我把《九評》給他拿去,他嚇得不敢看,偷偷送回來,還說了一些阻止我修煉的話。後來,他患了膀胱癌,去省城做了微創手術,沒多久又尿血不止,而且肚皮上又長出兩個腫瘤,又到省城做了手術,結果手術過程中又傷了膀胱,尿往肚子裏流,刀口不封口。後來,越爛越深,無法包紮,只能特製一個大罩子罩上。院方害怕他死在醫院,賴上醫院,多次攆他出院,說除非出現奇蹟,否則不可能癒合了。最後錢花光了,沒辦法只能回到本地的醫院。

得知他回來,我立刻去看他。他看到我後,很激動,但已經說不出話來,不住的向我雙手合十。我說你的意思我明白,現在你想學大法了,他點點頭。我先讓他聽師父講法,那真是一天一個樣,十一天出院回家了,肚皮的傷口封口了,只剩一個導尿管。有一天看了一上午神韻,發現導尿管不見了,嚇得趕緊找我和丈夫送他去醫院,醫生檢查了一下說,你真是奇蹟,無法醫治的膀胱居然不漏了,自己閉合了,不再用導尿管了。回來後,大伯哥舉手大喊:「法輪大法好!李大師萬歲!」高興之情,無以言表,直到現在,一天不落的學法煉功。

第三例是外甥媳婦。前一個丈夫因她不能生育跟她離了婚,外甥不知道,結婚後一直不懷孕,檢查發現雙側輸卵管堵塞,已通過,沒通開。大姐哭著找我述說,我就告訴他們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到半個月,大姐高興的告訴我說兒媳婦懷孕了,現在孩子已經兩歲了,外甥和外甥媳婦都說,這孩子是大法給的,謝謝師尊!

第四例是我的大伯嫂,今年過年一起吃飯,我看她的臉色很不好,彎腰走路,手脖子上長了一個羊毛丁,周圍紅腫,麻木無知覺。她說醫院要從根部挖出去,但長得太深了,一直沒敢做手術。我說嫂子你和我一起煉功吧,她答應了。前三天她手抖的不行,第四天開始,心臟不難受了,腰也不疼了,羊毛丁顏色也變淺了,一週後,甚麼症狀都沒了。她說大法太神奇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

第五例是我弟弟和弟妹,今年三月,弟弟經人介紹去外地打工,當時邪黨開兩會,按掃黑就把他抓起來了,送拘留所,體檢時發現他的肝臟有陰影,懷疑肝癌。弟弟害怕了,他想起我說的有難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進了拘留所,他坐在地上就盤腿默念。十天後,說抓錯了,就把他們都放了。弟弟出來立刻去醫院檢查,CT顯示肝臟正常,大夫說甚麼事都沒有。弟弟跟我說,姐你教我煉功吧,我默念就把陰影念沒了,這法太好了!

還有我的丈夫,從一開始反對我修煉,跟蹤我。到現在一起和我學法煉功,有時還幫我做證實大法的事。特別在敲門行動中,他正念把惡警勸走。

還有許多例子,不一一列舉,我全家都在大法中知道了甚麼是真正的幸福。是師父和大法把我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給了我們新生。

師父偉大!師恩難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