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剝奪退休金十七年 河北八旬張全興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張家口市涿鹿縣退休小學校長張全興,堅持修煉法輪大法,2002年被公安局政保惡警打掉牙,並非法拘留迫害,後又被涿鹿縣教育局扣發剝奪賴以生存的退休金十七年,累計50-60萬元。

張全興一家修煉法輪功,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關押和毒打,他的女兒張青花遭非法勞教,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張全興的兒子、妻子在中共迫害的恐怖氣氛下先後去世,留下自己獨身一人生活,沒吃沒喝,靠別人救濟維持生活。直至2019年5月含冤離世,年歲已經80歲的張全興老人仍未得到一分退休金。

法輪功救了他一家人

張全興,原張家堡鎮文教總校長,在修煉法輪功前,百病纏身:頸椎和腰椎增生、頭疼、腰疼、腿疼、肚子大,除此外,他的心、肝、腎、胃都有病,穿衣、躺臥均不能自理。醫生對他說,你有多少錢也治不了你的病。當時他每月的工資還不夠支付每月的藥費。

不僅自己百病纏身,他的家人也多災多病。他的老母親年近八旬,體弱多病;他的兒子張力華患了小兒麻痺後遺症,腿無肌肉,又短又小還沒有知覺,而且記憶力很差;他的妻子在長期勞累和壓力下,精神瀕臨崩潰,一下子臥床不起,說哭就哭,連續失眠。他的家在疾病的糾纏中飄搖著,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就在這危難時刻,他們全家喜得大法寶書《轉法輪》,並學煉了五套功法。從此,他們的命運發生了奇蹟般的轉折。他和妻子的病不藥而癒,無病一身輕。更神奇的是,他兒子的記憶力大幅度提高,同時左腿、左腳有了知覺,腳趾還能隨意動,還能提起一塑料桶水,幫助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修煉使他們更加善良、寬容、真誠。夏季麥子成熟要搶收,村委解決不了搶收場地的問題,就找到張全興家,要把他們一塊九分的自留地徵用,條件是替他們交一個人的集體提留。他們同意了。可現在十幾年過去了,他們的九分地卻一直被無償佔用著。

那時親友或村裏的鄉親,在孩子升中學前的暑假裏,總有人把孩子送來讓張力華輔導英語。為了孩子們免受「中國式」英語教學模式的影響,張力華潛心研究、實踐出了一套快捷提高實用英語聽說能力的教學方案,在教和學的頻繁互動中,聽讀寫說領先,聽說並重。對這些輔導,張力華從未收過費用。有家長帶孩子來表達謝意,說孩子從小學習成績倒數,一躍而成初中年級的前茅了;還有兩位家長合買了煤氣灶拉來,非得給他們家安上。

中共害了他一家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小堡村派駐縣鎮的所謂「聯合工作組」進村,在村委、書記的配合下,連日強行對本村法輪功學員洗腦、逼迫交出大法書籍,並作出不煉功的口頭表態;之後搜走所有學員的身份證,又強迫學員照相,還勒索每人30元,說是以後不找了。

當時張全興家被重點監控,村委派4-5人下夜看守,還派房前屋後左右鄰居秘密監視。鎮派出所王刑斌等4、5個便衣頻頻入戶搜查,恐嚇家人,兒子還幾次被綁架。教育局王大麗派張家堡鎮文辦、五堡鎮文辦人員、小堡學校和二堡校教師等多次進家探查、監視。

「610」趙宣、李志明也數次進家亂看、亂翻騷擾。一次張全興向他們索要工資,問為甚麼扣發工資時,他們說:你不煉法輪功就給。張全興說你們這樣做不對,他們說:這是國家(中共)規定。張全興說:這樣足以說明國家(中共)是錯的,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法輪功沒有錯,當好人沒有錯。

