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女燒傷後的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

誤入歧途 引火燒身

一九九九年,我剛開始修煉大法,修煉了二、三個月,中共開始迫害,我因法理不清,放棄了修煉,誤在常人中,行為還不如常人。

我以前家住農村,曾和別人一樣,身材苗條,面目清秀端莊,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更是給我的容貌增添了幾分姿色。我也很愛美,時常把自己打扮的很招眼。我也對自己的美麗充滿自信。正因為自己自持貌美,受常人那種「婚外情是時尚」這種變異觀念的影響,放縱自己的情慾,使我誤入歧途,走向彎路不能自拔……

丈夫發現後,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打擊和痛苦,用汽油澆在我身上,劃著了火柴,扔向了我,我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意想不到的劫難發生了。

在承受不住巨大痛苦的時候,我想到了師父,心裏發自本能地吶喊:「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隨著這一念的發出,我熱淚滾滾而出,有種回家的感覺,我又能和師父團聚了。

這時,被這一切驚呆了的丈夫清醒了,騎摩托車把我送到縣醫院。當時已經很晚了,醫院治不了這種重度燒傷的患者,就連夜用救護車把我送往市醫院,因有師父保護,我一路上頭腦清醒,沒有昏迷,口渴的很,就是沒找著水喝,後來知道,要是喝了水,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是師父在保護著我。

痛不欲生 從新得法

醫院確定我全身百分之四十二、三度燒傷,是重患者,第二天,我的頭腫得很大,手也腫了,手指發黑,胳膊上燒傷的部位也變黑了,往下淌著黃水,我的頭髮被剃了,醫生又把我的右手背劃了一個大口子,為了往出放水。然後,又縫上了。雖然沒打麻藥,但是和火燒的疼痛相比,已經不算甚麼了。我硬是挺過來了。

回憶起在醫院裏那段日子,過的簡直是地獄般的生活,痛苦難忍。我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整個上半身被燒得沒有好地方,血肉模糊,下半身兩個大腿的好皮膚因做植皮手術,都被刮了薄薄一層,晚上睡不著覺,身體有時高燒不退。母親給我聽師父講法。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的,我就睡著了,後來我堅持聽師父講法。

第一次做植皮手術,家人和護士把我推入手術室,醫生給我打麻藥,把右腿上的皮膚刮下來(不知用的甚麼儀器),貼在了右胳膊上,大腿刮了兩道大概有十公分寬,二十釐米長吧。腿被刮的部份用藥貼上了,後來藥布幹了,緊貼在大腿上,等第二天醫生要把貼在大腿上的藥布揭下來,這簡直是活扒皮一樣疼啊,再加上胳膊上的疼痛,這種疼痛是健康人無法想像的。

七天後,要做第二次植皮手術,因為第一次手術疼痛難忍,所以這次臨入手術室,我在心裏求師父幫我度過難關。手術過後,我明顯的感覺到這次沒有第一次那樣疼了……

在醫院裏,醫生總是催著交錢,二十多天後,家裏實在拿不出錢了,我們就商量要求出院。按醫生要求,至少還得二十天後,才能出院,怕身體高燒不退,引發心肌炎,有生命危險,還有我的脖子前面也沒皮了,還需要做一次植皮手術。現在的醫院很黑的,除了手術費用,還要給醫生遞紅包,一次至少要給他們五百元,因交不上錢了,家人已經盡力了,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出院,醫院也只好同意出院。

放下自我 真正實修

母親把我接回娘家,精心地照顧我,每天和我一起學法,村裏有小大夫每天來給我打針換藥,二十多天後,就不用打針了,在家裏養著。我躺在炕上,不能自理,連吃飯都是母親餵。

一個月後,我試著站起來,我已經躺了很長時間了,後來慢慢的能下地了。兩個月後,背部因為長新肉,奇癢無比,胳膊、手都長了許多死肉疙瘩,全是疤。脖子的前面也長了厚厚的肉,也是疤,而且很緊,回不過頭來,後來都長滿了,圍巾都圍不住了。

看到自己面容被毀,身體發生這樣的變化,心裏難以接受,有不想活的念頭,母親勸我,又在法上開導我,遠離縣城的同修聽說我得了法,因為遇到魔難,又能從新回到大法中,都大老遠的來看我。同修說,得了法是最大的好事,別的都不重要,勸我別太執著了,以後一定會好的。

從那後,我心裏開始轉變了,既然得了法,就是因禍得福,把心裏所有的過不去都放下,並且每天堅持學法、背法、煉功,把自己溶入大法中。

慢慢身體發生了超常的變化,手和胳膊越來越好使了,身上的傷疤逐漸縮小,不那麼硬了,脖子也變得靈活了。在學法中,我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人來世上的真正目地,以及師父對自己的慈悲呵護。師父還幫我善解了和丈夫的怨恨,公婆把我接回了家。我也下決心和丈夫好好過日子,也原諒了丈夫。

沐浴佛光 重獲新生

我現在在縣城居住,陪孩子讀書,丈夫給我買了個電動三輪出租車拉人,在工作的同時,我還能講真相救人。我每月收入兩千元左右,替家人減輕了經濟負擔。我現在甚麼都能做,還很麻利。出門時,戴上絲巾和正常人一樣,而且精神狀態好,我對待顧客面帶笑容,語氣祥和,不傷人。

家人和親友都從我的身體和精神變化中,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我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忘掉自我,心繫眾生。我變得樂觀,煥然一新。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再次賜予了我新生。在這裏叩拜師尊感恩師尊,同時也謝謝那些幫我度過劫難的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