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學員: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我今年三十二歲,是一個來自北京的年輕媽媽,雖然修煉了五年多,我感到自己還是一個新學員,一直不敢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自居,總覺的離大法弟子的標準還很遠。

一、發現隱藏的執著

我是一個八零後,從小受無神論灌輸洗腦,雖然我相信因果報應,但是這所謂的因果報應是建立在現代科學「因為-所以」這種理論基礎上的,我並不真正相信神的存在。修煉大法後,我認同大法做好人的道理,但這只是人對做好人的認同,我認同大法不失不得的法理,但這只是符合我對人中付出和收穫的認同,我只是停留在人的觀念中認識大法,並沒有真正從本質上認識大法。就像有一期新唐人節目主持人所說的,無神論的人實際上他也是相信人有靈魂的,但是他的靈魂找不到家。

回想起我得法前,那時我正處於困惑期,我感到人生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掌控著,人在命運面前很渺小,無法改變自己的一生,這時我接觸到大法,知道了只有修煉才能改變人生道路。師父說:「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1]

當時我看到了希望,其實現在想想這是符合了我對自己命運不滿和想改變命運的觀念,並不是真正本質上想要修煉,而是想改變自己覺的不滿意的命運。換句話說,如果我當時的命運是嫁入了豪門,生活富足,名利雙收,我就不會修煉大法了,我是因為對人中生活不滿意,又改變不了,找不到出路,才修煉大法的。我並不真正相信神的存在,也更不相信自己能修成神,我並不真正珍惜大法。我隱隱感覺自己在利用大法。我發現自己的這個根本執著藏的很隱蔽,也很頑固。

二、實修中一點點改變自己

新裝修的房子要買張新床,我丈夫買的床我不滿意,第一我覺的可選的床很多,這麼倉促就決定了,會不會錯過更好的床?第二他是看著圖冊挑的,定做的,都沒看到實物,我覺的太冒險。我抱怨了他一大堆,要讓他退款,反正也剛交錢,廠家還沒開始製作呢。丈夫不想退,但經不住我的埋怨,申請了退款。完事我開始學《轉法輪》,開始時還是憤憤不平的情緒,學著學著,不知不覺中我感覺自己變了,豁然開朗,我對丈夫說:「那個床別退了,就選你喜歡的床吧。」我這麼一說嚇了他一跳,他沒想到自己挑剔的妻子能說出這樣的話。其實他也很為難,因賣床的店員一直求他不要退了,聽我說不退了他很高興。如果不是學大法,我不會有這樣的轉變,而且轉變的如此輕鬆平靜。

通過這件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本質沒有完全轉變成修煉人,師父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我對裝修的執著,對床的執著不就是對人間美好生活的追求嗎,這樣迷戀人間的家,何談修煉呢,與返本歸真不是背道而馳嗎?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深深體會師父的良苦用心和法的偉大。我一直對丈夫的工作不滿意,他是個警察,我從心裏瞧不起公務員這種工作,認為有本事的人沒有幹這工作的,公務員錢掙得少,要想多掙錢就得當官,利用職務之便貪圖賄賂。我一直想讓他換個工作,每當他提到想換工作的時候我就高興,當看到他拖拖拉拉遲遲不換工作我就著急,不知不覺中這種執著在日漸增強,演變成我對他的看不起,覺的自己嫁錯了人,他沒能力又沒錢,我的名利心已經顯露無遺。我也很詫異自己原來是這麼物質的人,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妒嫉心,但似乎又無法擺脫。

一次我提議將我們的存款在老家買個房子,畢竟我們在老家還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冬天老人要和我們一起住,而且現在房價漲得那麼快,甚麼也不如房子掙錢快。他反對,他想用這筆錢做生意,手裏留點錢投資用,老家回的少,買房子沒必要,還得貸款,沒必要做房奴過苦日子。我心中的一腔怒火油然而起,加上之前對他的不滿,真是差一點就發作了。

還好我還有一點正念,拿起書學法,正好學到:「修煉到哪一個層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層次中的景象,超出這個層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見,也不相信,所以他認為自己這一層次中看到的東西才是對的。他沒有修煉到那麼高層次中去的時候,他認為那些東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這是層次決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夠昇華上去。」[1]師父的這段法似乎開示了我,我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問題,我怎麼就確定自己是對的呢,我怎麼就那麼肯定房價不會跌呢,丈夫不想做房奴不也是不想讓我做房奴嗎?不是不想讓我受苦嗎?做生意掙錢不是想讓我過好日子嗎?我怎麼能以一己之見狹隘的看別人,看事情,我一直嫌棄他的工作不是也是一種帶著偏見的認識嗎?而且那麼執著,這些都是觀念啊,都是要修去的,不僅不去掉,還這樣抓著不放。師父說:「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2]就是因為這種物質一直不去掉才一遇到這問題思想就反應出來丈夫不好,命不好,嫁錯了人,這背後實質是對常人那種人人稱羨的生活的追求,是本質上還沒有轉變成修煉人。

