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讓我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家國營企業的退休職工,曾經是一個爭強好鬥、被全身病痛折磨得快死了的人。在法輪功遭受迫害時,我走入修煉,從此在我的身體和心性上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一、修煉前的我得理不饒人

修煉前的我是一家國營企業(現已倒閉)的職工,當時單位效益很好,住院門診看病都是實報實銷。單位後些年不太景氣時,我得了很多種病,幾乎都是不治之症。甚麼類風濕、腰肌勞損、偏頭痛、子宮粘連、胃病、腸病。一星期甚至更長時間解一次大便,一年四季咽喉炎不斷、又咳、又痛,經常滿口潰瘍。三天中沒有兩天是好的,小病不斷,大病不少,類風濕已經使右邊整個身體沒有多少知覺,關節腫得變形,左邊也開始出現麻木。偏頭痛病犯時只想撞牆,一死解脫。子宮粘連導致例假提前,一來就是十幾天。胃病導致吃啥吐啥,腰肌勞損人站起來就蹲不下去,雙手連拿一把掃帚都拿不了。

二零零一年時,當地一家最好的醫院都不收我了,醫生對我說:「你回家調養吧,想吃甚麼讓家人給你做點,你已經抗藥性了。」聽了醫生的話,我心裏很明白,意思是讓我回家等死,藥物對我已經不起任何作用,而這時我所在的單位效益不好,幾乎快垮了,住院費只能報銷一部份。回家後就想著能熬一天算一天,當時女兒才上初二,待女兒大點能獨立時,我就自己了結這生不如死的人生。

我是一個很強勢的人,出名的得理不饒人,不管誰惹火了我,我不給人留任何情面。這裏略舉一例:一天單位停電,無法生產,我心想借停電的機會去醫院看病,也不影響甚麼。這樣就給班長打了招呼,看病去了。但沒想到主任讓班長給我打半天病假。當時我回來沒多說甚麼,只告訴主任:「你要想好你今天對我做的事。」沒過幾天機會來了,他那天下午來上班,我讓同事當著全車間的人問他,「現在幾點啦?」他不知這是我下的套,說出了實際時間,我在旁邊順勢開口了:主任,你今天下午上班遲到了該怎麼算?我當時就把他這事捅上了單位高層,找單位領導討說法問這事該怎麼處理,如果不處理,那我以後甚麼時候來上班或者下班誰要給我打考勤我就和他拼命。後來主任找來了兩個班組的班長來代他向我道歉,我才放過了他。

二、一篇抹黑報導,促成我走進修煉

二零零二年六月,由於我單位效益不好,我就自己在街上做生意,我通過一篇打壓抹黑法輪功的報紙,第一次聽說了法輪功。那天,我丈夫的一位朋友拿到一張官媒的報紙說:「這個法輪功還有點厲害,共產黨不准煉,現在還有這麼多人在信。」

我有點好奇,說:「法輪功?是啥子嘛?」旁邊的一個熟人說:「上城街上有個某某就是煉法輪功的,他以前是學武術的,現在煉法輪功被關進××鎮的戒毒所了,說要他寫保證以後不煉功了才准回家,他老婆給他下跪,他都不簽字,他老婆氣的搧他耳光,他只是笑。搞不懂,怎麼這麼癡迷?太傻了!」我一聽,某某正好和我熟悉,小時候在一起長大。我對他的人品很相信。

我一聽說他在戒毒所,心裏特別的難過。這個地方,幾年前我的一個賭牌的朋友被拘留時,我和他妻子去看過他,那是甚麼地方呀,黑暗陰濕的牢房,人睡在地上,又臭又髒,還吃不飽飯,當時我看到這種情況就來火了,忍不住吼起來:「犯了法就這樣收拾人!」我朋友的妻子嚇得叫我快住口。現在聽到這個事,我又忍不住說「某某太傻了,怎麼不寫一個保證,簽個字對付一下共產黨,回家再煉嘛。」我想勸勸某某不要死心眼吃虧,又對法輪功充滿了好奇,想找本書來了解一下。

沒想到,隔了幾個月,我意外的看到某某和他的妻子笑瞇瞇的一起來我的門市,我趕緊說:「你為甚麼那麼傻?簽個字就過關了的。」他笑呵呵的說:「你現在不懂,看了書就明白了,我們信的是真、善、忍,第一個字就是要真。」他妻子在旁緊張的說:「你還在宣傳,你看看,你拗著不寫保證,你在戒毒所呆這幾個月,我都要瘋了。大男人的,拿給人家又兇又踢的。」

我說:「大哥是學武術的呀?」某某對我說:「那天幾個警察把我推出監房,像踢皮球一樣把我踢到操場上罰站,踢了好幾十米。要是憑我的武術,幾個國安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可我修大法了,師父要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忍。」

我更好奇了,趕快請他把書給我看,他跟我說,要愛惜書,不准折書頁,不准放在不乾淨的地方,要一字不落的看完全書,不要挑著看……我覺得他太囉嗦,怕他不放心,對他提出的要求一一答應照辦。

花了一晚上的功夫,我把書全部看完一遍,心裏納悶:這書上提的是做好人的道理,我平時為人處世就是這樣的(我那時認為自己還不錯的)。共產黨怎麼會打壓呢?我沒有理會這些打壓,走進了大法修煉。

三、修煉大法讓我脫胎換骨

得法後,從大法中悟到,任何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包括疾病也是業力所致,要想好病,就得重德,從好人做起,遇到問題必須找自己,不能向外推。我從法中明白了為甚麼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理解到,修煉心性是提高思想境界最快最捷徑的修煉路,應該事事處處考慮別人,遇事忍耐。在任何環境中都要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下面是我改變自己心性的兩個小例子。

