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姨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一九九五年馮姨得了一場大病,當時有位親戚給她送來了一本《轉法輪》,說:你煉煉這個功吧。馮姨和老伴看了書,都感覺非常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做好人,師父就給清理身體上不好的東西包括疾病,太好了!於是倆人就開始修煉,沒想到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真的很快都不翼而飛了。

於是全家人也就都跟著煉;村裏的鄉親們聞訊也都趕來一起煉;外村的人也來跟著煉,法輪功很快在本地傳開。大家都講真善忍,重德行善。為了一點利益兄弟反目、鄰居吵架、不孝順父母,以至偷雞摸狗等等現象消失了。那時候就連村幹部說起法輪功都是讚不絕口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突然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起初,馮姨她們都以為是政府誤會了,就帶上乾糧去北京上訪,半路上被堵截的警察攔住,關到鄉派出所謾罵毆打,三天後被勒索了兩千塊錢才放回家。沒去北京的老伴兒也被強迫交五百塊罰款,和掛了號的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被監視控制住,威脅再去上訪就勞教判刑,絕不手軟。還要求每天到村委會報到,殺氣騰騰跟文革鬥爭四類分子的時候一模一樣。

馮姨他們這才意識到不是共產黨誤會了,而是真的又搞鬥爭運動,就去找村幹部說:你們都知道法輪功是教人行善的,都知道我們是好人,我們沒犯罪,以後不來報到了。

村幹部對突然發動這場明顯顛倒黑白的鎮壓心裏也有問號,但又不敢抗命。法輪功學員們真的不來報到後,他們倒沒勉強,而是挨家挨戶在家門口蹲坑監視,還去上訪的就讓警察抓人。

打壓不斷升級,媒體喉舌的造謠連續轟炸,恐怖壓力讓膽小的人崩潰。但馮姨和老伴都是耿直人,他們自問:自己是怎麼走入修煉的,是誰騙進來嗎?師父教給真善忍大法會是不好的嗎?修心向善、多為他人著想,有錯嗎?回答完這些問題,心裏亮堂了:師父是天底下最正最好的師父,因為修煉了這個功我們受益無窮,我們比那些英雄模範人物還要善良高尚,對社會對別人都是好的。老倆口意見一致:管它外面怎麼造謠打壓,咱們要恢復正常學法煉功。老倆口把想法跟其他人一說,大家都說好。

然而,老倆口覺的僅僅這樣堅持學法煉功還不夠。因為喉舌媒體對法輪功造的謠越來越離譜,鋪天蓋地造謠讓原本心裏清楚的人不知不覺站到了真善忍的對立面。必須想辦法告訴鄉親們真相,否則,人們會相信謠言、不知不覺跟著共產黨對神佛犯罪。於是他們買回來一台複印機印真相資料。後來又買了電腦、打印機,慢慢學會了上網和下載,能自己印製真相資料、各種傳單。說起來都是奇蹟,馮姨和老伴初中沒畢業,從開始想都不會想要去鼓搗電腦,到現在變成電腦小型印刷方面的「行家」。

馮姨老倆口有三個孩子: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仨孩子從小都跟著爸爸媽媽學法煉功,長大後各自成家立業,女婿、兒媳也都是大法支持者或修煉人。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人,敦厚善良,道德傳家,三個孩子都勤奮能幹。大兒子是國營大單位的高級工程師,女兒和小兒子自己做生意,以「客戶的信賴和口碑勝過金錢利潤」為經營理念,三個小家都有很好的收入。

二零零八年年初,女兒做生意的地方突然鬧凍災,連續凍雨搞的遍地冰凌樹掛,寒風一吹,山上的樹木帶著冰塊都攔腰折斷。大量野生動物被餓死凍死。輸電線塔倒塌後,全區二十多天停電停水,山上幾十戶做大棚養雞生意的人家,眼看著交通被封,飼料斷頓,有飼料也無法粉碎。而馮姨女兒家恰巧買了一台發電機,大棚裏飼料儲備也多。當時災區裏一桶方便麵都被人賣到了幾十元。馮姨的女兒、女婿卻沒有藉機發財,他們開足馬力晝夜不停發電,幫助大家供水、磨飼料,還讓飼料斷頓的同行先賒欠著拿走飼料,只按成本收一點加工費;對有困難的連油錢、加工費也都不要了。養殖戶們喜出望外,感激不盡。這樣的事幹多了,她在同行和客戶中建立起極高的威望,生意超常的興隆起來。

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沒有不良嗜好,更與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無緣,踐行真善忍法理,勤儉持家,在做好事、善事不吝付出。馮姨老倆口還有一個傳統堅持了整整十年,平時不忙就去發真相資料,每到大年三十的晚上,天一黑他們就騎著三輪車帶上真相資料出發,到不同的村鎮挨家挨戶發一宿,直到大年初一的早晨才回來。孩子們看在眼裏,就給他們買了一輛價值八千多元的電動三輪車,後來又給換成一輛兩萬八千元的四輪代步車。

法輪功學員無私、堅定的信念,如火炬般照亮了這個時代,他們不畏強權,捍衛真理,身體力行實踐「真善忍」,傳播「真善忍」,像一股濁世清流,扶正祛邪,讓正氣回升,是他們用自己巨大的承受與付出,在支撐著那片藍天。

如今,在海外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的人數已有三億四千萬之多,每天還在持續大量增加。中共對法輪佛法的打壓,老天都不能容它。上天懲罰中共的時候,誰還和中共是一夥誰就會跟著遭殃。真心祝願您趕快了解真相、退出惡黨,走向光明與美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