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 做好人善解怨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回首往事,想想我的前半生,真是一個不幸的人。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是師父救了我的家庭。

不幸的前半生

我從生下來就被親生父母拋棄,送到現在的養父母家,那個時候正是一九六一年,又是農村,家裏窮的餵不起奶,只好用奶粉加麵糊。由於營養不良,從小我就面黃肌瘦,體弱多病,經常肚子疼。到醫院檢查就是體質差,消化不良,膽囊炎,經常吃藥。

養父母對我還挺好,可是因為我是抱養的,父親的家人:叔叔、嬸嬸、姑姑、姑父、表姐妹、表兄弟們把我當外人,看到我也沒個好臉色,說話對我也沒好氣。他們到了一塊就嘀嘀咕咕,閒言碎語沒完,說我是白拉旱船(意思就是父母白養活我)到老也指望不上等等。我聽到這些,又看到他們的表情和對我的態度,真是對他們又氣、又恨、又怨,從那以後產生了自卑、妒嫉、爭鬥,性格變的內向、狹窄,不愛說話,有甚麼事說不出來就憋在心裏,還記仇,成天唉聲嘆氣。盼著自己快快長大,找個好丈夫、好婆家,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過幾天心寬的日子。

二十二歲那年,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丈夫比較善良,不愛說話,對我還很體貼,雖然家窮了點,我們兩人還合得來。可是公婆嫌我有病,看不起我,不讓我和他兒子結婚。就這樣僵持了幾年,在二十五歲那年我們結了婚。

結婚後,公婆把我當外人,看我不順眼,三天兩頭找茬。我開始還能強忍住,不和他們發生口角。一年多以後,婆婆見我不吱聲,就開始動手了,這一下把我激怒了,從此以後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大吵。吵架、打架成了家常便飯,整整十幾年就是這樣過來的。

我真是從灰坑又跳到了火坑,我的心徹底傷透了,想過安穩日子的願望徹底破滅了。我的心胸越來越狹窄,脾氣越來越暴躁,看誰都不順眼。我對公婆恨之入骨,看到他們心裏就像放了一塊冰,冷的直打顫。

心情不好導致病越來越多,從消化不良轉成胃潰瘍、胃炎、十二指腸球部潰瘍、闌尾炎、偏頭疼,感冒常年不斷,經常輸液。尤其是失眠症真是讓我苦不堪言,整夜整夜睡不著覺,熬的昏昏沉沉,頭暈目眩。

三十二歲那年,我懷二兒子時又得了貧血,全身浮腫,出氣都困難,睡覺躺不下,半靠著被子睡,眼裏邊、牙床子肉色全是白的,一點血色都沒有,血色素只有5克半,在縣醫院住了四十多天。本來平時家裏就像藥鋪,只要有一分錢都買了藥。這一次住院更是給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負債累累。三十多歲的我頭髮全白了,看上去就像五十多歲的人。

從醫院回來我身上發軟,成天沒精神,有時連飯都做不了。丈夫自己又忙地裏,又忙家裏,做飯、餵豬,還要照顧我和兩個孩子,被我折騰的又老又瘦。我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兩個孩子跟著受苦,少吃沒穿的,我的心都碎了,這樣的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喜得大法獲新生

就在我無望的時候,終於有緣喜得大法。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天氣漸漸轉涼,我的胃病又加重了,疼的要命。住在縣城的小姑子來了,見我難受的厲害,說讓我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癌症都能治好。

