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路上的一些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我今年七十四歲,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二年。我今天就說一下我在救人路上的一些故事吧。

一、心在救人 病業假相擋不住

我是個騎車負責傳遞大法真相資料的老年大法弟子。資料包括:《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及其它明慧期刊:《天賜洪福》、《明白》、《天地蒼生》、《金種子》等等。另外還有大法真相標語、粘貼、展板及各種小冊子、護身符等等。在傳遞這些資料的同時,我會隨時隨地講真相

可是我的臀部長了一個大疙瘩,給我騎車帶來很大困難。有一次,那個疙瘩破了,往出流膿血,我就讓丈夫給我用手擠,擠出來有半碗膿血。因弄得身上很髒,我就去洗澡,兒子說我這種情況:「不能洗澡,會中毒的!」我說:「我是大法弟子,身上有高能量物質,又有師父保護,沒事!」果然洗完澡沒出任何問題。儘管騎車感到很疼,但是想到送資料、講真相救人的重要,依然騎上車子,拉上資料上了路。

還有一次,我推出車子,裝好資料,還沒向外走,這時隱隱聽到一種「茲拉茲拉」的聲音,好像有人在我的臀部上用小刀在刮甚麼,很難受,我趕緊去廁所,那個大疙瘩突然破了,流出好多膿血,弄了滿褲子,髒的目不忍睹。這一下覺的那地方甚麼都沒有了,空空的,用手一摸,那大疙瘩沒有了!

我明白了,是師父幫我根除了!感恩的熱淚滾落下來……

這更堅定了我的責任感,絲毫沒有猶豫,清洗後換了衣服,騎上車子就走了出去。

二、心在救人 不怕麻煩不怕險

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天天必做。每天都能退個三個五個或十個八個的,一般都比較順利。也會碰到說怪話的人。一次在農村大集上,一邊發資料一邊講真相,大多數的人都接受資料,願意看,還有幾個「三退」的。這時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把臉一沉,厲聲說:「我看你是沒事找事,你這是反黨!」說著把我給他的資料撕碎了,摔在地上,嘴裏嚷著:「我看就該把你抓起來!」說著就掏手機要打電話報警。我沒害怕,平心靜氣的說:「我是為你好,你怎麼這樣?叫人保平安不對嗎?」

旁邊接了資料的幾個人說:「人家白給你書、報紙,不要你一分錢,你還跟人家發邪,人家惹你了嗎?」「人家老太太希望你保平安,你不願平安嗎?」「人家給你是好意,你要就要,不要就罷,為甚麼欺負人家?!」他一看沒人向著他說,把手機裝起來走了。這時有個好心人勸我:「以後別在集上這麼做了,一旦碰上這種人不麻煩嗎?不危險嗎?」

我知道他是好意,可為救人我能被這樣的人嚇住嗎?當然不能!我照常到這個大集上和其它地方講真相,無論酷暑嚴冬還是風雨冰雪都沒有停止過。

三、心在救人 多大委屈也能忍

還有這樣一件事:一個冬天,早上我做的北瓜白粥,盛好飯,把碗放在桌子上,叫丈夫吃飯,他過來後,我又叫他吃,用筷子指著碗說:「快吃吧!」不想那筷子觸到飯裏的北瓜,竟把北瓜弄到碗外落在桌子上,北瓜上沾著的白粥,濺在丈夫的身上。這一下他可不幹了,端起那碗白粥就潑到我的身上,還不解氣,舀了一瓢水就往我身上潑,連潑了三、四瓢,我的棉襖棉褲都濕透了,連毛衣毛褲也濕透了,渾身又是水又是粥,真是狼狽不堪!他扭身出去了。

我心裏這個委屈啊,真是無法言表!進屋裏換了衣服,坐在床上抹眼淚……

又想起修煉前,跟丈夫發生了矛盾,他用碗鑿我,把我的臉鑿破了,弄得滿臉血,衣服也弄髒了。我一氣之下走了出去。路上一邊走,一邊尋思:到哪裏去呢?這麼鬧下去,不叫人家看熱鬧嗎?不叫愛說閒話的人嚼舌頭根子嗎?不行,不能這樣鬧下去!想到這兒,我又回去了。一進家門,丈夫說:「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你還不走!」我為了這個家回來了,他還這麼說,變著法的氣我!當然,那時我們都是常人,沒甚麼可說的,可現在他也修煉,他怎麼能這樣對待我?!修煉前你就對我這樣,我受盡了你的氣,現在你修煉了,是大法弟子了,你還這麼對待我,你能算個修煉人嗎?

我想不通,越想越生氣,真覺的無法忍受,關過不去了,可又不知該怎麼辦,憋得真難受!

後來想到自己是煉功人,應在法上看問題、處理問題: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大法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不能影響了講真相救人。這麼一想,心放下了,於是又到資料點去取材料,和同修簡單交流了幾句家裏發生的事。同修勸我說:「你今天心情不好,就別去了。」我說師父說:「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1]救人多重要啊!我還是去吧。

我拿了真相材料就走了。這天返回時我還給路上遇到的人發出幾十份資料,還給五、六個人做了「三退」。

四、心在救人 抓住一切機會講真相

修煉前,我渾身是病:骨質增生,腿疼,走路一拐一拐的;心律不齊,搞得身體十分虛弱;更使我痛苦不堪的是,臀部長的那個大疙瘩,有錢包那麼大,疼痛難忍,多方醫治不見效,省會的大醫院都去過幾次也沒看好。親友都知道我是個病秧子,整日在痛苦中煎熬著,甚麼活都幹不了。

兒子結婚那年親友們都來了。他們看到我變的滿面紅光,身體硬朗,精神頭十足,甚麼活都能幹,都圍著我問這問那。救人的好機會來了,可不能錯過。於是我一邊迎賓客,一邊講大法真相,差不多親友們都聽我講了真相,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明白了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基本上都做了「三退」,還有幾個人走入了大法修煉。這個婚慶場成了我講真相的宏大場地,婚禮也歡樂祥和,其樂融融!

修煉路上跟頭把式走到今天,實在太不容易了。不管今後還有多大的困難,還有多少艱險魔難,在師父安排的這條成神的路上,我不會退縮,不會動搖,一定要做到勇猛精進,再精進。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永遠也忘不了師父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謹遵師教:「重視學法,認真學法」[2]。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跟隨師父回家!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去人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