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大家人在迫害中先後走進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們家兄弟姐妹多,我有四個哥哥和一個姐姐,是個幸福又幸運的大家庭。因為我們這個大家庭和大法有緣,每個成員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我們家和大法結緣始於大嫂。大嫂得法後,給我們講了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邪惡,給我們全家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同時還送給我們兄弟每人一本《轉法輪》。我們全家都拜讀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而且都在大法中受益。

大嫂理智得法

我大嫂原來是中共邪黨的老黨員,擔任領導工作。當看央視播出的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時,她一看那些場面就說:「這顯然是假的。」心想:為鎮壓法輪功,當局居然要下這麼大力氣,可見這法輪功太厲害了,我得看看這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她開始去到處找法輪功的書和資料。她想起了同事A。A修煉法輪功,以前向她洪法,她不但不聽,還指責人家。當她想到A時,正巧A來了。她對A說:「你快把你們所有的東西都給我拿來,我要看。」第二天,A送來了《轉法輪》和法輪功的相關資料。

大嫂看完《轉法輪》,她明白了:這是一本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書,是一本教人返本歸真、修煉的書,她心想:我得學!

就這樣她開始煉法輪功,成為當地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之後她想,中共在說謊,世人被毒害,我明白了事實真相,得告訴其他被江澤民集團糊弄的人。這樣她就打印資料、刻光碟,供周邊的同修,在家開了一朵「小花」。

《九評》問世、三退大潮湧起,她想:經我介紹入黨的,我得找到他們,告訴他們真相。她通過各種渠道尋找他們。都幾十年了,有出國的、在外地的、調離單位的,大部份都找到了,現在還在繼續尋找。只要找到了,就告訴他們真相,並勸他們「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我大哥很支持大嫂,和她一起發真相資料,刻真相光碟。大哥以前心臟不好,偷停,還常突然暈過去,由於對大法的認同,現在大哥身體硬朗,七十多歲了,走路一身輕。

二哥一家的大法緣

二嫂以前眼皮總跳,自從看了大法書後,眼皮就不跳了,她說可真神了。而且對失與得認識很深:德太珍貴了,不能用德換錢。以前到市場,常到賣魚的那去要人家不要的魚頭回家餵雞;現在是買而不要。賣魚的說:「這魚頭不要錢,要不也得扔。」可她非給人家錢,說:「你們也不容易。」看似小事,卻體現了一個人的品格,大法改變了她。

二哥有二十年的糖尿病史,2000年做過闌尾炎手術,一個月後刀口都沒癒合。去年做心臟搭橋手術,醫生說術後得在ICU病房觀察兩天。可是第二天醫生就找家屬把病人從ICU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二哥傷口恢復得很好,七天就出院,兩個月後就能幹農活了。和他同時做手術的人,比他小十歲,在ICU病房待了三天。這一奇蹟連醫生都驚嘆!二哥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法力無邊啊!

三哥煙戒了

三哥在看大法書時,師父就給他淨化身體,連續拉肚子十多天,並發燒。他說這可怪了,怎麼拉肚子反倒精神了,我們告訴他這是好事,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他知道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他說:「我支持你們修煉大法,但我做不到(修煉人的要求)。」以前,他一天抽三盒煙,看書後,煙戒了。只有大法能創造奇蹟。

四哥一家的神奇事

四哥家的神奇事更多了。四嫂在單位門口被出租車給撞了,腦門被撞出拳頭大的一個包。司機是個年輕人,嚇壞了。她卻說:「沒事兒,你走吧,以後開車可小心點。」第二天早上起床,她一摸,包沒了,連痕跡都沒有。

家人和同事都見證了這一奇蹟。司機買水果來看她,一見面愣住了。她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她還把自己的護身符送給司機,告訴司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

四哥家兒媳婦在單位突然暈倒了,送去醫院搶救,確診為膠質性腦瘤。以前我給她講過真相,她不接受,並說:「我是無神論,就信科學。」這次聽說她病了,我就和姪兒說:「咱家有法寶呀!」姪兒說:「我知道,我們家都信大法嘛。」侄媳婦做手術,姪兒就在外面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的汗順著腦袋往下流。侄媳婦父母非常感動,也跟著一起念。侄媳手術非常成功。

我和家人趕緊和侄媳婦說:「把入團時的毒誓抹掉吧!」這回她同意了。我又和她父母和親友講了真相並勸他們都做了「三退」。侄媳婦住院期間我天天去,每天講一點,她能接受了,也恢復得很快,傷口也不疼,幾天就出院了。可同病房的人疼的直叫喚。出院後繼續做化療,期間也沒甚麼反應。她對我四嫂說:「對不起,沒能給你們生個一兒半女。」

我的哥嫂非常善良,反而安慰她,對她照顧的細緻、周到。更可喜的是,兩年後侄媳婦生了個大胖小子。孩子也很健康。她對我說:「你看我這傷口恢復的多好,你們那功真神了。」我說:「不是那功,是法輪功。」她笑了,說:「你們好好煉,我支持你們,法輪大法好!」

我和姐姐一家

我在家裏最小,從小體弱多病,大家都叫我林黛玉。我對外面的世界從不關心,也從不看電視。二零零二年看過大嫂給的《轉法輪》。由於悟性不好,和大法失之交臂。二零一二年的一場車禍,壞事變好事,我和姐姐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看到我和我姐在大法修煉中身心的變化,姐夫也走進了大法。我們每天學法、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以喜樂的心去煉功、以謙卑的心去學法。有一次打坐時,感覺從我的身體內掉下一個黑球,像鉛球那麼大,瞬間身體那個舒服呀。那種感覺非常美妙。是師父給我拿掉不好的東西。這是師父給我顯現的,讓我看到的,那看不到的不知道師父給承受了多少。

還有一次打坐,入靜後,眼前出現了兩個字「實修」。這是師父告誡弟子要真正實修,是師父對弟子的關心和鼓勵。

我修煉七年了,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證實法,大法熔煉了我。寫出這些,只是要見證大法的超常、師父的慈悲。我們一家人在法光普照中,更加平和、健康、快樂。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