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 改變觀念 神跡處處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半條命」終得正法

我今年七十七歲,得法已二十五年。從一九五七年上初中開始,我就身患肝炎。高中、大學期間,一直住肝炎病房,外號「半條命」。

一九九四年六月時,我持續在死亡線上掙扎,正在經歷第三次肝腹水。當我準備去華西醫大住院的頭天晚上,我院人事處長來我家,叫我去煉法輪功

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相信氣功,我認為「氣功能治病,那還要醫院幹嘛?醫學院也不用開了,諾貝爾醫學獎該他得?」所以當我聽到法輪功時,我反問他法輪功有甚麼好處?他說:煉了法輪功後,生病可以不打針吃藥(註﹕當時他對大法的有限理解)。我生病幾十年,打針吃藥住醫院,吃的藥可以用大卡車拉。我一聽說法輪功能幫我不吃藥,立即答應要去。當時的家人非常反對,我為了活命,心想生死就靠這一搏了,執意要去。於是第二天就坐上了去鄭州的火車,去聽師父的講法。但當時的我還不知道,我竟然有幸與師父乘上了同一列火車,並坐在相鄰的兩節車廂。

說也奇怪,在家時我每早心臟早搏,每分鐘停跳四十多次,很難受,就像心臟要從喉管裏蹦出來一樣。但當我與師父乘同一列車的第二天早上,就沒了心臟早搏現象,太神奇了。

當火車到了西安,大家下車休息,在相鄰車廂的師父也下車休息。和我同行的同修拽著我,激動的說:「快看!那就是師父!」我一看,怎麼那麼年輕,心中就動了很多想法……

到了鄭州的第二天早上去吃早餐,我和同修一起進了一家麵館。一看,師父正在裏面用餐,於是我們就去與師父同桌。當時我看到餐館裏蒼蠅很多,就上前給麵館老闆說:「多給我碗裏加些蒜泥。」師父聽了,就說:「別那麼執著!」我一聽就很不高興。我當時對師父非常的不敬,現在想起來慚愧不已。

後來開課的第一天,我發現聽課場地的環境不好,就想算了吧,還不如回家住院好了。就在這時,耳邊就聽到師父在講台上說:「你還想走,來到這裏就是緣份,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我聽到這句話很震驚──他怎麼知道我要走?神了!就這樣,我留了下來,堅持上課。

在聽課過程中,魔的干擾特別大,記得有一天,突然狂風大作,暴雨冰雹打垮了窗子,聽課場上燈都滅了,伸手不見五指,我立即爬到師父的講桌下,看見師父頭頂的屋頂上落下了一大股雨水往講桌上潑去,只見師父打了個大蓮花手印,就將這一大股雨水裝進了礦泉水瓶裏。同時,我看見全場都站著近兩米高的老道,全都穿著灰色的道袍,有的頭上留著發簪,有的披著長髮,他們都對著師父虔誠跪拜。我心想,難道師父是個神仙,不是凡人?

到了第七天,師父開始為大家清理身體。我當時還帶著強烈的想治病的執著,早早來到教室,想排在第一個進場,可我身體力氣小,跑不贏其他人,還是被擠在了最後一個。我很失落,只好坐在階梯教室的最後一排。

第二天,我便開始腹瀉,排出又黑又臭的大便,一天就腹瀉了十幾次,二十年來,因肝硬化腹水造成的反覆腹部腫脹,突然就沒了,整個腰腹圍縮小了七釐米左右,當日晚飯便胃口大開。過去,每晚小便四至六次,同室友罵我「尿包戳破了,」當晚卻一次小便都沒有,一覺睡醒,剛好到煉功時間。信了!神了!

從那以後,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每天煉功學法,按照大法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修煉第八個月時,我因為戴著老花眼鏡走路,一不小心踢著塊石頭,摔了一跤,眼鏡掉在了地上,右眼鏡片被打爛,我立刻就將眼鏡丟了。當天晚上學法時,就看見大法書上的字非常清晰,還金光閃閃,至今我視力都非常好,很小的字都能看清楚。由於肝硬化,我三十二歲就停經了。得法後不久,例假奇蹟般的又來了,直到六十八歲才再一次停。

師父說:「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1] 這些都是我修煉大法親身體會到的神跡!

