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面對面講真相的經歷與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一名教師。我去街上面對面給人們講真相,堅持至今已有九年。九年下來,經歷的太多太多,也有了一些心得,寫出一點,與同修們切磋、交流。

一、開頭並不難

我第一次出去講真相,是在冬天的一月份,希望天稍微暗些,別讓人看清我。一直到下午三、四點鐘,天要黃昏的時候 ,我才鼓起勇氣,走出家門,還記得在路燈下,給一位男士取了一個化名,叫長青,希望他像身邊這棵松樹一樣永遠年輕。那天勸退了六、七個人。回到家天已經黑透了。

在最初講真相時,遇到過兩次挫折。一次,走出家門不遠,在外邊凍的站不住腳,就進了一個食雜店,給他們一家三口講了一會兒,男店主很生氣的說:你要是想暖和就再待一會兒,要不你就走。

還有一次,在大街上給一個像是政府幹部的人講真相,他說:你把口罩摘下來,我看看你是誰,還敢在大街上講這個。我回到家後,怕心、面子心、上火、難過,各種人心都上來了,讓我昏睡了兩天。兩天後,我想,不能就這麼被打擊回來呀,這條路還得走啊,我還得出去呀。怎麼講才能被別人接受呢?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又適當的改變了一下講的內容,就這樣又走了出去。

這樣一直堅持了下來,走出了自己的講真相之路。現在我走出去講真相,自在從容,隨便走在街上的哪個角落,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去講真相。走在街裏,經常會有聽過真相的人,像老朋友一樣和我打招呼。現在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正常情況下,如果一天不出去,那種使命感就會使我感受到一種煎熬,覺的不是完整的一天,覺的愧對師父,愧對眾生。

我悟到:任何一種證實法的項目,無論是面對面講真相,手機對打講真相,還是學習技術,開始時可能會碰到一些困難,有時覺的難以突破,只要真心想做,並用心去做的話,師父就會幫忙,困難就會迎刃而解。走過來後,回頭再一看,原來擋在前面的一堵牆,其實只是一層窗紙而已,一捅即破。

二、面對面講真相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

剛開始出去講真相時,因為怕心,講時也不摘下口罩。後來認識到,這不僅僅是怕心,也是對別人的不尊重,再遇到要講的人時,先摘下口罩,以示尊重,真誠的、微笑著、直視著對方的眼睛。我能夠感受的到,我的真誠是一種能量,很多人被我的真誠所打動。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每當我告訴人們大法弟子對誰都真、都善、都忍時,我都會反觀自己是不是做到真、善、忍了,只有自己做到了,說出的話才會有力量,眾生明白的一面才會認可、接受你所說的。

剛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時,我還是很在乎三退人數的,後來認識到這是一顆求數量的心,是一種執著。現在每天講真相三退人數多少不等,多時幾十人,少時幾人,平平常常十幾人。現在可以做到,三退人數少時不急不躁;多時沒有顯示歡喜。不管今天講了多少,那只是今天,不代表明天,明天還是一個新的開始。

不分寒暑冬夏,陰晴雨雪,我都照樣出去講真相。冬天最冷的天,戴兩層口罩,在外時間長了,一層口罩會被哈氣濕透,冰冷的貼在臉上。最初出去的幾年,我的腳都凍了,現在我不怕冷了,冬天穿著絲襪,不太厚的鞋,也不冷。因為做的正了,師父加持我,給我能量。冬天天氣很冷時,街裏人很少,走了很遠也碰不到一個人,我就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我遇到有緣人。其實這個時候也是在去自己急躁的心,和求數量的心,只要堅持,用心去找有緣的人,到最後,三退人數也並不少。總之,不管甚麼樣的天氣,只要走出來,就會有收穫。

