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一)(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佛恩浩蕩 大法洪傳
第二章 「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
第三章 追求真理 捨生取義
第四章 枉法誣判 高牆後的罪惡
第五章 非法勞教 人間地獄
第六章 法外黑監獄-洗腦班
第七章 肆意掠奪 經濟截斷
第八章 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第九章 活摘器官─發生在天津市的罪惡
第十章 迫害良善 必遭天譴
第十一章 拋棄中共 回歸傳統 迎接新紀元

前言

天津市簡稱津,別名津沽、津門等,是四大直轄市之一,中國北方最大的沿海開放城市,素有渤海明珠之稱。天津地處華北平原的東北部,海河流域下游,東臨渤海,北依燕山,西靠北京,是海河五大支流南運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運河的匯合處和入海口。

天津這個名字出現於永樂初年,為明朝皇帝朱棣所賜,意為天子之渡口。永樂二年(一四零四年),天津正式設衛(衛所是明朝的軍事建置),有天津衛之稱。同年十二月又設天津左衛並築城,至此,天津城初具規模。十九世紀中葉被闢為通商口岸,逐步發展成為當時中國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貿中心,在中國近代史上有著重要地位。

天津人自古敦厚善良、民風淳樸,百姓世代敬天信神,在上天的眷顧下繁衍生息。

中共一九四九年篡權竊國之後,紅禍橫流,濫殺無辜,霸佔全部資源,強權摧毀民眾對神的信仰,灌輸無神論、進化論,以錢、權、色利誘引導民眾,淪喪人的道德,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整個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給天津人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即使這樣,深深植根於民眾心中對道德良知的認同、對返本歸真的追求並沒有完全泯滅。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的傳出似一股清泉,沖刷盪滌著眾生塵封已久的心靈,喚醒了無數渴望返本歸真的人們;似一陣春風吹綠了無數朽木枯枝,頓時枝繁葉茂迸發出盎然生機。人們奔走相告口耳相傳,法輪大法在神州大地迅速傳開。

無數身患絕症之人恢復了健康,許多分崩離析的家庭重現往日的歡笑,昔日的混混兒變成了謙謙君子。法輪功學員通過修煉帶來的巨大變化有目共睹,他們在家庭、社會中的表現為眾人推崇,帶動了越來越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煉,同時也帶動社會的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悍然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政策,全部國家機器為之運轉,全國媒體鋪天蓋地的編造、散布各種謊言,污衊抹黑法輪功創始人及法輪功修煉者,一時間如文革再現,神州大地烏雲壓頂血雨腥風。

二十年來,中共天津市各級政府及公檢法司人員,追隨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致使天津法輪功學員有上百人被迫害致死,六百多人被非法判刑,逾千人被非法勞教,更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致殘、被開除公職、被強迫離婚、被非法抄家、罰款、被強行洗腦放棄信仰、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與傷害。所有參與迫害者所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憤,罄竹難書。

法輪大法傳於十惡毒世是神佛慈悲於人,使仍有良知善念的人得以提升道德水平回歸天國,但是佛法威嚴同在。二十年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上至天津市迫害首惡下至普通民眾,已多達一百五十多起,尚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司人員及上百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工作者被追查國際組織追查其犯罪行為。

二十年來,天津法輪功學員本著大善大忍之心,持續不斷的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的真相,講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及給中華民族帶來的巨大災難,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選擇了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的生命做出了明智的抉擇。目前已有超過三億民眾做了「三退」獲得了新生。

二零一五年四月,最高法院推出的《關於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強調「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隨後,逾二十萬大陸法輪功學員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敦促中國司法部門對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立案偵察、提起公訴。

真正明白真相的眾生不畏暴政,勇敢的站到了正義的一邊。他們通過簽名、按手印的方式幫助營救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紛紛參與舉報或簽名支持訴江。