二零零六年單位倒閉後,我在家做生意,因城市改道,自來水管需要從新安置,城市分片區停水,停水時間至少一星期,因我做生意用的水來自於一家商業用水廠,水費比居家用水貴兩倍。但我修煉了,在利益上不計得失,我把長水管接上,我們這一片周圍,包括開飯店做生意的,我都讓他們來我這裏接水,並且沒有收他們一分錢,大家都非常感激,我告訴大家我是修煉了法輪功才能做到這樣,真修大法比我做得好的同修比比皆是。這時上文提到的我以前車間的那位主任夫婦提了一對空桶來,站的遠遠的不好意思過來。我看出了他們的來意,就告訴丈夫說:「某某倆口來了好一會了,不好意思過來,我迴避一下,你不要為難他們倆口來我們這裏取水,如他們給錢,也不要收,他不知道我現在修煉了。」說完後我就離開了,他們才過來取走了水。

曾經被我辱罵的一位女同事的姪女後來與我住同一棟樓,我在一樓,她姪女住二樓,因她姪女常在省外,房子託付給她出租管理。我主動幫忙,找比較可靠的人,經常從樓上打掃衛生到樓下,她換了租房的人,要從新找人打掃房子,因她身體不太好,不能在現場管理,我也主動提出幫忙,還送礦泉水給她請來打掃衛生的人。後來她了解了情況,感到很不好意思,並謝過我。我說:「沒關係,認識就是緣份,你不經常在這裏住,做甚麼都不太方便,我這只是舉手之勞,不用謝。」

二零零五年,單位中的一位煉法輪功的功友被迫害,我了解了情況就多次去單位勸領導說:「被迫害的這個學員以前跟我一樣是個病秧子,每月的工資因為看病買藥幾天就花完了,修煉後做好人,身體好了,不僅提高了工作效率,還給單位節約了醫藥費,請你們不要配合六一零的人迫害大法弟子,不然會對你們不好。」去找領導的次數多了,單位領導都覺得驚奇問了我一句:「她的事又不關你的事,你為甚麼那麼關心她?」我告訴領導說:「以前我就是一個不愛管別人事,只管自己事的人,但現在我和她同修一部大法,就是同門弟子,如果不給你們講明白真相和道理,以後你們還會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無知中犯下迫害好人的罪惡,那就是我的過錯。」後來經多方核實,領導也講他們已經盡力了,人雖沒有放出來,但是留在了本地,沒有送外地加重迫害。

以上這些例子也許不能說明甚麼,但我必須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這就是法輪大法對我的根本改變!

四、師父給我摘掉大腦裏的病根

學《轉法輪》不到三個月,我就體會到了師父在書中講到的給我清理與淨化身體,無病一身輕。這些年也真正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無所不能。下面是我初期煉功時的一個親身體驗:

從我二零零二年得法修煉,頑疾不藥而癒,到現在的這十七年中,沒再吃過一粒藥。但是師父也講到有些比較大的病業要分階段,多次解決才行。我的偏頭痛就是這樣,煉功後三年都不再痛了,但是還有問題需要解決。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有一天,我身體感到非常難受,病症很像重感冒,一時間發燒、流淚、流鼻血、頭痛、頭脹、咳嗽如影隨形。正在這時,同修來找我,問我能不能和他們一起去外地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我想到不能只顧自己,就說:「行,沒問題。」我們就到火車站,當場買了兩張上下臥鋪,兩張硬座車票,我睡下鋪。

從當地到同修被迫害的地方有大約十小時的車程,車上當時人山人海,連過道都站滿了人,上衛生間都擠不過去。當我們找好座位時,已經發車了,我還沒有躺下,之前的症狀又一次加劇,我又感口乾舌燥,以為是人多的原因。這時才發現有一個像足球大小的火球在肚子裏上下滾動,滾動大約兩、三次,我口乾得說不出話來,心想著喝一口水,剎那間我明明白白感受到左臉部有一把又細又長的針從左臉耳部斜插進右喉管,這一下我就不省人事、昏過去了。快到目地地的前一站我醒了過來,醒來時發現我還戴著耳機聽著師父的講法,我在心裏喊:「師父!師父啊!弟子是不是修煉上有大漏啊?不然怎麼會昏死過去這麼幾個小時?」當時醒來還沒有悟到是師父給弟子摘除了大腦裏的病根。我接著聽師父的講法,聽了一會兒,正好聽到師父講到有些人大腦是有病的,要給調整的話,是要讓他進入麻醉狀態的。這下我的擔心就放下了,身體不好的症狀也逐漸緩解,內心深處一遍又一遍的感謝大法師父,感謝師父為弟子開顱摘大腦裏的病根。

回顧這次經歷,如果我沒有修大法,而是到醫院做現代醫學的開顱手術,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我的一個親戚頭痛時去醫院檢查說是腦瘤,兒女看她發病時跟我一樣的症狀,痛苦的生不如死,兒女建議她做手術,她本人本來不太願意,不過看在兒女孝順的份上就答應了。到醫院兒女先簽了病危通知書,醫院告知手術不敢保證成功,術後出現的一切不好的後果醫院不承擔任何責任。手術就這樣做了,半個月後人就去世了,落個人財兩空。如果我當時也去了醫院,那也可能就是這樣的結果,或許成植物人,或許癱瘓一生,總之不敢想像。

像我這樣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太多太多,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今天寫出來,目地是證實大法的超常,「法輪大法好」真實不虛!真心希望世人都明白佛法無邊的法輪大法福澤眾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