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我今年六十二歲,在我四十多歲時,就滿身是病:風濕、股骨頭疼、手腕上大筋包、腦血管堵塞、腰受過硬傷等……一天沒好時候,不是這疼就是那疼。到醫院也沒用,身體不好就學氣功吧,想靠學氣功自己療病,可是談何容易!病沒去掉可是說話聲音變成動物(雞)聲了,後來知道那是附體。

九四年六月,我開始修煉大法。看了三天師父講法錄像,我身體出許多水泡(排毒),九天下來,無病一身輕!那真是:哪都不疼了,走路生風,像被吊車叼著走;洗澡時還搓著腕上筋包,回家上樓突然一個趔趄,兩指(中指和食指)一點地,呀!大筋包也沒了!真是幸福極了。

九九年七.二零,中國大地起陰霾。江氏嫉妒心起,利用中共邪黨迫害億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警察天天來我家上班,看著我不讓我煉。鬱悶、壓抑的心情,使我天天無所事事。想煉不讓煉,一晃六年多,鬱悶成疾。

後來我得了不治之症──糖尿病晚期併發症。當時住進省級專科醫院,一個半月後,給他們錢都不留我了,沒有救了!因為所有併發症同時發作,全身沒好地方了,嚴重腦血栓、五官五臟都廢了、四肢潰爛……舌頭縮進喉嚨裏,似煮熟了的口條;眼睛要想自然睜開、閉合是做不到的,得用手幫助;吃喝不會吞咽;肺子不工作;真是耳聾眼瞎加啞巴;說不清多少種病了。總之,只能靠許多管子撐著,瀕臨沒命了。那時候我唯一明白的就是:唯有法輪大法能救我!我回家就煉法輪功!這回誰不讓煉也不行,不能再逆來順受了。除非大法師父不要我,師父不要我我就不活了。

這樣,二零零七年我又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話至於此,我後悔當初沒堅持下來,深感對不起師父,這是我永遠的、自己不可饒恕自己的恥辱。

從新開始修煉的頭天下午,我學了一講《轉法輪》,第二天一早天沒大亮,我家人擔心的給我測血糖,藉著晨曦仔細查看。就看他全身一顫,我問他多少(血糖)?他說:「6.1!」我家人驚得無語了,簡直無法相信:怎麼原本38.0的血糖值,看了一講《轉法輪》就變成6.1的血糖值了?可這就是事實!這就是法輪大法顯神跡!

修煉大法之前(糖尿病晚期),我血壓是二百一十五汞柱上下。前幾天,我找牙醫拔牙(以前壞的牙),他知道我過去得過腦血栓,非要給我測血壓,否則不敢給我拔。結果:高壓一百四十汞柱、低壓八十五汞柱,醫生震驚了!無語了,納悶的說:「這……,可以拔。」

我五年沒用過藥,現在怎麼成標準了?我笑了笑說:「這是師父同意拔了。」大家笑了。

這樣的神蹟,在我們法輪大法修煉人中,比比皆是。說不過來,也寫不過來,因為這神跡是隨時出現的!所以,誰想阻止真修者修煉都做不到,因為真修者明白自己是真的走在成神的路上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