近年來,越來越多明白真相的大陸律師,被法輪功學員二十年來堅持信仰、和平反迫害精神所震撼,在法庭上發出正義之聲:「為法輪功申辯,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

中共邪黨妄圖「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徹底破產,眾生已覺醒、全民反迫害之勢銳不可當。

第一章 佛恩浩蕩 大法洪傳

法輪大法(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方法,以「真、善、忍」為原則修煉,性命雙修。簡言之就是以「真、善、忍」指導日常生活,提升人的道德品質,同時通過五套功法強身健體。對個人來說,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而且能開啟智慧;對社會來說,修煉法輪功能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提高人們的整體精神生活質量。因此,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傳出以來,各方面正面效果顯著,深受社會各界歡迎,因而在中華大地迅速傳開。

一、津門百姓承蒙佛恩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一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一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天津市八一禮堂'
天津市八一禮堂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三月十四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兩次親臨天津講法。第一次是在天津人民禮堂,第二次是在天津八一禮堂,共計約有二千二百人聽聞佛法,其間李洪志大師還應天津電台的邀請做了一次熱線直播。佛光普照下,許多身患絕症、重症的「藥簍子」們獲得了新生,也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這座古城也因而煥發了勃勃生機。

下面一些典型事例是當年參加傳授班學員的見證。

學員A:枯木逢春

在天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開班的當天上午,師父辦了一場帶功報告會,我的兩個孩子攙扶著我,打了出租車去聽課。一走進會場,我就覺得身體特別舒服,痛苦不堪的身體一下子輕鬆了許多。我看到師父的第一眼就覺得好面熟,似曾相識一般。師父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和善可親,皮膚白裏透紅的像個年輕人。我不錯眼珠的看著師父,用心聆聽師父給我們講那些從未聽聞過的宇宙真理,一個字都不想落下。

可是聽著聽著我的眼皮就合上了,等我再睜開眼睛時,孩子說我已經睡過去四十五分鐘了。我說我沒有睡著,師父講的我都聽見了。正說到這兒,就聽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1]當時我的心裏一驚,呀,這位師父怎麼甚麼都知道啊!

一月十七日,天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開班,天津人民禮堂座無虛席,人們靜靜的坐在座位上聆聽慈悲的師父講法,身體在淨化著,心靈在淨化著。千人的會場沒有任何雜音,師父講法的聲音灌滿全場,無論你坐在哪個位置,都會感覺師父就在你跟前。

頭三天我還是由孩子攙扶往返坐出租車聽課,到了第四天我就坐公交車回家了。身體的迅速好轉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二十多年過去了,年近九旬的我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還去了千里之外的故鄉給親戚們講真相。

癱瘓病人聽法一天痊癒

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師父第二次來天津講法時,有一位婦人身患腦中風,半邊癱瘓不能行動。開班第一天她是由同事開車送來會場聽課的,當師父幫學員調整身體時,她就看到法輪在她身上到處轉。當晚回家睡覺時夢到像生小孩一樣肚子很痛,後來生出一個肉球,醒來後癱瘓竟然痊癒,第二天自己就騎自行車去聽課了。

師父應電台邀請熱線直播時給聽眾調整身體

'李洪志師父在天津電台做熱線直播'
李洪志師父在天津電台做熱線直播

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師父在天津舉辦第二期傳法班期間,應天津電台的邀請做了一次熱線直播。

師父接了一個熱線,是一個男性聽眾打來的,聽聲音年紀應該在四十歲左右,他開始說自己身體有病,跑了很多地方的醫院,也沒治好,非常疼痛,非常痛苦,他問師父法輪功可不可以治他這種病。師父講了法輪功對病的認識,告訴他要想煉功必須放下自己的病。

師父講完以後,男聽眾說:李老師,您看能不能給我調理一下。師父講:你現在正疼哪,是不是?男聽眾說:疼得很厲害。師父說:那好吧,我們所有的聽眾,凡是這個部位有毛病的,都可以照著我說的做,大家站好,放鬆,想一下你有病的地方,站好,放鬆,放鬆。

然後時間過了大概五、六秒鐘,師父說:好了,大家趕快活動活動。然後師父問:好了沒有?

