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邪黨身心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5月16日的紐約市曼哈頓第42街上,法輪功慶祝第20屆世界法輪大法日的遊行隊伍延綿數英里,一眼望不到頭。在遊行的第三個主題方陣走來時,一個藍底金字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巨大立幅告訴人們一個重大天象:已經有三億三千萬中國人宣布退出了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

在這個隊伍中,有退黨中心的義工,有剛剛做了三退的普通人,也有在世界各地不論風吹日曬都堅持在景點向中國遊客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們。他們高舉「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天滅中共」、「天佑中華」、「退黨保命」等彩色條幅,向世人透露著天機。

田璐是遊行隊伍中的一員,她每天在好萊塢景點收集的退黨登記表都有一厚摞。田璐說:「很多人都知道共產黨真的挺不住幾天了,十年前你跟人提這件事,很多人不敢公開表達,現在敢於公開表達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說……(你們)講的真好。有的人就說,我雖然不煉法輪功,但是我支持你們,希望你們李大師也救救我。 」

田璐收集的每天退出黨團隊的人名紀錄
田璐收集的每天退出黨團隊的人名紀錄

劉志、韓華夫妻從2013年起在舊金山漁人碼頭景點講真相勸三退,至今已勸退超過12萬人。台灣法輪功學員程曦從2008年起就先後在101大廈景點和國父紀念館前拿著喇叭講真相。她說,大陸人看到台灣每個景點都有法輪功學員,經常問的一句話就是:「怎麼沒有人管你們?」她就回答說:「哪個國家管好人?法輪功在全世界都是合法的,其實在中國也是合法的,而恰恰是中共的鎮壓是非法的。所以你們要多聽多了解才不會吃虧。」

明真相後的覺醒

很多中國人是從法輪功學員的介紹中,或翻牆上網了解真相的,尤其是看到《九評共產黨》之後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來自遼寧的於澤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聲明時說:「《九評共產黨》像九面照妖鏡般照出、剖析、揭穿中共邪黨謊言欺騙與暴力、暴政、殺戮,震撼中觸發了我的精神覺醒。讀《九評》明真相、識真邪,把那邪教惡魔和流氓本性抖了出來,又像九把利劍折斷了它的命脈。」

來自雲南蒙自的王堯說:「因幼時接受了邪靈的蠱惑,變得狂躁,在網上不停地針對抗共義士進行攻擊,但是偶然有一天我不小心看到了《九評共產黨》,遂感到豁然開朗,之後翻牆更對我原有認知產生了顛覆性的作用。我的後悔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特此聲明三退以表達我對自己失去的幾十年的彌補。」

化名「天賜洪福」的黑龍江高級教師稱,我在中共體制內摸爬滾打幾十年,是一名多次出席過省的優秀高級教師,一輩子得到過很多獎勵和證書。在工作崗位上積極為邪黨塗脂抹粉,無知地為它歌功頌德,坑害一批又一批天真可愛孩子們。我現在明白了中共惡黨的邪教本質後,自知罪孽深重,所以我要立即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教組織,還要儘快盡可能多的找到我教過的學生,還有自己的親朋好友們,讓他們也趕快跳下中共這個賊船,趕快脫離這個十惡不赦的邪教組織。選擇有光明的未來。

化名「老范張」的上海高中生說自己多次拒絕入團,學會翻牆後上了大紀元網站,發現並沒有百度上宣傳的甚麼「造謠惑眾,邪教組織」云云,而是一些一個有良心的新聞媒體都應該報導的東西。特別是看完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之後,我又結合自己的生活實際,查閱了大量歷史資料,發現兩本書的內容都極為精確,我頓時從心裏徹底把這個邪黨趕了出去,開始學習傳統道德,驅逐身體裏的黨文化渣滓。有時,當我看到一些在中國被政府迫害的百姓那聲淚俱下的控訴時,我會獨自一人默默為他們流淚。……期末的時候翻了成長手冊,學生道德評價標準第一條就是「是否熱愛中國共產黨以及共產主義事業」。共產主義本來就遭到地球人的唾棄,把是否熱愛它作為學生的道德標準,是何等荒謬絕倫!這些東西一想,再配合先賢諸葛亮的《馬前課》一理解,得知中共已在窮途末路上狂奔,歷史要清算這個混世魔王,它的暴行寫一本四庫全書都寫不完。為了自救與保命,和消除身上的獸印,我正式聲明,拒絕加入共青團,退出以前那個被加入的洗腦組織「少先隊」。

