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修煉法輪功的知識精英遭迫害綜述(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中,有很多專家、學者、教授、研究員、科技人才、醫生、教師,他們都是各行業的佼佼者,但是就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的迫害中,不願放棄自己的信仰,並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的真相,維護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遭到了610、國保警察、單位、社區等人員的不斷騷擾、有的被綁架關押、非法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圖1:雲南修煉法輪功的知識精英遭受中共各類迫害人次統計
圖1:雲南修煉法輪功的知識精英遭受中共各類迫害人次統計

雲南各類知識精英被迫害一覽表

各類人員致死判刑勞教關押關精神病院抄家騷擾洗腦班開除總計
專家11114
教授1111311312
研究員11114
高級工程師1121218
特級教師252521421
高級教師1124
高級講師1113
講師112
主治醫師2422532323
經濟師12142212
會計師1113
工程師42162419
大學教師63613423
中學教師1208525161379
小學教師116382451664
幼師344712324
技師1113
醫師22127
會計師111115
合計10702921297152749320

在被迫害的人群中以教師居高73名,佔73%,其中教授6名,高級講師、講師各1名,特級教師1名,高級教師5名,大學教師4名,中學教師13名,小學教師6名,幼師3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女性67名,佔68%;65歲以上21名佔21%,最大年齡83歲(目前仍有一名被非法關押在省一監)。

從被迫害類型中看,致死10人,佔10%;非法判刑71人次,佔71%;刑期最長10年,佔已知雲南被非法判刑432人的16%;勞教29人次,佔29%,佔已知雲南被勞教474人的6%;開除公職49人,佔49%;關押21人次(實際遠遠大於此數),佔21%;洗腦班27人(實際遠遠大於此數),佔27%;騷擾15人(實際遠遠大於此數),佔15%;抄家6人(只是抄家搶劫財物,實際遠遠大於此數),佔6%;被關進精神病院2人,佔2%。

一、目前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1、八十三歲工程師李培高被多次綁架、勞教、判刑兩次

李培高,男 ,八十三歲,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昆明西壩派出所非法抄家,同年十一月八日又被昆明五華公安分局一科惡警李國忠、王朝風非法抄家。此後幾乎年年都被國保、駐地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判刑三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培高被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丘學彥綁架。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法院對李培高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一月初,李培高再次被警察綁架。西山區永昌派出所警察後電話通知李培高的家人,說李培高已被關入雲南省第一監獄,三個月後才能探視。家人非常擔心年已八旬高齡的李培高老人的安危。

2、彝族工程師何莉春遭警察毆打侮辱、被非法判刑七年

何莉春,女,彝族,四十三歲,曲靖市省建築十四局工程師。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領女兒到超市買東西時被人舉報,被協警綁架到廖廊派出所。在到派出所,警察強迫何莉春脫光衣服搜身,隨後粗魯地將她推進審訊室,直到晚上也不給吃飯、喝水。警察無理地要何莉春摘下800度的眼鏡,遭到拒絕後,兩個年輕協警,野蠻地將何莉春雙手從身後銬上,強行摘下她的眼鏡,把她背銬著鎖在審訊椅上,何莉春動彈不得,要求上衛生間也不允許,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解開手銬。

第二日曲靖市麒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去了五個警察(三男二女)審訊何莉春,因何莉春不配合,七、八個警察按住何莉春進行採DNA血樣、拍照,其中有個警號059532的警察野蠻的掰何莉春的右手腕,將她按倒在地上,她的整個身子、左臉和頭貼在地上不能動彈,一個名叫白開宇的警察(059532)叫其他警察不斷給何莉春撓癢、折磨她,使何莉春痛苦不堪,此時一個警察就強拉著何莉春的右手拇指按手印。致使何莉春的兩手腕、手臂到處青紫、腫脹,右大腿、左膝蓋處青紫。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雲南女子第二監獄。

