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的身體與內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八零年,我親眼看到了一個自稱是煉佛家功的人給人除掉附體治病的神奇事,從那時起我就相信修煉的事了。

一九九八年,我單位的同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他把他的《轉法輪》借給我看。在單位沒事,我一天時間看了七講(他晚上回家還要看,就還給他了)。當我看到第四講「灌頂」一節時,就有感覺,覺的頭頂「倏」、「倏」的,像過電似的,我跟同事說了。他說:你有感覺就學吧。他還說:我看那麼長時間一點感覺都沒有。

同事是甚麼原因學的呢?他原來得腦梗了,嘴有點歪歪。別人說:你學法輪功吧,學了能好。同事煉了後真好了。同事說我:你悟性好,有些東西你理解,我學了不明白。我說我也不明白。看《轉法輪》之後,我能接受了。他後來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我把後兩講看完了。

看了《轉法輪》知道是修煉的書。但我一開始覺的太難修了:高興了掉下來了,害怕了掉下來了,人能不高興、不害怕嗎?那能修成嗎?後來反覆看書,看一遍一個樣,看一遍一個樣;身體的改變也很大,尤其煉功的時候特別有感覺。

那時候集體煉功,到煉功場煉功做沖灌的時候,從頭頂往下「倏」、「倏」的,師父真給你灌哪;煉抱輪的時候,真感覺抱著法輪。煉功時,在我身後邊有一個老頭,他在後邊看著我說:「哎呀,你煉的挺好啊,你好好煉吧,我看你身體給你淨化的挺好的。」我想那就煉吧。現在想來是師父借他的嘴鼓勵我。

一、修煉法輪功後,身心變化很大

從身體上說:剛煉功時我可不是為了祛病,這一點我首先說明;但是以前在單位時,我也是個小病號,每年春秋兩季,我得打兩次點滴。從煉功到現在二十年,是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身體非常輕鬆,感覺身體特別好,騎自行車上坡我很輕鬆就騎上去,像走平道一樣。現在年輕人、身體比我高大的,他都趕不上我,我幹活體力他們都趕不上我。

由於我身體的變化,我小舅子也改變了。有一年我上外地我兒子家過年,我小舅子也去了。一早上看到我夫妻倆煉功,一看我倆體格這麼好。他說:「你倆怎麼越看越年輕了,臉色紅潤有光澤。」他在走的時候說:「大姐大姐夫,你倆該煉煉吧,只要身體好就行。」這他理解了,以前他不理解。

從思想和精神上說:我原來不知道咋活著,一天就是吃喝玩樂,沒有目標活著。學法後知道人來到世上幹啥來了,就是淨化心靈,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你想回去怎麼能回去?你得按照這個法去做,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去做。

我修煉前抽煙、喝酒、打麻將,我甚麼都好,尤其喝酒,幾乎天天喝,一天最少三頓,有時四頓,白酒一頓最低半斤往上喝,平常七、八兩,有時一斤,啤酒得喝飽。天天喝的臉通紅,紅光滿面的。我和妻子最不和睦,是因為我打麻將。

學法後我就努力按大法要求做,煙、酒、麻將都戒了。然後修心性,做好人。和鄰居之間相處好,在家裏關心妻子。我剛得法時願意背法,有些法印象特別深,如師父講的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在這方面,我想:你跟你媳婦生氣,那怎麼叫忍那?以前她對我說話聲音大了,我都來氣。師父講真善忍,我不做到忍行嗎?以前一觸及到心靈要發火,現在一想不對啊。有時候看孩子哪不對了,要發火;一想不對啊,要發火怎麼能管好孩子?她不對了,你給她講道理。你當爹的,不能擺家長的威風。

要想修就得按照法去做,時間長了自然而然就做到了。修煉後,家務活我主動搶著幹,妻子很受感動,體會到大法好,後來也走上了修煉的路。現在早上我倆一起煉功。她現在精神狀況和身體狀況老好了,人家問她多大歲數了?她說六十多了,人家很驚訝!有這麼大歲數嗎?不像。她現在一天看《轉法輪》三講左右,三、四天就能看一遍。

二、在修心性上,我們努力提高

法輪功要求重德守心性,你心性達到了,師父就給你改變。我剛修煉不長時間,有一次我和一個朋友在街道上走,兩個女的在前面走。一個女的邊走邊把錢(後來知道是百元票共一千八百元)往兜裏揣,結果揣到空處,掉出來。風一刮,把錢刮到路邊的草窠裏。她不知道,還往前走。朋友說:別告訴她。我說誰丟錢誰不難受啊,尤其一個女的丟錢更難受,那時候一千八百元不是個小數。我撿起來招呼那倆女的,她一摸兜錢沒有了。我給她之後還差二百元,又上草窠裏找,找到了,一個沒少。她們揣兜裏,連個「謝謝」都沒說一個就走了。我要不修煉是做不到的。

我姐陸陸續續欠我們有二十萬了,一分錢沒還。我妻子原來想不開,修煉了,她說:「我心放下了,師父講法說了,該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也爭不來,可能是你上輩子欠人家的,用這種方式還了。」這當常人她是做不到的。

修煉中,在金錢利益上考驗特別多,我都按照師父的法做。我開出租車時,淨碰著錢的事。有一次我拉一個顧客上飯店去吃飯,下車後給我掏錢,給我車費錢,轉身走了。他把錢包往兜裏一揣,結果掉出來,他不知道,進屋了。包裏是350元,我開出租三天也掙不出來這些錢,我撿起來後推門進屋了。他問:怎麼了?車錢不給你了嗎?我說:不是車錢,你錢掉地上了,我撿起來給你送來。他說謝謝!

師父在講法中讓我們為別人著想。在飯店打工時,我是乾燒鍋爐的活,劈柴、燒鍋爐是我的活;像服務員倒垃圾等跟我沒關係。後來一看冬天很冷,她們穿的少,出去再凍感冒怎麼辦?不如我挨點累挑出去得了。服務員很高興:哎呀,叔,你這麼大歲數了還幫我們幹。我說我順便就幫幹了。我想我修煉了,多幹點沒啥,再說師父讓為別人著想。常人易感冒,不像修煉人有抵抗力。現在這個飯店不幹了,可是老闆和老闆娘說:叔,你在這吧,幫我們照看著這個店。別人他們還信不著。

現在我也滿面紅光。別人問我:你喝酒了?我現在是修煉大法,臉沒有皺紋,光光的,別人看我不像六十六的人。更重要的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內心,從內心深處改變了我。

我體會到真把法記在心裏,到關鍵時刻這個法真起作用,就能按照法去做。因此我沒事的時候就看書,背法,走路也背。謝謝師父!謝謝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