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譯文:不再是孤獨的個人的事

——我在明慧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在二零零零年加入法文明慧,那個時候我完全不知道項目需要我做甚麼。當時的一個協調人問我能不能每天為網站做幾個小時的工作,我說可以,就兩個小時吧。

事實上,在我的常人工作做完之後,我每天需要花六、七個小時的時間在電腦前翻譯明慧文章。我儘量不看幾點睡覺,因為怕影響第二天早上起床,我覺得我做的很好而且盡心盡力。

現在我明白,實際上那時項目對我的要求是做一個編輯,但是我並沒有做。我對英語並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要校對別人從英文翻譯成法文的文章。記得當時花幾個小時的時間查字典,一個字一個字的翻譯,找到最合適的詞,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最後保留那些翻得好的部份,等等。而且要讀那些報導迫害的文章,我每次都哭的像個淚人。

我的先生當時也翻譯了一些文章,但是最後他覺得大陸的大法弟子不可思議:他們寧願遭受迫害也不放棄信仰,那時他不理解他們的犧牲、也不理解我。

那時我不知道我具體因為甚麼一直在做明慧,但是我知道支撐我在項目中堅持下來的,其中包括我看到的那些修煉人的奇蹟。比如一位女大法弟子打坐,十幾個警察都搬不動她。還有一位大法弟子在房間裏打坐,房間裏迫害她的人都看不見她。這些證詞,是那麼直接,真實得觸手可及,那麼感人和震撼人心,我看到了希望。

我跟人講我看到的文章上揭露殘酷迫害的真相,那時我身邊的人都不想聽。我變得孤立起來,但當時我沒太意識到。我的心跟那些在中國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在一起,那時我不能理解為甚麼我的先生、孩子們和我的家人不能站在他們一邊。

項目對我的翻譯沒有期限的限制,但是我給自己定下一個要求,就是每天等我的常人工作一結束,我就從辦公室的椅子挪到我的電腦前的椅子,我忘記吃晚飯。我沒有時間跟家人交流,連聽他們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也沒有對他們表示我的關愛。

他們到我的電腦前來看我,經常是我的眼睛哭紅了。他們跟我說:「放棄吧,沒有意義。」他們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他們,但是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我看到那邊的大法弟子在犧牲,我不想放棄法輪大法,我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我要為大法做一點事,我怎麼能放棄呢!那個時候我沒有能用法語交流的同修。

我的家人看不到我的好的變化,只是感受到我不在乎他們、我如同不在他們身邊一樣。對此,我一直都沒有向內找、看看是我哪裏不對了,我只是很堅持我覺得應該做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學法改變了狀態。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修煉中我學會了退一步看問題。我找到了平衡,不像以前那樣走極端了。

現在,每當出行的時候,我都帶著我的電腦。我一早開始做明慧的翻譯,這樣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跟家人和周圍的人溝通交流。我努力改變自己的行為,對他人更加關心──他們也是很重要的生命,是需要救度的生命,他們也是中共仇恨的謊言宣傳的受害者。如果我做的更圓容,他們感到我的關心和愛護,知道我能多考慮他們而不是走極端,他們就能夠更加理解宇宙大法的偉大美好,對大法有正確的態度。

現在我明白了我所做的這些是我在大法修煉的一部份,我也接受和意識到是師父希望我在這裏。現在不管艱難險阻有多大,我都明明白白的去面對,去向內找,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這樣去做。

今天明慧項目對我來說,不再是孤獨的個人的事,不再是對要做的工作一竅不通。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明白了這個工作是建立威德和救人,我跟有同樣使命的同修在這只大法船上,平靜的前行。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過關當中,帶著內心的堅定,駛向各自的天國世界。

這是一個多麼殊勝的機會能在這個大法的項目工作。我希望大家也能一點一點明白我們做的這項工作的意義和影響。讓我們互相珍惜,珍惜我們的團隊的同修,沒有大家每個人的努力就沒有這個項目,我們就不能達到師父對我們網站的期望。

謝謝大家能在這裏,克服一切阻礙來參加這個歷史性的、獨一無二的聚會。這是非常喜悅的時刻,我們能面對面的相聚。感恩師父賜福!


(明慧二十週年法會交流稿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