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韻帶我重返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跟隨父母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每天學法煉功,為今天的修煉打下了一定的基礎。當時,隨著父母的被綁架迫害,自己就沒有堅持學法煉功了,但是堅信大法和維護大法的心沒有動搖過。大法的美好像一顆巨大的種子埋進了心底。

時間飛逝,長大結婚了,丈夫是我的初中同學,他知道我家裏人都修煉大法,他不反對,但是不允許我煉。我當時本來也處於一個常人狀態,就含含糊糊的答應了他不煉功,但是我堅信大法好,也維護法,我說,我心裏有大法。他說,心裏有就有,可是不能煉。除此之外,他對我百依百順,公婆也是十分愛護和照顧我。就這樣,又是幾年的婚姻生活。

有機會的時候,我也和父母一起學師父的新經文和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也幫忙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情。我也看過(幾年前的)神韻光盤,聽過傳統文化故事和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等。因為我從小學法,知道法理,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所以從小養成了甚麼都不爭的性格,也沒有甚麼真正的愛好。最喜歡接觸大法,可是由於強烈的怕心和家庭的壓力,遲遲不能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在家裏也是一有機會就會向丈夫講大法好、講真相,可是他黨文化中毒太深,覺的我說的是一言堂,不可信,每次都是在爭論中不歡而散。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二零一八年年底,我們一家有幸來到溫哥華開始新的生活。我知道二零一九年三月神韻藝術團會來溫哥華巡演,非常激動開心,就想讓丈夫和孩子一起去看演出。沒想到,他不僅不去,不允許孩子去,也不讓我去。但是我看神韻演出的心十分堅定,其實就是為了看神韻演出,我才毅然的從加拿大的小城市搬到溫哥華的。我一定要去,說他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在我堅定的表態下,他鬆口了,但是只允許我一人去。

我知道神韻是主流的秀,我特別認真的對待。去看神韻的當天,我穿了正裝的裙裝,即使天氣特別好,但是三月份的溫哥華還是有點冷。我坐在觀眾席裏,靜靜地等待演出的開始,一切都覺的是那麼的美好舒服,非常的感激有機會現場觀看神韻演出。

當大幕拉開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那美妙的場景猶如仙女下凡,我瞬間淚流滿面。身體覺的十分舒服,像師父說的「坐在雞蛋殼裏」[2]那種感覺,也不覺的冷了。中途還有許多場景都令我落淚,那種心情難以言表。我非常感激師父,讓我有幸坐在這裏。我旁邊的女士是個加拿大本地人,我用餘光可以看到她一直用紙巾拂面,我覺的她也是多次落淚。

看完神韻演出之後的一個月裏,我經常夢見自己生活在一個十分噁心的環境裏,有兩次給我噁心的都直接醒來,醒來之後,心裏那種難受的感覺、噁心的感覺還遲遲不能退去。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要離開這裏。可是我沒有勇氣,在丈夫強烈的阻止下不能邁出這一步,我十分的痛苦。

於是,我想起了一個同修,她住的離我不遠,但我從來沒找過她。我在五月初的一天,鼓起勇氣給她打了一個電話,想尋求同修的幫助。同修非常的善,她聽了我的情況,覺的我和另一位同修情況有些雷同,於是幫我約了另一位同修交流,同時囑咐我要學法。我開始背著丈夫在網上學習師父的講法,一點一點堅定自己的正念。然後又和另一位同修交流,她的故事深深的打動我,進一步加強了我的正念。我的怕心在學法中一點一點的消去。每天一有時間就學法和煉功。

一個星期後,第一次大的考驗就來了,丈夫通過短信知道了我聯繫了大法弟子,他開始阻止我。我內心很平靜和堅定,給他講了我的想法。他仍然不能接受,但是看出了我的決心,於是跟我僵持了兩天三宿。我們結婚以來一直感情很好。這兩天三宿裏,我還是堅持學法煉功,不被他帶動。他中途哭了好幾次,我都是儘量用平和的語氣去跟他講我為甚麼要選擇修煉這條路。最後他說,他想好了,讓我走,離開家,不許帶孩子,讓他父母從國內來帶孩子。

我一聽這個就不同意了,因為我心裏清楚怎麼鬧都可以,不能為了修煉離婚,這樣是不符合法的要求的。同修也叮囑過我要在家庭中做好,圓容法。於是我態度強硬起來,我不同意他的想法,我從法律方面講他這樣操作是不可以的,信仰自由是我的權利。後來他又在我面前低頭痛哭了一陣。最後說,好吧,你煉吧。但是不要當著孩子和我的麵。我看形勢緩和了,就答應了他的要求,現在想想也是有點心急草率了。但是我還是為自己爭取了修煉的環境,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在家裏學法和煉功了。

我非常感激師父,感激同修的幫助。一刻不敢鬆懈,我知道我修煉的環境來的太不容易了。每天早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稍有惰性,馬上就出現干擾。師父說:「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3]我每天都在過關。

還有一個大一點的關,有一天,丈夫喝了點酒,還知道我去了同修家裏,又開始對我說一些不好聽的話,我還是善意的去解釋,但是他不依不饒,還放狠話說讓我淨身出戶,我說可以,我可以一分錢都不要,我可以走。他又說我不負責任,我說,是你逼我走的,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只要大法不要家庭。他聽完樂了說,還好,我們起碼沒有錢上的問題。我知道這是對我的再一次考驗。他能看出我的決心,也就不再說甚麼了。還有小的考驗每天都在上演,我都不為所動,下定決心修煉到底。

我每天都在學法,在法中去認識法,我能感覺到師父就在身邊看護著我,鼓勵我,鞭策我。經常讀著讀著法,就淚流滿面,謝謝師父給我機會讓我從新走進大法。

我現在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寬鬆了,也在做證實法講真相的事情。一個朋友還鼓勵我說,你現在做這件事情 (指講真相勸三退的事情)挺好的,多充實啊,有意義。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我會繼續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嚴格要求自己,修煉心性,心性提高上來,自然能把證實法的事情做好。

同時,寫此文章也希望像我一樣的同修從新走回大法,只要下定了決心,師父就會幫。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我能在如此大的阻礙下從新走進大法,並且甚麼都沒有失去,真正失去的只有執著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