2002年4月8日下午,張全興被五堡鎮派出所所長冀文石和兩便衣從家中綁架,在派出所搜身時90元現金被劫走。之後,由縣國保大隊長董飛帶的兩個便衣將張全興鎖在一張半圓形椅上毒打,他們拳腳齊上,搧耳光、穿著皮鞋踩腳趾、帶刺的膠棒劈頭蓋臉的抽遍全身上下。張全興的兩顆門牙被打掉,以後滿嘴牙就一顆顆掉光了。當天下午7點多被關押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60天。在縣公安局辦公室董飛還勒索他妻子2700現金,在另一個辦公室鎮副書記杜友勒索了700元。

2002年4月9日,五堡鎮派出所王刑斌及6、7個便衣警察闖入張全興家,非法抄走一台電視機、一台縫紉機、兩台錄音機和一個電風扇,出了門走到巷口問圍觀的人誰買。

2002年4月24日深夜,張全興妻子高玉珍、兒子張力華被五堡鎮副書記杜友、宣傳委員張春生強行綁架,同車被綁架的還有本村法輪功學員劉吉芳和陳玉芝,四人被劫持到七堡村小學校內的所謂「轉化班」強行洗腦。在這裏同時關著二堡、六堡等多個村的法輪功學員。張全興的兒子張力華,一個下肢殘疾的人被強迫脫去鞋襪讓在碎石子上快走,本來就不能快走的人被逼著快跑。他們認為沒達到要求就用掃帚把子和棍棒打,直到打斷了棍子。在這裏張力華被非法關押了45天,高玉珍被非法關押了30天,兩人被非法敲詐了850元。

2003年10月,由縣610、教育局、張家堡文辦及小堡村配合下進到張全興家,要求寫甚麼所謂的「四書」未果。當時王大麗即教育局副局長就向家屬宣布罰款3000元,立即從2003年10月截斷工資停發。

由於非法扣發工資,張全興一家人斷糧斷炊,逼得張全興和妻子兩個60多歲的人靠打工維持糊口。妻子曾多次到教育局給領導講真相說:我們按真、善、忍做人當好人沒錯。但總是被謊言和欺騙搪塞。

2006年年初,五堡鎮幹部惡人王建斌領幾人執行惡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惡毒政策,連續幾次到張全興老人家騷擾,老倆口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恐嚇和傷害。

兒子、妻子含冤離世,女兒被迫害致傷致殘

在中共的恐怖迫害下,張全興的兒子張力華含冤離世。這樣失去兒子的高玉珍又增思子之痛,於2015年1月5日悲切淒苦的抱憾辭世。

張全興的女兒張青花文靜善良,在這場滅絕性的迫害中被致傷致殘,狀況十分慘烈。除在1999年7月20日被洗腦、交大法書籍、影象資料外,還受保岱鎮及王莊村委的監控及入戶騷擾,搜走身份證等。

2006年1月初的某日,張青花在北京市平谷區東高村鎮南張岱村打工,老闆給安了一部電話,她出於對身陷河北高陽勞教所的同修的關心便給其家屬打了一句話的電話說:你媽回來了嗎?我是二華(青花)。結果電話被監控,平谷公安刑警6個人非法抄了張青花打工的這個家,抄走兩份真相資料和書,綁架了張青花並帶走了家屬和老闆。張青花被劫持綁架到平谷公安局後,受到了警察的打罵和刑訊逼供。

一個月後張青花被從看守所轉送到北京市大興勞教人員調遣處非法勞教兩年,在調遣處張青花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昏迷不醒、四肢無力全身癱軟、胡言亂語,被包夾看管打罵餵飯餵水。家屬去調遣處看人沒讓見,還說:「張青花在家有精神病嗎?給開個證明來。 」

半年後,張青花又被秘密押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個勞教所內非法強迫做奴工。每日要求完成高定額的筷子包裝任務,完不成就加班,不睡覺也得完成,否則就惡毒懲罰。張青花被接回來的第二天就是如前所述的嚴重狀態,而且間斷性發作。雖四處看治,依然說犯就犯。張青花被迫害得慘痛令人髮指,給她本人及家庭、家屬造成的傷害巨大。

2015年8月22日,張全興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2018年7月2日,涿鹿縣五堡鎮小堡村公安員高永江帶領五堡鎮派出所兩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張全興家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