學法前,我因為重病曾經有三次在死亡線上掙扎,有一次肝硬化引起食道靜脈大出血,我吐了一盆血,醫院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書,我們設計院領導甚至還為我舉辦了告別儀式。可自從我得法後,我不僅病好了,曾經典型的黃臉婆,臉色也變的紅潤。大法真的神奇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同事看到我的轉變,都紛紛表示要學煉法輪功。院領導看到我的改變,非常支持我們學法煉功,主動提供學法和煉功場地,並安排放映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吸引很多人來聽法。還專門為我們煉功場地安裝設施,播放煉功音樂。正如師父所講:「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2]整個設計院都氣氛祥和。一九九八年,師父的《大圓滿法》出版,我送給院內各級領導一人一本,至今還有領導對我講:「你送給我的書現在還珍藏著!」

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由於院內修煉環境很好,領導明白真相,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沒有參與迫害。

師父又給我一條命

一九九六年時,有一天我騎三輪車去學法,在路上時,前方有位載著小孩的婦女突然轉彎,橫穿馬路,準備過街,我為了躲讓她,趕緊往快車道轉,想繞過去,結果我就被前方開來的出租汽車正面撞上了,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有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拉了我一把,等我回過神時,我發現我莫名其妙的站在馬路邊上,而我的三輪車被出租汽車撞翻在道路中間。司機嚇壞了,趕緊下車,一看三輪車附近沒有人。行人說,那肯定被壓在車底下了,司機先扶起了三輪車,這時,我說:「那三輪車是我的。」司機太驚訝了,說「你怎麼在那裏?」往車底一看,我的一雙鞋還被壓在出租汽車的車底下。大法神奇,是我師父再次救了我一命!

正念足 找回丟失的大法資料

二零零五年,我去中藥材市場幫商鋪購買藥材,回家後,發現隨身攜帶的手提布包遺忘在了公交車上,其中包內有部講真相的手機、近百張護身符以及現金六百多元。當時當地的形勢非常不好,迫害很嚴重。家人讓我不要去找,但我心想:「大法的東西不能丟,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我一定要拿回來。」我心裏就默默背誦師父的詩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再次騎車趕回了公交車會經過的車站站點。

當時也不知是甚麼緣故,車站附近有許多站崗和巡邏的警察。我就上前去找其中的一位警察,告訴他我的包丟了,裏面有重要的東西和現金。那個警察在仔細詢問過我包的外部特徵和丟失過程後,他說:「你不要著急,東西不會丟的,我幫你找個110巡警,替你找回來吧。」說完,他就打了110,叫來一個民警。那位民警便帶我去了公交站台等待。同時,他不停的撥打我包內攜帶的手機電話。聽見撥通的聲音後,民警告訴我:「你別急,你包在公交車上沒有丟,我們耐心等著就好。」

那時正是正午,烈日當空,十分炎熱。那位民警一直陪我在站台等著。在這期間,我心中一邊繼續默背著師父的詩《師徒恩》,一邊求著師父幫我。結果不久後,我乘坐的那輛公交車就進站了。我一看,我的包正好就在司機的駕駛台旁放著。我們上車表明來意後,公交司機很兇狠的對我說:「你包裏有甚麼!」我回答:「沒有甚麼。」司機還想繼續說話時,那位民警反而厲聲對司機說:「你別問那麼多!趕快把包拿給她!」司機只好把包遞給了我。

我下車後,對民警說:「謝謝你,這麼熱的天陪著我!」民警回答:「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想,包遺失了那麼久,我們能在站台這麼短的時間剛好等到這輛公交車來,這一定是師父在加持幫助我。在師尊的保護下,我堂堂正正的把屬於我的東西找了回來。

大法的神跡太多太多,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們一定不要辜負!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救度更多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