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平民看病難看不起病全球第一

——華春瑩引人矚目中共官員特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在美國總統川普被送入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接受治療後,10月4日,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稱:希望所有美國患者都能得到像總統一樣的治療待遇。

話音未落,在大陸微博上網民紛紛發言:(中共)外交部可以呼籲一下,讓中國百姓住到高幹病房嗎?面對這個普通的疑問,中共默不作聲,無人作答。

華春瑩所說的「治療待遇」,是指白宮的醫療團隊,川普大劑量用藥,以及在醫療中心享受總統套房。不過,這一切,對全世界人民來說都不是秘密,因為川普以及他的家人、醫療團隊,每天都在傳遞最新的信息,美國人對此並未表示驚訝,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卻表面上假惺惺地替美國人操心,實則想急需抹黑美國、煽動中國人仇美。

事實上,在美國──全球最富強的國家,除了白宮,沒有專門為官員服務的醫療機構。可是,在中國,平民看病難看不起病全球第一,而中共權貴醫療特權全球第一。中國權貴搶佔了中國八成的醫療資源。

中國權貴霸佔著中國八成的醫療資源,這意味著甚麼呢?

前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早年曾披露,中國每年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都是花在了黨政官員身上。2006年,全國衛生總費用約為7000億元,佔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佔衛生總費用的17%,約1190億元,這裏面的80%──也就是952億元,都用在了850萬黨政官員身上,其他13億人只分到20%──區區的238億!

更有甚者,北京301醫院近年啟動的「981首長健康工程」,這是專為中共最高領導層提供的醫療服務,目標是將他們的壽命延長到150歲。

中共保其領導人活150歲

中共效法前蘇聯政權的官民雙軌制,和對官員的特供制度,從延安時期開始,就一直是中共維繫統治的手段之一。近年來,有關中共高官退休奢侈待遇時有被曝光。

2019年9月15日,中國微信上熱傳一條來自北京301醫院的「981首長健康工程」廣告,介紹稱這是只為中共最高領導層而設的醫療服務,以把壽命延長至150歲為目標。第二天廣告就被屏蔽。理由是 「不當使用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名義或形像」。

從百度資料上可看到,981首長保健工程中心「擁有一支多年服務於中央首長的醫療保健專家及優秀的服務人員團隊,擁有國際上最前沿的高精尖預防醫療保健設備和分子診斷實驗室」。981模式共有三大工程:「健康促進工程(不老);青春再現工程(不老);150歲長壽工程(長壽)」,其中的150歲長壽工程與被301醫院微信廣告被刪除的影片內容完全一致。

'專為中共高層服務的「981首長健康工程」'
專為中共高層服務的「981首長健康工程」

百度公開資料顯示,「981健康工程」課題組是2005年成立,並於5月正式啟動,是一項旨為「社會精英」健康服務的「重大工程」。該工程從國內挑選最權威的專家和特色醫術,並在中共解放軍301醫院、軍事醫學科學院等眾多科研院所及有相關專家參與,擁有會診專家170多位(主任醫師、國內學科帶頭人)。中共「不惜一切代價」在保護中共高官。

除了301醫院這樣最高級別的首長工程,在中國各地級市、各個省會的公立醫院都特設有「高幹病房」,各都市、風景名勝遊覽區都有專供高級官員逍遙玩樂的療養院。

山西一家三甲醫院的副院長舉例,有的領導僅得了一個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幾種藥,並且要求住院輸液。前幾年,有一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就高達300萬元。

高幹病房費用高昂,一旦進入生命維持系統,一天的費用是20多萬,住多少天都不用自己花錢,而是用百姓交的稅支付。國家投入醫保費用和醫療資源大部份被少數權貴用掉了,所剩的用在老百姓身上,但已是寥寥無幾了,所以全民醫保改了十多年還是遙遙無期。

中共宣傳醫保比例高、大病治療有報銷,而老百姓感嘆「一朝進了ICU,十年積蓄兩月用盡」,所以才有那麼多人不得不為了看病而籌錢。

'中國有多少人看不起病'
中國有多少人看不起病

驚人的離退休特權

大陸官員的退休制度等級森嚴,名目繁多。縣級及其以下是「退休」,退休金按年資對原工資打折扣;公費醫療待遇亦打折扣。中央司局級及地方地市級以上的是「離休」,意思是「離職休養」,並沒有「退出」,工資照發,公費醫療,但其他待遇就「人走茶涼」了。省部級以上的幹部,特權就更大了,生活優越,醫療費用實報實銷。

中共高官退休待遇驚人,全球罕見。據香港《動向》雜誌報導,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開支逾675億元。2014年,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等12名最高一級離休領導人,公費開支高達3.26億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

