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惠州市惠東縣鄭桂友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鄭桂友(鄭貴友)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煉法輪功後,她所患的鼻炎,長期咳嗽等多種疾病都痊癒了。鄭桂友是一個孝順的好媳婦,煉功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婆癱瘓六年,都是由她一個人照顧,並無怨無恨。

'鄭桂友'
鄭桂友

這樣一位善良婦女,卻因為堅持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被惠東縣警察晚上半夜入室綁架、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八歲。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二點鐘左右,鄭桂友被惠東縣610、國安以黃文勝、鄧葉青、胡少鵬為首的十幾個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後又被劫持到惠東看守所。當天晚上,惠東縣另外兩位法輪功學員吳祝君與謝培增分別在家裏被惠東警察同時綁架,非法抄家。

鄭桂友在二零零八年被惠東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謝培增被非法判刑八年,吳祝君女士被非法判刑七年,上訴到惠州市中級法院,被非法維持冤判。

鄭桂友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在四監區、五監區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鄭貴友女士被監獄送回家,途中已經在輸氧、輸液,到家後就直接送惠東人民醫院了,一星期後含冤去世。中共610警察威脅其家人不准宣揚,不准找說法、上訪等,還要家屬承擔住院費用六萬元。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不明藥物

吳祝君女士在廣東省女子監獄遭殘酷迫害,被打毒針,被迫害得不會吃飯、不會講話,精神失常。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從冤獄回家時,吳祝君的精神還是不正常,呆呆的,記不起在獄中被迫害的經歷。

據當時一同在廣東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記述:獄警當時慣用的迫害手段是:長時間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有的持續幾個月都不讓學員閉一下眼;在烈日炎炎的夏天,長時間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經期來了,也不讓換,經血流到地上;在嚴冬時節,只讓法輪功學員穿著單薄的衣服,從早上到晚上每天站著挨寒受凍;還變著法子讓法輪功學員吃不下飯,如果學員三天沒吃飯,就殘酷地用所謂的「灌食」來摧殘學員的身體。每天由三至四個犯人組成所謂的「互監組」寸步不離法輪功學員,就是上廁所也要由她們看著,監視學員的一舉一動。

深圳法輪功學員陳正容,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從廣東女子監獄出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於同年十二月十一日突然去世。陳正容的胳膊上有明顯的針眼,疑在監獄時被注射不明藥物。

廣東女子監獄原在韶關,二零零三年搬到廣州市白雲區竹料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廣東女子監獄就成了迫害好人的黑窩,迫害致死、致殘多名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