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人」獲新生 婆婆得孝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編者按:這是一位上海法輪功學員講述她的生命被法輪大法救度的過程,催人淚下。

親愛的同胞,請聽我對你說:

曾經「溫室裏的花朵」 一個「廢人」

我曾是個躺在床上無力的連翻身都翻不動、不能站立、輪椅代步、病入膏肓的重病人。導致這病狀的原因是我的自身免疫功能異化,產生抗體,破壞紅白細胞,所以小便呈醬油色(紅白細胞都從小便裏排走了),當時血壓已降到了零,人陷入昏迷,大小便失禁,經醫院全力輸血,搶救兩週,總算留住了這條命。

這極端的貧血表現出來的就是極端的乏力,是一種從骨髓裏透出來的無法用語言描述的乏力,連睜眼都覺費勁。回想起來,真是太可怕了。住了整整八個月院,才得以回家。

醫生坦言:「此病不可能治癒,須終身服用強的松才可維持生命。」並告誡我:「你是溫室裏的花朵,只能絕對休息,是個只能擺在那裏看的廢人。」確實如此,因為病根本沒好,所以還是乏力得一點都動不了,連毛豆也剝不動,所以還得請保姆照顧。

這不是生活,是苟活,這麼苦苦捱著,不知何時是個頭。

誰知屋漏偏遭連夜雨,到了九四年,這舊病未好,又添新病──更年期綜合症,每次月經滴漏兩週,對我這嚴重貧血之人來說,真是雪上加霜,病魔將要帶走我最後一口氣。

法輪功帶給我新生,醫生家人稱奇

一九九四年八月四日上午,我又去勞保醫院看婦科主任門診,她告我,此病無有效藥物可治,只得試著取出節育環,以觀後效,但見我臉色蒼白,便讓我先化驗一個血常規,化驗結果:白細胞1200,血色素3克,血小板50000,其它指標全低,全血極低,嚇的醫生連說:不能取環。所以,既無針又無藥,只得空著雙手回家。

下午,有位朋友來看我,送我一本《法輪功》,囑咐我好好看。她走後,我就開始看書,奇怪的是,一邊看一邊眼淚鼻涕流個不停。當天晚上,我夢見自己身上的病全好了,非常真切清晰的一個夢。醒來後,心想也許煉法輪功真能治好我的病,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第二天,就開始學煉法輪功。

學了一個月,五套功法還沒全部學會,月經又來了,奇妙的是三天立刻淨,完全正常。我欣喜若狂,要知道為此病,我去看過多個婦科專家,都說沒有有效藥物可治,只得等絕經自然停,現在卻沒吃藥,沒打針,一下正常了。

到了九月十八日,我原有的慢性尿路感染復發了,症狀同前完全一樣,於是我去醫院化驗小便,順便又讓醫生開了個血常規化驗。兩個化驗結果出來,再次令我欣喜若狂:小便裏不見一個白細胞,完全正常,根本不是尿路感染!(此症狀一個月內出現三次,從此斷根。)

更讓我激動得想哭的是這血常規:白細胞從1200上升到3600,血色素從3.5克上升到10克(我自幼貧血,生這場大病前,也從來沒有到過10克),血小板從50000上升到1000000,其它指標也全部上升。連接診我的醫生都激動壞了,連連問我用了甚麼藥會使血像在一個多月內全面上升?一邊自言自語說:「我們可沒那本事呀!」當年搶救我的就有她,她最知我的底細了。當我告訴她是煉了法輪功時,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要我教她法輪功。

我十八歲時,就連條被子都洗不動,連母親都笑話我這大姑娘不如她這個老太婆。

終於,自己無病一身輕。這一年,我已經四十七歲,才剛剛品嘗到健康的幸福與甘甜。感謝至高無上的法輪大法,帶著我走進了生命的春天。

從此,二十年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支針(在監牢被迫害期間除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生龍活虎,連傷風感冒都不會有,而且營養保健品一概不用,三餐吃飽就行。母親嘖嘖稱奇,問我:「你怎麼會越老越歪(方言,能幹之意)?」

這法輪大法實在是太好了!太美妙了!所以受到世界各族裔人民的尊敬和愛戴,現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各國各級政府授予大法的各類獎項、支持決議和信函高達三千多項,大法的書被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全世界廣泛流傳。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這點神奇事實還只是江河之一粟,來自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故事,發表在明慧網,你可以自己去看,非常多,看都看不完。

