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丈夫終於走入大法修煉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我作為修煉了二十年的大法弟子,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常常淚流滿面,因為慈悲的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這裏,我想把當初只想做好人的丈夫從過去的走近法輪功到現在的走入大法修煉中的過程,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丈夫退休前在一單位辦公室工作,負責文字及黨務等。他常說:共產黨沒幹點真事,寫文章要個數字都分對內對外,全是一派謊言。他善良正直,對邪黨的「假惡鬥」深惡痛絕。他不反對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我們學法時,他常在一邊聽;我煉功,他也試著在一邊比劃動作;我做資料,他幫我買耗材、裝訂;家裏來了親朋好友,有時他也恰到好處的講幾句,例如「喬石都說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教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好人多好。」可是由於固有的觀念,他沒能走進大法修煉。

今年一月二十六號,我們樓下鄰居廚房漏水,鄰居到我家說明情況,丈夫很快找到原因,為磨一塊瓷磚,累出了頸椎病。他頸椎酸脹痛,頭暈,噁心,站立幾分鐘就需要躺著。經過多方醫治,時好時壞,心情也不好,鬱悶,煩躁。通過向專家諮詢,他們說,頸椎病很難根治,建議做個射頻手術。三月二十六號我們聯繫好了上一級醫院,準備去做手術。可經過專家檢查,不同意手術,建議保守治療,也不用住院。回到家,他心情更加煩躁,生氣的說,甚麼醫院,連這麼個頸椎病都無法醫治。女兒(從小與我一起修煉)藉機說:「爸爸,快和媽媽一起修煉吧,只有師父能根治你的病。」丈夫哭笑著說:「你們好好修煉吧,我做個好人就行了。」看到丈夫不悟,我說:「師父告訴我們人生的目地不是為了當人,是為了返本歸真。你知道我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嚴重的偏頭痛好了,子宮肌瘤不翼而飛,特別是去年的面癱,二十多天不治而癒……咱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你還怕甚麼。」只見丈夫痛苦的搖搖頭說:「有病我就要醫治,我硬撐不了。我知道大法是好的,你們太堅強,我實在做不到,我也只能做個《論語》中提到的好人,得個福報就知足了。」

過了兩天,也就是星期五,小外孫放學回家,看到姥爺還躺在床上,就不高興的說:「我們家就是姥爺不修煉,總是生病。」這一次,丈夫沒生氣,因為小外孫是個不到七週歲的孩子。只聽到丈夫說:「姥爺不好,姥爺不如小寶堅強。」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小外孫不上學,卻突然發高燒,早飯沒吃,午飯吃了一點。我一直給他讀《轉法輪》,整點發正念。我望著他通紅的小臉,陷入了深思,小外孫一直在我們身邊,是聽著大法的福音長大,他從出生到現在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法輪大法好」在他幼小的心靈裏扎了根。用他九十六歲的老姥姥(同修,退休前當教師)的話說,我們家寶寶在佛光沐浴下茁壯成長。可今天是甚麼原因呢?丈夫的聲音把我從深思中喚醒,只見他拿著溫度計大聲說,「孩子發燒到三十九度二,你還坐在這無動於衷。」我自言自語的說:「假相,就是假相。」丈夫馬上給上班的女兒打電話,「你快回家,孩子發高燒,你媽還說是假相。」只聽到女兒說,「我有事不能馬上回家,不要緊,我媽說假相就是假相。」丈夫只好說:「你們看著辦吧。」我就問小外孫,「你聽姥爺的去醫院,還是聽師父的?」小外孫立刻說:「我聽師父的,我要看師父講法錄像。」小外孫坐在沙發上看了一個小時的師父講法錄像,又看電影《為你而來》光碟。等到他媽媽下班回家,基本恢復正常,他高興的摟著媽媽的脖子說,電影《為你而來》中,小亮和媽媽遇到困難時就求師父,我也求師父了。我們望著他天真可愛的小臉,感恩的淚水不斷的流。一場虛驚就這樣結束了。

第二天,小外孫又恢復了往日的活潑,蹦蹦跳跳的跑到姥爺身邊,俏皮的說:「姥爺,你看,我全好了。」只聽到丈夫說,「好了,好了,真的好了,小寶,你真堅強,我要向你學習,我也要聽師父講法。」丈夫好像忘記了他那嚴重的頸椎病,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對小寶說:「來,姥爺和你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丈夫單盤著坐在沙發上,小寶看到姥爺單盤,笑著說:「我還要雙盤呢。」我望著爺孫倆虔誠認真的面容,心底湧起無限的感恩。

謝謝師父!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下,丈夫終於開始真正修煉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