男聽眾說:好了。師父又問:真的好了,還疼不疼?男聽眾說:不疼了,太謝謝您了,我對著電台的方向給您磕頭了。

師父笑著說:不用。這時收音機裏傳來了那個男人的哭聲,他邊哭邊說:我太謝謝您了,您不知道這麼多年,這病給我造成的痛苦啊,真的太謝謝您了。師父說:不用。

癌症患者跪地拜謝師恩

一天,師父從招待所步行來到八一禮堂,弟子們潮水一樣湧去,把師父團團圍住。那種場面是我從沒有見過的熱烈和激動。前面的人往師父身邊擠,後面的人使勁往前擁,還有人緊隨師父左右,甚至因為看不見師父心裏起急,抓住師父的衣襟不放,更多的人在熱烈的鼓掌歡迎。

師父正步入禮堂,忽然從人群裏衝出來一個人,他一下子撲倒在師父的腳邊連連磕頭,眼淚順著他的臉流淌。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癌症患者,因為在廣播裏聽到師父介紹大法的節目,就試著跟師父通話,在短短幾分鐘的談話中,他的病痛減輕了很多,激動之餘竟找到講課的地方,跪地叩頭來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面對這樣的場面,師父始終目光平視,淡淡微笑。對那個下跪的人,師父上前把他輕輕扶起,繼續往裏走去,始終保持著平靜祥和,這裏的歡騰好像跟師父毫無關係。

老人幾十年的腰病幾分鐘就好了

有個學員的母親七十多歲,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毛病多年不好,病情隨著年事已高,腰已經直不起來了,走路都非常困難,幾乎就要癱瘓了。

師尊在天津傳功傳法時,這個學員打電話給師尊,說明她母親的病情。師尊在電話裏告訴她將病人扶起來,站在地上,將腰輕輕下彎。

這時老太太面有難色,心想這腰早就彎不了,也抬不起來呀。就聽師尊在電話上慈悲的鼓勵病人試著慢慢的把腰彎下來,告訴她是能彎下來的。老太太鼓足了勇氣,奇蹟般的把腰彎下來了,經過幾次彎下、直起的動作,老太太的腰不痛了,彎下來也很隨意了。幾十年的病痛,師尊用了幾分鐘就祛掉了。

這位老太太逢人便講這神奇的經歷,並由衷稱讚:「法輪功就是神奇!」

學員B:我成了最幸運的人

一九九四年,我有幸參加師父在天津舉辦的法輪大法學習班。在八天十堂課中,師父不但教功還講法,而且給真正修大法的弟子調整身體。要把修煉弟子一生所有的病都清理乾淨,否則不能在高層次上修煉。並說,調整身體時你是有感覺的。

還真是的,第二堂課時我就脖子疼,鼻子不舒服,噁心等反映,接著身體從上往腳下排病氣。下課後,咽喉疼,流鼻涕、頭疼也來了。不是這痛就是那難受,此起彼伏的持續了半個多月就好了。從師父給我調整身體那以後二十多年,我再沒吃過藥,沒有得過病。我真是太幸運了,能遇上這麼好的師父,我真是由衷的感激師父,給我這麼珍貴的大法,拯救了我的身心健康,我感覺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學員C:岳母的心臟病從此好了

在辦班期間,李老師見好多人沒買到票,就在三月十六日加了一場報告,我也參加了。

在報告中老師說給大家每人治一個病,如果你沒病,也可以給你的親友治病(只限一人,一種病)。我當時就想了一下岳母的心臟病,想求老師給她治心臟病。當時,老師很快就給大家把病拿走了。隨後讓大家活動一下,又繼續講法。