我出門時一定要保持一個純淨的心態,不要帶著較強烈的這樣或那樣的執著出去,否則容易受到這樣或那樣的干擾。有三次遇到干擾,都是因為我與丈夫發生矛盾,看著他長期與兩個女人關係曖昧,與其他女人接觸時,從來都不檢點自己的行為。我心中帶著恨、怨、氣出去講真相。其中一次,當我給一對夫婦講時,從路邊停的車上下來兩個人,他們說自己是警察,其中一人舉著手機說:「我們找你很長時間了,我們在這都等你四天了,你講吧,我給你錄像。」我沒有管他們就走了。聽到另一人對舉手機的人說:「你不留她個電話呀?」舉著手機的人說:「不用了,讓她走吧。」這樣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

後來知道,國保僱用兩個協警專門在街裏監視法輪功學員,外形和我遇到的兩人一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回到家後,我一算,與丈夫生氣正好四天了,邪惡看的這麼清楚,它們看到我的恨、怨、氣還沒有消下去,還沒有找自己,就來干擾了,整整等了我四天。

一次在一個單位大廳門口,我給一個人講,他伸手拽住我的胳膊,不懷好意的說:屋裏人多,走,進屋裏講。後來被一個以前聽過我講過真相並明白了真相的路人解了圍。回來後,我反思自己,還是帶了對丈夫的怨恨心出去,招致了麻煩。

一路走過來,每天出去講真相時的狀態也不都一樣,偶爾有一天也會感到很難受,腿沉、頭暈,感覺都挺不住了,真想轉身回家躺到床上睡一覺。我知道這是邪惡在干擾,在消磨我的信心和毅力。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時,我沒有一次退回來的,都是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清理自身和外來的干擾。

師父講過:「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每每這時只要給一個人講完之後,狀態就會立刻變好,邊走邊講,不知不覺頭腦清醒理智,一身輕了。講真相回來,那真是天清體透、頭腦清醒,空間場中滿是祥和慈悲的能量。每天走兩個多小時,七、八里的路,或者更多,一點不覺的累,反倒是一身輕。這種溶於法中的輕鬆與愉悅,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體會。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不知不覺我的各種人心都淡了許多。有的眾生不理解,不屑、嘲笑、粗魯,也不會再帶動我的心,絲毫不會影響我去救下一個人。

我知道,到現在還有同修被各種各樣的執著束縛著,沒有真正的走出來面對面的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有的可能是因為怕心,其實在修煉中我們知道,只有真正符合了法,才是最安全的。

有的同修說,講真相張不開嘴,其實還是把人的虛榮、面子,所謂的自尊看的比救人重要了,而這些東西恰恰是我們要修去也是必須要修去的東西。這些東西,嚴重的阻礙著我們救度眾生,而救度眾生正是我們助師正法的使命!如果被這些東西控制著,遲遲走不出來,從而耽誤了眾生的被救度,那將是我們生命中永遠的遺憾。

三、三退和基本真相都要講

我發現有的同修在講真相時,只講大法好,不講三退;也有的只講三退,不講大法的基本真相,或者只是簡單的帶一句「記住法輪大法好」,並不去講大法的基本真相。

我覺的這兩方面缺一不可。我每次講真相時,三退和大法的基本真相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天安門自焚」騙局,是我每次必講的內容。比如:「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共產黨僱人像拍電視劇那樣拍出來的假自焚,栽贓給法輪功,就是為了迫害這些好人找理由。我發現每次講到「天安門自焚」時,大多人的反應是:啊,是這麼回事呀!還有的人有疑惑:怎麼能是假的呢?針對這種情況,就「自焚」中的幾個疑點,再進一步的分析解釋。這麼多年過去了,「天安門自焚」仍然是眾生的一個心結。所以同修們還是不要想當然的認為「這麼多年了,眾生早就明白『自焚』是怎麼回事了。」

同時講三退(有時先講,有時後講):共產黨貪污、腐敗,迫害好人,老天不能容它,人不治天治,早晚得跟它清算,咱別給它當成員,不跟著它受牽連。共產黨做的壞事太多了,咱別給它背黑鍋,讓神佛保祐咱平安、健康,比啥都強。黨團隊退了,別要了。

所以我們不僅要講真相,而且要講清真相才行!這樣才能使眾生真正的得救!

