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樓的福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零九年,我家搬到了一個新小區,房子採光很好面積又大,室外還建有花園涼亭,所以在搬來前,就聽說過整棟樓的鄰居都是非富即貴的當權者。我家是頂層,挪搬工具和裝修時不免會打擾到其他住戶,但噴漆工人為了縮短工期,在一天中午懷著僥倖心理使用了電磨盤,結果不一會兒就聽到了踹門聲,工人打開門,一位自稱是二樓住戶的中年男子立刻衝了進來,他拽著工人的領子破口大罵說:「我媳婦患有間歇性心臟病,聽不了這種聲音,如果在休息時間我再聽到這種噪音,一定打殘你!」說罷氣呼呼地揚長而去。

工人連忙打電話通知我。當我趕到現場時,三樓的女主人也聞聲上了樓,她告訴我說這位踹門的二樓住戶是某私人水泥廠的老闆,因財大氣粗為人十分霸道,給她家裝修的工人就曾被這位老闆揍過一頓,提起當時的場景她現在仍心有餘悸。我聽後對工人和樓下的女鄰居說:「中午裝修打擾到其他人休息本來就是我們不對,以後一定注意,下次我碰到他得主動道個歉。」

三樓女鄰居聽後並不贊同,她向我私下坦言,自己的丈夫因貪腐問題被判了刑,這使她在與鄰居相處時十分尷尬,總覺的矮人半截,再加上平日裏出門和二樓的那位老闆打招呼從來得不到回應,時間一長她就放棄了,索性踩著點出門,儘量不與對方碰面。一樓的住戶是個地方領導,平日裏見面也沒話兒,獨居的她在這棟樓裏感受不到鄰里溫情,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就飛到國外的女兒家居住。用她的話說,這位二樓的鄰居是不會領我的情的,不然也不會一開始就越過戶主,在毫無溝通的情況下直接打罵工人。

後來的幾天,我遭受的冷遇果然印證了女鄰居的話。二樓男子在上下樓時不但無視我的問候,還總耷拉著面孔,周身環繞著戾氣。所幸他的妻子比較隨和,我便向她轉達了歉意,他的妻子聽後接受了道歉,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自己的丈夫就是那副脾性,她也覺的做的過份。

一天夜裏,我和丈夫在外遛彎,回到小區時發現二樓住戶家的奔馳轎車被一輛醉駕的車刮花了一整面,醉酒司機的家與肇事地點隔了幾棟住宅的距離,肇事車輛就停在他的屋外。因為目睹了這一切,我決定去通知二樓的住戶,丈夫卻不同意,他覺的那戶人家的男主人太囂張,處理問題的方式也極端,發生這種事正好給他一個教訓。我卻聯想起鄰居望向愛車的目光,每次都飽含喜愛,那輛進口奔馳車市價兩、三百萬,如果找不到賠付者,那麼修車的金額和保險都是十分昂貴的,所以我主動敲門告知了二樓住戶剛剛發生的一切,倆口子聽後連連道謝,日後相見時也轉變了態度。

當然這態度的轉變還有其它事做鋪墊:比如他家的鑰匙插在插孔裏忘記拔,我提醒過他們;他家多次將轎車停在我家車庫前影響我家車輛出入,我和女兒每次都輕聲敲門耐心的等候他們挪車;有時候在路過二樓時,如果發現他家門口有多日未倒的垃圾,我會順手捎下樓等等。長此以往,點滴小事就如穿石的水滴,最終融化了他們心頭的冷漠與堅冰。現在二樓男主人見到我們時不但主動打招呼,有時還會攀談一番,一次女兒不在家,發來的快遞還是他幫著簽收的。

就這樣,隨著鄰里關係的逐漸轉變,我依然做著以前常做的事,比如下樓時將各層樓道地面的廣告紙和垃圾隨手撿起,將一樓拆換管道鑽孔時飛出的紅色磚末掃淨擦乾。漸漸的,不常回家的三樓女鄰居也感受到了樓內的變化,一次她與我在樓道碰面時,滿懷感激地問自己家門上貼的小廣告、門把手上塞的宣傳單是不是我清理的,因為她久居國外,之前每次回家這些東西都在門前摞一堆、貼一層,使她十分困擾,清理擦除倒是小事,關鍵是這些積攢的小廣告昭示著家中長期無人,沒想到自從我搬入這棟樓,宣傳單就在門外絕跡了,她家樓上又只有我一個住戶,自然而然就想到是我在幫忙。

一天中午,一樓的女住戶來敲門,她是我兒時的同學,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地方領導的夫人,我們雖然都知道彼此住在一棟樓裏,但很少來往。這次她主動登門,我有些意外,後來聽到她帶有指責性的言辭,我才明白原來是她家的管道跑水了,修理人員懷疑是我家太陽能漏水的緣故,我聽後帶她親自查看了家中的太陽能控制板,沒發現甚麼問題,她不相信,叫來工人上房查驗,發現漏水之事確實與我家無關。

不想此類事件又連續發生了兩次,每次一樓漏水,我這位兒時的同學都會上樓敲門質疑是我家太陽能的問題,反覆解釋都無法說服她,最後一次我只得將太陽能停用三天,配合她查找漏點。幾天後我碰巧遇見她,問起漏水的原因找到了沒,她聽後說:「早就找到了,不關你家的事兒,我都忘記告訴你了。」聽到我為此而傻等,三天沒有使用太陽能,她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有一次遇見上樓的女兒,這位同學熱情的將整筐的蔬菜往女兒懷裏塞,女兒結婚時她也包了隨禮的紅包親自送給我,後來她家兒子也成了家,我又將禮還了回去。

就這樣,一來二去,樓上樓下變成了見面有話、遇事互幫的好鄰居。

一次,我正拿著濕巾擦拭單元門的門把手,正巧二樓的女主人外出歸來,見狀她由衷的感歎道:「你怎麼這麼好啊!咱們樓有你這樣的好人真是太幸運了!」我聽後心中感慨萬千: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惡警曾在樓下踩點並上門騷擾,整棟樓的人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現在通過我的言行,他們認可了修煉者的人品,也就對法輪功有了全新的認識。

在這個追名逐利的社會,人人都帶著刺生活,稍不如己願就要發作,生怕給別人留下自己好欺負的印象,就連碰到鄰居都像遇見敵人一樣,總覺的關起門來誰都不認識誰,別人出了甚麼事與我無關,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時卻要大打出手。當權得勢者更是自覺高人一等,動輒對他人頤指氣使,恨不得用鼻孔說話。仔細想來,這與弱肉強食的叢林野獸有何區別,人與人之間發展到這種地步還不可怕嗎?

大法弟子不計報酬、不求名利、以德報怨、一心為他人著想,這份心底的美好因稀缺而分外寶貴,最終得以感動世人。在現今社會,大法修煉人是一股濁世清流。在此,我希望那些受邪黨謊言矇蔽的世人能夠走出謊言,多去接觸身邊的法輪功修煉者,所謂偏聽則暗,兼聽則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