這12人在全國各地都有自己的行宮。例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從中南海遷出後,居住的地方包括: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玉泉山中央軍委招待所5號樓,上海西郊賓館、大公館,蘇州太湖,等等。其他人也不例外,在各地都有行宮。如李鵬在北京、青島、成都等等。

最高一級離休的領導人,還可隨意享用兩架國航專機,兩架軍用專機,3列有7節車廂的專列。專列所經沿線,都有武裝保護,所有快慢旅客列車,都要停站讓行。即使是同方向行駛的特快列車,也必須停下,讓專列超越而過。另外,還有北京解放軍總醫院3組醫療專家、上海華東醫院2組醫療專家、廣州軍區總醫院1組醫療專家,隨時待命。

此外,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一級離休高幹105人,公費開支6.7億元,平均每人63萬多元。5537名省部級離休幹部,每人配備工作人員3至5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費開支70多萬至600多萬元。

這105人享受的待遇包括:每人都配備兩名警衛、一名司機、兩名工作人員、一名廚師、一名保健醫生;兩輛汽車;乘飛機,包頭等艙或公務艙六至八個座位;乘火車,包一節軟臥或加一節專門車廂。

'中共高官退休後待遇驚人'
中共高官退休後驚人待遇

據稱,江澤民在位時,江辦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軍委主席時,江辦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有36人。江澤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僅宴客就花費230多萬元,全部由公款埋單。

2011年深冬的一個寒冷雨天,因為江澤民到南方某地過冬而坐專列路過桂林地段,下面沿途各縣居然被要求組織工作人員沿鐵路一米一人兩邊排列守候。由於該專列具體準確時間沒有定,沿線數萬拿著納稅人錢的公職人員放下手頭正當工作而在冷雨中靜等一天,直到專列通過方能離開。而這種情況在專列所有通過的沿線縣市皆如此,可見其勞民傷財的程度遠勝中外歷史上的腐敗帝王。

離休高官的奢侈腐朽生活,被稱為「合法的特權」,有制度保證,用不著伸手,已可窮奢極欲,但仍搞貪污腐敗,大肆斂財。

江澤民掀起公費整容熱

2000年以後,中共官場興起了一股整容熱潮。江澤民率先以身作則,於是上行下效﹐高幹及其配偶用公費整容的開支,迅速佔了公費醫療保健開支的七成以上,以至國務院不得不發布規定予以限制。

據香港《爭鳴》雜誌2002年五月刊報導,中國大陸的公費醫療實行嚴格的等級制。一般人拔牙是公費,鑲牙就是自費,但高官們美容整容都是公費,也就是從老百姓的腰包裏掏錢支付。

這些高官的美容、整容、保健儀容的項目,包括臉部皮膚;額頭上的「路軌」、眼睛魚尾皺紋、臉與手部的老年斑、眉毛修飾、體重(減肥)、脫髮、眼垂等。中共官場這股美容、整容熱潮,是江澤民率先掀起的。

江澤民患有油脂性脫髮,加上年邁,頂上髮絲漸稀。今年初,江澤民在頭部左右兩側植上了假髮,還做了臉部美容。可能是臉部除皺時,皮膚拉得過度,所以看起來臉上雖然亮光光的,卻是繃得太緊,以致嘴巴要閉上都很費勁。江澤民現在配備有兩名保健儀容護理員,為江保持正常體形和偉人儀態。據知,這兩名護理員是一九九一年從軍醫大學畢業,專修護理,後被送到法國、英國、瑞士進修返國的。

據稱,高幹及其配偶用公費整容、美容的開支,已佔了公費醫療保健開支的七成以上。據監察部,審計署、衛生部於2002年3月中旬的統計報告披露:地廳級幹部年公費醫療保健開支中,整容、美容、保健儀容,佔65%以上。目前,享有省部級醫療保健的高幹及其配偶,有2100多人,公費開支達4.2億元,平均每人20萬元。其中,整容、美容、保健儀容費,佔75%以上。享有副總理級或以上最高級醫療保健待遇的有180多人,其中包括已故黨政軍領導人的配偶,這批人的整容、美容、保健儀容,佔他們公費醫療開支的80%以上。

中共官場高官公費整容、美容的風潮正以點帶面迅速擴大,國務院對此不得不採取緊急措施加以控制。

江澤民任上不僅開腐敗之風氣,還開動國家機器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正信,致使社會風氣一日千里地下滑,被國人唾罵。

'法輪功學員在海內外掀起訴江大潮,要求法辦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在海內外掀起訴江大潮,要求法辦江澤民