四、講真相救人的同時,也是一個善化、歸正眾生的過程

我經常告訴人們,咱們對誰都真、都善、都忍,碰到甚麼委屈的事情、不好的事情,不要與人爭鬥,你忍一忍就過去了,自己少惹事,少生氣,還為自己積福積德了。德多了,身體好,心情好,啥事都順利,老天都照顧好人哪!眾生總是點頭認可這個理。我認識到,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同時,也是一個善化、歸正眾生的過程。讓眾生的心靈為之一震,「真、善、忍」的本性被喚醒,從新找回做人的標準。

一天,我正走在街上講真相,街對面一個老人向我擺手,讓我過去。我一看認識,以前我給他講過真相。他說:「告訴你個事,我們公寓(他在老年公寓生活)有個小老頭兒,總欺負我,那天我氣急了,舉起拐杖,想一拐杖打死他,我一下想起了煉法輪功的人告訴我得忍,我一想得忍,把拐杖放下了,要不那天我就把他打死了。」我說:「哎呀,叔,你這就對了,你要真把他打死了,你今天還能在大街上蹓躂嗎?他欺負你,他會把最珍貴的德給你,你雖然受了委屈,忍一忍就過去了,為自己積福積德了。過去講積德、德行,這個德太重要了。您老德多了,身體好,心情好,啥事都順利。而他欺負你,老天都有一筆賬啊。」是大法的威力讓人在將要做極端事情的時候,歸正了不好的念頭,給了這兩個生命好好活下去的機會。

一次,遇到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當我給他講時,他卻說:你要是跟我好,我就記著,就退。我嚴肅的告訴他:大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你敢拿神佛的慈悲開玩笑,大法是在救你,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送給你個化名,叫周正福,就用這個名,把你入過的黨團隊,在心裏徹底退了,從今以後,你也得一身正氣。只見他身體一震,肩膀往上抬,挺起胸,直起腰,嚴肅認真的說:行。絲毫沒有了之前的輕浮。這是法的威力歸正了他不正的思想。當然,回去後我也反思自己,遇到這種事情,是因為自己還有沒修去的情和色,在這方面還得更加嚴肅認真的實修自己。

五、真正的做到心繫眾生,前方的路便是坦途

作為一個修煉者,如果能做到心繫眾生,真正的為眾生著想,在這條講真相救人的路上就會少很多不必要的干擾。

這些年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很少碰到干擾,即使因有執著被鑽了空子,碰到了干擾,也能夠很快化險為夷。因為一個真正能夠為了眾生,放下自我的生命,邪惡是不敢動的,也是動不了的。

一次我做過一個夢,夢中我坐在一輛綠色的公交車上,車向西行駛,我向窗外一看,車的左側是深不見底的大溝,可車馬上就要左轉,那一瞬間,清晰的知道,馬上就要沒命了,車一拐彎立刻就沒命了。當時腦子裏想,我要沒了,眾生可怎麼辦呢?他們還在忙著生活,等著將來,眾生太可憐了。心中那種焦急,無法言表,這時,只見車順利的拐彎了,從又寬又深的大溝上過去了。醒後細想,在那一刻,我絲毫沒有想起平時最惦記牽掛的媽媽和弟弟,也根本沒想到自己。那一刻心裏只覺的眾生可憐,對不起他們,為他們著急。我想,一定是因為有了這顆真正為眾生著想的、無私的心,才能使車平安度過了劫難。

一次,遇到一位四十多歲、著裝體面的男士,他不同意三退,還問我:你這麼漂亮,為甚麼還要做這個呢?你缺甚麼?你就說吧,甚麼我都能幫你,你缺甚麼吧?問了我好幾遍「你缺甚麼吧?」當時我很平靜,發自內心的希望他能得救,很自然的從心裏流淌出一句:「我甚麼都不缺,甚麼都有,我就缺你的平安。」他一愣,回過神來,毫不猶豫的說,「行,我退。」他態度這麼快的轉變,我想應該是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無私為他的心。

以上是我在九年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的一點經歷和心得,如有不當之處,還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