3、小學教師鄧翠蘋遭多次綁架判刑

鄧翠蘋,女,四十五歲,玉溪市紅塔區春和鎮劉總旗小學的教師,一九九九年八月、二零零零年十月,鄧翠蘋被兩次非法抄家。二零零四年下旬被剝奪授課權,並逼迫她到山區當雜工,一年的獎金分文不給。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雲南省女二監身心受盡摧殘。回家後,因失去工作,家庭陷入貧困之中。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鄧翠蘋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六年。現關押在女二監被「嚴管」,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雲南女子第二監獄。

4、一級教師趙晨宇再次被綁架、構陷

趙晨宇,女,四十六歲,原雲南省昆明市第三十中學一級教師,研究生畢業。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訪,途經貴州六盤水被劫持,被非法關押三十天。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與朋友去西藏旅遊。路經西藏波蜜縣時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七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西雙版納景洪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現關押在西雙版納景洪市看守所,已遭到非法庭審。

5、經濟師馬旭勇被非法判刑九年遭野蠻灌食

馬旭勇,男,建水縣工商銀行業務部主任、經濟師。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由於不放棄信仰被單位撤職下放到儲蓄所坐櫃,後被單位強迫買斷工齡離職。多次進洗腦班,妻子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被綁架判刑九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由於堅持信仰被戴鐐嚴管,野蠻灌食。

6、雲南省電力學校退休講師吳世曄被非法關押一年多

吳世曄,女,六十三歲,雲南省電力學校退休講師。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在公共汽車上與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被司機報警,遭派出所警察及西山區國保大隊人員綁架。當晚被非法抄家,現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7、王任權坐高鐵被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西山區看守所

王任權,男,六十三歲,原是昆明市昆船教育培訓中心實習教師。二零零一年連同其妻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王任權到彌勒縣參加女兒的婚禮,坐高鐵時被綁架,現被關押在西山區看守所,現已遭非法庭審。

8、高級教師、水利專家、養殖專家被綁架、非法判刑

嵩明縣原水務局灌區管理局副局長、專家王正禮;小學高級教師王菊珍、李曉玲;淡水養殖工程師畢金梅四人,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正禮、王菊珍、畢金梅分別被判七年零六個月;李曉林判三年緩期四年。現王正禮被非法關押在省一監,王菊珍、畢金梅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

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高級工程師呂祖達被迫害含冤去世

呂祖達,男,六十八歲,雲南省昆明市雲林規劃院高級工程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訪,被單位多次進行批鬥,並逼迫他寫所謂的揭批「保證書」。二零零零年呂祖達因室外煉功,被綁架非法拘留一個月,回家後,作為「重點」人物,被單位夥同昆明市盤龍公安分局、「610」人員以及長春派出所的片警監控,並經常上門騷擾其老伴賀桂珍,致使賀桂珍不得不經常離家出走、在外躲避。由於單位不法人員、惡警經常上門恐嚇騷擾,呂祖達長期處於精神恐慌和擔憂老伴的狀態,心理壓力極大,身體也每況愈下,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2、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經濟師孔慶黃在看守所被野蠻灌食迫害致死

'孔慶黃'
孔慶黃

孔慶黃,男,生於一九六六年,彝族,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經濟師,曾任副縣長秘書多年,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後無病一身輕,處處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自覺抵制走後門、收紅包、謀回扣、吃喝玩樂等不正之風,是大家公認的好鎮長,深受民眾愛戴。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慶黃在全鎮的計劃生育工作會結束時,向參加會議的人談自己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體會,談到新聞媒體對法輪功的一切報導都是在造謠,孔慶黃因此先遭軟禁,後被綁架、抄家,四月九日被非法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並被撤銷副鎮長職位。