岳母心臟病得了好多年,經常犯離不開藥,一次犯病時心臟都停止跳動了,後經醫生搶救、電擊後才得以生還。

自從那次師父給岳母治病後,她的心臟病就好了,直到去世也沒犯過病。我們一家人萬分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

二、津沽弟子煉功洪法

「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2]自李洪志大師來津傳法之後的五年多時間裏,法輪大法經無數受益者口口相傳,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成幾何倍數迅速增長。當時參加師父傳法班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只有一千二百人左右,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法輪功學員已超過數萬人。

那時的每日清晨,天津的公園、廣場、居民小區內、街道的便道上,處處可見神態祥和的煉功者沐浴在晨光中,悅耳動聽的煉功音樂吸引著那些路過的人們,有些人駐足觀看了解,漸漸的走進了修煉的人群中。

'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嚴冬裏天津百姓認真觀看法輪功弘法圖片'
嚴冬裏天津百姓認真觀看法輪功弘法圖片

法輪功為甚麼能在短短的時間內迅速普及呢?在中共幾十年的高壓統治下,在無神論的洗腦下,是甚麼原因使得上億的人包括政府官員、教授、軍官、普通百姓都能夠來學煉法輪功呢?從下面一些法輪功學員親身體會中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學員F:粉碎性骨折兩天可以走路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丈夫三十九歲。一天工作當中,他從十米的高空落下,造成腿部粉碎性骨折。醫生說必須手術治療,術後情況不確定,而且手術前必須做脊椎穿刺,有一定的危險,說不定會導致癱瘓。沒有辦法只好開了點藥,拉著丈夫回家了。

那時候丈夫躺在床上,孩子還小,工資又不多,我就不敢請假歇班。只好白天上班,中午午休時趕回家給他做飯、伺候他大小便,然後再回到單位上班。下班後又得做飯洗衣,一天下來累得不行,而且心情特別不好。

盛夏的一天中午我頭頂著烈日騎車往家趕,衣服被汗水溻透了。騎著車又想起了丈夫的病,不由得悲從中來:不知道他的病哪天能好,不知道會不會一輩子癱在床上,以後這日子該怎麼挨過去呢,越想越覺得沒有活路了,止不住的眼淚往下淌。臉上的汗水淚水遮住了視線,我下了自行車來到馬路邊。

一個鄰居大姐剛好路過,看到我的樣子,趕緊問出了甚麼事,我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大哭。她聽完我的哭訴安慰說:「讓你丈夫學法輪功吧,一定能治好他的病。」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抓住大姐的手說:我們煉,我倆人一起煉。當時我就隨大姐去她家借來了師父講法的錄音帶,又問清楚了煉功點的地址就回家了。

到家後我沒顧上做飯就把師父講法錄音帶給了丈夫,他就開始聽師父講法了。第三天正好是公休日,我想到煉功點上去看看,沒想到丈夫說他也想去。

當時我就說他開玩笑呢,自從摔傷後他從來都沒有下過地,粉碎性骨折還不到一個月,怎麼能走路呢?丈夫說,他已經聽了兩天師父講法了,師父說了給學員淨化身體就沒有病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就把腿搬到床邊上,自己彎下腰從床邊拿起鞋穿上,扶著床邊的桌子真的站到地上了。我驚喜得說不出話來,只會流眼淚了,我連忙問他腿疼不疼,他說不疼,腿骨已經長好了。我倆真的走著去了煉功點,翻開了我們人生中嶄新的一頁。

煉功一個月後,也就是摔傷不到兩個月,我丈夫騎著摩托車上班去了。單位領導同事們圍住了他,問他花了多少錢、用的甚麼靈丹妙藥腿能好的這麼快。我丈夫自豪的告訴他們,我一分錢沒有花,聽了兩天我師父講的課就好了。

