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溶化偏見 救度老人一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七月,我實名給原單位領導寫了一封真相信,結果被他惡告。一時間「六一零」人員、國保、派出所警察和原單位領導三番五次到家裏來問這問那。後來又聽說公安局長已經在拘留書上簽了字。我怕心起來了,啥都沒帶就匆忙離家。

我在幾位外地同修的幫助下,來到一個陌生的縣城暫住在同修家。安定下來之後,我靜下心來仔細向內找:首先找出了不信師信法卻信人的心。還找出了求安逸和不理智等人心。因為難耐酷暑不想出門而選擇寫信講真相;又因為執著的相信邪黨年內必垮而寫了實名,使邪惡找到迫害的理由。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

我沒有把逆境看成是對正覺的熔煉,反而因此在不知不覺中生出對時間的執著和求安逸等人心。所以一聽說邪黨要垮台就心如浮萍,又生出歡喜心,忘了大法弟子要信師、信法而不是信人。在正法修煉中這可是大漏啊!舊勢力就是抓住這個漏下手的。

一、師父安排的修心環境

事情已經這樣,我首先想到的是做保姆維持生活。可我出來時沒帶身份證,不能到家政公司去登記。本地同修說有一位楊伯曾托人找保姆。但楊伯家的工資比別人家少幾百元,而且老人年近九十,患糖尿病等多種老年疾病,性格暴躁、脾氣大,經常跟保姆對吵對罵,一個月換幾次保姆,最後還是沒有保姆,連他本家的侄孫女都發誓不伺候他。同修問我去不去。

我想,工資低、雇主脾氣不好也是提高心性、轉化業力的好機會,我欣然同意。同修就領我去見了楊伯,第二天就上班。一切看似自然,其實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

楊伯退休前是城關鎮幹部,也算是公門中人。第一天上班就要看我的身份證。我說沒帶,過些天有人會送來的。他說沒有身份證來路不明,又是外地人,他不放心,天天催我回去拿身份證。他住在本地的兒女也隔三差五的回來催我。我也看出來他們不是真心要我走,老人確實需要人照顧,只是在這亂象叢生、信義缺失的社會裏,找個陌生人當保姆,不驗明身份肯定不放心。那些天我竭盡全力照顧老人,用行動證明自己不是壞人。

老人一身的臭味自己沒感覺,因為不停的換保姆沒人幫他換洗衣服,他已經習慣、聞不到了。我像教小孩一樣給他說講衛生有益健康的道理,他才勉強同意每星期從裏到外換一次衣服。老人還習慣了不刷牙,我每天早上把擠好牙膏的牙刷和杯子遞到他手上給他講刷牙的好處,還天天幫他洗假牙、安假牙;晚上用藥水給他泡腳、洗腳、剪指甲。

第一次倒尿桶臭味刺鼻,塑料尿桶底部結了厚厚的一層白色尿垢,我就買來刷子仔仔細細的刷洗。老人每天要吃多種藥,我按時把藥和水送到他面前。他脾氣上來時衝我發火,我就和顏悅色的開導他。

師父說:「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2]。

有一天老人讓我買食材做豆腐乳,要求口味要不咸、不淡、不辣、不酸。結果我做咸了。楊伯氣忿的對我說:「我永遠都記著你做的這個豆腐乳,你糟蹋了我的錢!」接著一樣一樣的細數買各種食材花多少錢。我知道心性考驗又來了,心平氣和的安慰他:「楊伯你別生氣,明天我去買,包你滿意。」第二天我到一個很遠的農貿市場,嘗了很多家豆腐乳才挑了一瓶,拿回去老人說有點酸。過一天我又去挑了一瓶買回來,老人才滿意。

面對老人的挑剔、為難,我就用師父教導的法理來要求自己:「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3]這樣矛盾也就化解了。

二、九旬老人也要煉功

終於老人不再提身份證了,我以為這事過去了。沒想到一天我買東西回來,老伯突然把臉一沉喝問:「你是誰派來的?」面對突如其來的「審問」,我沒有驚慌害怕,內心十分鎮定,笑瞇瞇的正視著他說:「我是神派來的,是來救你的!」話一出口,他臉色立刻緩和了,說:「我觀察你好久了,看你像個特務。可我不明白你為啥要潛伏到我身邊來,我退休了,無職無權的,你潛伏到我這有啥用?」他的一番話讓我又好笑又難受,好笑的是,這個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高齡老人,竟然還緊繃著過去搞政治運動「階級鬥爭」的那根弦哪!難受的是,中國人這幾十年來被「西來幽靈」折騰的太可憐了。我平靜的對他說:「我不是特務,也不是壞人,我是修佛的,修的是真、善、忍最高佛法,師父叫我們救度世上的好人。」