當其父聽到兒子被抓被關後,當場氣絕身亡。在看守所期間,孔慶黃曾絕食近十天,五月初被逼寫「三書」後,於五月九日回單位上班:送報紙、打雜。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慶黃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大法鳴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帶回建水後,被再次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孔慶黃絕食抗議迫害,遭惡警強行灌食、灌鹽水,每隔四、五天灌一次,導致孔慶黃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現生命危險才送入建水縣人民醫院,並將他四肢捆綁在床上進行「治療」。九月三日受盡折磨的孔慶黃在建水縣人民醫院被迫害致死。

3、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沈躍萍被雲南省女二監迫害致死


沈躍萍
'在雲南女二監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沈躍萍'
沈躍萍在雲南女二監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沈躍萍,女,四十九歲,雲南省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沈躍萍與丈夫、兒子一家三口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被北京公安綁架,通知當地玉溪市公安押回後非法勞教三年,丈夫普志明被非法勞教兩年。沈躍萍及丈夫普志明多次被惡人抄家、綁架迫害,不改初衷。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十點鐘,玉溪市紅塔區國保大隊惡警突然闖入家中,綁架了沈躍萍夫婦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並搶走了電腦、打印機等大量私人財物,沈躍萍被玉溪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雲南省女二監集訓監區;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

沈躍萍被關押在雲南省女二監集訓監區期間,由於拒絕所謂的「轉化」,從二零零六年三月份開始被關禁閉(每天坐在光板床上不得動彈)長達三年。整天面對的都是惡警輪番轟炸,不堪入耳的罵人之詞以及收錄機裏的誹謗宣傳。關禁閉期間不得洗漱、洗澡、換洗衣服,來例假不允許用衛生巾、還隨時被打或用針扎,甚至食物中被投放有損中樞神經的藥物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她的家人突然接到「保外就醫」的通知,這時她已經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家人將她直接送到昆明第三醫院搶救,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含冤離世。

4、原昆明市法輪功輔導站站長、主治醫師王嵐被迫害致死

'王嵐'
王嵐

王嵐,女,五十六歲,昆明市總工會退休幹部,主治醫師,原雲南昆明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多年來王嵐遭到省、市、西山區政法委、「610」國保警察的直接迫害,經常受到西山區國保警察的騷擾、監視、監聽;多次被綁架、關押;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王嵐與朋友到西藏旅遊。被西藏波蜜縣惡警採用暴力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王嵐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期間,三次被關禁閉室,長期每天十六小時罰坐在小凳子,包夾將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多次放入王嵐的飲食中,使王嵐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了嚴重摧殘。使得原本精明的王嵐猶如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婆。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王嵐從監獄回家後,繼續遭受各級610、國保警察、派出所、社區、單位不法人員聯合騷擾,被剝奪了一切退休待遇,包括退休金。由於身心受到極度摧殘,不幸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去世。

5、從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在迫害中去世

佘仁澍,女,七十歲左右,雲南省文聯從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昆明六十四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到雲南省委上訪,全部被綁架關押,其中七十多歲的老教授佘仁澍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被迫害致舊疾復發,生命垂危而「保外就醫』。由於長期被610、國保警察、社區騷擾,精神受到摧殘於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6、個舊市教育局長、高級教師楊之先在迫害中離世

楊之先,男,八十多歲,個舊市教育局長、高級教師。一九九五年五月參加了昆明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大法師父「講法錄像傳法班」,回來後在個舊地區開始洪傳法輪功,建立起第一個煉功點。一九九八年五月,《個舊日報》(後改名為《紅河日報》),刊載了雲錫公司一個患「肺癌」死亡病例,大肆污衊嫁禍法輪功,在民眾中造成了極壞影響。事情發生後,楊之先和許多法輪功學員自發的不斷的去報社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到有關部門反映問題,講明真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迫害後,由於堅持信仰,遭到來自610、國保等各方面的壓力和騷擾,精神心理壓力極大,身體也每況愈下,於二零一六年去世。

7、七十五歲的特級教師歐日懷在迫害中離世

'特級教師毆日懷'
特級教師毆日懷

歐日懷,男,七十五歲,昆明三中特級教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以來,由於歐日懷堅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不斷的受到本地派出所警察、學校、社區不法人員的騷擾,精神不斷被摧殘,於二零一三年不幸含冤去世。