學員G:有師父保護的弟子最幸福

一九九七年,那年我六十歲。渾身都是病,冠心病、肝病、胃炎、關節炎、嚴重失眠。那年的八月二十二日,因為腦血栓我又住進了醫院,在醫院裏整天打針吃藥輸液也不見輕。住院期間,我家親戚向我介紹說法輪功非常神奇,既不遭罪還不用花錢,我當時一聽就想學。九月七號,我的病還沒完全好自己就要求出院了。

回家後我就找到了煉功點,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從那以後我天天學法煉功,心裏特別高興。心情好身體也好了,到了九月十四號我的病就全好了,真的是不花錢不遭罪。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一片藥也沒有再吃過,八十歲的身體越來越硬朗。

九七年入冬的一天早上,我和兩個老姐妹一起去煉功點。在一個十字路口過馬路時,她倆腿腳快過去了。我剛走幾步,就看到南面和西面都有汽車飛快的開過來,我站那不敢再走了,心想等車過去我再走。這時突然聽到有人在我耳邊大聲喊:「不好,快走!」我心裏一激靈,趕快就跑過去了,還沒等我跑到馬路對面,就聽身後「銧」一聲巨響。等我站穩了,回過頭來再看,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幾秒鐘前我站著的那個位置上,一輛130卡車和一輛油罐車撞上了,兩輛車的碎玻璃撒了一地,其中一輛車的一個車轂轤都撞飛了。

每當回憶起這些往事,我都忍不住要流淚。有師父保護的弟子最幸福!沒有慈悲師父的看管,我哪能還有今天啊!

學員H:浪子回頭

二十二年前我還在紅橋區的一所大學任教。一天,我家來了個不速之客,一見面著實讓我吃一驚。來者是個三十出頭的小伙子,此人是我們那一片有了名的混混。平日裏打架罵街欺負鄰里,是個誰都不敢惹的主兒。

我把他讓進屋裏坐下,他一改過去橫眉立目兇神惡煞般的模樣,坐在那一個勁兒的長吁短嘆。我問他有甚麼事情為難嗎,我可以幫他甚麼。他說他快要死了,醫院診斷他得了絕症了,沒有辦法治療了。看著他那絕望的表情我也很難過。他抬起頭來看著我說:「我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還聽說法輪功可以治病,我想學可以嗎?」我告訴他法輪功沒有門檻,誰都可以學。可是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除了煉五套功法,更主要的是按照書中的要求做一個好人。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我說你還是先看看書吧,就借了一本《轉法輪》給他。

幾天後他又來了,一進門就說,整本書他都看完了,看完後懊悔之心無法言表。他說:我白白活了三十年了,到現在才知道過去都做錯了。以前以為逞強好勝是自己的本事、是強者,現在才知道那是在造業。我做的壞事太多了,我真的是很難過。只要師父還肯要我,從現在開始我一定痛改前非做個好人。

在我們交談的過程中,他隻字沒有談到他的病,只是反悔自己的過失。我教會了他五套功法動作,告訴他煉功點,從那天起他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

當我再次見到他時,過去他那種玩世不恭的神情不見了,寫滿陽光的臉上泛著紅潤,健康的身體充滿了活力。工作之餘,他熱心的弘揚大法,以自身的實例告訴人們,法輪功不但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對人心靈的改變是絕無僅有的,法輪大法對個人、對家庭和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最好功法。

看到他的變化我由衷的為他高興,也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的無邊法力,無論多麼不好的人,只要他真心修煉法輪功,大法就能使他變成好人,成為對社會有益的人。

肝癌晚期患者見證大法神奇

二零一四年夏天,五十出頭的老汪身體亮起了紅燈。開始時是飯量減少,全身無力面色青黃,後來發展到肝部疼痛身體迅速消瘦。一個壯漢子一頓只能吃幾個餃子,人瘦得都脫像了。全家人心急火燎的陪著老汪四處求醫,最後在天津醫大總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最多只有三個月的壽命。當時是十一月份,醫生說可能過不了年了。家人不相信,又帶著老汪去了天津腫瘤醫院檢查,檢查的結果是相同的,而且醫生說腫瘤長得位置不好,無法做手術,只能用藥物保守治療。老汪上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下有尚未成家的孩子,一家人愁的吃不下睡不著,除了哭泣沒有了任何主張。

