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尊重慶第二期講法班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我今年八十九歲了,每當回想起二十五年前,即一九九四年參加師尊在重慶第三鋼鐵廠禮堂舉辦的第二期講法傳授班的幸福日子,都會熱淚盈眶,心情激動不已。

在這二十五年的修煉中,我深深體會到了修煉大法的幸福與艱辛,風風雨雨的走到今天,我更加珍惜大法,感激救度眾生的師父。我把這段珍貴的、幸福的回憶講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

我出生在一個窮苦人家,從祖輩起幾代人都禮佛、敬佛,我外婆就是全心修佛之人。我從小就萌發過出家修道之心。隨著歲月的流逝,直到成人懂事,這顆修道之心依然沒有淡去。

曾經有名大師傳授過我太極拳,在一次重慶武術比賽中,我還得過太極拳第一名。在氣功高潮中,我練過許多氣功,也有密宗師父主動要收我當徒弟。從一九九三年開始,我就萌生出上峨眉山出家的念頭,並與朋友相約,處理好塵世中的事情就一起去。

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一天下午,朋友突然跑來跟我說:法輪功師父要來重慶辦法輪功學習班,正在報名,聽說這功法不錯,先前在重慶已經辦過一期了,我們先不去峨眉山,去參加法輪功學習班看看。當時我一心想要出家,就對她說我不去,還是堅持要到峨眉山出家。我還對她說:參加學習班還要交學費,我也沒有錢。朋友說:咱們還是去聽一聽吧,看看講甚麼,你沒有錢,我借給你。

在朋友的遊說下,最後我同意了和她一起去報名。那天下午,我和朋友趕到報名處時,工作人員正在收攤子,當我們說明來意後,一個工作人員說:你們真有緣,現在正好剩兩張票,這票好像就是給你們準備的。因為這個奇遇,非常信命的我開始對學法輪功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二)

重慶第二期師父講法學習班從五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在重慶市第三鋼鐵廠禮堂舉行,每天下午兩點開始上課,師父講一個多小時的課後,就由師父帶來的弟子教五套功法。

開班那一天,吃過中飯,我就急忙坐車趕往第三鋼鐵廠,心想早去能搶個前排好位子,由於大部份學員都是從常人起步修煉,第一天大家都和我一樣的心情,都想搶個好位子。

第一天聽完課後,從第二天起,就沒有這種現象了,大家都互相謙讓了,很有次序的排隊進入禮堂。禮堂可容納一千多人,由於參加學習班的人很多,沒有買到票的,由於求法心切,就站在走道上,聽說禮堂外面也有好多人。

下午兩點,師父準時出現在主席台上,我看到師父很年輕,十分高大,大家都被師父的祥和慈悲的面容所感染,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激動,開始不停的流淚,我只覺的我與師父似曾相識。我想盯著師父多看看,但是好像被甚麼給擋住,就是看不了。

當師父講到「往高層次上傳功,大家想一想,是甚麼問題?那不就是度人嗎?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1]這段法時,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一生中嚮往和追求的不正是這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嗎!在師尊講法的九堂課中,我都是流著眼淚聽完師父的課。

五月的重慶雖然未入夏,氣溫還是比較高的,但是一進到禮堂,都會感到非常涼快舒服。師父在課堂上問學員:熱不熱?學員都齊聲回答:不熱!因為大家都感覺一陣陣涼風吹來,非常涼快、舒服。

師父講第三堂課的時候,叫大家把雙手平抬起來,然後問學員:大家有沒有甚麼感覺。學員們一起回答說:有!這時我感到兩手掌心都有法輪在旋轉。

(三)

大概在第五堂課中途休息時,我正在和一些學員交談心得,突然感到有人碰了我的左手背一下,我轉頭一看,是師父到了跟前。那時我緊張的不知所措,就像一個小孩子,傻傻的站著,現在想起真是後悔,為甚麼當時不會向師父問聲好!怎麼就想不起來和師父握握手呢!這時武漢的一位學員趕過來拍照片,周圍的學員看見了,也湊過來和師父一起照相,就這樣,七、八個學員圍過來,我就站在師父的右邊緊挨著師父,留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這張照片至今還完好的保存著。

師父講到第七堂課時,要求每個參加學習班的學員都寫寫自己聽課後的心得體會。我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幾天聽課下來我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如何做人的道理……我有很多體會,有很多話要向師父講,但是由於自己沒有多少文化,從來也沒有寫過甚麼東西,所以急得我一夜都沒有睡好,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了一個晚上,快到天亮時突然在我的腦海中出現了一首詩,我趕快起來寫下了這首詩:「提筆激動珠淚滾,見師勝過見親人;高興之中難入睡,昨夜熱淚共天明。感謝師父來指引,望師度我出紅塵;勤修苦煉真善忍,去掉常人執著心……」第二天我就把寫好的詩交上去,並發誓要跟隨師尊修煉到底。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是怎麼寫的,怎麼交給師父的都不知道了,而且現在要我寫,連字都不知道怎麼寫,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加持的結果。

(四)

參加了師父講法傳授班後,我整個人都變了,感到無病一身輕,我知道我就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我想這麼好的法,要讓更多的人來學,於是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洪法之中。

我開始向親朋好友介紹法輪功,到公園、到社區宣傳真善忍的美好,還將法輪大法洪傳到省外,有慕名來學功的從不推辭,熱心傳授,使更多的人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使許多人成為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打壓法輪功開始,由於我是聽過師尊講法的學員,邪惡非常害怕,因此我受到了殘酷迫害,曾經遭綁架關押、勞教迫害。因為我不放棄修煉真善忍,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常常被警察指使在押人員毆打,被逼用舌舔衛生間蹲坑等,我被送到勞教所時,渾身都是一塊塊青紫的傷痕。在勞教所,我堅持信仰被罰站、被辱罵,被強迫幹奴活。但是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因為這是我一生的追求,生命的希望。

從勞教所出來後,我堅持向世人講真相、救眾生,至今從未間斷。我現在已經快九十歲的人了,仍然紅光滿面,皮膚細嫩,白裏透紅臉上幾乎看不到皺紋,頭腦清楚,口齒伶俐,身體硬朗,人家說我看上去像是個六十來歲的人。

我用大法給予我的一切,用我的變化,向世人講真相。我在講真相時,多數都是對著一個群體講。在公園裏我看人家鍛煉完身體,或者搞完甚麼活動,就主動迎上去和他們攀談,告訴他們我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了,而且還當著他們的面,踢踢腿,做幾個靈活的動作給他們看,他們都很驚奇,問我養生秘訣,這時我就用我個人親身經歷來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對他們說:我原來在電瓶廠工作,與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因為長期從事有鉛的工作,先後都由於慢性鉛中毒去世了,只有我一個人還活的好好的,這都是得益於我修煉了法輪功。

有一次,我到一個公園講真相,看見有一群人坐在草地上聽一個像是領導的人在講話,等這人講完話後,我就過去對他說:我能不能給你們這些人講講話?他說:你講甚麼?我說:講講如何祛病健身。他說:好呀!他就要求大家好好聽聽我講如何保養身體的秘訣。我向他們講了我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大家都認真的聽,不時發出讚歎聲。講完後我還每個人送了一份真相資料和一個護身符,那天我身上還剩下三十六份,剛好他們也是三十六個人。

這麼些年來,我每天都出去向世人面對面的講真相,從未間斷過。我要把我曾經發過的誓約付諸行動,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