8、小學教師孫懷鳳被多次迫害含冤離世

孫懷鳳,女,五十六歲,楚雄州大姚縣金碧鎮中心學校病休教師。孫懷鳳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完全康復,使周圍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但是在中共對法輪功打壓中因為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的真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警察劫持到大姚縣看守所關押,後被非法勞教。孫懷鳳出勞教所不久再次被綁架判刑,關押在女二監期間,長期長時間(每天16小時)端坐在小凳子上,限制人身自由,每天上三次廁所、一瓶水(500ml),限每月購50元生活用品,不得購食品,還經常受到「包夾」(專門看守法輪功學員的重刑犯)的謾罵,致使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二零零七年出現病危而「保外就醫」孫懷鳳回家不久,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三、被多次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在99名法輪功學員中,被迫害321人次,平均3.24次/人;有的法輪功學員遭到無數次騷擾、綁架、抄家,和遭多次洗腦、關押、勞教、判刑。在勞教所和監獄他(她)們不同程度遭到嚴管、禁閉、毆打、熬鷹(不讓睡覺)、罰站、罰跪、體罰、軍訓、腳鐐手銬吊銬,野蠻灌食等酷刑折磨。特別是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普遍被禁閉、嚴管坐小凳子、或被強行注射、在飯中拌入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致使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以下舉幾個例子。

1、被腳鐐手銬吊銬半年的副高級工程師包遠近

包遠近,男,四十歲左右,甘肅省副高級工程師。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八監區五分監區。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在監區長丁永中的授意下,以其出工時沒有走在隊列中為由(實為迫使他「轉化」),分監區長呂超就將他的「用餐卡」收繳,每餐只給二兩飯。當包遠近以絕食抗議這種非人道的虐待後,惡警丁永中就指使呂超給他戴上了十多公斤重的腳鐐,並將他關進陰暗潮濕的嚴管室,並且加派了四個犯人看守。犯人呂德華還指使另一犯嚴管室毒打他的臉。就這樣,包遠靖戴著腳鐐受酷刑虐待歷時達兩個多月。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上午,監區長丁永中到壓茶車間時,因為包遠靖沒有叫他「警官好」,丁永忠又再次指使將包遠靖關進嚴管室,並給他戴上一副十多公斤重的腳鐐和兩副手銬,二十四小時呈「十字形」銬在嚴管室的鐵欄杆上兩天,在監獄某副政委的干預下才給他解開了手銬。但是一星期後,因為包遠靖表示他沒有錯,分監區長徐顏能又根據監區長丁永中的指使,再次給包遠靖加戴上一副手銬,二十四小時銬在嚴管室的鐵欄杆上,歷時三個多月,兩次戴腳鐐、手銬達半年之久。之後惡警又將他轉入到「洗腦班」,由三名犯人二十四小時輪班看守,每天強行洗腦(強迫學習誣陷法輪功的文章)十多個小時,歷時一年多。

2、高級講師飛雪龍遭強迫下跪磚頭,頭上頂水酷刑折磨

飛雪龍(飛學龍),男,四十歲左右,玉溪市高級講師。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後,被非法「嚴管」。在嚴管期間一監區惡警強迫飛雪龍跪磚頭,頭上頂水,指使其他犯人毆打他,致使飛雪龍內臟發炎,全身浮腫,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出現垂危症狀,惡人才停止毆打和各種懲罰。但監獄依然不肯放人。一監區為了逃避責任,才派監區的醫生每天給飛雪龍輸液治療,對外還厚顏宣稱,是「關懷」飛雪龍。

3、電腦教師蘇昆被折磨五個晝夜強迫到墳前將死人喊醒

蘇昆,男,四十歲左右,雲南省國防技術學院電腦教師,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洗腦班」洗腦;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給本校學生法輪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誣告,被綁架勞教三年,被非法加期七個月。蘇昆被關押在省第二勞教所期間,多次遭到「包夾」和多名勞教人員毆打。