從小被嚴重洗腦的林楓說,奶奶是曾經「要打倒的」「地主階級」的子女,爺爺是被「批鬥」過的藝術家的兒子,我是被矇騙,用假的理論洗腦了──這是最讓我噁心的──「知而不識分子」。直到我隨著我學習假理論,漏洞多到無人可圓,明白國內無處不在的「牆」,我才明白父親對我的好,而他已經因為宣傳大法鋃鐺入獄。我從幼年被我因畏懼封殺的記憶裏找到追求多年的真理,看清了黨邪惡的本質,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我居然戴了多年紅領巾,為了這個紅領巾和父母絕交的心情。……多年的欺騙和對我家人的迫害,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唱甚麼共產主義接班人……從此我林楓和邪黨毫無關係!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的長蓮說:我是高中教師,我們學校有兩位法輪功學員,都是非常好的教師,屢遭迫害;校領導貪污幾百萬,卻沒人管;這中共腐敗透頂,太邪惡了。我聲明退出邪惡的中共黨團隊組織。

基督教徒婉婉稱,基督教徒申請加入團、黨,需得承諾不再參與集會,所以我只是小學強制的少先隊員。當政府要拆除教堂的十字架,我們以為只是一步退,沒想到是步步退。現在教堂開始安裝攝像頭,不允許講靈魂復活,還安插政府官員常駐……打壓正統宗教信仰後,發現共黨邪教才是這個邪黨的本質。為了自身不變的信仰和自由,我在此宣布退出少先隊。

遼寧省葫蘆島的肖月說,我相信神佛,聽說中共年初炸毀了河北石家莊的一個摩崖觀音立像,感到氣憤,如果這世界有神佛,不會保祐無神論的黨徒,我聲明退出中共團隊,做有信仰的好人。

來自西藏的強巴說,我的民族祖祖輩輩都是信神佛的。現在邪黨宣傳無神論,不讓我們信了,也不讓敬佛,不允許黨員和職工轉經(一種敬神佛的形式)。所以我聲明退出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與它徹底決斷,堂堂正正的信神信佛。

親身感受到中共的邪惡

很多中國人在他們的現實生活中都能感受到中共的腐敗、邪惡及「偉光正」(其實是「畏光症」)。轉業軍人鄧廣平、汪泠稱:「近年邪黨組織以扣工資來威脅大家,使許多人不得不轉組織關係,這完全是一個只准進不准出的邪教組織,這也使更多人認清了它們的邪惡。」

來自深圳的李峰稱,多年前在深圳讀高中時組建樂隊,由於拒絕唱愛國歌曲因而遭受打壓,到了美國後才真正的了解到許多真相,後來又目睹了國內共匪黨打壓法輪功學員,我父親手下一名護士在被綁架兩個月後折磨到半身不遂……我很慶幸我沒有入黨,可是中小學期間加入過少先隊,在此鄭重聲明退出少先隊!

來自日本的孫肖傳稱:「在網絡上被騙8000元錢,公安毫不作為,反過來向我索要賄賂才肯立案。聽說兇手找到了,他們卻並沒有把錢還給我。共產黨領導下,法不成法,律不成律,實屬大惡人的黨派。」

曾榮立過三等功的越戰老兵李萬銀稱:「前些時山東平度老兵維權,警察動手打人,反誣陷老兵施暴,這樣的政權只為了自己,根本不把人民疾苦放在心上。」

來自江西南昌的陳立超稱:「共產黨是越來越黑,不經過我們同意就要我們拆遷,給出的房價比別人的低一半,我們要搬進他們蓋好的新房住還要加價,太不公平了,我是不會簽字的,我現在宣布退出共產黨的所有組織。」