其實就在那年正月初四小姑子女婿來拜年就送給我一本《轉法輪》,我就看了一遍。裏面全講的是如何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知道這個法輪功是個好功法,我就有想煉的念頭。現在聽小姑子這麼一說,我下定決心煉法輪功了。可是小姑子一直也沒教我動作,等到冬天小姑子又來了,她說,我一打坐眼前就是你,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讓我來教你動作的。她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然後又教會我煉功動作,我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記得小姑子教我動作那天是黃曆十一月初四,我剛學會動作。婆婆家吃糕,還是那種沒有油炸的年糕,熬土豆、粉條、豆腐,婆婆那天也挺高興,叫我過去吃,說從你家拿個饅頭,這屋有熬菜,一起吃。小姑子說:「嫂嫂你吃糕吧,煉法輪功甚麼都能吃,不忌口。」可我平時就吃饅頭,別的甚麼都不敢吃。聽小姑子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一口氣吃了三塊年糕,一大碗熬菜。晚上連藥也沒喝,心想:甚麼時候胃疼甚麼時候再喝藥吧(平時經常喝胃藥)。那天晚上睡得真舒服,一晚上也沒有胃疼,一覺睡到大天亮。第二天我又飽飽的吃了一頓莜面(北方特產),胃還是沒疼。從那以後我從小胃疼的毛病徹底好了,到現在二十多年了也沒疼過。冷的、硬的、酸的、辣的都能吃。

我通過學法、煉功,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處處與人為善,做事考慮別人,在利益上不爭不鬥。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哪裏做錯了,時時用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原來一身的病全都好了,到現在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

修大法給全家帶來了福份

一九九九年黃曆二月十九,我們全家搬到了縣城郊區,小姑子給租了一間房,包了六畝菜地。丈夫做瓦工活,我自己種菜。到秋天我收入八千元,是我丈夫年收入的四倍。第二年我和丈夫又包了十畝菜地,忙不過來的時候連人都捨不得雇,兩個人凌晨三點半到地裏砍菜,有時候中午連家都回不了,在地裏吃個冷饅頭就鹹菜,喝水管子裏的冷水,晚上八、九點鐘才回家。我從一個病娘娘、藥罐子,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就成了一個壯勞力。性格也開朗了,對誰也不發脾氣了,遇到不順心的事也不斤斤計較了,整天樂呵呵的,完全變了一個人。

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家裏一年比一年順,一年比一年好,有一年趕上菜價不好,有的菜農賠了不少錢,我們家從來沒賠過。還把以前我看病欠的債都還清了,在城裏給兩個兒子買了樓房,娶了媳婦,一分錢外債也沒欠。我們老倆口又買了菜大棚,蓋了兩間平房。這都是大法給我全家帶來的福份。

大法善解了仇怨

師父明示:「所以我說現在的人都是業滾業滾過來的,除了病業還有其它業力。所以人就會在生活中有苦有難、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還業那怎麼可能呢?人到了這個時候業大的時時處處都泡在業中,時時處處都有不順心的事,一出門就有不好的事在等著你。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1]

學了師父這段講法之後,我明白了,公婆和所有對我不好的人,都是我以前欠人家的,這一生為甚麼到了一塊兒,是為了還業。慢慢的我對公婆也不那麼恨了,有時我也給她買點衣服,過年過節我也回去看望他們,公婆生病住院也去陪他們。到現在我一點也不恨他們了,把他們當作自己的父母看待。

婆婆去世後,公公也來到縣城,在小姑子家和我家吃飯,想吃甚麼我給他做甚麼,有時他生病,我做上他愛吃的東西叫丈夫送過去。我要是不修煉大法,這是萬萬做不到的。公婆從開始不理解我修煉,到後來看到我的變化和通過我慢慢的講真相,終於也明白真相了,現在公公也常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做到對傷害自己的人不計不報、不怨不恨,現在我和原來把我當外人的叔叔、嬸嬸,還有表兄妹他們相處的都特別好,叔叔嬸嬸把我當閨女對待,這都是托大法的洪福啊!

我們全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太多了,現在只是說出一點點,師尊的洪恩我無法報答,用盡人間多少語言都表達不了我對師尊、對大法的感恩之情,唯有精進再精進,時時聽師尊的話,按師尊的要求去做,才能報答師恩。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