從此我有機會就給他講現在官場腐敗、人心不正造成社會道德敗壞、造假成風,人們為了自己掙錢不顧別人死活。他都認同。可是只要一提法輪功,老人就忿忿不平,說法輪功現在明裏不搞,暗地在搞地下活動,在電線桿子上貼標語。他說:「他們膽大著哩,標語都貼到我們小區來了。我還接過電話叫我退黨,我啪一下就把電話掛了!」我告訴他:「法輪功是救人的佛法,他們打電話是在告訴你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啊。」

無論老人說甚麼,我都平心靜氣,不急不躁,不怨不恨,一如既往,一言一行儘量展現出大法修煉人的善念善行,天天有機會就給他講大法強身健體,淨化人心的美好。慢慢的,他態度有所轉變。對我的挑刺、為難變成了誇獎。他說:「你咋這麼好?這麼會關心人?」我說:「不是我好,是法輪大法好,是師父要我們做事先為別人著想啊!」他點點頭。

我開始讀《轉法輪》給他聽,還給他放語音版的《絕處逢生》的故事給他聽,他也能接受了。可是給他讀《九評共產黨》他又受不了了,惡狠狠的指著我說我反動,還說:「再說,小心人家來抓你。」我想他背後有邪靈操控,我要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靈。

開始,我每天做飯、洗碗時關上廚房門發正念。有一天他突然用拐杖戳開門,厲聲喝問:「你像個木頭樁子在幹啥?」看樣子他很生氣,我趕快扶他坐下,說:「楊伯消消氣,聽我說。」我說:「你身上為甚麼有這麼多病?因為你身上附著不好的東西,我在發正念清除你身上的邪魔啊,清理完了你身體就好了。」他一下高興了,還問我怎麼發正念。從此,老人經常在整點前五分鐘提醒我:「發正念了!」我就盤腿立掌坐在他面前,他望著我發正念。

我給他講中共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現在又專門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又講貴州藏字石,告訴他:「中共滅亡是天意,現在三億多人都順天意退出黨團隊了,楊伯,你也退了吧。」 他答應退出了共青團組織。

有一天老人又生氣了,質問我:「來了這麼久,你教了我幾套功法?啊?光知道你一個人煉!」我很吃驚,因為我半夜煉功從來沒有讓他看見過。接著他命令我:「趕緊把五套功法全部給我教會!」這次被他訓斥,我格外高興,老人佛性出來了,我能不高興嗎?我耐心的教他學會了五套功法。

煉了幾天,老人高興的對我說他煉功起作用了,走路腳有勁了,樁子穩了。其實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態、脾氣變化都很大,對人和氣了,心態平穩了,也講究衣著外表了,知道講衛生了。

三、大姐修大法頑疾痊癒

過年前,老人的大女兒從N市回來,她雖已退休,依然年輕漂亮,但這次臉上皮膚通紅,有些地方還翻著白皮。她手上提一包藥,一進門就對老父親訴苦:「爸呀,醫生說我長紅斑狼瘡,白天夜晚癢得受不了,一抓又疼又癢。中醫、西醫、偏方都看了,藥吃了,抹了都不起作用,醫生說這病治不好,咋辦呀?」說著就忍不住要撓,一撓就翻白皮。

因為不了解,當時我沒給她講真相。晚上我跟老人商量給她講真相,讓她修大法,老人很贊同。當時就打電話讓女兒明天再回來,說保姆要給她說件事。她在電話那頭就問:「保姆是不是有啥秘方?」老人說:「是、是、是,是有秘方。」