來自內蒙的蒙古族達丸庫安綿稱:「我家原是牧馬養殖大戶,鎮政府官員因向我家索賄未果,毒死了我的馬。我的弟弟更因為在校隊打籃球時被受政府指使的黑惡勢力毆打住院。共產黨如此惡行,我們怎麼可能熟視無睹?我在此宣布退黨團隊!」

來自四川的孫孝說:「我從小在一個單親家庭長大,跟隨賣零食、童裝的母親生活。由於缺乏父愛,共產黨所宣揚的對領袖的個人崇拜成了我童年的心理支柱。大專畢業後,我就職為安全監理員,在各個建築工地工作,負責巡視監察工作。在此期間我目睹了很多行賄受賄的事情,深感共產黨統治下社會的黑暗。有一天,我發現家裏著火了,急忙撥打消防熱線請消防員來救火。誰知消防員得知我年邁的奶奶是基督徒後,把我的奶奶用暴力拖拽的方式帶出家門,並對其拳打腳踢。我多次上訪無果,終於認識到了共產黨的醜惡嘴臉。因此,我決心退出這個污穢不堪的邪惡政黨。」

來自新疆喀什的學生路義聖說,早年聽信中共洗腦,誤入少先隊、共青團,一直認為入團是一件光榮的事。後來,當小官的舅舅因政治鬥爭下馬,失業期間經常在家控訴中共的罪惡,我這才了解了中共的真相!我在QQ群中向網友揭露真相,他們非但不相信我,反而招來了網警對我的重點關注,我覺得,與其保留著那可有可無的團籍,不如主動站出來,與中共劃清界限!

來自廣東汕尾的李州賢:「我在深圳打工期間,見識到了共產黨利用房地產泡沫榨乾中國人的血汗錢……這些年我深深的看到了中國的黑暗社會,共產黨統治區一片黑暗,對此我對中共徹底喪生了信心,我知道小康社會只是迷魂湯,像我這樣真正勞動的人一輩子也不夠溫飽,我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做有光明未來的人。 」

來自山東省濟南的「車有緣」稱,聲明退出我在部隊時花兩萬元買的邪惡黨組織及其附屬的團,隊組織。

一名電視台記者的感慨

化名「良心」的電視台退休記者說,今天遇見多年前的病友,筆直的身材,紅光滿面,令我詫異。和之前因腰椎間盤突出只能彎腰行走的他判若兩人。他說是修煉法輪功使他走上身心健康之路。他還說修煉法輪功不讓殺生,更不會自殺。天安門廣場連個草根都沒有,警察事先準備好了滅火器,是自編自演的偽火。──又是一個彌天大謊。

這讓我聯想到「六四」我們台裏一位同事的弟弟被殺的往事。他的弟弟是一位採購員。「六四」凌晨騎自行車在天安門南面的公路上被打死。他從北京認屍回來,到我們台裏說,他弟弟的屍體是在天安門附近的人防工程裏找到的。裏面有很多等待辨認的屍體,找了幾個小時才找到她弟弟的屍體,可見屍體之多。裏面還有許多醫生流著眼淚搶救傷者,不時傳來傷者呻吟聲,喊叫聲,慘不忍睹。這是我心中揮之不去的傷痛,是人民的悲哀,祖國的悲哀。

民間流傳著新聞聯播,滿嘴胡說;人民日報,胡說八道;地方媒體何嘗不是胡說八道。我當記者時,也是滿嘴胡說。中共總是用謊言欺騙人民,掩蓋其暴政。中共製造了太多的人間悲劇,邪惡至極。我聲明退出中共團、隊組織;我的良心與惡黨本來不是同類。

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明白真相,甚至很多高層官員都選擇「三退」,正像有60年的黨齡的92歲的河北退休幹部李國民所說:「退出這個共產黨惡魔邪教組織,乾乾淨淨地過日子。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