我開始對曾自認為非常對的那些觀念感到厭惡。師父說:「修煉中也會使道德品質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才會看到、才會接觸到真實的宇宙及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生命。」[3]如果沒修大法,我會不知對錯,我可能還是那個在泥裏摸爬滾打,不嫌髒,不嫌累,還不知疲倦的鑽牛角尖,也許一生都會被名利情捆綁左右,越陷越深,也許會無知中做很多錯事,在道德下滑的社會中可能會搞起甚麼婚外情,都是有可能的,也許只有到了地獄才知道自己的一生究竟幹了些甚麼!

三、去怕心,本質上向神轉變

我是從小就怕心很重的人,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虛榮心很強,一切影響自己形像的東西都不敢觸碰。當然這些也是我在學大法後才意識到的。我還發現怕心背後是一顆求名的心,緊緊抓著一點點虛名不放,致使越來越怕,求名的心越來越強,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表現在修煉中就是一直不敢讓身邊的人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怕別人詫異的眼神,怕自己不知所措。在此曝光出來,其實至今我也沒有做到修煉堂堂正正,但我正在一點點的突破,並且每一步都不容易,有時候能做好,有時候非常差,不過我不會放棄。

最近我們科長要調動工作,離開我們科,非常突然,我意識到此時如果不講真相,可能這段緣份也就盡了。由於我平時表現算是比較好的員工,當然是因為修大法才有這樣的工作自覺性,不求名利,只求對得起師父的教誨,所以我自認為科長對我還是比較滿意的,可是我沒有告訴他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才這樣的,我想不能再猶豫了。我走進他的辦公室說:「聽說你要走了,這個禮物送你。」我給了他兩本真相冊子,他很感動,說:「謝謝。」我說:「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雖然很簡單,但對於膽怯的我是個很大的突破。在責任面前,我不能繼續沉默了。我也不知道他最終是否能真正明白真相,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耐心認真的看完這兩本真相冊子,但至少他能知道有一個年輕人在修大法,煉法輪功的有年輕人。

四、重視煉功,本體向神體轉變

我修煉中一直有一個很大的困惑,不愛煉功,以前我一直只歸結在一個「懶」字上,不過師父說:「為甚麼靜不下來呢?有的人不理解,認為有甚麼訣竅,他就找名師:教我點甚麼高招,就能靜下來。要我看,還是向外去求了。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夠真正的提高上來,打坐中你才能靜的下來,能靜的下來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層次的體現。」[1]

我想我不想煉功的背後應該不只是一個懶字,我要把這背後的心找出來,通過不斷學法,我覺的我對功不是很相信,這裏是無神論的思想還在,潛意識中認為功能像神話故事,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把佛家功和佛教搞混了,我覺的佛教不煉功也很好,我並沒有真正理解法輪大法性命雙修功法的偉大內涵,師父說:「層次越高你的責任越大,越高就代表著更龐大的天體更加眾多的生命,你將對那裏負責。也就是說你們人的身體,隨著你們不斷的修煉就會不斷的改善,變的越來越好,同時向神的身體轉化。」[4]我不想煉功的背後藏著對自己生命的不珍惜,對眾生的不負責,我稀裏糊塗的想煉就煉煉,是沒有真正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學法像在學理論,這也是自己本質上沒有完全轉變成一個修煉人的一方面。

我近期煉功較之前有了一些進步,我還發現,煉功是不需要鬧鐘的,一個煉功人到時間就會醒,而且睡覺是越睡多了越難受,跟常人是反著的。最近明慧編輯部要求卸載微信,卸載後煉功靜了很多,而且沒有我想像的遭到朋友的不理解,還有誇我厲害的。

在此謝謝明慧網同修,你們做的《明慧週刊》太好了,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明慧網是大法弟子的家,《明慧週報》更新的很快,內容也很棒,我幾乎是期期打印,我覺的世人如果能期期都看到《明慧週報》是多大的福份啊,但這需要我儘快提高自己的心性,突破怕心,放下自我才能更好的讓世人接受,消除他們的偏見。

最後,我想對慈悲的師父說:師父,我真是迷的太深了,但我真的想做您的真修弟子,謝謝師父一直都沒有放棄我,一直看護著我,在道德下滑的社會中,對年輕人的誘惑是很大的,而師父要求我們逆流而上,唯有珍惜生命,珍惜時間,珍惜機緣才不負偉大師父的諄諄教誨。

再次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