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第二女子監獄阻止何莉春的家人探視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正逢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探視時間,雲南省曲靖市彝族工程師、法輪功學員何莉春的七十多歲的父親從幾百公里遠的地方到監獄看望被關押的小女兒。

其父很早就到監獄等待,一個多小時後,監獄九監區一個警察才來告訴其父,說:何莉春因為不配合監獄管理,已被嚴管,所以不得接見家人。

其父問:我女兒也沒有犯甚麼罪,就被關押,怎麼現在連看都不讓看?警察說:有沒有罪是法院定的,來到監獄就要服從監獄管理,她不配合我們,就要進行嚴管。

其父擔心地問:她被死刑犯包夾著,會不會打她,你們怎麼對待她?我非常擔心她會像她姐姐一樣被包夾毆打。警察說:你有甚麼證據,不能亂說。何莉春的父親十分擔心小女兒現在的處境。

何莉春,女,四十三歲,曲靖市省建築十四局彝族工程師。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領女兒到超市用真相幣買東西時被惡人舉報,被協警綁架到廖廊派出所。

在派出所,何莉春被警察強迫脫光衣服侮辱搜身,不給吃飯、喝水、不准戴眼鏡(800度的眼鏡),被背銬著鎖在審訊椅上,使何莉春動彈不得,要求上衛生間也不允許。第二日又遭到曲靖市麒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五個警察(三男二女)審訊,因何莉春不配合,遭到警察酷刑折磨,其中警號059532的警察野蠻將她按倒在地上,一個名叫白開宇的警察(059532)叫其他警察不斷給何莉春撓癢、折磨她,使何莉春痛苦不堪。致使何莉春的兩手腕、手臂到處青紫、腫脹,右大腿、左膝蓋處青紫。

後何莉春被曲靖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九監區(集訓監區)。

姐姐何蓮春,一九七零年十一月七日生,雲南省蒙自縣文瀾鎮高家村農民。何蓮春兩次被非法判刑,累計刑期十七年。二次在雲南女二監共遭受了十五年半冤獄。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何蓮春被送入雲南省女二監關押在六監區期間,嚴管達五年多,期間被罰坐「小小凳子」(她坐的小凳子與眾不同,只有長約20多公分,寬約6公分多),不准洗澡、洗衣,一天只給一瓶水,長時間(近一年)不得上衛生間,而且經常遭到包夾的毆打,穿「緊束衣」,兩次被開批鬥會,何蓮春進行了二十多次絕食抗議,遭到上百次野蠻灌食、灌藥,飯食裏投放不明藥物,十年中何蓮春只買過20多元的鹹菜食品,有很長時間連衛生紙都不讓買,不得通信、不得會見家人,蒙自市610主任還多次到監獄進行騷擾,由於長期插胃管灌食,導致何蓮春口腔、鼻腔粘膜潰爛、長期胃痛、吐血,全口牙齒鬆動,一顆門牙和一顆大牙脫落,胃腸功能紊亂,不能吃刺激食物,精神和健康受到極大的摧殘傷害。在女二監被折磨的導致兩次病危住院,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610」還逼迫何蓮春與丈夫離婚,並讓其丈夫與某女子結婚,家產和孩子都歸丈夫所有。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上午家人會見何蓮春時看到她滿臉的傷,何蓮春訴說:「她們給我強行灌食,用比嘴巴大幾倍的大勺子塞進嘴巴,插至喉嚨灌食,那個大勺子是監獄特製的,喉嚨都插爛了,十日開始每天都灌三次,一天吐血好幾次。」看到此情,於是家人聘請律師狀告監獄,後遭到監獄報復,長時間以何蓮春會見時洩露了很多監獄的秘密不准探視。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出獄不久(二月出獄)在昆明打工的何蓮春去探望朋友時又再次被昆明市西山區國保警察綁架,後被紅河州國保警察帶回,現關押在紅河州看守所,已被紅河州檢察院批捕。

何蓮春母親由於長期思掛被關押在女二監的女兒,整日為女兒提心吊膽,不幸於二零一七年去世。

我們希望國際社會和有良知的各界人士對目前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狀況給予關注,制止這場迫害。對何蓮春、何莉春姐妹,以及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給予援助!

詳情見《雲南49歲農婦遭十多年冤獄虐待、上百次野蠻灌食》、《雲南蒙自市何蓮春再遭冤獄殘害家人控告》、《雲南七旬老人:女兒能活著出來嗎?》、《雲南彝族女工程師遭警察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等相關報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