淨化心靈、提升道德

1.昔日怨 今日謝

大法在淨化我身體的同時,也在提升我的心靈,從我同婆婆的關係變化上可見一斑。

我這個人原本自私小氣,又怯懦,卻遇上了個厲害的婆婆。住一起時,她說話處事樣樣佔先,缺少陪嫁,也讓她常常話中有話,使我鬱悶不已。最叫我怨氣十足的是,我上下班路遠,可她卻連幫忙接送孩子去托兒所也不肯,更叫我接受不了的是,一次孩子在托兒所拉痢疾,阿姨上門三次,她都不肯接收孩子,氣的托兒所姨事後對我說:「這老太婆以後老了、病了,別理她,太不像話了。」這樣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幾次,所以丈夫過年要多給她十塊錢,我也堅決不同意,她太讓我傷心了。後來,婆婆因女兒的緣故提出與我們分開居住,我求之不得,住在一起,得不到照顧,還不如分開,眼不見為淨。我得到了滿意的房子就行,至於婆婆住甚麼樣的房子,我是根本不會去過問的。

後來,我修了法輪大法後,身體好了,心態也變了,想去看看婆婆了,到了她的住處一看,歉疚之情油然而生:這麼破的房子,樓上沒有水,下樓倒便桶,只有一個天窗可透氣。心想從前同住的老宅是公公當年用重金賃下的,婆婆理應是享用的第一人,如今,她為了兒女的原因,卻住在這麼破的房子裏,真的有點於心不忍。於是,我立即對她說:「媽,我們正準備買房,待搬新房後,我來接你去同住吧。」婆婆聽了我的話,開心的合不攏嘴,一旁的丈夫卻呆了,要知道當初分房時,他是不同意的,明擺著婆婆會吃虧,可被我纏的實在沒辦法,才勉強同意的,現在,我卻要把她接回去同住,他實在是看不懂我了。丈夫不知我心底存有一打算:買近郊的大房,可把婆婆和母親一塊接來同住,我帶她們煉功,保證讓她倆健康無恙,這樣,可把兩家小輩的後顧之憂全給解除了,由我一家來承擔,至於侍候她們三頓飯,不怕,我有的是力氣。那時真是這麼想的。

那時,我們每月貼補婆婆一百五十元生活費,丈夫是個孝子,每月發工資日,下班先去給婆婆送錢,再回家的。有一次,送錢回來,丈夫有點不高興,一問才知,婆婆賴我們上月的錢沒給,我勸丈夫,生氣對身體不利,她老糊塗了,她說沒給,就算沒給,重新再給就是了。連自己也想不到的是,我又加上一句:現在物價也漲了,一百五十元少了點,再給她加上五十元,湊個整吧。丈夫驚訝地望著我,不敢相信我會說這話。那時,我病休工資才六百元,自己母親處也要給錢,這錢可不是多的沒處花呀。我心裏想的是婆婆她住在這麼破的房子裏,把自己管的還挺好,從來不麻煩我們甚麼事,我真心想要謝謝她,也就只能多給她點錢了。所以,後來我又對丈夫說,只要你拿的出,就儘量多給她點,這樣一直加到四百元。

過去她不幫我,我怨她,現在她不叫我幫她,我倒要謝她了,我的心不知不覺就起了這麼大的變化。

可沒等我們搬新房,婆婆就病倒了,我只得將她接來,同住在十八平米的房間內,她下不了床,我每天為她擦身、換衣或洗澡,想吃甚麼,都給她辦到,盡心侍候。她感動得老淚縱橫,雙手合十,對我說:連女兒都沒做過的事,全讓你給做了,你是個真心修佛的人哪。

2.母親:「真要謝謝法輪功」

以前,我同自己的母親關係也不融洽,在我病重期間,她也很少來看我,要不修大法,我會耿耿於懷一輩子的。可現在,我只記著她為養育我們姐弟四人,吃了不少苦,我要儘量對她好,於是每週一次上門看望,吃穿用全為她想到,一年四季從裏到外,從頭到腳的衣服,我全包,連她保姆,我也照顧到。母親實在忍不住了,偷偷對鄰居說:「這個女兒我以前對她最不好,現在她卻對我這麼好,真要謝謝法輪功,叫我女兒變的良心好,身體好。」

有位民工因違規超生,其老母、妻子及新生兒讓大隊書記給扣押起來了,逼交兩千五百元,才可放人,他說沒錢交,要買汽油燒了那書記家。我一聽,嚇壞了,叫他千萬不能幹這殺人放火的事,這錢我來給你,趕緊去把人給贖出來,另給他一百元吃飯和車錢。事後,我為自己而感動:過去的我,可是個一毛不拔,只進不出的「鐵公雞」呀。

修煉大法使人身心俱變,並非個例,而是普遍反應,大法確實是來歸正這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日益敗壞的世界的。

寫此文的目的就是願同胞們能從我身上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從而真誠贊同大法好,你就會有福報。因為「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在法輪大法遭到迫害時,你還能明白是非,支持善良,這是最珍貴的一念,就會得到上天的佑護。這不是迷信,這是「善惡有報」天理的體現。

全國各地因為相信「法輪大法好」危難時化險為夷的例子,比比皆是。親愛的同胞,請一定相信「法輪大法好」,並真心對天發願,退出迫害大法的中共組織(黨、團、隊),那麼再大的災難來時,上蒼一定會保你平安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