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誤解之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幾年前冬季的一天,我發台曆、講真相時發到了便衣的手裏,便衣聽完我講後把我摁住了。當時我沒有想自己會怎樣,只是一直給和我一起發台曆的另兩名同修發正念,我們離的距離很近。

我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從我的兜子裏翻出了同修甲給我買東西的票據(這個票據在兜子裏,我早忘的乾乾淨淨)。警察通過票據的信息找到了同修甲的家,資料點被破壞了。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在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他們要去我的家,我嚴厲拒絕。天已經很晚了,警察把我拉到公安局。在公安局裏,看到了同修甲,我當時一驚,心想:她怎麼在這兒?會不會是那張票據把她牽連了?不會的,她的身份證是外地的,又是租房住,警察不可能找到她家。警察問我認識不認識同修甲,我說不認識。在公安局被關押兩天後,我又被關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我向內找自己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由於兒子在井下受傷,我又要跑醫院,又要做資料、發台曆,學法跟不上,產生了強烈的做事心,自我膨脹的心,還有一些不在法上的人心。

我背誦著師父的法:「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並不停的發正念清除邪惡。第三天晚上我夢見我家的打印機打出的「法輪大法好」,五個字放著金光,非常漂亮。幾天後,我以病業假相的形式回了家。

為了避免邪惡的騷擾,我出去躲避了大約三個月,暫住在一個同修家。期間我很惦記講真相的事,更希望儘快溶入整體中。一天,一個來看望我的同修說:你不用著急回去,在同修中傳說是你出賣了同修甲,大部份同修已經不信任你了。這猶如晴空霹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我偷偷的哭了兩天,我想我和本地區的同修配合證實法那麼多年了,他們會相信我的,凡事都有明白的一天,同修們會理解的,我怎麼可能出賣同修甲呢?

讓我暫住她家的同修去了我們本地同修那裏一趟,回來態度就變了。儘管生活上還是對我照顧的很好,可不讓我說話,我一說話就嗆我,還說讓我聽她的。我心裏委屈極了,一邊哭一邊說:「我不聽你的,我聽師父的。」我實在不願繼續在那裏呆了,就回到本地租了房子。當我見到了一些原來在一起配合的同修,他們的眼神變了,有的排斥我,有的不和我接觸,還有的直接對我說以後不要去他家……

後來有話傳到我耳朵裏,確實是那張票據惹的禍,警察對同修甲的丈夫造謠說是我把他們領去的。想到由於自己的粗心大意,沒有及時銷毀票據,給同修帶來了迫害,我非常自責,哭了幾個月。再加上同修們對我的誤解,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身心俱疲。

但是不管同修們怎樣冷眼看我,我一直參加集體學法,因為這是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一次在學法組,一個男同修在地上一邊來回走,一邊用手指著我,大聲說:「把你抓去一會兒就抄了同修甲的家,沒抄你的家,你給我解釋明白!」我哭著說:「解釋不了,不知道咋回事。」後來同修甲說她家雖是租的房子,可是在社區登記過,警察很可能是通過社區找到她家的。

當時我感到天塌了一樣,自己崩潰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冤死了!身跳黃河也洗不清了!都相信邪惡的話,不相信我。只有師父您知道我沒有出賣同修!」我對同修產生了怨恨心,委屈、不平衡、來自同修的壓力佔據了我的整個心靈和大腦。後來再有同修提及此事,我根本就不做任何解釋了,我覺得解釋也沒有甚麼用。我更恨邪惡,為甚麼給我造謠?

有個別同修看我過不去關,誠心想幫我,和我交流說:別看別人咋說,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天,一個同修把他家的DVD拿來,還有師父二零零七年《對澳洲學員講法》的光盤。我一邊看一邊哭,師父慈悲的能量震撼了我,師父的講法讓我的心踏實下來了:還用別人看我嗎?師父沒有放棄我,還在管我。後來我想起我剛從拘留所裏出來時,一天正在打坐看見自己在攀岩,前面的路舉步維艱,師父在岩上,用手拍著一個落腳點告訴我:你走這。我悟到在這次的魔難中,師父一直看護著我,為我指引著方向。我的心敞亮了!

雖然有的同修還給我臉色看,雖然我的心還會不舒服,但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的心在往下放。師父講:「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2]我在心裏說:「師父啊,弟子太慚愧了,還沒做到,還會動心。」

有時不平衡的人心又冒出來了,學法學不進去,我想起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我明白必須得學法。通過大量學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容不了委屈、一說就炸的根本執著。我感覺自己終於一點點過來了。

可是有一次,我去給一個同修送真相年畫,她家有鄰居在那兒,同修給我使了個眼色,我就明白了。我把裝年畫的黑塑料兜子遞給她,她接過來送裏屋去了。過後同修們來我家學法,其中兩個同修指責我,說我給同修送年畫,當著人家鄰居的面把年畫倒地上,不注意同修的安全。當時我委屈的心又上來了,這說的也不是事實呀!

我明顯的感到同修還是不信任我,別看她們來我家學法,如果她們信任我,應該先問問我,是不是那麼回事,而不是直接來指責我。委屈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往事又勾起來了,整整一下午,我的心都無法平靜下來,我一邊哭一邊對師父說:「天大的冤枉!身跳黃河都洗不清了,同修都這樣對我,我還能修嗎?」

這時我聽到師父慈悲的聲音說:「向內找。」我一下子就不哭了,擦擦眼淚:對呀,我盡向外看了,認為自己委屈、冤枉,怨同修相信邪惡不相信我的話,自己陷在事裏了。

於是我開始向內找,找到三十六個人心,我開始清除它們。在心裏壓著的像石頭一樣的東西沒了,整個身體從頭到腳有一種通透的感覺。後來我又悟到:我不能陷在事裏了,我得跳出來。邪惡的目地是想破壞我們地區的整體,邪惡給我造謠說我出賣同修,同修誤解、指責我,我再怨恨同修,這不正好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嗎?師父相信我、眾神相信我,這就足夠了。我不再怨同修了,我應該做我該做的事。從那以後,干擾我的人心越來越弱,越來越弱,經過一年半的時間,我的心完全放下了,終於從魔難中走出來了。我現在每週出去五天面對面講真相。

我感覺自己像死過一回,又活過來了。弟子叩謝師恩!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魔難中救出來!感謝曾經收留我暫住的同修!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修!同時也向同修甲說聲對不起,由於我的粗心大意,給同修帶來了迫害,給證實法、救度眾生帶來了損失。同時也希望有類似我這樣魔難的同修,儘快從魔難中跳出來,不要上舊勢力的當。不要像我這樣悟性太差,在魔難裏掙扎一年半的時間,這麼長時間耽誤救多少眾生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