'酷刑示意圖:拳打腳踢'
酷刑示意圖:拳打腳踢

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晚十點左右,大隊長普順元和羅仲武等警察把蘇昆喊出,讓兩名勞教人員拉上柴火前往距三大隊幾百米處的「陳家大墳」,讓蘇昆在墳墓前保持站立姿勢,並命令兩名勞教人員監督不准他打瞌睡,要蘇昆直到把死人喊醒才可休息。就這樣蘇昆在寒風中被罰站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又將蘇昆拖到秧田裏,泡在水中繼續折磨。晚上又繼續把蘇昆拖到墳前體罰站立。勞教人員還裝鬼嚇唬蘇昆,動手猛擊蘇昆的後腦和前胸十多分鐘。這樣又折磨了一晚上後,第三天又繼續將蘇昆拖到秧田裏泡水,就這樣,蘇昆被整整折磨五個晝夜。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蘇昆與妻子再次被盤龍區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六年。

4、語文教師朱蘭多次遭綁架、判刑、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朱蘭,女,四十九歲,雲南省楚雄市金鹿中學語文教師,楚雄市輔導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抄家、綁架,非法關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一月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勞教三年,扣去兩年多工資。回來後不讓擔任教師工作。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再次被綁架判刑六年,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期間,她由於不放棄修煉,被長期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等酷刑折磨。被單位開除。

5、遭數次關押、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的副研究員馬玲

馬玲,女,五十四歲,雲南大學圖書館副研究員。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武警、公安綁架後被非法審訊、拍照、筆錄直到深夜才釋放。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馬玲在金星小區花園晨煉時,被綁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去雲南省政府上訪,被昆明市五華山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晚,馬玲乘車準備到北京上訪時被昆明市公安局劫持回昆明,被非法勞教兩年六個月。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馬玲在雲南大學圖書館上班時被昆明市五華國保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昆明市強制戒毒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馬玲和她女兒張稷(某學校教師)再次被綁架,馬玲和她女兒張稷分別非法判刑四年、三年零六個月。馬玲關押在女二監期間被長期坐小凳子,後又被強迫做奴工迫害。

6、副院長、主治醫師葉保福受羞辱、被野蠻灌食

葉保福,男,七十歲,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主治醫師(二零零五年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職);葉保福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五次被昆明市國安和昆明市盤龍區國安非法傳訊,一次被非法關押在穿金路派出所兩天;七次被抄家,住宅被監視、電話被竊聽、出門被跟蹤,並被單位非法看守失去自由一百八十四天;一次被非法勞教二年(延期一百一十七天);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一次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葉保福與妻子楊明清、女兒葉茂在流離失所住地被昆明市盤龍區國安及防暴隊非法野蠻綁架,葉保福被防暴隊用拳頭打頭部,並在全身僅用一件浴袍胡亂包裹幾近半裸的情況下,在眾目睽睽中被拉上警車,被刑訊逼供,後被勞教二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三大隊勞教期間,因抗議勞教所違法行為曾經兩次絕食,由於勞教期滿不釋放,葉保福絕食抗議,在十多個警察圍觀下,被十名勞教人員按在床上強行灌食。

7、教人做好人 中學教師趙躍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關禁閉

趙躍,男,四十多歲,法輪功學員,雲南省文山州邱北縣教師。二零零六年秋被邱北「610」、國保大隊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三監區。二零零八年初,他因讓本監區的人帶一張字條給另一監區的朋友,被人誣告後,被非法關禁閉達兩個月,回到監區後又被「集訓」了一個月,受盡各種折磨。