老汪有個親屬是修煉法輪功的,一聽到這消息馬上跑去了腫瘤醫院。她給老汪講法輪功的真相,講了法輪功的神奇效果,告訴他只有法輪功才能救他,聽師父的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就一定會轉危為安。老汪聽進去了,住院期間就開始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了。

自打聽了師父的講法,老汪身體一天天見好,能吃下去飯了,疼痛減輕了,精神也見好,沒住太長時間就回家了。到家後,他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每天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他不是學法就是煉功,身體迅速恢復。兩個月後回醫院複查,發現腫瘤萎縮了,比之前小了很多。老汪信心大增,對師父的感恩之情無以言表。到了醫生給的生命期限──三個月時,老汪吃得飽睡得香,身體又恢復到以前的健壯,又回到單位上班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老汪再次複查時,在肝臟部位沒有發現任何腫瘤的陰影,醫生不禁嘖嘖稱奇。

現在老汪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天天坐在床上虔誠的念叨著「大法好!李大師好!真善忍好!」老汪起死回生的事情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知情的親朋好友們都對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生出來無限敬仰之心。

學員I:我重生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是我重生的日子。在那之前我吃飯很少,胸口發悶,一身的毛病,已經約好了醫生下午要去醫院檢查身體。那天上午,我拿起了一個學員借給我的《北京大法弟子修煉心得體會》,坐在沙發上慢慢的翻看著。

看著看著,我的視線模糊了,我的心被師父那洪大的慈悲震撼了,被法輪功神奇的功效震撼了。當時我頓生一念,我不去看病了,我也要學法輪功,我一定要跟隨師父回家。

放下書時已是中午了。我剛要起身去準備午飯,一下子我又坐了下來。因為我突然發現,我的胸部原來很憋悶,總是喘半口氣,現在呼吸別提多順暢了;原來一點食慾都沒有,吃不下飯,現在我的肚子空空的想吃東西了;原來雙腿沉重全身無力,現在我覺的身體舒服極了。我不由得呆住了,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我連一本法輪功的書都沒有看完,有幾套功法還不知道,有些名詞也不理解,只是有了「我要煉功」這一念,慈悲的師父就管我了!法輪大法太好了!下午我去了那個學員家學會了五套功法,晚上就參加了集體煉功。在我做「疊扣小腹」動作時明顯的感到了法輪的旋轉。從此我上了修煉大法返本歸真之路。

在之後的兩週裏,我拜讀了當時出版的師父所有的經書,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了,我的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過去幾十年中的種種困惑,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知道了人生中所經歷一切痛苦的由來,也懂得了人活在世間真正的目的。

隨著一天天的學法煉功,我身心兩方面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原來一身的疾病(心臟病、肝硬化、胃潰瘍、慢性腸炎、神經衰弱、慢性咽炎)全沒了,身體輕輕的像要飄起來一樣。而且總是高興,總想唱歌。臉上完全褪去了原來病態的灰黑色,看上去白裏透紅。我得到了新生!

「法輪大法好!」──這是那時我發自內心的讚歎!親戚朋友同事見到我後,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他們無論如何也不理解當時已經失業在家的我為何如此開心,我便把我得法的經過告訴了他們,並把寶書《轉法輪》送給了他們,有的人因此而得法。

…………

是的,正是因為法輪大法使無數人獲得了身體上、精神上的新生,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道路,也正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的親人、朋友、同事、鄰居,看到了他們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才使得越來越多的人走入了大法修煉。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不但使煉功者身體得到極大的改善,更是提升了他們的精神境界,從而使得整個社會的道德層面隨之提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