好在路不遠,第二天大姐和她弟弟父子倆一起回到楊伯家。大姐見到我就問:「我爸說你找我,你給我介紹啥秘方?」我說:「大姐,是有治病秘方,關鍵看你相不相信。」她讓我快點說。我說:「我老家有個老婆婆,臉上長滿白癜風,學法輪功兩年全部好了。」她說:「法輪功我聽說過,有那麼靈嗎?」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教人做好人,淨化人心,提升道德,根本不是電視裏說的那樣。你聽說過三退保命的事吧?」「沒聽說過,退啥子?」我說:「一個人殺了人要償命吧?中共殺死了多少中國人你知道嗎?」她搖頭。我接著說:「更邪惡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還把屍體制成標本在國外展覽牟利。幹了這麼大的壞事上天能不叫它償命嗎?」我講了藏字石之後,說:「將來不論用甚麼方法滅它,加入它的老百姓都會跟著遭殃!但也有辦法自救。」她問:「啥辦法?」「把自己入的黨、團、隊退出來!因為共產黨就是由黨團隊組成的。」我說。「退、退、退,我入過少先隊,我答應退出來。」她迫不及待。緊接著問我:「法輪功怎麼煉?你教我!」

我就打開機器播放師父的教功錄像讓她看,她立刻跟著師父的動作學起來。學了一會兒,她說今天還得趕下午最後一班火車回去。我就把機子送給她,告訴她光煉動作不行,還要聽師父講法,要想好病必須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叫修心性。

離開楊伯家兩個月之後,一天老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大女兒讓我告訴你,她的臉好了。」大姐和大法真是緣份不淺哪!我激動的告訴楊伯:「你對大姐說,一定要堅持學下去,千萬不能放棄啊!」老人說:「她說煉功沒問題,就是聽課有些地方聽不懂。我對她說了,你多聽幾遍就聽懂了。我講的對吧?」我連忙誇獎老人:「楊伯,你講得對,悟性好啊!」

四、父子明真相得救

那天我教大姐調機子時,老人的孫子躺在床上看手機。孩子上高中,個頭兒和他父親、爺爺一般高。楊伯的小兒子在屋裏和父親聊天時,看到楊伯的桌上有老人抄的五套功法的口訣和要領,很生氣,跑出來責問我:「啊,你叫我爸幫你抄法輪功的東西!」我當時忙著和大姐說話,只對他笑了笑,沒說甚麼。他站那看了一會師父的教功錄像,又冒出一句:「我要不是看你對我爸照顧的好,我去告你。」我還是沒動心。

直到我和大姐把該說的話講完,才去跟他講真相。我講了法輪功是啥,怎樣洪傳世界,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講迫害者遭惡報的下場,講三退保命……他問我這些都是從哪聽來的,我接著講了明慧網、大紀元、新唐人、神韻藝術團世界巡演等等。他越聽越吃驚,說以前本地有人給他小冊子,他從來不要、不看;在省城做生意,有幾次人家把光碟掛在他汽車鏡子上他都不敢看,扔了。

我對他說:「這些大法修煉人,用自己的生活費做資料,還不顧個人安危,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講述真相,他們不是不想安穩的過日子,就是為了在大劫到來之前解救被毒害的眾生啊!」他終於醒悟了,真誠的對我說:「姐,真、善、忍我相信,因為確實在你身上體現出來了!我入過少先隊,你幫我退了吧!」

我們只顧說話,忘了在床上看手機的少年。他聽到父親退隊了,出門時忽然對我說:「阿姨,我還入過團呢!」兩個寶貴的生命得救了!臨走,老人小兒子專門又叮嚀一遍:「姐,你莫忘了幫我們三退!」

五、師父幫我多救人

楊伯家的位置在城鄉接合地,周圍有大片農民的菜地。天氣好的時候,我就動員楊伯出去曬太陽,我提把小木椅跟著。遇到老年人,就讓他坐那兒跟人家聊天。我說:「楊伯啊,你在這曬太陽,我去轉一下。」我專門到有人幹活的菜地裏去轉,湊過去跟人家搭話,幫人家幹活。在理蔥、剜菠菜、捆芹菜、鋤草的過程中,給菜農講真相、勸三退。

上街購物時,只要看到有人東西提得多,我就跑過去幫忙,一直送到家,藉機講真相,勸三退。

有一次,我到幾百里外的A縣去,我為了講真相方便沒坐班車,花十倍的價錢包了一輛出租車,司機三十歲出頭。車開出去不遠忽然遇見了司機媳婦,她聽說去A縣,二話不說就上了車,說她也想去玩一趟。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她來聽真相的,感謝師父幫我多救一個人。

還有一次,我有急事到S縣去,師父又一次安排我搭上一輛拉菜的車,路上司機饒有興趣的聽我講真相,退出了少先隊。

一年來,每走一步我都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佛恩浩蕩!做大法弟子真的是太有福,太榮幸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