8、美術老師繆青被長期關禁閉被捆綁野蠻灌食

繆青,女,四十一歲,雲南工藝美術學校美術老師。二零零三年十月在課堂上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關押在女二監期間,一直堅決抵制邪惡的迫害,曾多次絕食,在眾多的惡警和死緩罪犯要對她進行捆綁強行灌食時,為抵制邪惡迫害,她被迫從高處跳下致使腰部受傷,一條腿兩處骨折。在女二監,繆青被長期關禁閉直至出獄。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繆青再次被綁架,因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後被判緩刑四年。

9、幼兒教師於蘭茹被長期禁閉、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於蘭茹,女,四十多歲,雲南元謀縣幼兒教師。二零零六年她因向世人講真相曾被綁架、關押、秘密判刑;在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期間,她被非法關禁閉,強迫長期坐小凳子迫害,並且遭強迫洗腦「轉化」,身心遭到極大的傷害。她剛出獄不長時間,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被雲南大學學生誣告,遭雲南大學公安處惡警再次綁架關押。

10、昆明中學教師嚴貴生無辜被戴腳鐐關嚴管半個多月

嚴貴生,男,三十八歲,昆明中學教師。二零零六年被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被關押在省一監二監區期間,因為維護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與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指導員馮喬旺發生爭執,馮喬旺惱羞成怒就將嚴貴生戴上腳鐐關進嚴管室達半個多月,二零零七年六月又將他送到一監區,由監獄勾結地方「六一零」、公安所舉辦的「轉化學習班」進行迫害,二零零九年底回家。二零一零年七月因在昆明月牙塘公園講真相再次被月牙塘派出所惡警綁架、抄家,被關押在昆明市五華區看守所。又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

11、中學教師王勇被逼五樓跳下雙腳摔傷致殘

王勇,女,四十三歲,昆明市西山區粵秀中學教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日曾被昆明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與該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先後綁架。王勇為了逃脫綁架從五樓跳下,摔傷雙腿,被判緩刑三年。

12、退休教師李惠萍三次遭綁架勞教、判刑

李惠萍,女,五十九歲,昆陽磷礦退休教師。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學員以來,李惠萍女士曾先後三次遭到綁架、關押迫害,在勞教所及監獄長達九年時間。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到北京,一月六日被劫持回昆明後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四年二月,因張貼「法輪大法好」不乾膠被惡人構陷,遭綁架判刑三年,被開除公職。關押在女子監獄九監區(集訓監區)期間,每天強迫坐小板凳十多個小時。姓鄭的獄警隊長指使一夥犯人蜂擁而上,硬往李惠萍口中塞不明藥物,導致她心臟病突發,送監獄醫院搶救。每天一夥獄警對她圍攻和強行洗腦,逼迫她放棄信仰,還把她送禁閉室關小號迫害。每天不准刷牙、洗臉,限定時間上廁所,晚上十一點後才能睡覺。還不准掛蚊帳,來例假期間不准用衛生巾。被迫害了兩年八個月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因向世人講真相被綁架判刑四年。李惠萍再次關押在九監區,每天被強迫坐小板凳十多個小時,臀部都坐爛了,還得坐。「包夾」還把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放在李惠萍的飯裏、菜湯裏。

'酷刑演示:強行注射不明藥劑'
酷刑演示:強行注射不明藥劑

二零一零年五月李惠萍轉到六監區繼續被迫害。在監室被罰坐,從早上六點半到晚上十點。每天限制只讓上三次廁所,二十天洗一次頭,一個月洗一次澡。洗澡、洗衣服只給三十分鐘,超過時間就關水。六監區隊長龍雪松還指使犯人打手吳捷夥同五、六個犯人把李惠萍摁倒強行注射注射不明針水,導致李惠萍心臟病突發送去搶救。由於長期強制服用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導致李惠萍大腦神經受到嚴重損傷,記憶力衰退,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四、被非法判刑、勞教的法輪功學員

在被迫害的96人中有69人被綁架勞教、判刑,佔72%;其中71人次被判刑,26人次被勞教,15人同時被判刑和勞教;五人被判刑2次,一人被勞教2次,刑期相加最長的13年。