「一人患病全家致貧,重病拖垮整個家庭」

網友稱,在這個「一人患病全家致貧,重病拖垮整個家庭」的年代,醫保、社保還不完善的社會裏,身為獨立個體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贖式的掙扎著,交不上住院押金,必會無情的被拒之院外,或斷藥驅趕出院。而中共官員霸佔醫療,資源,只許當官療養,不許百姓看病。特權壟斷醫院,無疑比唯利是圖的醫院更可怕。

'約3/4的醫生認為,所在醫院存在高幹病房醫療資源浪費問題'
約3/4的醫生認為,所在醫院存在高幹病房醫療資源浪費問題

中共根本不把人民放在眼裏,激起了社會的義憤。北京理工大學胡星斗教授發文《公立醫院要以公益定位》稱,中國現行的是等級的特權醫療制度。財政撥款超過80%用在高幹病房、幹部療養方面,只有10%左右用在十多億民眾身上。而政府撥款不足,使公立醫院要靠高價賣藥或重複醫療程序賺取經費,這些問題涉及到體制問題,除非在體制上改革,否則難以消除問題根源。

2012年夏季達沃斯會議上,時任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在可持續的衛生體系分論壇上表示,中國的衛生費用佔GDP比重僅為5.1%,不但低於高收入國家(平均8.1%),而且比低收入國家的比重還要低(平均6.2%)。而與中國同在金磚國家中的巴西和印度分別達到了9%和8.9%。

陳竺指出:衛生總費用偏低,個人支出在醫療支出中的比例偏高,這是中國醫療衛生體系常常為人詬病之處。中國醫療費用個人支付比例2000年達到59.0%。這一數字遠高於發達國家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

2013年中共兩會期間,中共政協常委、上海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曾提案建議制定離任中共領導人和退休官員待遇條例,把離任領導人和官員享受的待遇、時效以及適用對像是否包括家屬等全部規定清楚。並指出,離任國家領導人待遇「應該明碼標價,不能延及他們的子孫。納稅人的錢不能就這麼花。」

2013年8月26日,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醫生章蓉婭女士在微博上向國家衛生計生委提出了一條「實名建議」:要求取消高幹保健。

公款來自百姓 卻被中共官員私人消費 數目驚人

除了醫療特權,中共各級官員的其它消費特權也非常驚人。

2006年8月10日,「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政策動向課題組」發表文章《收入制度改革,一場靜悄悄的革命》披露,僅2004年一年,用於公款消費的財政支出:公款吃喝3700億元,公車消費3986億元,公款出國遊2400億元,公款賭資外流2000億元。合計12086億元,佔當年稅收總值的47%(不包括各種農業稅)!

2004年全國企業退休職工年平均養老金是7831元,全國4465萬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總共3496億,兩項對比,公款消費接近全國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總額的三倍半。

2013年10月《南方週末》盤點中共退休官員待遇,報導稱中共各級老幹部局一般至少有生活待遇處和政治待遇處負責為老幹部服務。老幹部包括退休幹部,還包括49年前參加「革命」工作的「離休」幹部。

離退休部長65歲以後,每月還享有保姆費,副部長一份保姆費,部長兩份。副部長以上的離退休幹部用車每人一輛。離休幹部看病、公出等按規定保證用車。老幹部上老年大學,有財政支持。所有離休幹部,公費為其訂閱報刊。

過去三十多年來,中國人民創造出來的巨大財富,只有小部份進入到了百姓的口袋裏,大部份的財富進入了政府的口袋裏,進入了黨政官員和不法商人的口袋裏。

而在民主制度下,既沒有特權,也沒有權貴。民主國家高官卸任以後,自然就成了平民。所以,以前有幾個美國總統離任後窮困潦倒,相當淒慘。現在每位離任總統的待遇大有提高,每年有18萬美元薪水,政府還會負擔他們辦公室人員的工資、差旅費、電話費和辦公用品費,並且會給退休總統建一座圖書館,收藏他們所有的私人物品,前副總統有7個月的活動經費。而其他政府官員只要一離職,便失去了一切,徹底平民化。

英國、德國的高官離任後也要「自力更生」,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巡迴演講、投資房地產;德國前總理施羅德下台後除了演講,還出任多家公司顧問;戈爾巴喬夫甚至還做廣告。

中共的高官們則終生都依附在民眾身上,而且對於不停的吸血連一絲絲的愧疚也沒有,這正暴露了中共的吸血本質。正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說,「黨附體」控制著國家機器,直接從各級政府調用經費,共產黨如吸血鬼,不知從國家社會搶走了多少錢財。

'《九評共產黨》揭露中共邪惡本質'
《九評共產黨》揭露中共邪惡本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