1、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沈躍萍勞教三年、判刑五年
2、昆明市總工會退休幹部,主治醫師王嵐判刑四年
3、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勞教二年
3、楚雄州大姚縣金碧鎮中心學校病休教師孫懷鳳勞教二年、判刑四年
4、雲南大學圖書館副研究員馬玲被綁架關押、二次勞教(二年半和三年)、判刑四年
5、楚雄市中學教師朱蘭三次被綁架、被兩次判刑共九年
6、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體育教師周模芳被綁架勞教勞教一年、判刑五年
7、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高級英語教師梅碧林被勞教三年
8、雲南昆明西南林學院外語教研室教師段非被非法判刑四年
9、楚雄州技工學校教師唐蕊被綁架、勞教勞教二年半、判刑判刑二年
10、建水縣工商銀行業務部主任,經濟師馬旭勇被非法判刑九年
11、臨滄市中學教師李鮮被綁架判刑七年
12、郵電局工程師左立新遭多次綁架、判刑一年半年。
13、昆明理工大學教師徐偉被綁架判刑一年半
13、昆明市中學教師王勇被綁架勞教勞教一年、判刑三年
14、雲南省林業職業技術學院教師董志昆被綁架判刑三年
15、昆明某保險公司退休的財務處長、經濟師董碧薇被判刑四年
16、開遠市解化廠技校教師崔玲被判刑三年
17、個舊市傳染病院醫師王蘭芬被判刑四年
18、雲南省國防技術學院電腦教師蘇昆被勞教三年、判刑六年
19、甘肅省副高級工程師包遠靖被判刑五年
20、玉溪農業技術學院的講師飛學龍被判刑兩年
21、楚雄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皮防科醫師李紹芳被綁架判刑二年
22、雲南省文山州邱北縣教師趙躍被非法判刑九年
23、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主治醫師被勞教二年、判刑兩次(五年和六年)
24、雲南藝術學校美術老師繆青被非法判刑兩次,四年、三年
25、雲南元謀縣幼兒教師於蘭茹被判刑
26、昆明中學教師嚴貴生被判刑兩次各三年
27、雲南文山州退休幼兒教師李國芳被勞教三年、判刑七年
28、楚雄市會計師王美玲勞教三年、判刑三年
29、楚雄市小學教師洪藝釗被勞教三年
30、雲南省精神病醫院主治醫生胡今朝被判刑三年
31、昆明市第三中學退休教師夏曉英綁架判刑三年
32、昆明鋼鐵公司一中教師高寶德被綁架判刑三年
33、昆明三十中中學教師趙雪梅被綁架判刑三年
34、宣威市一中教師母其黨被綁架判刑,刑期不詳
35、建水縣工商銀行紀檢監察室主任、經濟師、劉文被勞教二年
36、下關市交通技術學校教師李現英被非法判刑五年
37、臨滄市中學教師李鮮被判刑七年
38、省建築十四局工程師何莉春遭警察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
39、雲南師範大學商學院特聘副教授劉永被非法判刑三年
40、玉溪市紅塔區春和鎮劉總旗小學教師鄧翠蘋被判刑兩次三年、五年
41、嵩明小學高級教師李曉玲七年半
42、雲南嵩明副局長、水利專家王正禮被判刑七年
43、嵩明淡水養殖工程師畢金梅判刑七年
44、嵩明小學高級教師李曉林判三年緩期四年
45、建水縣機關幼兒園教師王伽月勞教二年
46、建水縣人民醫院退休醫師楊鸞英被非法勞教三年
47、楚雄市幼兒園教師蔡淑芬被非法勞教二年、判刑一年
48、宜良陽宗海一所學校的音樂老師李桂芝被非法判刑三年
49、雲南省金平縣國營金平縣農場一隊學校教師羅芳被判刑八年
50、個舊市三零八隊退休教師沈紹清判刑七年
51、原個舊一中教師陳堯被非法判刑三年
52、建水縣中醫院退休女醫師李亞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53、宣威師範學校徐燕晶老師家被非法判刑三年
54、晉寧縣昆陽磷礦子弟小學教師李慧萍被非法勞教二年
55、聲樂教師何亞力被非法判刑五年
56、昆明市第二職業中專教師江玉留勞教二年
57、昆明市第二職業中專教師石雲被判刑七年
58、河口縣白山小學老師肖建蓉判刑二年六個月
59、雲南省林業職業技術學院教師耿淑華判刑一年半
60、玉溪春和鎮黑村小學教師李秀蘭勞教二年、判刑三年
61、紅河州教育局教科所教師黎明判刑三年,緩刑五年
62、昆明冶金設計院工程師廖佳勞教一年
63、賓川縣教師石建偉被判刑六年半
64、玉溪秀溪小學教師高興東判刑三年
65、雲磷集團公司昆明磷礦退休教師李惠萍勞教二年、判刑兩次三年和七年
66、臨滄市教師李興勞教一年半、判刑四年
67、昆明中學教師張稷判刑三年零六個月
68、四川成都雙流機場技師非法判刑五年
69、雲南師範大學商學院特聘副教授劉永被非法判刑三年
70、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李培高判刑三年、四年

五、被迫離家出走的法輪功學員

◇周模芳,六十一歲,男,原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原雲南省林業學校)教師,後被單位非法開除工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被昆明市公安局以「證實一個問題」為由,將周模芳騙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周模芳又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綁架, 並誣判五年徒刑,周模芳出獄回家後,被學校無理開除,並經常受到省、市、區610、國安、派出所警察的騷擾,省市區610還非法禁止他離開昆明市,周模芳要回四川探親,被邪黨人員強行退機票三次。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中午十一時左右,周模芳和妻子梅碧琳再次遭盤龍分局警察綁架、抄家。周模芳因血壓高看守所拒收,於當晚回家,卻被要求簽字取保候審。至今周模芳被迫離家出走。

◇肖建蓉,女,五十一歲,河口縣白山小學老師。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傍晚在回家路上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判刑兩年六個月。肖建蓉結束兩年半冤獄後被610及國保警察帶到老家河口養老院,失去人身自由,由保安、服務員監視居住。被扣發退休金,同時不斷遭到社保辦、610、政法委、教育局等人員的威脅騷擾,現在肖建蓉流離失所在外。

◇文山州退休幼兒教師李國芳被非法勞教三年、判刑七年後被逼流離失所

李國芳,女,六十四歲,雲南省地質局文山州第二地質大隊幼兒園退休教師,李國芳被非法勞教三年、判刑七年。「保外就醫」回家後,又遭單位、各級六一零、居委會威脅騷擾,李國芳不得不背井離鄉,流離失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下午,610、國保警察十多人砸爛大門破門而入,警察陶正武翻越門頭小窗開門竄入內室,打家劫舍、翻箱倒櫃,老伴當場制止這種行為,警察就以妨礙執行公務為由將老伴按倒在地,戴上手銬。李國芳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單位退休邪黨書記李貴密講真相、勸三退還送《九評》,被誣告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遭到毒打等酷刑,還被打毒針。每天被強迫坐小板凳,還被逼迫放棄信仰,對李國芳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李國芳保外就醫回家,又遭到單位不斷騷擾,無奈離家出走。

雲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新文博士,於二零一二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和心靈受益匪淺。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向學生講法輪大法真相,被受謊言毒害的學生誣告,被單位協調昆明市五華區國保警察綁架、行政拘留十五天,隨後被學校非法開除公職。

中共自篡權以來,血雨腥風,運動不斷,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份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鬥橫行中華大地。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

許多人覺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和自己無關,這是錯誤的認識。在這場善與惡、正與邪的較量中,沉默、所謂的「中立」,其實就是慫恿邪惡,助長邪惡的氣燄。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就是一種警示。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從省、市到基層,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